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dbz非常不錯小說 祭煉山河 txt-第1791章 無敵的秦皇分享-qjlv3

祭煉山河
小說推薦祭煉山河
天上暖阳照耀,地面清风吹拂,秦宇就像是一道影子,直接凭空出现,深吸口气又吐出,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这大概便可以,称之为故乡的味道。
不过他终归,不再是少年人,心中些许感慨,转眼便被压下。抬头,看着头顶大日,淡淡道:“深渊意志要我留下,你呢?”
大日无言,却有一道身影,从中走了出来,他面容模糊,却释放出强大无比气息。
只不过,如今这气息面对秦宇时内敛,并未流露出,半点咄咄逼人气势。
“我尊重你的选择。”
秦宇挑眉,“认得我?”
“当然。”昊阳意志微笑,对这点丝毫不做遮掩,他道:“秦宇,很多年之前,我便注意到你的存在,但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所以一直来都保持着沉默。”
秦宇面无表情,“你说的这些,我未必会信。”
昊阳意志道:“我也并未想过,可以让你直接相信。”略微停顿,“接下来,无论你要做什么,我都会帮助你,这是我的诚意。”
秦宇眯眼,“无论什么?”
“没错。”
“哪怕是我要成为,西南荒域的的主人?”
“嗯。”
秦宇道:“为什么?”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爱恨,而他跟昊阳意志,今日是第一次见面。
短暂沉默,昊阳意志道:“我希望未来某日,当你有足够实力,可以帮我获得真正的新生。”
秦宇道:“新生?”
“长生种,永恒境。”
秦宇皱眉,“你是天地意志。”
“并不完整,严重的残缺状态,甚至影响我的运转,破裂痕迹已经出现,最终将会崩溃。”
“要活下去,我只能做出改变,可仅凭借我自己,并不能做到这点。”昊阳意志很坦诚。
但对这份坦诚,秦宇持观望态度。
“既然你早就,已经注意到我,那么就该知道,或许在很久之前,你就有更好的选择。”
昊阳意志再度,陷入到长久的沉默,“我知道,但我不敢。”他看着秦宇,“对于阁下,我选择观望、等待,不主动出手,不做出任何冲动性的决定,一直到今日。”
秦宇道:“你在怕什么?”
昊阳意志摇头,“我不知道,但直觉告诉我,对阁下动手,后果一定不会如我所想。”
秦宇微笑,“那大概,你错过了一个,绝好的机会。”说错过,便是真的错过。
且不说他现在,背后有诸多条大粗腿,便只是一身修为,便足以无惧昊阳意志。
深渊意志亦然!
这才是他现在,可以直面昊阳意志,侃侃而谈平静从容的关键。
甚至于,他都不用出手,直接丢出来白菲菲,就够昊阳意志忙活一阵。
毕竟,刚吃掉了凤凰,让她出点力也不过分。
昊阳意志意味深长,“又或许,是我避开一场大祸,更能迎来全新的未来。”
秦宇点头,“的确如此。”他眼神平静,淡淡道:“接下来你就可以,对我展示自己的诚意了,毕竟凡事不能只靠嘴。”
“可以。”昊阳意志点头。
唰——
秦宇身影消失。
下一刻,他便出现在,一片黑暗之中。
这里也可以称之为界虚,但这个界虚只存在于,西南荒域内部,是它被打碎后,产生无数碎片中,所残余的空白。
眼前,就是秦宇的神国。
他在这里,甚至可以感受到,神国发出的欢呼。信仰之力在翻滚,它们感受到了,主宰者的降临。
这一刻,化为秦宇神国的小世界,内部异象连连,苍穹之上有祥云浮现,凝聚朵朵金莲,又有一个个巨大虚影浮现,对着天空不断叩首膜拜。
无数信众,瞪大眼睛看着眼前一幕,巨大无比的祭坛上,祭祀举起手中的权杖,恭敬万分匍匐在地,激动到泪流满面。
“主宰,我们至高无上的主宰者,归来了!”
下方,是亿万的信众,欢呼诵念。
信仰之力越发沸腾!
下一刻,昊阳意志出现在秦宇身边,看着眼前一幕,眼眸深处露出几分感慨。
秦宇抬手一指,“这是本座的神国,现在我要拿它做一枚种子,开启掌控西南荒域之路。”他要将神国连接“大秦”,令西南荒域跟“大秦”之间,出现某种程度上的融合。
这样,便可以供养“大秦”快速蜕变,真正成为现实世界,尽早具备取而代之的资格!
毕竟,秦皇可不会给秦宇,安心发育的机会。
“我帮你。”
昊阳意志抬手一点,眼前的神国,瞬间自昊阳世界中剥离出来。
他主动释放了,对这座小世界的掌控,将它送给秦宇。
秦宇目光微闪,“好!”他拂袖一挥,一座漩涡凭空出现,在这座漩涡之中,隐约可见南柯石、黄粱木的虚影。
这是“大秦”出现后,它们自身的转变,近乎融入其中,成为可被秦宇开启的出入通道。
这有些类似于洞天世界,但又并不相同。
心念一动神国顿时爆发光芒,冲天而起的信仰之力,凝聚成巨大光柱,轰入漩涡之中。
一瞬间,便将“大秦”激活,双方产生了联系。
而就在,神国与“大秦”相通瞬间,秦宇闭上眼。
这一刻,两个大秦都有变化。
南柯、黄粱之境中的“大秦”暂且不说,中荒神州大地,那座镇压十方的咸阳城。
轰——
国运冲天而起,化为九条神龙,咆哮不止。
天下震动!
