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ql1b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338章 釘子,明靜,死裏逃生分享-xrxhd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兄长,某发现房遗爱最近和人密会……”
曹英雄现在是录事,也就是崔义玄的机要秘书,所以得以接触了不少信息。
“哦!”贾平安很平静。
“兄长,房遗爱还和荆王家交往密切。”
“哦!”
“兄长,荆王的女儿嫁给了房遗爱的兄弟房遗则。荆王的王妃乃是裴寂的女儿……他的母妃乃是吴郡莫氏……”
这特娘的就是一个蜘蛛网,通过联姻把自家的关系网拉的到处都是。
这便是世家门阀的手段。
曹英雄看了明静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兄长,某担心你。”
“担心某作甚?”贾平安觉得莫名其妙的。
曹英雄暧昧一笑,“兄长和高阳公主……那房遗爱若是暴起。”
这货……
贾平安淡淡的道:“安心。另外,此事你别管。”
房遗爱为啥要卷进这件事里来,贾平安一直不明白。
有人说是高阳的蛊惑。
扯淡!
后世人得以对照多种历史记载,掀翻了新唐书中的许多事儿。
比如说高阳的事儿,辩机的事儿。
老欧阳凭借一己之力,把新唐书描述的让人懵逼。司马光编写资治通鉴也带着个人好恶,但绝没有老欧阳这般肆无忌惮。
那货为何要谋逆?
是李治对他不好?
李治的眼中压根就没有他。
唯一的解释就是野心。
但他们为啥不去寻了旧主李泰?
人心太复杂,贾平安算不来。
他能把高阳拉出这个死局就已经不错了。
长孙无忌估摸着会恨死他。
“上午无事?”
“是啊!上午无事。”
“那就跟着某去钓鱼。”
曹英雄愕然。
这货想去青楼,可贾平安是他的恩主,敢拒绝回头就能收拾他。
贾平安收拢了渔具,随后乔装往明德门去了。
“兄长,你可还在禁足呢!”
“怕个屁!”
贾平安知晓这个禁足是李治想缓冲一下矛盾的产物,不可能会有人盯着自己。
一路到了护城河,贾平安寻了自己的钓位,却发现被人占了。
按照钓鱼的规矩,我的窝就是我的窝,我每天打窝花了多少东西?都特娘的和那些鱼有感情了,你凭什么占?
而且这个窝点贾平安还辛苦的拉了几块石板过来当做是凳子,谁敢占据?
“中了!”
这人带着个斗笠,一提竿就是一条大鱼。
卧槽!
贾平安忍无可忍,回身对曹英雄说道:“你先回去。”
他狞笑的模样有些吓人,曹英雄说道:“兄长要动手?那某当先锋。”
“滚蛋!”
钓鱼人打架历来都是一对一,谁叫帮手谁软蛋!
等曹英雄一走,贾平安就下去,伸手拍拍这人的肩膀,冷笑道:“兄弟,占了别人的窝,上了别人的鱼,觉着得意吧?”
左侧一个男子逼了过来,徐小鱼马上拦截。
贾平安眼角瞥了一下,好像是熟人,“熟人某就给你个面子……”
被徐小鱼拦住的竟然是沈丘。
这厮不是头号保镖吗?
贾平安笑道:“老沈来钓鱼啊!”
終極獵殺 齊天大王
沈丘脸颊颤抖,然后平静的看着他。
这货怎么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呢?
贾平安一回头……
带着斗笠,穿着便服的李治正在给大鱼解钩。
卧槽!
贾平安傻眼了。
“陛……兄!”
比胸?
李治觉得这个称呼有些古怪,他微笑道:“今日休假?”
朕让你禁足三日,可才第一天你就拎着鱼竿来到了护城河边,这是什么意思?
贾平安一怔,熟练的接过大鱼,然后两下就把鱼钩解了下来,“这鱼回头能做个鱼头豆腐,美味。”
“我倒是忘了你还是个厨房圣手。”
这话是讥讽?
贾平安脸皮厚,不在意。
现在回家……既然都被皇帝抓了现形,那就坦荡些吧。
贾平安把家伙事摆好,打窝,然后下钩。
“打多了。”李治明显不是初哥,只是不知他在哪学会的钓鱼。
“不多啊!”贾平安是半个老鸟,“打少了无用。”
咦!
