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89t8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妙手神農笔趣-第兩千二百二十九章 何爲家讀書-njzfa

妙手神農
小說推薦妙手神農
不法分子这次的行动被提前粉碎,所有的成员全都迅速死亡,连传回去消息的人都没有,给运输车队依旧没有造成太大的实质性阻碍。
那辆被农用车撞了的步战车,只是擦破了点屁,其他一点事都没有,所以损失可以忽略不计。
车队又开始行使了,余飞思考了一会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不法分子明明无法真的给运输队造成阻碍,又一直仿佛飞蛾扑火一般而来,有可能是前面动手的这些人,有点类似于外包人员,互相之间情报做不到共享,所以一个个都以为自己是出其不意。
这些非法分子放在古代,其实可以称之为非法拥有武装力量的土匪,而土匪自然有大有小有强有弱。
所以不一定所有的不法武装分子都在阿三的控制之中,但是既然都被称之为不法武装分子了,那这些人自然就没有任何关于法律的概念了。
然后可能是大伙的不法武装分子,想办法让小队伍的不法武装分子来袭击车队,至于方法可以威逼可以利诱。
然后这些小的组织的不法武装分子,就被各种方法忽悠了过来,明明前面有人已经被轻松解决了,明明这只运输队的护卫力量不弱,可是那些不法武装分子还是傻傻的一波接着一波扑了上来。
所以说这种傻子后面还会有,一直会到真正被阿三控制的有实力的大批武装分子的到来。
余飞不知道巴方对此怎么判断,有没有派遣援兵过来,陈东有没有准备什么后手。
不过余飞会出自己的一份力气,因为这件事不结束那就和自己有关,毕竟从一开始,是自己偷回来的核潜艇,要是这东西安安稳稳的落入了自家的口袋,那就是一件好事。
要是到了最后的时刻暴露了,被正主拿到了证据而借机发难,甚至要是引起了战争,造成了自己人的死伤,那么这份因果也是因自己而起。
所以余飞想要最后护送这些东西回国,只要进入了本国国内就安全了,到时候谁都手都伸不进来了。
哪怕是强盗国获得了纸面上的情报,要是没有切实可靠的证据,他们顶多拉着盟友指责几句,但是因为证据不足,最后别人也会当成一笑话。
毕竟强盗国整天睁着眼睛说瞎话,只要是拿不出来证据的事情,大家都当成是特没谱又用嘴巴放了个大臭皮。
所以说接下来的回国道路上,任何试图造成阻碍的人,都将成为余飞的猎杀目标,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目的,既然别人有所图,那就要付出代价。
甚至于余飞如今开枪,都不需要询问任何人,只需要他觉得对方是该杀之人,到时候死了的人全都一概以不法分子论处。
余飞盘膝坐在车顶,东方冷也找陈东要了一把狙击枪和一个望远镜,声称自己要做余飞的搭档
震惊的狙击手,的确都会配备一个副手,这个副手的任务就是观察周围的环境,为狙击手测定一些影响狙击精度的数据等等,当然了,一般这个副手也是一个不错的狙击手。
所以东方冷自己也抱着一杆狙击枪来了,余飞自然不需要她打下手了,所以东方冷是也想找找当年当杀手时候的感觉,顺便和余飞单独相处一番。
其实东方冷也是也很好的狙击手,如今是新时代了,
所以杀手也在进步,能够不接近目标就完成任务,自然是再好不过了,脱身也容易的多。
所以枪械就成了杀手的首选,尤其是可以杀人于千米之外的狙击枪,成为了最优的配置。
东方冷也苦练过狙击枪,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展现,毕竟她如何的专业,都不会有余飞的枪法好。
“你使用狙击枪的时候,对于抵消后坐力有什么心得吗?”
东方冷自知枪法不如余飞,所以想要讨教一番。
“没有,就是力气大身体棒!”
余飞想了想说道。
“那对于周围环境的影响多少你怎么判断?就比如湿度、风俗、温度、地球自传的向心力等等?”
东方冷继续问道。
“这个我也不太懂,就是一种感觉,可能多开几枪就有经验了吧!”
余飞无奈的说道,他真的从来不去考虑这些事情,就仿佛多开几枪,然后每次开枪的时候,大脑自动就将这些影响因素给计算到大脑里面去了。
“原来你这种人就是传说中的天赋异禀,赢在了起跑线上了!”
东方冷酸溜溜的说道,她很少主动说这么多的话,或许就是因为好不容易主动开口说一次,就被人狠狠的打击一顿。
“没事,你骑过天赋异禀的人了,把别人赢在了床上,反正也赢了,都一样!”
