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gl23好看的都市异能 獵諜-644、榮福堂閲讀-xxul0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皇胄大街,楚家。
深夜。
楚牧峰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很晚,不过紫无双在家等着,而且已经将这里收拾的干干净净,妥妥当当。
两人坐在书房里面喝茶,说起来瓷都的事情。
“根据你说的线索,咱们的人已经展开了调查,调查的结果是,小青山的蜿蜒草最近正是成熟期,瓷都要是说想要得到蜿蜒草的话,只能是这两天下手。”
“那里已经被咱们监控起来,只要是有谁去采摘蜿蜒草,第一时间都会被监视。”
紫无双柔声细语地说道。
“很好,做的不错!”
楚牧峰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只要能将那里给监控起来,那么蜿蜒草这条线索就不会断。
“哥,我觉得蜿蜒草是一条线索,但这条线索你有没有想过,很有可能是瓷都故意留下的?他就是想要让梁月明察觉到这个,从而产生误导。”
紫无双跟着问道。
“嗯,我想过这个!”
楚牧峰也早就想过这个问题,的确,不是说没有这种可能。
毕竟瓷都是一个早就潜伏到金陵城的高级间谍,做事情应该会滴水不漏。
但楚牧峰想到这个的同时就给否决掉。
为什么?
因为梁月明的话很直接,他说自己的父亲已经死了二十来年,而瓷都接触他却是这两年才有的事情、
在跨度近乎二十年的情况下,瓷都没有道理说会知道梁月明父亲吸食过蜿蜒草,从而故意留下这条线索。
当然,也可以是瓷都压根没想过这事,就是单纯的想要用蜿蜒草来误导。
那样的话这种可能性是有的。
但楚牧峰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他能做的就是抓住这条线索,希望瓷都真的是有那种隐疾,真的吸食过蜿蜒草。
“咱们先调查起来再说,这样,你暗中调查,我明天会让西门竹他们展开明面上的布控和调查。”
楚牧峰跟着吩咐道。
“好的!”
……
特殊情报科。
尽管说这个部门的精锐全都被抽调向华亭,但这里的建制却依然是有的。
要不然的话,楚牧峰回来也无法开展工作不是。
办公室中。
楚牧峰将蜿蜒草的事情说完后,西门竹就主动请缨道:“科长,那我现在就去监控小青山,只要是有谁过去采草药,我都会派人跟着。”
“你对小青山了解吗?”楚牧峰问道。
“这个!”
西门竹摇摇头,“我对小青山那里真的是一无所知,不过我好像听说蔡密对这个金陵城的药铺知道的挺多的,要不就把他叫过来问问。”
蔡密在前段时间已经被调回特殊情报科。
听到这个,楚牧峰立刻就说道:“把蔡密叫来。”
“好!”
很快蔡密就过来,他当然是不知道瓷都的事情,楚牧峰也不会说起来,但问到小青山和药铺的时候,蔡密是真的很熟悉。
“小青山是咱们金陵城外的一座药草山,那里生长着很多的中草药,咱们城内的那些中药铺都会去小青山采摘,这其中最大的就是荣福堂。”
“荣福堂掌管着小青山差不多三分之二的药材采摘权,据说啊,我也是听说的,今年荣福堂想要将小青山变成他们的药草地,为此和很多手眼通天的人物都打点好了关系。”
“至于说到蜿蜒草?”
蔡密稍作停顿后,眉宇间浮现一种疑惑不解,“这种药草我是知道的,在小青山的产量很少,每年也就那么一点。”
“这些蜿蜒草基本上都会被荣福堂摘走,也就是说科长你想要得到蜿蜒草的话,只能是从荣福堂那边下手。”
“你确定?除了荣福堂就没有别的药铺会采摘?还有这种药草既然是长在小青山的,难道说就不能进行人工种植吗?”
西门竹在旁边沉声问道。
“人工种植?”
蔡密果断的摇摇头,自信的说道:“蜿蜒草和别的药草是不同的,你要是说进行人工种植的话,还真不太好养活!”
“说来也奇怪,这种药草就是这么独特。真的,这事以前有人做过,就是因为失败了,所以说才只能去小青山采摘。”
原来如此。
这样的话这事就好办了,这说明蜿蜒草就是唯一的线索,就只能是在小青山寻找。
瓷都想要的话,再没有别的途径。
“荣福堂!”
楚牧峰手指敲击着桌面,若有所思的说道:“蔡密,你知道荣福堂的情况吗?”
