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5btq火熱玄幻小說 《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第六百七十章 線索推薦-40j8v

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
小說推薦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
伊凡的猜测将赫敏给吓了一跳,她惊讶极了,忍不住的出言询问道。“你是说穆迪教授在城堡囚禁了另一个人,才需要额外为他准备食物?”
“有这个可能,我更倾向于那个人就藏在他的办公室里。”伊凡点了点头。
“所以他才不允许小精灵去打扫他的房间……”赫敏喃喃的自语道,她已经想明白伊凡先前为何要问那些问题了。
“但是穆迪教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听说他之前是个厉害的傲罗,抓捕了很多黑巫师和食死徒呢,不可能为神秘人效力的!”赫敏很是困惑。
要不是伊凡说出了穆迪的种种疑点,她根本无法想象穆迪教授可能会是一个坏人。
“不知道…我也只是猜测而已!”伊凡摇了摇头,他无法确定到底是不是真的,这其中的疑点实在是太多了。
而且穆迪本身就是一个疑心病很重的人,不许家养小精灵进入房间很正常,这也是他之前就察觉到了一些异样却没有怀疑的缘故。
“那会不会是有人用复方汤剂伪装成了穆迪教授的模样,然后把真正的穆迪教授给藏了起来?”
赫敏立马想到了这个可能,只有这样“穆迪教授”才必须给另一个人提供食物,免得他饿死。
“应该不至于…复方汤剂的时效是有限的,除非他能够随时进行补充否则的话一定会露馅的!”伊凡摇了摇头,这一点他早就查过了,穆迪并没有随身携带酒葫芦的习惯,也不会在上课的期间时不时喝下某种饮料。
“相比之下,我更怀疑是夺魂咒!”伊凡犹豫着说道。
赫敏瞪大了眼睛,她当然明白夺魂咒是什么,穆迪今年刚在黑魔法防御术课上阐述过这种魔法的效果,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控制一位巫师,更是被列为三大不可饶恕咒!
“穆迪是十分的谨慎的傲罗,意志力不弱,一般人不可能这么长久的控制他,我猜应该是神秘人亲自下的手。而且为了防止穆迪自行挣脱,一定需要一个人时刻的监督他,并定时巩固夺魂咒的效果……”伊凡侃侃而谈的说着。
夺魂咒这样实用的黑魔法,伊凡也曾经练习过,对于它会被意志坚强者挣脱的弊端一清二楚。
至于解决弊端的办法也不是没有,就像他控制诺特那样,派遣专人时刻监督并定时巩固夺魂咒就能够极大程度的避免对方脱离自己的控制。
当然了,这样的方法并不是完美的。
因为短时间内对同一个人连续施展夺魂咒很容易让对方产生相应抗性,大幅削弱咒语的威力,从而需要更加频繁的对其施咒,直至陷入一个死循环。
赫敏对于夺魂咒的了解远没有伊凡那么清楚,但她却能听明白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所以在伊凡说完了自己的猜测后,便连忙拉着他就要往楼上跑。“既然穆迪教授是被控制住了,那我们赶紧去救他吧!”
“等等,赫敏!”伊凡无奈的止住了赫敏的动作,接着又在小女巫疑惑的目光中,再度开口说道。
“我只是这么怀疑而已,没有足够的证据能证明这一点!万一穆迪教授真的是个大胃王,又碰巧喜爱在晚上加班的时候吃宵夜呢?这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赫敏傻眼了,她呆呆愣愣的看着伊凡,过了好一会后才苦恼的抿着嘴,出言说道。“那…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当然是回去好好想想,看看这几天能不能找到更多的线索……”伊凡迟疑的说着,但这次还没等他说完,赫敏便直接打断道。
“别骗我了,你一定是打算待会一个人去找穆迪教授!”
小女巫咬着唇瓣,很是生气的瞪着伊凡,她又怎么会猜不到伊凡是打算糊弄自己,然后独自去冒险,一时间恨不得出言斥责几句。
不过想到自己跟上去恐怕也帮不上什么忙,赫敏便将到口的话语重新咽了下去,心中一阵苦闷,最后只得委屈的小声说道。
“这太危险了,你至少应该要把这件事情告诉邓布利多教授!万一这其实是个陷阱,有人故意露出破绽引诱你上当怎么办?”
伊凡望着面前的小女巫,好半响才叹了口气,妥协着说道。“好吧,这次你是对的!”
由于许多情报不方便透露的缘故,这些年来伊凡已经习惯了一个人把事情全部解决,偶尔也被坑过几次,赫敏这回却是提醒了他,一些事情的确没有必要独自冒险。
……
半小时后,
塔楼顶层的校长室内,伊凡简要的将自己的猜测大致说了一下,邓布利多则是紧锁着眉头在宽阔的办公室里踱步。
“哈尔斯,你能确定阿拉斯托是被人用夺魂咒控制住了吗?”邓布利多问道。
伊凡摇了摇头,他说的这一切都是瞎猜,没法百分百的肯定。
“邓布利多教授,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检测出这种黑魔法吗?”赫敏疑惑的说着。
“很遗憾,格兰杰小姐,据我所知夺魂咒并没有专门的反咒,否则它就不会被列为不可饶恕咒了。”邓布利多回复着说道。
伊凡点了点头,夺魂咒这个魔法十分的棘手,曾经给魔法部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像卢修斯这样的食死徒更是借此来脱罪,依仗的就是夺魂咒难以取证的特点。
只有那些高明的摄神取念大师,才能通过浏览记忆的形式发现一些端倪。
不过穆迪的警惕心实在是太高了,要是有人对他使用摄神取念一定会被察觉到。
伊凡回想了一下之前的几次接触,发现穆迪几乎都是用那只魔眼和自己进行对视的,很显然对方有意识的在防备这一点。
邓布利多沉吟了良久,阿拉斯托是他最信任的朋友之一,
这大半个学年以来对方也不曾表露出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所以他从未怀疑到这位老朋友的身上,甚至将调查火焰杯的重任都托付给了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