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0d5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萬古神帝 線上看-第2882章 師尊相伴-ltd2n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
神女衣城,未名山庄。
张若尘站在湖泊之畔,身周烟波流动,嗅到的是浸人心脾的花香。这里,正是他与荒天会面时的那座庄园。
渔谣似画中仙子,站在湖畔,道:“商弘是这个元会诞生的,最强大的神灵之一,可称元会代表,已修炼近十万年。你与他还差得远!”
“多谢前辈出手相助。”张若尘道。
这是很诡异的一幕,明明白发苍苍的老者,却称呼一位倾城绝代的年轻女子为前辈。
张若尘说的是“相助”,而不是“相救”。
显然谢的是渔谣使用阵法圈禁,使得巫马九行无法逃走,张若尘才有机会,将其杀死。
渔谣道:“你杀死巫马九行,已是与刀神界,结下大仇,一旦走出星桓天,将要面对的,很有可能就是死劫。你可对外声称,是我的弟子,如此刀尊至少不会亲自出手。”
张若尘相信渔谣的精神力强大,但是,不相信凭借她的名字,可以让刀尊产生顾忌。
刀尊,不仅是刀道之尊,更是刀神界的一界之尊。
不过她既然敢这么说,必然有其原因。
“为什么帮我?”张若尘问道。
“因为……”
渔谣的目光,向那日荒天饮酒的古亭看了一眼,没有继续说下去,随即,便是飘然而去,走出了玉缘轩。
“他说,你若想要天尊宝纱,思考清楚之后,去弥山天尊湖找他。”渔谣那清灵动听的声音,传入张若尘耳中。
张若尘知晓“他”指的是谁,浑身为之一震,随即苦笑了起来,自言自语的道:“不愧是荒天,真是一个厉害人物,此前从未见过,但,只见了一面而已,居然就将我的身份识破。”
如此能力,阿乐没有,鱼晨静没有,白卿儿没有,渔谣也没有。
他们中,有的与张若尘是生死之交,有的聪慧绝顶,有的精神力高深莫测,但却都不及荒天。
荒天若不是识破了他的身份,怎么可能有意将天尊宝纱交给他?
千年前,张若尘失踪,血绝战神猜测与白卿儿有关,既是打上第一神女城,又去叫骂了荒天。以血绝战神口无遮拦的性格,荒天怎么可能不知道张若尘和白卿儿的关系?
血绝战神为何知道?
因为冥王知晓。
张若尘在玉缘轩住了下来,根本不理会魔瞳和巫马九行的陨落,会造成何等轩然大波。外界的是是非非,仿佛都与他无关。
精神力突破到七十四阶的时候,张若尘明显感知到体内生命之火变得旺盛了一些,寿元有增长的迹象。
但很快寿元又快速流失,生命之火再次变得只剩一丝。
张若尘清晰的察觉到,寿元和生命精气是涌入玄胎,像是被什么东西吸走了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正是因为这件极不正常的事,张若尘选择了闭关,要细细研究玄胎。
玄胎中,或许藏有他恢复寿元,由死转生的契机。
“怎么会什么都没有?”
张若尘运用了多种方法,先是使用精神力探查,又调动来天地间的圣气和神气,注入玄胎。
可是精神力、圣气、神气,进入玄胎后,瞬间就消失不见。
诡异到了极点。
张若尘甚至都想直接用剑,剖开肚子,将玄胎挖出来。但,这个冲动的念头,被他按压下来。
张若尘知晓,渔谣看似年轻,真实年龄怕是得有数十万岁,必是一位博学多闻的强大存在。于是,向她请教。
“玄胎?”
渔谣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张若尘,这才道:“玄胎,也被称为玄牝。每一个生灵的体内,都有玄胎,但不是每一个生灵都能将其开辟出来。”
“远古时期,练气士横行宇宙,将不可一世的巫道都压了下去。这些练气士修炼的,就是玄胎。”
“在他们看来,玄胎是天道的一部分,是生灵与天地沟通的桥梁,是万物的生命之源。”
“但,远古末期大劫难爆发,天地规则改变,还能开辟出玄胎的修士,已是少之又少。正是如此,练气士走向了末路。”
张若尘问道:“玄胎会吞噬修士的生命力吗?会吞噬圣气、神气、精神力吗?”
