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mq27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影視世界旅行家-第1821章:”靠~~!!!”-gm1nw

影視世界旅行家
小說推薦影視世界旅行家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谁也不能代替谁,苦难总会过去,希望王宝华尽快走出悲伤,恢复正常生活。
什么是正常生活?
柴米油盐,为生计奔波劳碌才是人生常态。
江浩也在劳碌,每天拼命跑单,早上六点半起床,在早餐摊吃口东西就开始接单,中午随便找个地方填饱肚子,继续忙碌一直到深夜。
真的很累。
他才二十多岁,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可每天晚上回到家,都累的躺下就不愿意动。
时间已经进入秋季,天气转凉,跑起来感觉舒服很多,对跑外卖的人来说是好天气。
“轰隆~!”
天空忽然阴云密布,飘来一大片乌云,江浩正在送单,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时间,如果躲雨肯定超时,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跑。
“哗哗哗~~!”
没过一分钟,豆大的雨点泼洒下来,江浩全身瞬间被打湿,成了落汤鸡,好在东西在送货箱里,不会被雨水淋到,江浩低下头眯着眼继续骑。
前面路口是绿灯,江浩没有减速准备骑过去,忽然一辆汽车闯红灯从旁边杀过来,吓了江浩一跳,他猛地一拐把,电瓶车嗖的冲向旁边的绿化带。
江浩连人带车一起扎进绿化带,车子倒下最后撞到一颗小树上,人被甩出去打了几个滚。
那辆闯红灯的汽车呼啸过去,没有一秒钟停留,还溅起一片水花。
江浩艰难爬起来。
膝盖磕破了,有些渗血,江浩没有在意,赶紧去看电瓶车和货箱里的东西。
餐盒打翻,菜和炒饼混在一起,鸡蛋汤全洒出来,这一单算是完了。
大雨哗啦啦的下。
江浩努力搬起电瓶车,发现踏板车前面的塑料盖撞出几个大裂,呲着牙显得很丑陋。
发动了两下,发现没办法启动,不知道撞坏了哪里,江浩只能无奈的推着走,到了一个公交站,江浩把车支好,躲到公交站台里,这里可以躲雨。
掏出怀里的手机,给订餐的客户打过去。
电话接通,江浩道:“对不起,我是给您送餐的快递员,因为下雨我车摔倒了,东西也洒了,没办法给您送餐,您能不能退单,这一餐我来赔。”
“什么吗,磨磨唧唧这么半天没送到,现在告诉我洒了让我退单,你们送快递的就这么没素质吗。”
“下雨我过马路,有辆车闯红灯差点撞上…”
没等江浩解释完,对方就不耐烦的打断他,“行了行了,你们理由多着呢,我没空听你瞎编,挂了吧。”
不多时,对方申请退款,江浩自己补单,可没等一会儿,江浩就又收到一条信息。
客户给了他一个差评。
这是江浩跑单以来第一个差评。
解释?
向谁解释,顾客才不管是不是下雨,你摔到有没有受伤,那都不关人家的事,人家只觉得没有得到应有的服务,心里不爽就给你差评。
他很无奈,可也只能接受。
今天上午的单子算是白跑了。
把手机放进怀里,颓然坐在公交车站的长椅上,看着倾盆落下的大雨发呆。
大雨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小了下来,江浩起身,站起来时感觉膝盖很疼,一瘸一拐推着电瓶车往回走,走了大概半个小时,终于找到一个修电瓶车的摊位。
毛病不算大,摔倒时有一根电线挂断了,接上就能骑,师傅看看已经碎了的前脸问道,“都裂成这样了,换个新的吧,给你算便宜点。”
“换一套多少钱?”
“一百五。”
“那不换了。”
江浩骑着车离开,路过一家五金店时,买了一卷黑色宽幅胶带,回到自己的出租屋。
把电瓶车推进屋,脱了身上早已经湿透的衣服,拿出电瓶冲上,用毛巾把电瓶车前脸擦干净,碎的地方平整对齐,然后用胶带粘好。
站起来看了看,还行,应该还能坚持一段时间。
从后备箱拿出已经洒了的外卖饭菜,江浩看了看,一份宫保鸡丁一份炒饼,虽然混在一起了,可不影响吃。
这可是自己付了钱的,不能浪费,江浩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下午江浩继续跑单,一直跑到深夜才回来睡觉。
翌日。
江浩感觉昏昏沉沉的,想要睁开眼,可却发现怎么也睁不开,有一个声音告诉他,继续睡吧~睡吧~~~!
