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niu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皇兄萬歲 起點-262.追捕,躲貓貓,一千五百年(第一更)-sryds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夏极的身体有些颤动。
他力量储存之所是心脏。
心脏释放了力量,可让他恢复到黑皇帝层次,以黑皇帝的法身硬度,恢复起来会快许多,而不像此时需要压制着伤。
可他愿意。
第一是因为黑皇帝身份确实不宜暴露。
每想到这个,他总忍不住想起林叶萧,林叶萧的想法肯定大多都是“为啥不暴露,我多牛逼,暴露又能怎么样,老子就是无敌,有本事来杀老子,你肯定被老子反杀,老子肯定抢了你所有的宝贝,所有的女人,即便老子受伤了,肯定还能获得奇遇重生,我死不了的,因为系统爸爸会帮忙,因为我跪舔系统爸爸舔的很好,系统爸爸再爱我一次,再给我一点厉害的底牌吧”,然后刚刚夏极看到他被人拖着跑了…
看那样子,应该没少被实验。
大多问“为什么不”的人,总有一万个理由去渴求着获得“名声”,去震惊一个又一个与他屁大点关系都没有的人,并且嘲讽别人畏首畏尾,不像他那样就不会有前途。
确实,林叶萧前途一片“美好”。
话说回来,即便我有一手炸,我为什么要把牌面全部摊开,告诉你们“看看看看,我有多少炸弹,怕了吧”,而握有更多炸弹的人看了你的牌,默默调整了一下出牌顺序。
真傻。
真的。
这种就没有把异界当做真实世界,而是当做了一个因为世界围绕着他旋转,所以他可以无聊装逼、反正他不会有危险、不会死亡的地方,所有人都是没脑子的充气娃娃,廉价而又愚蠢。
他的一切行动,都是基于以上认识。
所以,林叶萧觉得自己没错,错的是这个世界。
所以,他这么一个“正确”的人在这个“错误”的世界,注定了成为小白鼠,为伟大的“科研”做出一份贡献。
这才是真实,但只有基于真实,才会有真正的喜怒哀乐。
第二,夏极也有私心。
他很“坏”。
他从没觉得自己是“道德标兵”,需要被所谓的“道德”绑架着。
如果,吕妙妙只是别人,他不会有私心。
但如今她走入了自己的心,他就想忍不住看看吕妙妙能为他做到哪一步。
谁不希望自己所期待的人,能应了自己的期待呢?
爱,是自私的。
换做叶林萧定然会说“爷会保护你们,爷对你们都是真心的,都是可以无私奉献的,爷为你们又带来了一个姐妹,你为什么不和姐妹好好相处,你太让爷失望了,你走吧,从此你不是爷的女人了”。
所以,夏极只是略微睁开眼。
眼前是飞速倒流的红土,烟雾。
吕妙妙背着他,如施展了“凌波微步”,往西北方向不规则地跑着。
这是火劫劫地的深处。
是凡人禁步的地域。
但吕妙妙一点都没停下脚步,这姑娘对于危险有一种恐怖的直觉…
如果从高空的上帝视角俯瞰,就能看到她的每一步都完美地应对了远处的吕婵。
吕婵恨得牙痒痒的,抓着血色大幡不时舞动着,但总会被那跑着的妙妙完美躲过。
如此,一跑一追,已经到了黎明时分。
夏极始终趴在妙妙背上,以如今的力量尽力恢复着。
深冬晨光刺破了寂静的灰色。
从远腾空而起时,犹让人双眼被刺出泪珠。
吕妙妙背着夏极往一个洞窟跑了过去,两人落下后,吕妙妙连连为自己扇风,“老风,你好重。”
看到夏极也在流汗,她又伸手过去,连连甩着巴掌为他扇风。
夏极无语地瞥了一眼稍远处芭蕉叶子模样的树叶道:“你嫌热,可以拿那个扇。”
吕妙妙道:“太远了,我现在一根手指都不想动,你瞧,即便这样,我还动了五根手指在为你扇风,感动吗?”
夏极:…
“我谢谢你啊。”
吕妙妙露出小白牙:“不客气。”
过了会,她以一种“要命了”的姿势深吸一口气,从储物空间里掏出一把泥铲,然后撸起裤管儿,开始铲泥。
夏极奇道:“妙妙,你要干什么?”
