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cev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貞觀憨婿-第227章父子合作推薦-s4irw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227章
那些族长回到了韦圆照府上,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今天这次谈判,让他们很害怕,李世民有了要干掉他们的决心,而韦浩,一心想要杀掉他们,这样的局势,是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另外,家族的那些子弟现在也是非常害怕,害怕被李世民抓起来。
他们坐在那里考虑了半响。
“韦圆照,你还是前往韦浩府上,和韦浩谈谈,老夫也发现了,韦浩那边不谈妥,陛下那边不会轻易放过我们,这次这帮蠢货,怎么想着去刺杀韦浩,而且,现在那些武将国公还没有发难呢,一旦发难,我摸这些世家回被连根拔起的,在长安城行刺一个郡公,谁给他们的胆子!”卢振山坐在那里,很上火的说着。
“我去有什么用,你们也不是没有看到,刚刚在朝堂上面发生的那些事情,真是的,你们,诶!”韦圆照很发愁的说着,毕竟,要给20多万贯钱出去,这个对于韦家来说,可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自己还要想办法筹钱才是,要不然,这关都过不去,
要说这个钱,要凑还是能够凑到的,但是肯定会伤筋动骨的,毕竟,这些年,他们有是拿到了比这个多的多的钱,这些钱,家族还是置办了很多产业的,包括那些官员,也是置办了很多产业的,自己只要着急那些官员,让他们那一部分钱出来的,他们还是会拿的。
“韦族长,韦浩那边,你不去谁去?我们找谁去?”崔贤看着韦圆照问了起来。
“是啊,你不去,我们就更加没办法去了!”杜如青也是很为难的看着韦浩说道。
“你们看这样行不行,我去韦浩府上,和他说一下,要他不要杀你们,我们去他家谈,其实,老夫是有很多事情要找韦浩谈的,接下来,我们世家该如何维持住这个家族,我是想要听听韦浩的建议的,这孩子,很多时候还是很聪慧的,就是性格冲动了!”韦圆照坐在那里,看着他们说道。
“听他的?”那些人听到了,怀疑的看着韦圆照。
“韦浩早就说过,纸张出来,世家消失是早晚的事情,如果要消失,那也需要维持住我们家族的威严,老夫之前听他说了,现在也准备这样办,你们呢,最好也是听听,
当然,听不听在你们,你们啊,真的小瞧了韦浩,如果韦浩只是知道赚钱,岂会让陛下和皇后娘娘,还有太上皇如此重视?”韦圆照坐在那里,看着他们冷笑的说着,他们听到了,也是点了点头。
“可是他未必会说啊!”崔贤发愁的说道。
“这次,你们准备付出巨大的代价吧,其实,这次我们好像又错了。如果我们先去见韦浩,和他谈妥了,那么今天和陛下谈,我们绝对不会这么被动,也不会说要赔那么多钱。”韦圆照坐在那里,懊悔的说道,他们一听,更加奇怪了,此事韦浩还能说了算的。
“这个,有点过了吧?韦浩还能左右陛下不成?”李瑾也是看着韦圆照问了起来。
“过?如果谈妥了,今天韦浩在朝堂上就不会说杀我们的话,我们就掌握了一定的主动权,陛下那边会轻易干掉我们吗?终究还是要谈的,但是这个时间就很充裕了,到时候就能够慢慢谈,而不是现在,陛下就给我们一天的时间!”韦圆照盯着他们很不爽的说道。
“诶,还真是啊!”崔贤一想,还真是,早知道就先去韦浩府上拜访了,去他家,估计韦浩是不会杀人的,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
“那行吧,老夫现在就去韦浩府上谈谈,杜兄,你和老夫一起去,他对你没有意见,也不会说要杀你,你和老夫去,到时候好说,你们几个,就在我府上待着,如果能谈妥,那么老夫就派人过来叫你们,如果谈不妥,我们还要想办法才是!”韦圆照说着站了起来,对着他们说道。
“行,我陪你一起去!”杜如青点了点头,也站了起来。很快,两辆马车就开始往西城那边驶去,
而韦浩,此刻也是躺在自己的小院里面,韦富荣现在也宁愿在韦浩的小院这边,安静,前院那边闹哄哄的,每天都有人来自己家拜访,而且主要还是一下女眷,都是其他国公府的夫人,因为韦浩的回礼,让那些国公府夫人,非常震惊,
这不,她们也过来和韦浩的母亲打好关系,加上之前太子大婚的时候,王氏可是跟在长孙皇后后面的,而且韦贵妃还就她嫂嫂,这些可就是权势,那些国公夫人,虽然说不是巴结,但是结交还是好的。
“爹,我姐她们,什么时候回来?”韦浩坐在那里开口问了起来。
“嗯她们回信了,他们估计是正月初三左右就会出发,这次他们也是把家里的东西变卖,然后全部到长安城来,房子老夫都给她们买好了,田地也买好了,他们到了京城后,就能够好好的生活,
另外,我之前给了你大姐200贯钱,你其他的姐姐也是200贯钱,让她们在长安城这边站稳脚跟!”韦富荣坐在那里,对着韦浩说道。
“行,多给点也行,家里也不差这点!”韦浩摆了摆手说道。
“瞎说什么,给了一句够多了,老夫主要是看你的那些姐夫们也没有其他的本事,要不然的话,老夫才不会接她们回来呢,毕竟,嫁出去的女,我们管多了,人家会说闲话的,而且,你姐夫们,也是会有意见的。
“行,让他们在京城,以后你和娘亲还有姨娘们,也多了去处!”韦浩笑了一下说道。
“嗯,不管她们,给她们买了房子和田地,已经给了够多了!”韦富荣摆了摆手说道,接着盯着韦浩问道:“这个事情,你打算怎么办?真的要杀了他们不成?”