凭借着意志力,江浩终于睁开了眼,他就感觉眼前一片虚浮,看什么都恍恍惚惚,浑身上下的骨关节疼,意识也模模糊糊,江浩意识到,自己可能生病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和腋窝,感觉很烫,就算不用体温计他都知道自己现在肯定在发高烧。
昨天他淋雨,下午又继续送单,平日很是劳累,外邪入侵终于支持不住生病了。
成年人发高烧很难受,家里没有药,江浩知道自己不能继续躺下去,否则真有可能烧死。
支撑着起来,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
穿上衣服,推着电动车出门。
门口有一个小台阶,平日他一用力就能推过去,可今天他推了两次都没过去,因为他全身上下根本就没有力气。
“老子可没那么矫情,走你!”
江浩咬着牙叫了一声,使出全身力气把电瓶车推出去。
锁上门,发动车子往最近的诊所,一路上他的精神恍恍惚惚,所以他不敢开快,怕自己把控不住。
终于到了诊所,医生看过之后说是重感冒高烧,需要输液,护士给江浩扎上针,江浩躺在床上。
旁边也有来输液的,大多有家人陪伴,这一刻,江浩忽然很想念家人。
人生病后,会变得脆弱。
他看过一个段子,给孤独评分,一个人看病,可以达到九级甚至十级孤独。
输液两天终于好了。
年轻人,没有那么矫情,江浩继续跑外卖,依旧早出晚归拼尽力气赚钱。
第三个月,江浩又给家里打了五千块,给妈妈打电话时,老妈叮嘱让他自己多注意身体,江浩笑着说自己年轻,身体棒的很,吃得饱睡得好。
每个月赚的钱,江浩除了给家里一部分,剩下一半自己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三个月过去,他已经存了一万七千块钱,这是江浩毕业以来,手里拥有的最大一笔财富。
看着卡里的数字他很满足,苦点累点算什么,这才是保障。
天气转凉,滨海是海边城市,属亚热带季风气候,白天还好有十七八度左右,晚上却只有十来度,而且爱刮风,江浩骑电瓶车,穿上了厚骑手服。
这天晚上十点多钟,江浩接了一个送烧烤的订单,把东西送到后往回反时,路过一条马路,忽然看到两个男人在纠缠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似乎有些醉醺醺,不停挣扎叫嚷。
远处路灯下停着一辆MINI车,车门开着。
这条路上路过的人不多,江浩意识到这个女人可能遇到了危险,立刻骑车过去,“喂,你们干什么?”
两个男人转头,看到江浩身上的跑腿服,不屑说道:“这里没你的事情,跑你的外卖去,滚。”
江浩还没说话,那个女人啊的叫了一声,在两个男人手里用力挣扎,含糊不清的大叫道:“你们是谁啊,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放开我。”
从女人说话的语气,江浩能听出这个女人喝了很多,口齿都有些不清了。
江浩当即意识到,这两个男人恐怕不怀好意。
“你们赶紧放开她,否则我报警了!”江浩沉声喝道,说着就掏手机。
“你他妈管什么闲事。”其中一个蓝衣男人恼羞成怒,三两步跑到江浩跟前,对着江浩就是一脚。
江浩赶紧躲闪,电瓶车啪嗒一下摔倒在地上,可怜早已经黏满胶布的前脸,这下又碎了。
跳下电瓶车,江浩变得自由,蓝衣男子第二次踹向江浩,江浩脚下一个接力,也一脚蹬了过去。
别看江浩身材较瘦,可这三个月的跑腿工作,他的体能反而增加不少,少年时,江浩也是打过架的,所以临危不乱,这一脚准确踹在蓝衣男子的肚子上。
嘭~!