宫中有水景,李治莫不是在皇宫中练就的钓鱼手段?
“那些地方喂鱼喂的厉害,鱼不肯吃钩。”
前世他去鱼塘边钓鱼,那鱼老是不肯吃钩,换了几种饵料也无济于事。
他还纳闷,觉得自己的水平下降了。
直至一次他大清早就赶去,才看到塘主在喂鱼。
娘的,鱼都吃饱了,怎么吃钩?
奸商!
而李治明显就不知道这个道理。
晚些……
“中了!”
“又中了!哈哈哈哈!”
李治木然看着贾平安频频起竿,而自己……涛声依旧。
“咳咳!”
沈丘干咳。
贾平安依旧不搭理。
“咳咳!”
“你嗓子发炎了。”贾平安给他下了诊断。
至于让窝,那是不可能的。
在钓鱼人的眼中,就算是皇帝来了也别想让我退出打好的窝子。
李治不信邪,换了个地方,可……
“中!”
好不容易中了一条,李治欢喜的不行。
“是老鳖!”
一条老鳖被提溜了起来,载浮载沉。
这太欺负人了吧?
李治黑着脸,摸出了小刀,准备把鱼线割断。
“别啊!”
贾平安眼睛都亮了,“好东西!”
他接过鱼竿,几下把老鳖弄上来。
“这地方少见老鳖。”
运气啊!
贾平安把鱼获拉过来,“兄长,交换?”
李治有些好奇,“你拿了老鳖去作甚?”
“红烧,大补啊!”
后世你去寻野生的老鳖,难度太高。
“小鱼!”
贾平安叫徐小鱼弄了个草兜子,把老鳖放进去。
“兄长且钓着,某先回去了。”
有一条老鳖在手,那些鱼算个什么?
“等等。”
李治想到了贾平安的手艺,“我去看看。”
贾平安麻爪了。
皇帝去贾家,这要如何招待?
可他却不能拒绝。
于是一行人就往道德坊去了。
“见过武阳伯。”
姜融谄媚的姿态让李治不禁有些不满。
这便是坊正?
看看那丑恶的嘴脸。
等姜融深吸一口气时,李治就越发的不解了。
“这人为何这般陶醉的吸气?”
“他……有毛病。”贾平安不能说姜融是在吸欧气,否则迷信的李治定然会下令把他弄出长安城。
到了贾家,曹二不知道如何弄老鳖,也很好奇老鳖这玩意儿怎么吃。
贾平安宰杀了老鳖,随后破开斩断。
“这东西……”
李治偷得浮生半日闲,本想钓鱼,可现在却想看看贾平安怎么弄老鳖。
“这东西看看就好,如何能吃?”
李治批判了贾平安这等拿着东西就能进厨房的饕餮本性。
“呵呵!”
贾平安只是呵呵一笑。
砂锅炖老鳖,加些料进去。随后就是等。
厨房里,曹二被赶了出去,只有李治、贾平安,外加一个沈丘在。
小炉子火力旺,哪怕是斜盖着盖子,盖子依旧被顶起来,再落下去,吧嗒作响。
李治问道:“为何要让产婆带面纱?”
这是医官们不解的一件事。
“有人有病,若是不加以遮拦,他喷出来的唾沫星子就能传播疾病。”
他担心的是肺结核。
李弘那倒霉孩子不知道何时中的招,结果英年早逝。
“这话怕是有些偏颇吧!”沈丘说道:“咱在宫中多年,那些生病的也见过不少,面对面都无所谓……”
“你可知疾病分为多少种类?”贾平安真心不想解释,但不解释李治会认为他在忽悠,“你可知晓那些传染病是如何传播的?”
呃!
沈丘摇头,很实诚。
“肺痨你可知是如何传染的?”
沈丘笑道:“难道带着面纱就能防备肺痨?”
“当然!”
贾平安说的很笃定。
沈丘默然。
这是蔑视之意。
贾平安一笑了之。
和这等人说道理没啥用,只会让你白费口舌。
在等待甲鱼做好的过程中,李治想去道德坊里微服私访一番。
贾平安就带着他去了猪圈。
那些猪仔已经变成了大猪,看着活蹦乱跳的。
宋不出看到家主带人来视察猪圈,激动的道:“郎君,这些豕如今越发的肥壮了,每日吃的多,拉的多……”
李治满头黑线。
“看到郎君来了,这些豕也分外的激动……”
这货是去哪学的这些?