“知道!”
蔡密就开始说起来,这个荣福堂传到现在已经是五代人了,当今的掌柜叫做甄六福,在金陵城中是个颇有声誉的中医。
平日里,他经常会做出一些济世救人的好事,至于说到搞慈善和义诊,更是经常性的举动,所以很受人敬仰。
“荣福堂已经成为金陵城中医界的一面金字招牌,只要是这个药铺卖出来的中药,都没有谁会怀疑药效,稍微有点头疼脑热的话,也都是会去荣福堂看病……”
从蔡密嘴里说出来的荣福堂,就是一个慈善之地。
但真的如此吗?
甄六福或许不知情,或许这事就是他做的,谁能知道,在最终调查结论没有出来前,楚牧峰是会对荣福堂的每个人都怀疑。
“你出去吧!”
“是!”
等到蔡密离开后,楚牧峰就冲着西门竹说道:“走吧,咱们去小青山看看,我要亲自看下那些蜿蜒草。”
“好!”
就这样楚牧峰见到了蜿蜒草。
在那里被暗中布控的状态下,是没有说谁会发现他的行踪。
的确像是情报中说的那样,蜿蜒草稀稀疏疏就在一片地方生长,产量很低,即便是全都采摘下来进行炼制,最后得到的粉末也不会说很多。
这样的话,瓷都想要这个,就只能是来这里。
“严密监视!”
“是!”
就这样差不多两天后,西门竹那边传来消息,说的是蜿蜒草已经开始采摘。
负责采摘蜿蜒草的是荣福堂的一个老药师,他叫做刘云桂。
“站长,根据情报,刘云桂负责采摘蜿蜒草已经有五年,这几年都是他来采摘。但在五年前,采摘蜿蜒草的却不是他。”
“每年都会换人,而且都是一些无足轻重的年轻学徒,毕竟像他这个级别的药师,已经很少亲自出马采药了。”
“所以我敢说这个刘云桂肯定是有问题的!”
“而且我们还调查到一个情报,也是很有意思的,那就是这五年来,原本收入一般的刘云桂,不但是在金陵城购置了两处房产,还在外面养了一个女人。”
“科长,您说他不过是个药师,不是说有别的收入,怎么能够这样大手大脚?”
“你说的对!”
楚牧峰一下就肯定这个刘云桂是绝对有问题的。
“安排咱们的人严密监视他,最好是能够混入荣福堂中,要知道蜿蜒草的药效是有时效,必须在采摘下来后尽快炼制成药粉存放,要不然的话,药效是会慢慢流逝的。”
“这事倘若真是他刘云桂做的话,就会立即动手的。”
“是,我已经安排好人。实际上荣福堂里面就有咱们的眼线,有他在,是能将刘云桂的行踪全都掌握住的!”西门竹说道。
“那就好!”
楚牧峰对这样的眼线一点都不吃惊。
军统局家大业大的很,在各个行业都会有着自己的眼线。
有时候觉得不起眼的一个人,或许就是一名训练有素的特工,这样的事都是不好说的。
甚至就连戴隐,都未必清楚自己手下的特工战线到底拉了多长,又有多少人听命于他。
历来情报机构都是这样的。
也只有这样,才能够从各行各业中得到最有价值的情报。
将这事安排妥当后,楚牧峰就问起来华亭那边的情况。
西门竹说起这个,神情是有些低沉和肃杀的:“华亭市已经被岛国全面掌控,反抗者都会被毫不留情杀害。”
“经过一番血腥的镇压后,如今华亭市已经萧条和冷寂,没有谁再想做无谓的牺牲。”
“当然那里也是有避风港的,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目前还是安全的,可也是人满为患。”
“咱们的人幸好是早就撤离出去,如今都在华亭市周边潜伏着。他们没有得到命令,是没有谁敢轻举妄动的。”
“裴东厂,黄硕,霍西游,褚山前四个队长都随时待命,倒是情报处处长刘劲松那边颇有压力,是华智武站长给的。”
西门竹的话一下就让楚牧峰不悦起来。
“什么意思?华智武逼迫刘劲松做什么?”
“我得到的情报,说的是华站长逼迫刘劲松去调查岛国军部的情报资料,他是想要趁着将特高课一锅端掉的契机,再狠狠的给军部来一刀。”
西门竹说道。
“胡闹!”
楚牧峰脸上闪过一抹恼怒神情,自己之前就给华智武说过,调查情报可以,但要讲究方式方法,要小心低调的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