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r4l精品都市言情 從契約精靈開始 愛下-第596章 都是大人的任務罷了(二合一)看書-pr8j7

從契約精靈開始
小說推薦從契約精靈開始
“查!必须彻查!”
“不论是卧底还是叛徒,精灵医院这么重要的一个地方都被摸清,你们到底是怎么工作的!”
医院大楼外,
山海城的总帅海王咆哮。
海王阁下头发比乌师兄稀疏,挺着个大肚腩,从外表看,挺标准的一中年形象。
但据苏皓了解,海王前辈也是第一批御灵使,肯定不像外表这么年轻。
他咆哮的时候肚腩晃动,如汹涌澎湃的海浪。
一排安保御灵使低着头,有心想说地位辣么高的卧底混进来,责任不在于我们啊。
但他们终究只是‘小兵’,面对总帅这样的大人物,不敢顶嘴。
海王咆哮了足足十几分钟,才缓了缓问,“查出多少了?”
安保头头赶忙说,“刺客精灵一共有四只,都已经被诛杀或自爆,这四只精灵中,诡术梦魇、恶灵娃娃、幽影武者暂时还找不到线索,无法追踪到它们御灵使的身份。”
“而地狱三头犬,大致确定是我们医院安保二队中,一个叫约克的御灵使的精灵。”
“不过,这个约克是前两年才认证的天王御灵使,他的三头犬按理说只是普通君主……”
总帅海王打断了安保头头的话,“还不快去追!!”
“呃……”安保头头委屈,“出事的时候,我们查到约克已经从东城门离开,城外追击的任务不归我们负责。”
一吻情深
而且,不是您把我们逮在这里一通喷的吗?
“总之,给我查,这次刺杀除了约克外,还有没有其他御灵使!再给我反思一下,浴火青鸾的位置是怎么暴露的!”
“还有!必须彻查,我不想看到类似的事情还有第二次!”
总帅喷完,心情舒畅了许多。
没办法,
一刻钟前他才被老友怒骂来着,还理亏,不能反驳,毕竟老友的伙伴在自己这地盘上,差点出事。
浪子人生
海王能怎么办?只能骂一骂下面的人ꓹ 再给管理层施施压。
毕竟平日里,除了影响战局的大事ꓹ 他很少插手对几个城池的管理。
……
“苏冠位,出事前,浴火青鸾送到我们这医院ꓹ 只有三个小时。”
“这是这三个小时间,出入过第十三层的御灵使名单。”
安保头头说ꓹ “我们对外是有防御措施的,只不过内部还是疏忽了些ꓹ 但想要知晓浴火青鸾的准确位置ꓹ 除了我和一位副院长外,其他人只有到第十三层,才有机会了解。”
也就是说,安保头头和副院长也是嫌疑人之一?
苏皓想着。
揪出卧底这事,本来轮不到他,论破案有许多人比他更专业,这不是有实力就行ꓹ 不过,呋呋噫噫是‘第一目击证人’ꓹ 海王阁下知道这件事ꓹ 便希望他能在专案组中担任顾问。
抓不住卧底叛徒ꓹ 背锅是其他人的事。
但要是能抓住ꓹ 哪怕他没怎么出谋划策,也能蹭一个功劳。
海王前辈都这么说ꓹ 苏皓也只能从了。
“不过ꓹ 部落安插在我们中的间谍ꓹ 地位到底有多高,要不是这件事ꓹ 甚至不知道战地医院这么重要的地方,都被敌人摸透……平时的一些作战机密,又是否会被敌人知晓?”
而且,要不是呋呋恰好赶到,这桩刺杀,只怕是会成功。届时,部落最多付出一只幽影武者,卧底都不会暴露,堪称完美的刺杀。
危險關系 亦跡遷微
“对了。”安保头头想到了什么,又说,“出城逃离的天王约克,他并没有到十三楼,地狱三头犬本来也只是在第11层巡逻,是之后才赶过去的。”
苏皓拿过名单扫了扫。
里面包括精灵医生、安保人员,以及一些天王级御灵使。
嫌疑人超乎想象得多。
医院缺乏人手,一名医生来往于各层楼,很是正常。
而第十三层,本身也有许多受伤的精灵住院,天王御灵使看望自家精灵,不也很正常吗?
苏皓揉了揉太阳穴。
果然,自己就没什么破案天赋。
海王阁下与其说是找自己当顾问,倒不如说,找的是呋呋噫噫。
……
“呋噫噫噫~”
噫噫第五次回答问题,已经很不耐烦。
专案组组内的御灵使,尽管是行业精英,但对如何找卧底也没有头绪……毕竟嫌疑人不少都是天王,位高权重,怎么看也不像卧底啊。
好好的大人物不当,给部落当狗,正常人也不至于啊。
“几只精灵至死,也没有被召唤回去,从这一条线上,我们很难找到线索。”
“这几只精灵一定是被直接召唤到医院内!”