贾平安无语。
“豕肉不能吃吧。”李治觉得贾平安越发的偏了。
“割了就能吃。”
“割了何意?”
就是……
“去势。”
沈丘闻言眼皮子跳了一下。
“这些豕都差不多了,哪日便宰杀一头。”
红烧肉、回锅肉、排骨、爆炒猪肝肥肠……
李治只是笑了笑。
晚些回去,甲鱼好了。
贾平安先吃为敬。
李治见他眯眼,就问道:“如何?”
“糯,喷香!”
李治吃了一块。
……
回到宫中,李治去看望了李弘。
“这孩子是个听话的,晚上闹的少。”
奶娘很是稀罕这个皇子的安静。
李治凑过去看了看,见孩子嫩白,就伸手摸摸他的脸蛋。
武媚依旧在养着。
李治顺带看了看她,说了几句话后就准备回去。
武媚听到了打嗝的声音。
皇帝吃东西是有数了,为了不失仪,基本上是八分饱,否则你在臣子的面前打嗝,或是肠胃不舒服,那就难堪了。
“陛下吃了什么?”
李治笑道:“今日朕出去,正好遇到了贾平安,他非得拉着朕去他家吃饭……”
小老弟……
不对,皇帝怎么说的和串门似的?
“他弄了个什么老鳖汤,那味道不错。”
武媚笑了笑,“可见是个好客的。”
“是啊!”
李治当然不能说自己是去钓鱼。
晚些出去,王忠良急匆匆的来了。
“陛下,皇后来了。”
李治已经看到了。
王皇后带着陈王李忠浩荡而来。
“见过阿耶。”
大唐皇子和公主叫皇帝阿耶的居多,什么父皇……那是戏精上身。
“可是有事?”
王皇后福身,“陛下,陈王方才作了一首诗,颇为不错,还说要请陛下指点。”
她拿出一张纸来,李治接过看了看,夸赞了李忠几句,随后散去。
回到自己的地方,长孙无忌求见。
“这是约好的?”
李治笑了起来。
王忠良却觉得脊背发寒。
长孙无忌一来,果然就是为了太子之事。
“此事朕也思虑颇多。”李治抬头,眼中有依赖之色,“不过舅舅为朕打算,朕如何不知……”
这一年来,李治和长孙无忌表面和平,暗地里却有不少矛盾,关系有些僵。
长孙无忌担心的就是和外甥的关系僵了,见他依旧露出了依赖的模样,不禁心软了些,“治理国家要靠老臣,雉奴你还年轻,外间之事老臣挡着,以后等你渐渐熟悉了政事,老臣自然会退下去……”
“舅舅这般辛劳……来人。”
“陛下!”
李治吩咐道:“去叫几个医官来。”
晚些医官们来了,贾平安指着长孙无忌说道:“为舅舅诊治一番。”
几个医官轮番上阵。
“陛下,长孙相公的身子颇好,就和三十岁时差不多。”
李治欢喜的道:“舅舅身体康健,这便是朕的福分,赏!”
几个医官得了重赏,李治喜滋滋的道:“舅舅只管回去,太子……就如此吧。”
从给长孙无忌看病开始,到随口就同意了太子之事,这和一家子商量事情没啥区别。
等长孙无忌走后,李治缓缓收了笑容,淡淡的道:“从此刻起,宫中加强戒备。”
“奴婢领命。”沈丘的声音飘忽着。
李治回身负手,“告诉郑远东,那事该动了。”
长孙无忌回到了值房,红光满面的模样引得人夸赞不已,“相公这是年轻了十年了啊!”
长孙无忌笑道:“老夫只望为大唐再看守十年,如此便功德圆满了。”
坐下后,郑远东来了。
“相公,先前有一份奏疏,某看不对劲,就扣了下来。”
“哦,老夫看看。”长孙无忌接过奏疏,“让百骑监管长安治安?”