余飞想了想之后,决定安慰一下东方冷。
果然东方冷被安慰的好半天都说不出来话来了,脸色有点发红,眼神有点飘忽。
“要是咱们年龄大了,什么雄心壮志都没有了,就找这样一个地方,种上几亩薄田,生上几个调皮捣蛋的孩子,你负责打孩子,我负责拦着你,你说是不是很有趣?”
东方冷和余飞一样盘膝坐在车顶,看着这里宛如江南水乡一般的绵延无际的稻田,她感慨的说道。
“为啥不是你负责打孩子,我负责拦着你?”
余飞转头问道。
“父亲要有父亲的威严,母亲就该是一个温柔温暖的角色,这样孩子长大了内心才健康。”
东方冷说道。
余飞惊讶的看着东方冷,因为东方冷这答案,解开了余飞从小到大的疑惑,他终于明白了,自己挨的打其实只是父亲动了手,母亲当好人而已,实际上母亲也想揍自己!
“你还有温柔温暖的一面吗?”
余飞过了一会之后,小心翼翼的对东方冷问道。
“你是嫌我不够温柔?”
东方冷语气猛的冰冷了下来,周围的温度都仿佛开始下降了,她的眼神十分的犀利。
余飞瞬间明白了,原来温柔也是相当而已,相对于东方冷此刻的样子,之前她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对于她来说那就是温柔了。
果然参考系不一样,得出的结论就不同,自己不该用同一个参考系来评价所有的女人,虽然那个参考系适合大多数的女人,可是在东方冷这里就失去了作用。
“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你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余飞急忙将自己的口误往回来圆了圆。
“女人温不温柔,关键在于男人有没有情调,你这个木头疙瘩,恐怕连馨姐都不敢对你有太高
的期望!”
东方冷白了余飞一眼。
余飞顿时就有点尴尬了,说实话自己做人的确是有点直男,没想到床上那点事,似乎对于女人来说,完全可以共享,东方冷都说出来这话了,那说明自己的这些个女人,在一起私下里聊的话题必然相当的露骨直接。
“天快黑了,晚上才是最危险的时候,咱们要多留意周围的山头,防止被人偷袭了!”
余飞迅速转移话题,眼睛看向了别处。
“哼!”
东方冷冷哼一声不理会余飞了。
夕阳挂在天边,将天空中不多的云彩照成了红色,所谓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这说明最近几天应该都是好天气,不会下雨。
无论哪里的农家人,都遵循个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无数的农家人都在从自家的田地里扛着农具往家里走。
人们建造型住宅的时候,都大都遵循一个原则,往人多的地方建,往道路附近建,然后逐渐人们都聚集在了道路附近,形成了新的村落。
天色将晚,妈妈们在马路上将自家的孩子开始往回喊,遇到有些明明听到了大人喊声,却故意装作听不到的孩子,有时候父母生气了还会在屁股上狠狠的甩几巴掌,然后在孩子的哭声之中将其带回家。
炊烟袅袅升起,晚上的最后一顿饭,让人会产生很满足的感觉,一天的劳作结束,回到家中吃一口饱饭热饭,看看孩子似乎又比昨天长大了一些,就会让很多当父母的觉得这一天没有重复,终归是在孩子的身上,找到了一点新意。
余飞和东方冷坐在车顶,看着车队经过的地方,家家户户的千姿百态,因为货车顶部足够高,普通人家的院墙则不会修建的很高,所以就可以从车顶看进去别人家的院子里,可以直接窥视到别人的生活。
有些人家一家人坐在院子里吃着饭菜,看起来十分的和睦,让人看一眼就觉得幸福;有些人家的老人则连上桌的资格都没有,瞬间就让人觉得这悲剧要一代代的传承下去了,毕竟孩子还在一边看着。
有些人家桌子上的饭菜很丰盛,可是吃法的人看起来关系不是很好,甚至还在吵架,有些人家桌子上的饭菜很简单,可是吃饭的人说说笑笑,让简单的饭菜看起来都变的美味了许多。
东方冷不知道何时已经靠在了余飞的肩头,看着别人的生活,思考着自己的人生,东方冷是一个最想要一个家的人了,毕竟她不曾有过一个家,一直都在追寻一个家,家对她来说,就是一个归宿。
美好的画面被鸣笛声给打破,车队中段的一辆大货车,采取了紧急制动,刺耳的刹车声同时响起。
余飞他们所在的这辆车正好跟在后面不远处,也跟着一起紧急刹车了起来,要不是余飞和东方冷的基本强大,都要被突然减速的货车从车底甩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