“我杀他们做什么,我找死啊!爹,我不傻,我就是俩要讹点好处,另外,陛下那边也需要我这边配合,陛下好控制朝堂的主动权,没事,他们会来找我,爹,你就记住了,如果他们来找我了,你就做一个和事老,当然是听到他们保证说不在刺杀我们才这样,这个保证,不是嘴上说说的,而是需要其他东西来做保证的!”韦浩得意的笑着对着韦富荣交待着。
“什么保证,钱?这个有用?”韦富荣盯着韦浩问了起来,心里则是想着这个小子太嫩了,钱是最没有用的,家里也不缺钱。
“钱有什么用,是其他的保证,比如说产业,比如说,我们家主和杜家担保,或者找到了其他有权势的人来担保就行,这个就是一个台阶,钱,是后面赔礼的,其实那些保证没屁用,我知道,但是现在干掉他们也不现实,还是先捞点好处吧!”韦浩靠在那里,笑了一下说道。
“儿啊,你和爹说实话,他们还会刺杀你吗?”韦富荣盯着韦浩关心的问了起来。
“这个不敢保证,但是短期内不会,长期就不好说了,万一再起什么冲突呢!再说了,如果他们要刺杀,韦家也会帮忙的!”韦浩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韦圆照会帮个屁!”韦富荣马上骂了起来。
“爹,在你发现他们之前,我就接到了族长的密报了。”韦浩扭头非常小声的看着韦富荣说道。
“啊,真,真的?”韦富荣听到了,震惊的看着韦浩,韦浩肯定的点了点头。
“算他们还念及本家。不过,这次你这么一弄,韦家也是需要赔偿很多钱的,到时候韦圆照肯定会对你不满的!”韦富荣看着韦浩提醒说道。
“诶呀,才多少钱,真是的,韦家那边,我顺便弄一个生意给他,也比他们从朝堂弄的钱多,关键是,他们做的要让我满意,这次,族长做的还是让我满意的,如果没有给我提前通风报信,你以为就韦圆照坐在大门口,我就不敢炸,我连他一块炸了!”韦浩马上笑着对着韦富荣说道,韦富荣听到了,也是笑着点了点头。
“老爷,老爷,族长和杜家族长过来了!”管家快步到了韦浩的小院,进入客厅后,对着韦富荣说道。
“来了!”韦浩笑了一下说道。
“老夫去接吧,你就在这里坐着!”韦富荣考虑了一下,站了起来,基本的规矩是知道,至于中门那是不会开的,这个是可开可不开,
按照韦圆照是族长的身份,可开,但是他是一介白身,韦浩是郡公,也可以不开,所以开中门,那是要看韦浩的心情的。
很快,韦富荣就到了前院这边,对着刚刚进来的韦圆照和杜如青拱手。
“这边请,前院这边,来了不是国公夫人,正在和贱内聊着,我们还是去浩儿的小院!”韦富荣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对着他们两个说道。
“去浩儿院子也好,金宝啊,这次的误会大了,事情也弄大了,这个兔崽子,是想要扒掉我的老皮啊!”韦圆照很发愁的说着。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就知道,他们要杀我儿子!”韦富荣跟在韦圆照身边说道。
“这个事情,你放心,他们不敢这样做了,这次是那些小子胡来,老夫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金宝啊,你也劝劝浩儿,让他不要说去杀掉那些族长,杀不得的,杀了以后,以后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韦圆照对着韦富荣继续说了起来,韦富荣听到了后,没有说话。
“金宝,你给老夫一句实话,信不信老夫?”韦圆照看到他这样,就再次问了起来。
“你是族长,我当然信你,可是这孩子你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他的情况。”韦富荣看着韦圆照说道,韦圆照听到了他这么说,也是头疼,这小子,不就是省油的灯。
“金宝,你看这样行不行,老夫和你们族长,给你一个保证,甚至到时候去陛下面前给你做一个保证,以后世家那边,绝对不会对韦浩动手,这样你看可行?”杜如青也是看着韦富荣说了起来。
“保证有用?”韦富荣一脸狐疑的看着族长。
“在陛下面前,怎么没用,如果他们刺杀了韦浩,陛下就可以杀了他们,可行,金宝啊,你要劝劝这孩子,别这么倔,行不行?”韦圆照马上盯着韦富荣说道。