吕妙妙小指凑到唇边,示意禁声。
静谧的洞窟里只听到那挖坟般的声音…
夏极抓紧时间恢复。
没多久,他感到一只温热的小手在拿着粉粉的东西拍打自己的身体。
夏极睁开眼,只见吕妙妙正靠着自己,双手抓着挖出的泥土在往自己身上涂抹。
夏极无语了一下,“妙妙,这种普通的隐藏气息的方法是没用的。”
吕妙妙摆出一副“才不是呢”的神色,然后固执地用泥土涂过了夏极的脸,双手,双腿内外侧,然后又闭着眼伸入了他衣服里。
手指点在皮肤上,两人纷纷触电。
吕妙妙急忙道:“你别乱想奇怪的东西。”
一边说着,她一边又摸了过去。
这一摸,两人又触电了。
吕妙妙“咳咳”了两声,然后只得掬起一捧铲出的泥尘,往里撒了撒,以便身体能够镀染均匀。
夏极真的很无奈,他知道吕婵敢回来,必然是有所依仗的,换句话说,苏瑜能被自己给秒了,完全就是因为被自己先手紧接着一套带走。
吕婵则是因为自己的神通,以及劫雷的神奇表现,而被吓跑了。
如今,吕婵敢回来,定然是手抓底牌,全副武装,估摸着看到自己也不会再说一句话,直接就是一连串的底牌砸上来了。
他算是明白了,到了老祖这种层次的,一旦谨慎起来,都是“隐身靠近,见面跳大,人间抹杀,闪现离开”类的。
吕妙妙给夏极涂好了适应周围气息的泥土后,又把自己涂成了个泥人。
夏极也是乐了。
这种隐藏气息的地方方法,怎么可能逃脱老祖的搜索?
他忍不住想,真被吕婵找到又该怎么办?
那九人收纳了一个中纪元的宝物…
手中持有的底牌,根本不是如今的他可以想象的。
那就是看究竟是吕婵先丢了法宝,还是自己先定了她的身了。
个中交手,完全就在一念之间。
一念,就是胜败,亦是生死。
正想着的时候,吕妙妙与他靠在了一起,手臂之间经过了酥麻的电感,便如水乳交融缓缓贴在了一起,继而生出了让人心甘情愿承受的滚烫。
夏极正要取出些吃食,
吕妙妙急忙拦住了他,然后从自己储物空间里取出了一个馒头样的东西,“吃我的。”
夏极奇道:“有什么不同吗?”
吕妙妙小手握爪,可爱地挥了挥:“我的东西经过我特殊处理,吃起来很香,但是呢却不会散发出半点气息,不会让人寻找过来。你别看这外表是馒头,其实可好吃啦。”
说着,她就撕了一片,递到夏极唇边。
夏极张口吃了。
两人相处二十多年,这点儿信任还是有的。
果然,看似馒头,实则其中藏了各种肉味…
妙妙也吃了起来。
夏极略作感受,这东西还真没散发出一点味道,并且提供的能量很多,看来妙妙很有些“黑科技”啊。
他略微果腹,便是继续疗伤。
激战,反震,被定海珠砸了一下,非法身,这些都导致了他肌肤与灵魂的撕裂需要非常艰难的愈合。
迷迷糊糊之中过了不知多久,洞外忽然传来奇异的风掠过的声音。
夏极猛然警觉,他知道这是御风。
御风的十有八九是吕婵。
既然吕婵已经到了附近,没道理注意不到自己两人。
他已经准备好了出手,甚至必要时候提前暴露身份。
那风掠过…
夏极视线虽被绿藤遮挡,但听觉已经清晰地感知到御风之人已经近了。
越来越近。
几乎就在洞窟外。
夏极神色冰冷,手指微微抬起,只要有半点风吹草动,他直接以神通一指定住面前的一切,紧接着就是漫天刀雨狂落。
然而…
那风声又远了…
越来越远…
远到再也听不到声音了。
夏极神色平静。
这不过是欲擒故纵的伎俩。
亦或是确认了自己的方位,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所以吕婵叫人去了。
他起身,一拍吕妙妙,轻声道:“我们走。”
吕妙妙急忙比了个禁声的手势,比着口型道:“没发现我们。”
她身为越狱中的顶级强者,躲猫猫界的无上至尊,对于逃跑与隐匿有着谜一般的神奇自信。
两人默默对视。
吕妙妙挥舞着小“爪子”,小声道:“真的没发现。”
夏极看她自信,也知道她有神奇本事,何况此时外出,也未必讨好,说不定是一头钻入罗网,便是点点头。
一天过去了…
两天过去了…
吕婵还真没找到他们。
夏极也是无语了。
就靠往身上撒了点泥巴,就能躲过老祖层次的搜索?