郑远东平静的道:“某见到这份奏疏,就觉着……百骑监管长安治安……陛下知道的太多了……另外,百骑得了这个职权,若是下手狠辣。”
长孙无忌闭眼,良久说道:“太子之事陛下点头了。”
他没说什么,但郑远东心领神会的道:“如此某便去和他们说,百骑之事让它过。”
长孙无忌点点头,等郑远东出去后,他笑了起来:“一物换一物,皇帝孩子气十足。”
……
“说是要册封太子了。”
贾平安三日‘假期’结束,一回来就得了这个劲爆的消息。
包东觉得贾平安该紧张,甚至是愤怒。
“武阳伯,以后的事说不准呢!”
贾平安和武媚以姐弟相称,李忠成了太子,也就意味着武媚的路断了,以后能保住自己和孩子不被清算就是祖坟冒青烟。
可!
贾平安皱眉道:“做事去!”
包东觉得武阳伯这是恼怒了。
可贾平安压根没在意。
“武阳伯,有高丽的消息。”
世界第一第二第三都是我 大頭文
自从百骑的人撒的满世界之后开始,每日百骑统领就要查看各方消息,及时禀告给朝中。
贾平安接过消息看了一眼,“泉盖苏文令贵人伏地,踩踏其登马……这跋扈的……”
用权贵来充当上马石,换做是大唐,昏君的呼喊声定然甚嚣尘上。
“泉盖苏文声称大唐不足虑,高丽以十年为期,定将一扫大唐。”
呵呵!
士兵突擊
这个牛笔吹的格外的清新脱俗。
“报给朝中。”
这等色厉内荏的话,朝中的那些老狐狸们压根不会当回事。
“老邵呢?”
贾平安发现有些奇怪。
“莫不是病了?”
没了邵鹏,贾平安有些不适应。
“邵中官今日没来。”包东也不习惯,觉得自己的煮茶手艺算是白瞎了。
“武阳伯,宫中来人。”
贾平安起身出去,见王忠良站在那里,身后还站着一个贾平安很熟悉的人。
明静!
明静此刻作男儿打扮,绝色女子作男儿打扮,看得包东傻眼了,“这不是……”
“闭嘴!”
贾平安喝住了他,然后拱手道:“见过王中官。”
王忠良说道:“陛下吩咐。”
众人站好。
“从今日起,百骑监察长安治安,武阳伯,莫要辜负了陛下的厚望!”
贾平安一脸慷慨激昂的道:“臣死而后已!”
李治竟然能把这个权利弄到百骑来,这分明就是在布局。
长孙无忌不知道外甥在盯着他,只等机会一到……
这个权利到了百骑这里,长安的许多事儿都瞒不过李治,更要命的是……
“可能抓人?”
贾平安的问题让王忠良赞道:“果然是武阳伯,陛下说你定然会问,抓!”
这是大唐版本的锦衣卫啊!
但现在是门阀世家当世,除非有确凿的证据,否则百骑不可能学了锦衣卫那种做派去抓捕高官权贵。
但这已经是一个极大的进步了。
百骑有这个职权,世家门阀的身上就多了一枚钉子。
干得漂亮!
王忠良回身介绍道:“这是明静,身手不错,以后在百骑……武阳伯,做事要有商有量的才好。”
——这位就是来监督你的!
都市兵王
“邵中官呢?”
这个问题不该问,犯忌讳。
但贾平安还是问了。
他可以和老油条般的滑不留手,但当自己的朋友出事时,他会浑身炸毛。
王忠良皱眉看着他,“此事你不该问。”
超級流氓學生
淦!
贾平安想比个中指。
此刻的宫中,邵鹏跪在殿前。
他从凌晨一直跪到了现在。
汗水密布在脸上,糊住了他的眼睛。
他听到了轻柔的脚步声。
“陛下。”有人低声说着。
脚步声近前。
邵鹏低头,“奴婢有罪。”
李治冷冷的道:“你在百骑和唐旭联手糊弄朕!”
邵鹏心中一冷,“奴婢万万不敢!”
他知道,自己和唐旭,后来和贾平安走的太近的事儿发作了。
“还一起去青楼!”
所谓三大铁,邵鹏就犯了其中的一个。
“你说……朕该如何处置你?”
“奴婢万死!”
邵鹏俯首。
五体投地。
李治抬头,“武媚那边缺人。”
邵鹏心中一喜。
“你便去她那边。”李治淡淡的道:“若是再有不妥,死不足惜!”
死里逃生的邵鹏瞬息脊背汗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