k1ywe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線上看-第一千零七章猶如舢板迎巨浪分享-3lmqr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小說推薦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五万人对着你发疯似的狂奔,而且每个人手里都提着刀枪剑棒,这个冲击力丝毫不比你在海边回头一看,一百米的滔天巨浪对着你冲来的冲击力要小。
这也就是这些将士了,如果真的是一些普通人,他们早就掉头就跑,跑的比那些高丽士卒还要快。
可是这些将士们不能跑,他们还要在此驻守,他们是军人,军人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来吧!
爷和你们拼了!
第二营的将士们抿住嘴唇,舌抵上腭,一只手抓着枪托一只手扶着护木,手指放在扳机上,静静的等待着,他们在等在一个开抢的信号。
“三百米!达!“
听到了三百米的这个消息,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做出了一个送肩膀的动作。
“打!”
毛承祚一声令下,三轮射击顿时开始了,没人会去说什么瞄准什么的,只要对准了前方开火就完事了。
空間小農女
前面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人,就算是对着天空放枪,恐怕子弹落下来也会砸到一个人。
这些士卒打完一枪直接蹲在地上,然后用他们最快的速度装弹,那速度简直突破了极限,可以堪比单身几十年的手速,现在他们要的就是速度,用尽力气把他们的弹药打出去就是最好的杀敌手段。
只见第二营的士卒真的是要疯了,屏住呼吸的装填弹药,唯恐因为自己的一个呼吸就慢了一点时间。
嬌寵之名門嫡妃
前面冲过来的那些高丽士卒一排一排的倒下,但是就算如此他们也没法停下脚步,因为后面的人被最后的士卒被建奴用刀枪低着后背,凡是跑的慢一点的就会被捅死。
所以后面推着前面跑,前面不得不向前冲。
虽然毛承祚的火力密集,但是相对与浓稠的密度来说确实没什么好办法。
天启二式步枪侵彻力不错,那弹丸甚至直接穿透了两层肉体,高丽士卒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很大的伤亡,于是他们抓着自己前面的尸体当做盾牌,向前推进,这样直接就把火枪的伤害减少到了最小。
人海战术恐怖如斯。
第二营虽然已经是手速快如幻影,那射的叫一个飞快,几乎要把他们给的所有体力给榨干了。
可是面对这已经形成一整片的人群,他们并没有多少的办法了。
这个地方虽然是狭窄一次性通过的人只能几百人,可是同样也把这些肉给击中起来,那肉盾实在是结实了。
“啪啪啪啪!”
鬼墓迷蹤 喚島
第二营的将士还在努力的射,但是明显的他们爆发已经渐渐的萎靡了,射速开始放缓。
“营座他们太多了,我们实在是不行了!”
“营座弹药不足,我还剩一个基数的了!”
“我还剩不到六十枚了!”
“我还有不到七十枚!“
弹药虽然得到的补充,可是大部分弹道都在溃败中遗失了,补充的弹药数目并不多,加上刚才的快速射击,此时的他们弹药开始迅速的下降,眼看着就要到了一个基数的临界值了。
怎么办!这是他此时将要面对的最大的问题。
不过也由不得他想多少了,因为敌军已经冲到了一百米的警戒线。
八十米!
到八十米了!
毛承祚看着前方一脸的震惊。
因为八十米是他与耿仲明商量好的警戒线,一旦敌军到达八十米,他们就要赶紧的撤,头也不回的回到大部队去。
现在已经到达了,那……..
还没等他下令,只见第二营的士卒自己就停下了手,因为第三营的将士们已经从两边的高地上冲了下来,他们要用自己的命去给第二营争取时间。
“弟兄们!该我们上了!大明万胜!”
“杀啊!”
耿仲明双手握着战刀,带头的冲向了敌军。
“杀!二营的弟兄们记得给我们报仇!”
“杀!”