“在练气士眼中,玄胎是孕育生命力的地方,是储存圣气和神气的地方。你说的吞噬是什么意思?”渔谣道。
张若尘道:“就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
“这就是你身上,出现的问题?”渔谣道。
张若尘知晓这件事不可能瞒得了她,但,还是说道:“不是我,是我的一位至交好友。”
“是吗?”
渔谣纤柔的右手,五根雪葱玉指,缓缓向张若尘的肚脐位置按了过去。
精神力化为一丝丝光雾,涌入玄胎。
但,只是一瞬间,渔谣立即收回精神力。
她那双始终平静的眼眸中,浮现出一道异样之色,道:“你这玄胎……果然有问题,连我的精神力,都瞬间消失,根本无法探查。”
“我只能感觉到,玄胎中空空荡荡,一无所有。”张若尘道。
“不可能是真的一无所有,肯定是你感应不到它的存在。”
渔谣两指合并,强大的精神力,在指尖凝聚出一道明亮的光束,再次隔空点去。
受精神力的影响,玉缘轩中的草木疯长。
一株株圣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周而复始,数之不尽的花瓣掉落在地,又飞了起来,在庄园中飘动。
张若尘白发飞扬,腹中剧痛,却咬牙忍住。
“哗!”
不知多久过去,渔谣再次收回精神力,额头上,浮现出一粒粒细密的香汗,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道:“太奇怪了!刚才,我打入你玄胎中的精神力,足以撑死一位精神力七十四阶的神灵。可是,它却像是一个无底洞一般,尽数吸收而去。这怎么可能呢?”
张若尘最开始还带有几分期望,觉得玄胎是重新孕育出生命力和武道修为的希望。但是,连渔谣这样的强者出手都没用,显然老天爷再一次耍了他。
张若尘的心境,恢复平和,道:“无论如何,多谢师尊。”
“师尊?”
渔谣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带着满腹疑惑,径直而去。显然,张若尘身上的秘密,让她产生了不小的兴趣,她要去查阅典籍,好好研究一番。
张若尘喊出“师尊”二字,并非是想要拜她为师,只是觉得,自己的确是欠下了她的人情。只是说一句感谢,显得太单薄。
回到房间,张若尘不再探查玄胎,将石鼎取出。
鼎上,六祖梵文和优昙婆罗花的印记,变得淡了不少。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炼杀巫马九行的时候,消耗掉了它们蕴含的力量。
张若尘调动精神力,引来天地间的一缕缕神气,转化为火焰,焚炼石鼎。
片刻后,鼎内的底部,一大片黑色文字显现出来。
黑色文字,亦是变得淡了许多。
此前,张若尘精神力还不够强大,无法解析这篇印雪天留下的天文。如今精神力强度大增,才有了再次尝试的念头。
随着张若尘的精神力,向黑色文字蔓延过去。
整个世界,像是化为一座黑暗森林,每一个文字,都是一座巍峨神山,蕴含无穷浩渺,却被厚厚黑雾笼罩,无法窥其真貌。
花费三个时辰,张若尘精神力几乎消耗殆尽,才是勉强解析出了三个字。
“冥兵卷!”
“居然是冥书八卷中的《冥兵卷》,绝妙禅女苦苦寻找而不得,没想到,印雪天却只是将它放在了道场最显眼的位置。恐怕,就是专门留给她的。”
张若尘浑身虚脱了一般,大口喘息,累得够呛,但也笑得快要流出眼泪。
真可谓是造化弄人。
绝妙禅女若是知晓,将如此珍贵之物,拱手交给了张若尘,不知会是什么表情?
掌握了《冥兵卷》,她就能操控印雪天留下的那支神军。
“先将《冥兵卷》全部解析出来,万一它随优昙婆罗花印记一起消失,倒是一件遗憾的事。”
张若尘努力挣扎起苍老颓废的身体,盘膝坐下,疗养精神力,争取尽快恢复过来。
深夜时分。
张若尘耳边传来,悠扬悦耳的编钟声音。
编钟声,充满古韵,时而悠长,时而短促。
张若尘睁开一双苍老的眼睛,眼中浮现出一抹异样的神采,走下床榻,打开窗户,编钟声变得更加清晰。
透过窗户望去。
只见,湖畔的古亭中,一位白衣如画的女子,正在敲击三排青铜编钟。
白卿儿将青铜钟槌放到架子上,一双玲珑精致的小手背在身后,看向湖面上的月下烟波,道:“你可知这玉缘轩是非常特殊的地方,寻常修士,是没有资格进入此间。更别提,在玉缘轩中居住,这几乎是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