“唔……如果能发明一种‘反召唤结界’就好了,安保肯定会轻松许多。”
专家们讨论着。
苏皓并不在其中,毕竟顾问是噫噫,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他此时,正漫无目的地走在山海城街道上,街上气氛有些严肃,一队队穿着黑色衣服的御灵使小跑着经过。
“啊,不是,我是年前跟着导师一起来的,只是没有回去?”
“为什么没有回去?”
“呃这个……”
“你的营业许可呢,密封箱内是什么东西?”
街上、路两旁商铺,都在一一盘查。
倒是查出不少有违规的御灵使。
但都是小问题。
“部落布局这么多年,要是能这么检查出来就好了。”
苏皓摇头。
他也猜到,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只能靠这样大海捞针,万一呢……
他走着。
寧為欲碎
忽然听到契约内,呋呋传来的叫声。
“逃出城的天王约克找到了?而且已经活捉?”
“正准备对他进行幻术记忆读取?”
苏皓停住脚步。
看来能人还是有,的确不用他操心。
他转身往镇守府的方向走去。
走到一半,
“呋~~~”
脑海中呋呋叫到,
苏皓愕然,“约克抖出了不少情报,也确实还有一名卧底,只是,那人级别更高,且没有关于那人的任何一点信息?”
得,高级卧底确实难找。
像这名普通卧底约克,都用上自己的精灵,基本就是半个弃子了。
苏皓又脑阔疼。
从追查线索层面,他完全没有思路。
只能从其它方面入手。
苏皓看向小蝶,“你说,咱要是能发明一种,可以感知恶念的阵法结界,是不是就能将暗中的卧底给揪出来?”
蝶小蝶:“咕喏~”
它觉得御灵使在想屁吃。
就是真有这类手段,比如它可以远远地就发觉一些弱小精灵的恶意,但……恶念也得在针对自己时,才会发散出来呀。
这只御灵使在想什么呢。
“咕~喏~(不~行~呢~)”
唔……
苏皓也觉得不太实际。
“要不还是让其他人头疼去吧。”
“不,不行,我好歹蹭了个顾问一职,不去开会也就罢了,总不能真的摸鱼吧?”他苏冠位还要不要面子了!
苏皓思绪发散,打开手环扫一扫战区或蓝星的新闻。
忽然一怔。
“对了!卧底和部落之间,它们是怎么联系的?我记得部落在即使通讯方面,四舍五入等于无。”
“即便是我们,御灵手环也只能在五个城池和城与城之间的腹地使用,而部落最近的城池……不,最近的一个据点,距离北城都有几百公里。”
这个距离,不说通讯,就是精灵和御灵使之间的联系,也变得模糊,靠精灵搭桥联络是必然行不通的。
苏皓回到暂住地,登录联盟内网,以自己的最高等级权限,查到了一些机密。
一面铜镜。
一颗黑色圆球。
致命誘惑:豪門老公太霸道 歆月
以及……飞鸽传书???
“好吧,精灵时代,飞鸽传书不失为一种好方法,不过战区肯定有防着这手,而且,在幽影武者刺杀失败后,又立刻有精灵来袭……必然是能够远距离即时联络的宝物。”
铜镜、黑色圆球之类,便是联盟以前从一些卧底身上,找到的宝物。
远没有手机手环那么便捷,也有着诸多限制,但……
“的确可以做到隔着数百公里传讯,而既然是传讯……”
“手机有电子信号,宝物传音,肯定也存在着某种我不了解的载体,而既然有载体,是否便意味着……”
能够捕捉发现!
这可比他之前,感知恶意的想法靠谱多。
……
镇守府。
“传讯宝物?”镇守府的管家想了想说,“是有半套,这类东西很少,即便苏冠位您要借,也得经过审批才行。”
“哦不带离,那没问题。”
地下五层,并不昏暗的宝库内。
苏皓打量着眼前三颗圆球。
一大,两小。大的一手握住刚好,小的两颗拿在手里可以转圈。
“大的这颗是母球,小的是子球,联络时,只能是母球一方开启,不过联络距离有几千公里那么远。”管家说,又补充道,“这样一套,其实是一大五小,不过很多卧底被我们抓住前,都先一步将子球给毁了。”
“铜镜呢?”