做梦吧?


又过了两天。
越来越多的身影落在了这一方区域里。
从高处俯瞰,这片劫地外围除了偶然出现的火妖,更多的是披着灰色斗篷的人。
这些人戴着神秘面具。
面具为黑白双鱼构成,化为太极,左眼为白,右眼为黑。
这都是太上殿的人。
太上殿的殿主是太上,但麾下却还有不少人。
这些人放在人间,都是远超凡人、切掌握了秘密底牌的强者,便是派出一人,就是了不得的大事了,此时却有至少八九道身影在行动。
显然,围剿者除了吕婵,还多了太上。
一个从十境直接跨越到十二境的存在,是必须剿灭的。
再过了一天。
围剿者又多出了一人。
苏家在附近有着出入口,所以苏甜的另一身体“苏妲己”也走了出来,参与围剿。
再加上那擅长“研究”的强壮黑影,此处,竟已集结了四名老祖。
简直是前所未有。
但其实,苏妲己完全是在一本正经地打酱油。
太上只有晚上才会行动。
而那强壮黑影并没多少参战的打算。
所以…真正忙里忙外的还是吕婵一个人,以及太上殿的那些成员们。
有老祖们在,去定位一个存在,即便无法彻底定位,但却也能定位区域…
但神奇之处也就在此了,即便换成夏极,无论祂去了哪儿,怕不是也早被顺藤摸瓜地发现了,除非他化作黑皇帝飞回劫地深处。
但有着吕妙妙躲猫猫的本事…
两人硬是不讲道理地没被发现。
此时…
那健壮黑影依然盘腿坐在吴家老祖被轰灭的地方。
祂已经完成了思索,而睁开了眼。
一旁的白影助手柔声问:“怎么样了?”
健壮黑影道:“还有希望,可以复苏,当初祂曾交给了开启祂本体绝地的秘密钥匙,担心的就是有这么一天。”
白影助手道:“那现在要复活祂吗?”
“现在不行”健壮黑影摇摇头,沉吟了下又道,“不是不行,而是现在复活不了,时机未到。你先做好定位,等时机合适了,我再来复活祂。”
“是。”
健壮黑影自喃道:“血脉以求法身,法身以受神通,神通以承业力,有业方可受箓。
受箓之日,当是天地三界再度运转之时,那时候我便可引出你的真灵,让你重新降临于世。
风南北…你竟然让祂需要多沉睡近乎一千五百年。
唔…这世界越来越危险了,需得做好更周全的准备才是。”
说完这些话,健壮黑影托腮开始思索,如何让自己从上古活下来的伙伴们变得更强,可以突破原本的力量束缚,在恢复原本力量的同时获得更多,亦可恢复更多。
祂想着想着,忽地想起了什么,目光转动,看向一处泥土,据说那是之前风南北曾受伤吐血的地方。
只不过,此时血迹已经彻底干了,甚至察觉不出半点痕迹。
祂略一思索,抬手,一小撮泥土便是腾空而起。
那泥土开始变幻,如是被一只只细微到极致的手在拧着…
逐渐的,一滴血从那泥土里渗了出来。
健壮黑影一招手,那滴血便是向祂飞了过去。
祂稍稍闻了闻,血里极多的东西已经失去了,毕竟血液蒸发渗透之后,许多物质就永久流失了,这种事祂也无法挽回。
但是,血竟还能凝成形体,那么其中定然藏着什么强大的东西。
健壮黑影自然不可能通过一滴血液完成什么致死诅咒,或是获得一切有关黑皇帝信息,这种想当然的本事在这个世界并没有。
祂不知这血液里蕴藏着什么东西,但足以让祂以此做成一个课题,来进行分析研究,毕竟这可是第一个从十境跨越十二境的人。
祂小心地把血滴放入寒气森森的玉瓷瓶,在玉瓷瓶上标注了编号“3196”,然后转身,向远处走去,白影助手紧随祂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