帝宫中,秦皇脸色铁青,眼眸之中杀意滔天。
秦宇!秦宇!
心头间,在愤怒咆哮。
可愤怒与杀意之外,秦皇必须承认,就在刚才的瞬间,他感受到了心悸。
那是一种,真正危及自身的感觉,前所未有。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秦宇真的,就是撼动大秦的那个人。
可他凭什么?
杀洞庭之主,可抗天诛又如何?他是秦皇,是天下第一人!只要他想杀,不惜一切代价,除了这天地之外,谁能不死?
这才是真正的秦皇,是他能够镇压四宗四姓,让牛鼎天恼怒不已,却不敢表露半点,追杀上古遗民一脉做缩头乌龟,四下逃窜的根本原因。
这天下,他无敌!
哪怕楼主又如何?若非忌惮他身后的白玉京,秦皇早就让大秦的铁骑,踏平了那座云中楼!
这个世界没人真正知道,秦皇是怎样的秦皇。甚至他自己,有的时候都会对此,感到一丝莫名的惊悸。
可现在,秦皇内心之中,只有满满的愤怒、杀意!
秦宇,必须死!
神国归于平静,秦宇睁开眼,他抬头看向上方,眼神露出凝重。
秦皇的杀意!
但他心头并不慌乱,因为早就知道,将与秦国彻底对立。
双方不可共存!
秦国,只能有一个。
深吸口气,秦宇缓缓吐出。
昊阳意志道:“要杀你的人,很强!”他语气凝重,略微犹豫继续道:“至少给我的感觉无比可怕,即便只是站在你身边,感受到一丝杀意,也让我自本能中,感受到深深的惊悸。”
白菲菲突然道:“他没有骗你,秦皇的确很强……甚至可以说,没有人知道,他真正有多强,因为秦皇从未败过。”
秦宇拂袖一挥。
唰——
白菲菲出现,“拜见大人。”她看向昊阳意志,面露不善,显然是想起了某些,并不美好的回忆。
昊阳意志微惊,越发庆幸自己的决定,白菲菲隐匿的时候,他并未察觉到半点。可既然现在,身处昊阳世界之中,自然一眼就可看穿,白菲菲的底细。
长生种!
虽说,眼前这位并不完整,但位格仍在,依旧完美无缺。
白菲菲就是,昊阳意志的目标——他帮助秦宇,就是要舍弃旧的桎梏,重获新生。
当然,是长生的新生!
“你说,秦皇并未败过?”秦宇眉头轻皱,“是当今这位秦皇,还是指……”
白菲菲道:“所有在位秦皇,自开国至今,但凡出手从无败绩。”她脸上,露出几分感慨,“有的时候,我也忍不住怀疑,秦皇一脉究竟是何来历,居然有如此强大血脉,确保每一位继任者,都是无敌的存在。”
昊阳意志皱眉,面露思索之意,“你们说的,是秦皇……对他,我有一些记忆,并不完整。但如果,刚才动杀机的人是他,那秦宇你就要真的,要多加一些小心了。”
秦宇看过来,“你知道什么?”
昊阳意志摇头,“记忆残破的大部分,但我隐约记得,秦皇似乎曾经,击杀过长生种。”
白菲菲冷笑,“这件事,我为何会不知?”
昊阳意志对她的挑衅,并没有反应,“这个世界很大,存在的时间更加漫长,而我曾是它的一部分。”他看着白菲菲,“你虽然是长生种,但并非天地真灵,那就不是伴随天地而生,自然有些事情,是你不知道的。”
白菲菲皱眉,“你是说,秦皇活的比我更久?这怎么可能,当代秦皇……”她声音突然顿住。
“你是说,秦皇只有一个,从秦国建立一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都是他一人?!”
语气充满震惊。
刚说完,就自己否认,“不可能!秦国存世何等漫长,不是长生种,如何能够抵挡,真皇的大道衰竭?”
“即便拿到永恒境残缺,修成所谓不朽者,这‘不朽’二字也只是说说而已,浩荡时光长河冲刷而下,也要魂飞魄散形神俱灭!”
“秦皇绝非长生种!”
秦宇点头,“他的确不是长生种。”略微停顿,继续道:“但他未必没有可能,一直活到今天。”
白菲菲看着他。
秦宇却没有给出解释,他总不能说,这一切都是直觉。
当然,也未必真的只是直觉,他跟中荒大秦之间,建立某些关系之后,秦皇与他之间,也就有了关联。若秦皇当真,如想象中一样,十三楼那位楼主,恐怕也非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毕竟,对峙只会存在于,彼此实力相当的对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