“铜镜要高级一些,可以双向联络,据说它们的原理类似,但我们联盟好像缺乏某种关键材料,所以无法自己制造。”
苏皓拿起几枚圆球,看向蝶小蝶。
眼神示意。
“咕~~喏~~”
天才小廚師 隨性
巴掌大小的蝶小蝶两只小手合抱,才能抱住大球,对它来说母球很大,但注入能量就很简单了。
只一小会儿,黑色的球体便微微发亮。
这代表着随时可以‘启动’。
蝶小蝶嘟着嘴,继续发挥自己的‘助手’职责,将另外两颗子球也进行充能——值得一提的是,这类宝球电池很差劲,充满电也只能待机几天,或用个六七次。
基本也就天王及以上的御灵使,才够资格使用。
超凡精灵充一次电,身体就被掏空了。
三颗黑色球体微微发亮,蝶小蝶抱着大的黑球飞出几百米,并启动联络。
黑色圆球上的亮光更亮了,似乎从黑色变成白色,隐隐约约还能看见对面的场景。
“咕喏~”
有些失真的声音,从小的子球上传出。
苏皓将球靠到嘴边,喊了句,“喂喂。”
声音传来传去,但也没什么意思,毕竟就是个低低低低低配版的手机,只是在没信号的地方也能用。
蝶小蝶已经感知全开。
半响,它小脸严肃,“咕喏~!”
“捕捉到了波动,还真有?”
洪荒之太清問道
蝶小蝶:“?”
这个想法,不是你提出来的吗?
还是说,你就没想过可行咕喏~!
蝶小蝶哼了哼,决定还是不跟这只御灵使计较。
验证可行,也熟悉了这一波动,接下来,就是从茫茫城池中,将卧底给揪出来!
这点已经不难。
“以小蝶的能力,感知可以轻易覆盖整个山海城,这类宝物的波动,虽然极其微弱,但只要能捕捉到,却可以轻易跟其它波动区分开来。”
万事俱备,只欠行动!
苏皓……
立刻找到总帅海王冠位。
——这么重要的行动,他当然不可能自己单独搞,万一弄砸了打草惊蛇怎么办?
……
“天地间的信号、波动那么多且杂乱,你家蝶仙子这也能捕捉?”
小院内,
顶着大肚腩,但依稀还能看出年轻时,几分英俊的海王阁下,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眼睛瞄向,趴在池塘边晒太阳的一只大乌龟。
好像在问你咋不行?
大乌龟冲他吐了吐水,就继续懒洋洋趴在那儿。
……
总帅办事,效率很快。
当即,诱饵行动便开始。
镇守府散布出一些风声,说已经找到一些卧底线索。
蝶小蝶恢复常态,六颗宝球环绕,浩瀚如海的感知已经扩散开,将整个山海城笼罩。
一股无形的能量荡过。
城池内,极少数法则君主略有所觉地抬头,望向镇守府。
大多数精灵依然毫无觉察,自顾自做着自己的事。
时间流逝。
一天,两天,三天……
专案组那边,依然没能找到有价值线索。
小蝶它也……捕捉不到什么。
连续三天感知笼罩,一次次搜寻,蝶小蝶已经疲惫。
苏皓没有说什么,只是陪在蝶身边,给它准备最佳的补品。
蝶一边吃一边工作。
终于,
它的天线猛地一弹,疲惫中带着振奋,“咕喏!”
……
山海城,
第五街区,26号别墅。
腹黑女王,總統求kiss
“波动的源头,就是这里,对吧。”
海王眯起眼睛,望着眼前,这栋平平无奇的别墅,冲手下问,“查一查,这栋别墅是谁的。”
又下令,“行动!”
几只鬼系精灵悄无声息摸进去,只几秒,大门就自己打开。
一位天王走上来说道,“里面没人。”
“没人?”
苏皓带着小蝶,走到别墅二层,“是这里吗?”
“咕喏~”它点点头。
蝶小蝶挺疲惫,这次,苏皓自己动手,借来阿阎的力量,伸手一点。
墙壁一寸一寸湮灭,露出里面的暗格。
暗格中,只有一件东西。
铜镜。
“总帅,别墅的所有人查出来了,是章将军,他两天前去了南城镇守,”
“另外,我刚刚问了南城那边,章将……章鹏他于五分钟前出城了。”
……
南城以南,
无边无际的原野上。
一只披甲龙鹰划破空气,拼命地往荒野深处飞驰。
但很快,
空间泛起涟漪,一道黑影拦截在龙鹰的前路上。
披甲龙鹰一个急转弯,一只追风天马,一只风暴神犬,便从其它两个方向,堵住了它的退路。
天马和神犬上,都坐着一个人影。
一位驻守战区的天王,望着远处,骑在龙鹰背上,满脸胡茬子得人影,面色复杂。
“章……章鹏,真没想到,你竟然是人奸!为什么!”
“人奸?不!”
披甲龙鹰也不逃了。
骑在它背上的章鹏转过身,望着两人,“我从来,都不是什么蓝星人啊!”
“真正的蓝星人章鹏,已经死在十五年前,要怪,就怪你们太蠢!”
他狞笑着,划破手指。
指尖,殷红的血珠一滴滴地滴落。
只是很快,这殷红便渐渐成了蓝色,在阳光下,依然刺目。
章鹏……不,部落天王狰狞的嘴角上,勾起一抹笑容。
“你们以为,我是仓惶逃出来的?”
“呵呵呵呵……”
“只不过是大人的吩咐罢了。”
他话落。
地面震颤,一道道光束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