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aj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線上看-第621章 我們的犧牲沒有白費-y5hp7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眨眼间,又是两天时间过去了。
这一日清晨。
天色刚刚微熹。
蜀山外界,便有一股极其浩荡的真元轰鸣而来,伴随着无数剑雨流星……
“是掌教,掌教平安回来了.”
“还有童师伯,童师伯也被平安救回来了。”
“大家都回来了。”
只是看到那充斥无尽生机的真元剑光,众人便能从中看出这人到底是谁。
是玄机,他平安归来了。
连带着同时回来的,还有诸多宗门的宗主,所有人都被成功的救了回来。
人人身上带伤,好在皆不致命。
唯一的伤重者,便是五灵仙宗的长老五月真人,是被扛回来的,而鹿力真人更是被斩去了一只手臂。
“唉……这回,多亏了玄机道友了。”
回到玄天大殿之内。
周轻云等人早已经在那里相侯。
待得进入大殿。
任寿等人脸色皆已是疲惫不堪,长途飞行对如今的他们而言,所承受的压力极大,竟有几分难以承受之感。
勉力与周轻云等人招呼了一声。
任寿长长的叹了口气,坐在座椅上。
抿了一口玉露唤灵茶,感受着那些微稀薄的灵气滋养着他那枯竭的本源。
长叹道:“这一伤,怕是五年之内难复元气,十年之内难回巅峰,可恨。”
“是啊,谁能想的到那五梅竟早已经堕入魔道。”
流亭仙子修为亦失,但看来风姿绰约,反而更添了几分柔弱之美。
她懊恼道:“那五梅提议一起破阵的时候,我们就应该发现端倪才是,可谁料到布阵之人是他,御阵之人也是他,我们就这么傻乎乎的闯进了他的阵法里,还是在他的引领之下走进陷阱……怪只怪我们都没想到,魔道竟敢同时对我们一起出手。”
正元宗大概算是最惨的了。
不仅仅是宗主正直真人,甚至其师弟正气真人亦在被掳之内,正直真人叹道:“玄机道兄,贫道不解,你修为高深,不在那云天顶之下,为什么不将他斩杀?反而放任他离去?”
这话一出。
众人看着玄机的目光里尽都带上了几分不满。
众人被擒,这是自己误信奸人,怪不得谁……可偏偏被擒的人中,唯独一个童龙安然无恙。
虽然知道这事儿怪不得蜀山派。
但不患寡而患不均,这事儿搁谁头上都不会平衡了。
尤其是玄机竟然放任那云天顶离开……
玄机叹道:“正直道兄有所不知,那云天顶将你等的修为尽都融入他的体内,只是为了压制修为,所以才表现在炼真巅峰之境,但若是他遇到生命危机,他凭借诸位道友的实力,可一举踏入化神之境,甚至,更胜化神之境……诸位道友修为如何,大家心里也该都有数……若我真要强留下他,恐怕死的反而是我们自己。”
听得他这话。
众人皆是沉默。
虽然知晓云天顶竟然没有对玄机出手,而是就那么放任他们离开,可见玄机定然也让那云天顶忌惮无比。
可若玄机说的是真的话,确实……这云天顶恐怕就是一个炸药,一碰就炸的那种,轻易招惹不得。
看来就算以后自己等人的修为尽复,想要报仇,怕也是难有希望了。
“而且我已从那云天顶口中得知,他不仅打了你们的主意,还要打那仙玄之体的主意,如今你们已经被那云天顶得逞,若是再让他得到仙玄之体,到时候,恐怕便是我正道的灾难了,所以救了你们之后,我第一时间便赶回蜀山,便是怕他会先我等一步,到时候正道危矣。”
说着,玄机问道:“周师妹,这段时间里,蜀山是否有异状发生?”
周轻云点头答道:“魔道确实来袭,他们丧心病狂,以阵法困住了整个木叶村的百姓性命,以此来威胁我等交出仙玄之体!”
“什么?”
这话一出。
众人皆是色变。
为何他们对邪宗可以容忍,却容不得魔道的存在……
不就是因为这样么……
这些魔道之人行事压根不讲规矩。
纵然实力强过他们,也很难在与他们对峙之时占得上风。
玄机豁然起身,怒道:“这些魔道妖人竟然如此不讲人性?我知道云天顶在打蜀山主意,但没想到,他竟然如此丧心病狂!”
周轻云道:“好在之前在乾龙遗址之内,掌教你饶了那些邪极宗弟子一命,这些邪极宗之人倒也算是知恩图报,知晓我蜀山有难,出手相助,里外夹击之下,才算是将这些魔道妖人斩杀……”
“是么,想不到邪宗竟也有如此慷慨磊落之士,我等之前看不惯邪宗之人的行事作风,可如今比起魔道之人,这些邪宗人士反而更有人情味儿……”
玄机叹了口气,道:“没事就好。”
“只是木叶村在那一场大战之中被生生打沉,如今已成湖泊,蜀山山下,数千口百姓无处居住,我已经派出蜀山弟子助他们开垦新的村庄了。”
周轻云叹道:“为了救人,我蜀山派牺牲太大了,九脉峰已毁,如今蜀山山脚下传承千年的村庄也被毁去……纵然重建,寻常百姓想要上山恐怕还要走上一段水路,以后再招收弟子,怕是不易了。”
“无妨,好歹诸位道友还是成功救出来了的,我蜀山的牺牲,也不算白费!”
玄机摆了摆手,说道。
这话一出。
任寿、虎力、正直等人脸色皆是古怪无比。
蜀山牺牲确实太大了……
玄机这话说的,他们反倒都不好意思因云天顶曾是蜀山中人而跟玄机发难了。
周轻云关切问道:“师兄,倒是你们,你们中途是否遇到了什么危机?!”
“我们还好,只是被那五梅给逃了去。”
玄机叹道:“这等小人,尤其他精通阵法,真不该留他性命,可惜……他太狡猾,想杀他没那么容易。”
虎力真人认真道:“待我等回到各自宗门之后,会立即发下正道追杀令,取那五梅性命。”
玄机摇头道:“五梅乃是炼真修士,又精通阵法一道,纵然追杀令,寻常炼真修士出手,恐怕反而远远不是他的对手……只能以后等到合适的机会,由我等出手杀他了。”
“也只能如此了。”
虎力叹道:“眼下既已平安归来,我等便不在此久留了,玄机真人,这回算我等欠下你一个人情,他日必有所偿。”
“不错,玄机真人,此情我等他日必报。”
“好说,诸位道友平安无事,这才是最好不过的,其他都不重要。”
玄机笑道:“我知晓诸位道友心急归宗,就不留诸位道友喝茶了。”
几人客套之后。
各自携着各自宗门的弟子,共同飞离了玄天峰上。
玄机望着这些人离开的身影,叹了口气,说道:“可惜了邪道那三大魁首了。”
周轻云问道:“师兄是说邪异楼、极乐峰和血刀盟?”
“嗯,当时他们三人也在其内,不过这么久了,邪宗之内还无人营救他们……看来,邪宗到底不似我等正道这般团结,恐怕其内正在争权夺势呢。”
玄机沉吟道:“我趁势救了他们三人,放他们离开了,如此一来,待得他们将修为修回回归之后,三宗内部必乱,这对她而言也算是个机会,看来稍后,我有必要跟方正好好聊聊了。”
“跟方正聊?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