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l20精彩絕倫的小說 武煉巔峯-第五千四百八十章 人族,永不言敗推薦-x6fvn

武煉巔峯
小說推薦武煉巔峯
这下就轻松多了,从界壁通道中走出来的墨族,往往不需要杨开出手,便被那一道道虚空裂缝切割身亡。
偶有一些漏网之鱼,也没能逃过杨开的袭杀。
虚空之镜这么一道秘术,也是杨开不久之前在与墨族争斗时才参悟出来的,用在这种地方最好不过。
这秘术的威能或许不算太强,却胜在覆盖面广。
有这么一道秘术横亘在界壁通道外围,但凡从界壁通道处冲出来的墨族,无不是自投罗网。
领主之下的墨族,基本上碰到那些空间裂缝便要陨灭,领主们虽然实力强悍些,可也被那一道道细小的虚空裂缝切割的遍体鳞伤,只有域主,方能抵挡虚空之镜的杀伤。
如今墨族的这些域主,个个都是孕育自墨巢的先天域主,实力强横,不逊人族的顶尖八品。
短短不过半个时辰,界壁通道外便堆满了墨族的尸身,被虚空之镜灭杀的墨族难以算计,便是域主,也有那么两位刚露面就死在杨开的袭杀之下。
然而这已经是杨开的极限了,越来越多的墨族从界壁通道中冲出来,虚空之镜也摇摇欲坠,随时可能崩灭。
杨开固然可以再施展一道,可此时也是分身乏术,他正在被五位域主围杀。
凭借空间法则的神出鬼没,他一人之力固然不是五位先天域主联手之敌,却也屡屡能化险为夷,反倒是他出神入化的枪术袭杀,让那些域主们心惊胆战,浑身冷汗直冒。
在大海天象中参悟诸多大道道境,辅以大自在枪术,杨开的每一枪都变幻莫测,让这些墨族域主们防不胜防,吃过几次亏,被他伤了其中两位域主之后,这五位也学聪明了,不管杨开如何示弱,他们也绝不分开,始终以五位之力与之抗衡。
杨开心中将这五位域主骂了个狗血淋头,却是无计可施。
他们若是分开的话,杨开还能想办法逐个击破,五位一体,怎么也难是对手,为此杨开甚至不惜屡次以身犯险,搞的自己吃了不小的亏。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墨族从空之域那边冲了出来,这些墨族也不理会杨开与五位域主的战场,纷纷四散而去,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杨开内心深处一片悲凉,他知道,空之域算是完了。
这么多墨族四散离去,这繁华大域哪还有人族的立足之地?
墨之力这东西,就跟火苗一样,星星之墨便可以燎原,墨族一旦占据了空之域,以此为根基,朝四周大域扩散的话,没有哪个大域能够抵挡。
人族大军的主力,如今可还在空之域中!
无数代人族前仆后继,无数将士战死沙场,无数万年来的坚持努力,竟在今日化作乌有。
今日之后,三千世界将永无宁日!
耻辱和挫败萦绕在杨开心头,满腔悲愤无以言表,让他手上动作愈发狠戾,恨不得将冲出来的墨族全杀个干净。
而在空之域战场中,眼见界壁通道被打穿,无数墨族穿过通道离去,人族大军在这一刻也变得茫然了。
之前纵然局势再如何不妙,人族各路大军也不缺与墨族死战到底的决心,因为他们的背后有三千世界,那一个个繁华大域值得他们托付上自己的性命。
然而当界壁通道被彻底打穿,墨族大军长驱直入,这份支撑着他们战斗的坚持和理念一如被打破的界壁般,轰然崩塌。
这一瞬间,战场之上,无数人族生出茫然之情。
甚至就连老祖们,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败了!
人族彻底败了。
遥想六百年前,汇聚一百多关隘,无数万年来积累的底蕴,人族浩荡远征,奔袭初天大禁,意要一举灭绝墨族,解百万年困扰,何等壮志雄心。
然而初天大禁之外,两尊墨色巨神灵前后夹攻,人族首败,被逼着退守不回关,撤退的路上,不知多少将士为了掩护族人同伴,抛洒热血。
不回关中,便有龙凤与诸多圣灵相助,人族残军也依然不敌墨族,再败,放弃不回关,撤进空之域。
在此与墨族纠缠短短不过两百年,便被墨族打穿了界壁通道,将空之域与风岚域彻底相连。
到了此时,人族已一败涂地,面对墨族的入侵,再无力回天。
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没人想明白,人族并非没有一战之力,也从未小看过墨族,可到了今日,却是墨族长驱直入,人族纵有大军,也只能眼睁睁看着,难以阻截。
人族大军心灰意冷,无数将士无声悲泣。
原本充斥着混乱和死亡的空之域战场,在这一刻竟难得的变得平静无比。
唯有阿二与自己的对手,打的天崩地裂,乾坤无光,这两位自遭遇彼此开始便从未停止过争斗,至今已打了两百年了,也未曾分出胜负,看这架势,似还要一直再打下去。
某一刻,忽有人指着那界壁通道的缺口,高呼道:“那边有人在阻截墨族大军!”
