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qiz4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美利堅土豪 起點-第244章涉險過關閲讀-nyuqh

重生之美利堅土豪
小說推薦重生之美利堅土豪
经济自有规律,过多的行政干预,除了推波助澜之外,根本没啥用,这一点上,米联储的那群家伙没理由不知道。
然而,知道是一回事,采取什么策略,其实是另一回事。
当然,威廉怀特现在的这种心态,你只能用凑不要脸来形容。
是,后世吵吵闹闹这么多年,主流经济学家得出一个惊人观点,曰本政府主动刺破泡沫的行为,其实是一种错误。
涨多了会跌,跌多了会涨,经济如此,证券市场自然也如此。没有外来干涉的情况下,市场机制的自动修复,要有效率的多。
很遗憾,如今的经济学界,由于亚洲金融危机的缘故,芝加哥学派遭受沉重打击。这个世界正由一个极端转向另外一个极端。
最为讽刺的一点,之前还在叫嚣不能干预市场的花生顿,突然得了集体失忆症。在这群闲不住的小手拨弄下,米国开始拥抱凯恩斯主义。
加息,经济过热了,一次不行就两次。加税,富人们需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米国的福利制度,居然在发达国家排不上号,这实在难以接受。
“卧槽,好惊险啊,居然只是差了一丢丢。老柯这厮,这就算结束了吧?”
“啧,这玩的还真惊险,也不知道是怎么控制的,如果真玩崩了,天知道怎么收场。”老柯的弹劾,今天出了表决结果,虽然大家都有预期,可也被这个结果吓了一跳。
尼玛,只是以微弱的优势过关。这厮到底有多不受待见,那也是不用说了。
“嘿嘿,刚才看到没有,老柯的脸都青了。”
对于杰森高的恶趣味,威廉怀特没啥兴趣。他始终有一个感觉,这可能是一种警告。
那啥,老柯你悠着点,别以为这次过关了,你就可以翻脸无情。如果再来一次,希望你也有这样的好运气。
杰森高是在看乐子,顺便再YY一下老柯的实习生。威廉怀特的心情就要沉重很多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暗中确实有一只不老实的手。
检点一下米国的历史你就会发现,从林肯时代开始,就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不断的影响米国的对外政策。
所以说,有时候知道的太多,未见得是什么好事。对于威廉怀特来讲,没可能成为牵线木偶。他也极为厌烦那些不可控的势力。
然而,知道的东西多了,你也就会知道需要隐忍。箭矢没有发出的时候,对双方可能都是一种威慑。
“唉,杰森,不说这个了,你这次去曰本,主要就是一件事。
米联储有很强的加息预期,无可奈何之下,米国这里的信贷都会下降。”
“咳咳,老大,如果需要换位,这会是一笔庞大的借贷。”
“嗯,小曰本的钱,不借白不借。你也不用过于谦卑,跟他们借钱,那是给小曰本面子。”
“嘿嘿嘿,我知道了老大,你放心,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杰森高当然不会知道,随着北约东扩,一直还算消停的巴尔干地区,又开始了一如既往地混乱。
小胡子说这里是欧洲的痔疮。咳咳,好吧,这带有明显的歧视色彩,这么说确实不合适。
可是,欧洲的火药桶,这个称呼却是实至名归的。
毛子完犊子了,这就打破了以往的平衡。你看看眼下的非洲就明白,嘴上都说为了民众如何如何。事实上,他们在意的只是自己的利益。
看着对面有些郁闷的老柯,阿尔戈尔更郁闷了。尼玛,你这是熬过去了,我呢,你这是把我当接盘侠了啊!
尼玛,这个该死的位置,究竟争不争呢?
千万别以为这厮是矫情,其实真不是。老柯同学胜出,真就算一个意外,也正是因为这个意外,他的掣肘其实很少。
很遗憾啊,接下来的时间,即便他能接班成功,也没可能自由的飞翔。
啥,老柯是老柯,戈尔是戈尔,有必要相提并论吗?
咳咳,问题是,你继承了人家的政治遗产,这就不能说没关系。老柯是菜鸟,他阿尔戈尔可是家学渊源,这里面的弯弯绕,岂有不明白的道理。
“总统先生,接下来的时间,必须和欧洲有一个良好的沟通。
说实在的,这次的意图实在太明显了,如果造成激烈反弹……”阿尔不打算说了,尼玛,接下来小伙伴们开会的时候,俺会不会成为不受欢迎的人呢。
所以说,这厮还算一个君子。你看,忒没谱都那样了,不还是一如既往地没溜。
俺是流氓俺怕谁,你如果没有这样的心态,最多最多也就是高级幕僚。能够爬上那个位置的,脸厚心黑只是必备技能。
“唉,我知道了阿尔,也只能尽量沟通了。
对了,昨天格林斯潘告诉我,加息是必须的,大量资金涌入米国,如果不能及时引导,这会是一个灾难性的泡沫。”
“哼,这个混蛋,他很多年前就说泡沫了。如果不想通货膨胀,就该控制货币发行量的。
现在这种玩法,除了大幅度增加国债,我想不出还有什么手段。”
要不说水平不一样呢,阿尔戈尔简简单单几句话,就把问题说清楚了。接下来的时间,就是严重的财政赤字。
你看,星球大战计划要钱,他们这里搞出的医改也要钱。这两个看不见底的大坑,根本不知道如何填平。
然而,看懂了没用,滚滚向前的车轮,已经停不下来了。任何试图阻止的力量,都会被轻易的碾压成渣渣。
“阿尔,高居不下的赤字,看样子是难以挽回了。
如果,如果对那些富人征税,你认为怎么样?”
阿尔戈尔白眼狂翻,他现在是想骂娘了。尼玛,能不能别出馊主意了。知不知道,任何试图增加富人税收的行为,在这片国度都是异端。
从五月花号开始,这就是米国最为基础的价值观。所谓的皿煮,都需要退避三舍。
你个混蛋,俺们一群人,就是为了躲避约翰牛的苛捐杂税,才寻找新大陆的。所以从一开始,政府的权责就是受限的。
你以为这是为什么?
皿煮吗?
可笑,富人不想多交税,自然需要限制权利了。这事闹到了最后,不就是兵戎相见吗。
南方的农场主如果愿意交税,他林肯又没吃傻13。打仗,打仗难道不用死人的。
“比尔,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资本利得税,这是根本不能触及的。
至于其它,反而会限制消费。有钱人少买一艘豪华游艇,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根本不算什么。
因为他们不买奢侈品,我们损失的税收,却没有地方可以弥补。”
对于老柯的异想天开,他必须予以纠正。那啥,你都差不多是跛脚鸭了,能不能别给我找麻烦了。
好吧,也未必是我,这不是机会很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