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m65t熱門玄幻小說 最強之軍火商人 線上看-第540章:提款機-ehsgq

最強之軍火商人
小說推薦最強之軍火商人
曼谷、CHN酒店。
四星级酒店隶属于CHN旗下,门口就是热闹的唐人街,流畅的游客群让这里从来不会为顾客缺少而烦恼,但在两天前,这里就被人包了下来,顾客是非洲的客商,当天夜里就让多余的服务员离开,只留下了几个必要的。
所以,外面人声鼎沸,里面却被上了锁,安静的很。
到半夜接近拂晓,也就是3.4点这个时间,这点是人最困的时候,三辆大面包车开到后门,从副驾驶跳下个男的,对着门敲了几声,里头仿佛早就有人等着,打开门,涌出十几人。
“货到了?”
“到了!”
“来人,下货,快点。”
一帮人就是急匆匆的将面包车里面的武器弹药运进酒店内。
这酒店其实就是救世主公司雇员下榻的地方。
米斯特的副手绰号:钢锤的马克斯.梅杰给运货的头头递上根烟,啪嗒一声,打火机的火苗窜上半指高,“没人发现吧?”
“处理干净了,放心吧。”后者沉声道。
梅杰很满意的点点头,靠在门口,看着雇员搬货,“我的直觉告诉我,老板打算在这里发动一场战争?你觉得呢?”
“我们只负责拿钱,做什么,在哪里,这些都不重要,不是吗?”对方反问一句。
梅杰一怔,但紧接着就点头同意这个说法,他们不是私军,而是雇佣兵!本质上就是为了钱战斗的,米斯特挑选他们的时候就明言了,在这期间涨薪三倍,而且还每个人有一笔5万美金的幸苦费,这才是为什么那么多人报名参选原因之一。
保护伞公司是救世主的全资子公司,老板是唐刀。
可他们也是为了钱,难道还是为了爱?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抽着烟,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后,货物全部下来,送货的头头将烟头丢在地上,“不用想那么多,为了钱,我们也要做,我先走了。”
“再见。”梅杰道了声,看着对方离开,然后对着雇员们说,“先把武器藏起来,任何人不要动。”
“好的老大。”
站在他身后的雇员说,犹豫了下,“这几天,外面盯着的人越来越多了。”
“不着急,他们能慢慢耗,我们也可以,等老板电话就行。”
梅杰将烟头丢在地上,扯了下身上的衣服,这刚才一团冷气,还是有点冻人。
……
泥坤集团的驻地中。
夜晚也有几个巡逻的人在走来走去,躺在屋内的糥坎喝了些酒,躺下没多就,就被尿给憋醒了,一哆嗦,就从床上爬起来,迷迷糊糊的推开门走出去,外面有些黑,他这迷迷糊糊下,差点没踩住,摔死,一踉跄,扶地,爬起来,拍了拍手上的泥,哆哆嗦嗦的骂了几句。
但这喝醉酒的人,摔一跤也不疼,只感觉关口快要憋不住了,也不管,急匆匆的就小跑到到前面的小树林去放水,一声长松气,一个尿颤,刚准备提上裤子,背后突然就被人一棍子打过来,这被打晕的可能性很小,但大脑空白的几率很大。
糥坎感觉到一阵的晕眩,紧接着就瘫在地上了。
他迷糊见听到有人说,“快!装麻袋!”
然后,一麻袋套进了自己的头里。
完蛋了…这是被人给打黑枪了。
拂晓,山林中杂鸟乱鸣。
泥坤也许因为是年纪大了,这很早就醒了,躺在躺椅上,惬意的很,旁边玛丽在伺候他,给他点上根大烟,抽几口,爱好特殊。
“外面的风声怎么样了?”泥坤吐出口烟,眯着眼问。
玛丽摇摇头,轻声道,“不是很好,竹联社团的唐八也出300万美金悬赏。”
泥坤这眉头一下子就蹙起来了。
“我们好像跟他们没有什么冲突吧,而且生意上不是有来往吗?你去问问,为什么唐八也要掺和进来!”泥坤这很生气,怎么说都是合作伙伴,你特么在这时候搞老子?
玛丽点点头,表示明白。
“糥坎呢?”泥坤突然,看了下玛丽,后者好吃也是茫然,他就对着门口的马仔说,“去把糥坎给我找来。”
“是。”马仔应了声,飞快朝着糥坎的房屋跑去。
这年纪大了后,泥坤就是看什么都不顺眼,尤其是这种不听话的人,恨不得送他去死,嘴里骂骂咧咧,表情很不爽,大约过了三四分钟,那马仔急匆匆的跑回来,气喘吁吁,摇摇头,“老大,糥坎不见了。”
“???”
泥坤声音一戛,使劲瞪大眼,第一个想法就是糥坎自己跑了。
总价值500万美金的花红悬赏,肯定心虚,如果换成泥坤,他也跑,在这地方,生死不由自己。
“给我找,都给我去找。”泥坤这表现的很激动。
马仔们一阵寒颤,赶忙就吆喝着,整个营地顿时乱成一锅粥。
“跑了?他竟然跑了?”
泥坤叼着烟,还是有点不敢置信,他知道糥坎对他忠心耿耿,绝对不可能跑,难道是出了其他什么事?他冷静下来后,这思考的就很多,对着赶过来的其他心腹说,“去,看看除了糥坎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人不在。”
心腹一愣,回过神一看到泥坤那眼神,一激灵,赶忙点头,“是。”
玛丽上来就抚着泥坤的背,示意他不用动气,这女人聪明的地方就在于她从来不会去说任何人的坏话,也不会去挑拨任何关系,只是让泥坤冷静,可越冷静,特么就越生气!
泥坤低着头,喘气着,他有很严重的肾病,这也是他想要退休的原因之一,不能动怒。
“老大。”
一刻钟后,心腹跑回来,火急火燎,“除了糥坎外,还有两个人不在,贝森和左猜,我了解过,他们昨天是岗哨,但在早上就没看到他们人,问了同宿舍的,没人知道他们去哪里了,而且,我们在糥坎的房间外的小树林中发现了挣扎的痕迹,我们怀疑,糥坎是被人给杀了。”
这个消息更震惊。
泥坤听懵了,其实心腹心里也是骂娘,他们早就看糥坎不顺眼了,平时关系就不怎么样,而且这可是挪动的美金提款机,要是把他给做了,那笔钱足够他们潇洒了,只是一直泥坤压着,让他们没这个胆子下定决心,可谁知道,反而被别人捡了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