界壁通道已经被扩张的很大了,而且因为墨色巨神灵一只胳膊始终横亘在通道中,是以两处大域已经彻底相连,站在空之域这边,偶尔也能瞧见一些对面的景色。
不过看的并不算真切,因为偶尔还有一些虚空乱流扰乱通道。
然而此时此刻,当空之域战场中人族大军几乎已经失去了斗志和信念的时候,却忽然发现,在对面的风岚域中,居然有人在阻截冲过去的墨族大军。
只有一人,仅此一人!
却是杀的血流成河,伏尸百万。
那通道对面,墨血和墨之力几乎要将整个虚空充斥。
消息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的人族将士看到了风岚域那边的景象。
他们不知那人到底是谁,却知此人在孤身作战,却不曾有半点退缩和气馁。
与之对比,所有人族将士都不禁生出愧疚之心。
那人一人依然如此,他们各路大军汇聚,怎就落到如此境地?
枯寂到几乎要灭亡的求胜之心在这一瞬间仿佛被注入了一枚火种,让人心头温热,蠢蠢欲动。
一直以来,他们都是三千世界和所有人族的守护者,他们在墨之战场与墨族抗争,抵挡着墨族入侵的脚步。
若是连他们都放弃了,那谁还能阻止这一场浩劫?
三千世界有他们的师门,有他们的后辈子孙,他们在常人不知道的战场中,以自身的脊梁和血肉筑起无坚不摧的防线,撑住了这片天。
他们倒了,这天也就塌了!
“人族,永不言败!”忽有一人,高举手中长剑,奋力高呼,天地伟力震荡之下,声传九霄之上。
心间的火种被这一声嘶声竭力的呐喊彻底点燃,熊熊燃烧起来。
“人族,永不言败!”
一声声呐喊传出,汇聚成一道让乾坤都为之变色的洪流,要撕裂这片天地。
原本萎靡的士气,在这一瞬间竟高涨如怒焰。
坐镇在界壁通道的那尊墨色巨神灵,原本饶有兴致地欣赏着人族大军的落寞和绝望,人族的士气变化它看在眼中,它以前从未见到过这种事情,忽然发现还是挺有意思的。
正想着要不要加一把火,让人族变得更加绝望的时候,他们竟又重新拾起了刚丢下的斗志和战意,甚至比起之前还要高涨!
墨色巨神灵愕然,微微皱眉沉吟一阵,扭头朝界壁通道外看去,它的目光似能穿透虚空,看到风岚域那边正在与域主们纠缠的人族身影。
便是因为此人,人族大军才会有这么明显的变化吗?
墨色巨神灵心头圭怒,早知如此,在圣灵祖地那边便是拼着费些功夫也要将他斩杀了。
人族将士们不知风岚域那边阻截墨族的到底谁,墨色巨神灵又岂能不清楚。
不但它清楚,便是九品老祖们也看的真真切切。
大军士气的改变也震动了九品们的心神,谁也不曾想到,竟会这么一天,一人的努力坚持可激发一族的斗志。
便是连活了无数年的他们,在这一瞬间也仿佛变得年轻了,有一股热血在心头翻涌。
“年轻人还是有活力啊。”有九品忽然开口。
“不错,有这样的年轻人,人族便有希望。”
“我等何曾没有年轻过?只可惜岁月打磨,磨去了那一身的朝气和锐力。”
不单单只是岁月打磨,还有宗门和一族的重担,他们背负着这些,哪还敢如年轻时那般放浪不羁。
“诸位可敢与我再年轻热血一回?”有年纪最长,最为德高望重的九品笑着问道,这位九品老祖是迄今为止,活的最长远的一位,乃是出身纯阳洞天,在场的诸位九品,许多人还没出生,他便已是九品了。
可以说,论辈分的话,他是所有九品的祖宗辈。
“早该如此,自从晋升九品,坐镇墨之战场,便活的一日不如一日,事事都需考虑周全,考虑个锤子,老子这一生,只求快意恩仇,哪里管得了那么多。”
“是及是及。”
“别这么啰嗦了,年轻人就该说干就干,你们婆婆妈妈老气横秋的,哪里算得上什么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