蓝衣男子立马滚了出去,哎吆一声捂着肚子在地上扭曲起来。
他的同伴黑衣男子一看同伴被打了,立刻冲过来,对着江浩就是狠狠一拳,江浩也不甘示弱,两人轮起了拳头,在身上挨了几拳后,江浩一个摆拳,狠狠打在黑衣男子的脸上。
“啪~!”
这一下打的那叫一个坐实。
黑衣男子哎呀叫了一声,身子往后倒去,等他倒下后,江浩就看到这家伙的鼻子正往外窜血。
两个人打不过江浩,爬起来就跑,转眼消失在黑暗里,江浩看向女人,发现女人躺在地上,身上的连衣裙沾满灰尘,腿上的丝袜也破了,光着两只脚。
“喂,你怎么样?”
江浩上前查看女人情况。
女人努力睁开眼睛,眼神迷迷糊糊,看了一眼江浩后,爬起来踉踉跄跄往MINI车那边走。
“喂,用不用我给你报警啊?”江浩叫道。
“呕~!”
女人刚走了几步,忽然干呕起来,努力支撑身子弯腰呕吐,身子还不住摇晃。
江浩摇摇头,这是喝了多少啊,不能喝就别喝。
赶紧过去搀扶女人,两人踉踉跄跄往车那边走,半路上江浩还捡了女人两只甩掉的高跟鞋,终于走到汽车旁,这里正好停在路灯下面。
江浩就看到路灯电线杆下面,有一堆新鲜的呕吐物,还散发着难闻的气味,他脑补出经过,估计是这个女人喝多了,支持不住下车呕吐,被那两个男人看到起了歹意,所以才发生了这样一幕。
女人啊,
要懂得自爱自律。
搀扶着把女人放到后车坐上,女人直接瘫软了下去,身子在里面,两条大腿耷拉在外面,很不雅观的分开。
“喂喂你别睡啊,醒醒,你在这里可不安全。”江浩叫道。
女人毫无反应。
江浩看到副驾驶上有一个古驰手袋,打开后在里面发现手机、钱包、车钥匙,还有女人的零碎物品。
他想用女人手机联系她的家人,让她家人来接她,可试了试根本打不开锁。
没办法,
江浩只好拨通了110报警台。
十几分钟后警车来了,江浩和警察交代情况,告诉他们经过,最后把女人交到警察手里,骑着自己再次受伤的电瓶车离开,至于后面的事情,那就不管江浩什么事了。
几天后,
凌晨时分,
有人敲响了江浩的房门,江浩迷迷糊糊起来开门,进来两个警察,看看江浩和房间情况后,对江浩道:“你因涉嫌一起故意伤害案,现在传唤你回去接受询问。”
“故意伤害,我没有啊?!”江浩一脸诧异。
“有没有回去再说。”
就这样,江浩被带到了滨海市某区刑警队,关进审讯室,铐在铁椅子上。
“三天前晚上10点27分,你是不是在花园路上和人发生了冲突,打了两个男子?”其中一个警察问道。
“警官,那天有一个女人喝多了,被两个流氓猥亵,我救了那个女人,打跑了那两个流氓,事后也是我报的警,这应该能查到,难道这也犯法吗?”江浩感觉很是冤枉。
另一个年长的警察看了看江浩,道:“我先和你说说现在的情况,两天前有人报警说被打了,因为做出两处骨折伤,所以转到我们刑警队。”
“你说的情况我们之前调查了一下,现在事情是,那两个人异口同声说,他们只是想帮助那个女人,根本没有所谓的耍流氓,你过去后就和他们发生了冲突,然后打伤了他们,后来两个人离开,其中一个人脸部被你打了一拳,造成了鼻骨骨折,额骨骨折两处轻伤害,他们告你故意伤害,所以必须带你回去调查。”警察道。
“我~~,那个女人呢,应该可以给我作证吧,当时她一直在叫嚷,所以我才过去的。”江浩道。
“那个女人喝多了,事发当日,巡警先让她醒酒,后来才送她回家,我们询问过那个女人,她表示根本记不清当日的一切,喝断片了。”另一个警察道。
“监控录像呢?”
“那条路上那一段没有监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