宏观这片战场,这一千第三营的将士,就好像一片小舢板直击滔天巨浪,他们虽然弱小,可是勇气震动天地。
“杀!”耿仲明一个猛地挥砍,犹如泰山压顶的把一个高丽士卒的头砍下了。
“啊!”第三营的士卒悍不畏死的堵住了高丽士卒的前进之势,就好像一个奇迹,一个小舢板挡住了巨浪的奇迹。
这巨浪气急败坏的继续的冲击着那个微不足道的小舢板,尔自不量力,吾一根手指头便可将你碾碎!
毛承祚泪流满面,整个第二营的将士也是热泪盈眶,是第三营的战友用命给了他们机会啊。
“撤!“毛承祚一挥手带着第二营的将士转身撤离,再次回头第三营的将士正在浴血苦战,耿仲明的目光与之相对,那眼神之中传递的全是对他的担忧。
几把刀子砍在耿仲明的身上,虽然没有把他的甲胄攻破,但是那冲击力也是让他觉得气血翻涌一口甜味涌上了嗓子眼,一道血水从嘴角流下。
刀子压在他的战刀上是身上,企图把他压住,耿仲明万分的不服,双手一手握着刀柄一手抓着刀背。用尽了力气这几个高丽士卒推倒。
“快走啊!”耿仲明还不忘回头再看了一眼第三营看着他们的背影就要消失了,顿时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自己这些人的命没有白费。
“该死的棒子!受死吧!”
耿仲明没了后顾之忧,持刀猛冲敌军。
一千个第三营的将士虽然勇猛,可是却在这怎么也杀不完的敌军之中到了绝境,这些高丽棒子见刀子砍不透,直接就几个人上去抱住了一个,把第三营将士掀倒在地,然后残忍杀害。
全娛樂遊戲帝國
最终第三营被这一片人海包围,还剩十几个人护着耿仲明被这些高丽棒子包围在中间。
人群中让开了一条道路,岳拖骑着一匹白马慢悠悠的走了过来,那样子悠闲的好似旅游。
“你是勇士,给你一个机会做我的奴才!”岳拖高高在上的好似恩赐的看着耿仲明。
但是回应他的却是一口血痰,
“呸!你爷爷我可不想要你这样的奴才!”耿仲明龇着牙大笑道,牙齿之中满是血丝。
“呵!敬酒不吃吃罚酒,一群贱骨头!”
不过岳拖没有让别人动手,自己举起了一把铁胎弓对准了第三营的士卒就是一箭。
“小五!”
一个三营士卒躲闪不及的中箭倒下。
“我日你祖宗!”
“杀!”
第三营士卒朝着岳拖冲过去。
可是一阵箭雨飞来!
“营座小心!”
十几个人心甘情愿的为了耿仲明挡住羽箭,每个人身上的羽箭都不低于十只。
此时正片战场只剩下耿仲明一个明军。
“怎么这下想成为我的奴才了吗!”岳拖带着一丝微笑的问道。
“奴你祖宗!”耿仲明抓起他的战刀,双手握住刀柄向着岳拖冲去。
只见他满身红色,甚至连眼睛也变得血红一片,犹如一个刚从地狱杀出来的杀神一般,吓得那些高丽棒子连连后退。
“杀!”
面对建奴的枪阵,耿仲明独木难支,十几只长枪戳进了他的胸膛,枪杆支撑着他的身体无法倒下。
他嘴里的鲜血一个劲的流下。
“给你做我奴才的机会你不珍惜,你们这些南蛮子都是一群贱骨头啊!”岳拖阴沉的笑着,现在他是胜利者他觉得自己该享受一切。
“呸!”
回应他的只有一口血沫。
耿仲明这一口血沫就好像是吐出了他的全部生命力,只见身体一软双腿弯曲了下来,但是身体却没有倒下,只是眼睛再也没了神采。
嫡女千歲 憶夢
被这一口血沫影响了心情的岳拖顿时恼羞成怒。
“把他的头给我砍下来!挂在旗杆上,其他的剁碎了喂狗!我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