“你们还是先和他说,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也知道的不多,我只是担心我儿的安全!”韦富荣没有答应下来,但是他们两个也听出来了,韦富荣有点松口的意思,有松口就好办了,
现在他们也发现了,韦浩是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就是怕他爹,韦浩基本上不敢忤逆韦富荣的意思,所以劝住了韦富荣,那么韦浩那边就多了一些希望,但是还是要看韦浩那边的情况。很快,他就到了韦浩小院的客厅。
“浩儿,族长和杜家族长过来了!”韦富荣对着躺在那里的韦浩说道,韦浩站了起来,对着他们拱手,这个是基本的礼仪,哪怕是对他们非常不爽,该行礼还是要行礼。
“浩儿啊,你可坑苦了我!”韦圆照无奈的对着韦浩说道。
“我坑你?我是救你们?真是的,你们是想要一次性了结这个事情,还是想要让陛下慢慢查这个事情?”韦浩听到了,对着韦富荣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这,难道给他们这么多钱,就能够一次性了结,以后那些官员不会被查?”你杜如青吃惊的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你们不会去谈啊,给了这么多钱,那就需要陛下给一个保证,这个事情到此为止,你给个十万八万贯钱,陛下能答应,现在给了20多万贯钱,陛下考虑一下,是会答应的!”韦浩说着就坐了下来,鄙视的对着他们说道,他们一想也对啊,如果能够彻底了结这个事情,也是不错的。
“你们要去谈,谈个十万八万贯钱的,陛下也许会答应,但是心里肯定是有一根刺的,毕竟你们一年贪腐的钱都不止这些,如果给二十多万贯钱,那么就差不多2年多的钱了,陛下登基才4年,陛下能够接受!”韦浩继续对着他们说道,他们听到了,点了点头。
“其实之前没那么多!”杜如青看着韦浩说道,韦浩听到了,就看了他一眼。
“真没有这么多!”杜如青还在强调说道。
“怎么没有这么多,我没有仔细算过,我还估算不出来?从武德七年开始,税赋基本上没怎么变化过!
都是这么多,军费开支,就是三年有增加,但是都是增加30万贯钱,其他的钱呢,去哪里了?你们做了什么事情了吗?有些事情,不要点破,点破就没有意思了,没有那这么多,你就说说,你们杜家的那些知道,近10年入朝为官的,有多少人在长安城置办了房产,有多少人置办了超过200亩地的?就他们想俸禄,能让他们置办这么多产业,真是的!”韦浩马上不屑的对着杜如青说道,怼的杜如青不敢说话了。
“赔吧!”韦浩笑了一下说道。
“行,赔,不过你能不能给老夫一个面子,就这次刺杀的事情,不要追究那些族长,当然,对于那些负责人,你可以去追究,他们该流放流放,可好?”韦圆照看着韦浩问了起来,韦浩听到了,就扭头盯着他。
“你放心,他们不敢刺杀你,实在不行这样,我让他们在陛下面前保证,如果他们还敢刺杀你,到时候让陛下追究他们的责任,可好?”韦圆照对着韦浩继续说了起来。
“哼,我可不相信!”韦浩故意冷哼了一声。
“那你说怎么办?”韦圆照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要他们的命啊,我说了!”韦浩还是那么坚持的说道。
“要他们的命,这,韦浩啊,杀了他们,你也是没有什么好处的,你要考虑清楚了!”韦圆照也是拿韦浩没办法。
“不行吗?大不了,我这个郡公爵位不要了,换他们的命!”韦浩盯着韦圆照说道。
“不值得,浩儿,你看这样行不行,赔钱呢,我估计他们也拿不出来了,这样,赔偿你等价的产业,可好!”韦圆照看着韦浩继续问了起来。
“说什么赔钱的事情?现在是我要他的命的事情!”韦浩盯着韦圆照很不爽说道。
“哎,金宝啊,你想啊,冤冤相报何时了,他杀了那些世家的家主,那些世家的子弟会放过韦浩,到时候什么时候是一个头!让那些负责人去流放,估计也很难活很长时间,哪怕是活下来,他们也没有机会来报复韦浩了,这个事情就算是过去了,可好?”韦圆照对着韦富荣劝了起来,他知道想要说服韦浩没用,要说服韦浩还是要想说服韦富荣才是。
“浩儿,此事,你,要不听听族长的?刚刚族长也说了,冤冤相报何时了,再说了他们在陛下面前保证,是不是可行啊?”韦富荣坐在那里,看着韦浩故意非常小心的说着。
“有屁用!”韦浩装着不相信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