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pr8精品都市小說 唯我正邪之路 愛下-第八百九十四章 最糟糕的猜測推薦-szmau

唯我正邪之路
小說推薦唯我正邪之路
“一开始我所了解到的这个江湖,本以为最强的是四大皇朝,随着参加地宫试炼后,又以为是天庭和地府。
直至成为唯我道宫的少教主,才确认这方世界的最强者是天榜前十。
若有一日天榜前十因为一些原因不见了,或者被封印了,你认为现在的江湖还能维持这种所谓的平静吗?”
冷初洛一脸你是否在逗我的表情,沉默了好久才说道:“你觉得现在的江湖算平静吗?”
林陌老实的点头道:“至少一切都在一个可控范围内,即使会出现一些杀戮,也都会找一些借口和理由,原因就是顾忌那十位至强者。
可是随着我对此方世界的了解愈来愈深,发现除了明面上出现的那些势力之外,暗地中有许多不安分的野心家,也是因为天榜前十的存在,才不得不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就像是冥域,这方势力就很好的隐藏在江湖的浪潮之下,最近才开始蠢蠢欲动。
此外,至西异族,多年来不断和大霆皇朝互相攻杀,可是却未曾踏入大霆领土一步。
以及至东的万仙阁,前些日子东方世家的比武招亲,我发现了一个万仙阁的成员,就算不是,也和至东的海外群岛有关,显然他们对这方世界的中心地域还是有些想法的。”
冷初洛陷入沉思,随后示意林陌继续说下去。
“还有天外之人,传说远古时期之前,就有天外之人来到我们这方世界,所以才会出现九大封印,以此保护我们世界被其他世界所吞并。
这些天外遗族,现在在做什么,或者说他们伪装的身份又是谁,如今他们并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应该也是因为顾忌甚至恐惧那十人。
对了这段时间据我的调查,一直有一个未知的势力在针对我,或者说是两个未知的势力,一方要刺杀我,一方要利用我,至今我都不知他们是谁。
之所以他们躲在阴影处,应该也是因为他们清楚以自己的力量,抗衡不了那十人的关系。
最后就是玄武族、魇族、凤族,出世以来看上去乖巧无比,一副只想延续族群的样子。
可事实是他们真的没有野心吗,他们真的甘心被人族完全压制住吗,其根本还是因为恐惧那十人,所以不得不摆出这幅姿态。
若是有一天那十人真的因为一些原因消失了,你可以想象一下,到时候的江湖会变成什么样。”
冷初洛并不是蠢人,叹了口气道:“你是在侧面提醒我吗?”
林陌摇头道:“我也不确定,只是最近一次两次,太多的征兆了,这让我不得不以最坏的想法来猜测。
特别是你说这次的诛魔大会是由你来主持,你可想过,这本就是为了让你快速积累声望。
这种拔苗助长的方式,显得一切都过于急切了,好像在尽快给你造势一般。”
相顾无言的沉默,直至冷初洛起身离开,两人没有再交流一句。
但林陌清楚,冷初洛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这就足够了。
随即他下意识的揉了揉眉心,这本是最糟糕的一种可能,可是随着上次在唯我道宫时,轩哥的那一句话,以及欧阳赤离对佛劫的猜测,剑问情加入地府成为北方鬼帝,冷初洛即将主持诛魔大会。
所有的信息汇总之后,让林陌不得不推算出这种最差的结果。
天榜前十的那群大佬们显然是有个大计划,甚至这个计划的危险程度不低,以至于他们不得不提前做出最坏的打算。
与林陌这边的杞人忧天不同,此时迦楼罗·彭恩遇的小院中欢乐无比。
阿修罗·许天复、紧那罗·王天云、乾达婆·皇甫凌云、阴不觉以及此间主人彭恩遇聚集于此。
众人揭下面具后,确实熟络了许多,当即彭恩遇就提出众人来聚一聚。
不过四护法倒是接连以理由推辞,持国天·钱多多那边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多闻天·车延川恢复了死宅生活,打死都不走出机关室一步。
广目天·诸葛铮和增长天·欧阳赤离则是以事为由婉拒了邀请。
最后的最后就剩下他们哥五个。
彭恩遇有些不满道:“我说你们没人去邀请夜叉、天王和龙王吗?”
王天云摇头道:“天王大人一向不喜这种聚会,而龙王那边我去找过,他说有事和天王相谈,并且要连夜赶回造化教,也拒绝了。
至于夜叉…….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众人想起夜叉·李仙雪除了绝代仙医外的另一个绰号,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
阴不觉倒是有些不解道:“李仙子为人还是挺好相处的,为什么你们都露出这种表情?”
皇甫凌云以过来人的身份说道:“少年郎,你还是太年轻了,加入人界会的时间太短,再加上你长时间呆在暗堂,所以不知道夜叉的本性,啧啧啧。”
“乾达婆,不知你所说我的本性是什么?”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皇甫凌云下意识打了个哆嗦。
只见一身红袍的李仙雪不知何时就站在他们身后的不远处。
众人交换了个眼神后,老实的低下头,一人拿了一个大骨头棒子开始啃。
李仙雪冷哼一声后,也没再深入这个话题,而是看向阴不觉道:
“刚才我去见了天王,他让你我二人明天和他去地府,参加核心人员试炼,别忘了。”
随即只见一抹血光闪过,李仙雪的身影已然消失。
皇甫凌云下意识松了一口气,小心的看了看四周后说道:“夜叉的心情看样还不错。”
许天复认同道:“确实如此,要是心情不好的话,身上不可能那么干净,一点血腥味都闻不到。”
“血腥味?”阴不觉的眼神有些茫然和不解。
不过众人默契的对视一眼后,就将这个话题暂时抛开。
王天云适时说道:“关于地府的核心人员试炼很简单,听说原本还需要杀一个天庭的成员来表决心,现在貌似已经没有这项规定了。”
还没等阴不觉开口,许天复一脸懵逼道:“什么仇什么怨,为什么要杀天庭的人?”
彭恩遇倒是叫好道:“这个规定多好,为什么要取消,现在我对加入地府倒是有了一些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