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jroc優秀都市小說 爲她棄天下 愛下-285-g8jbx

爲她棄天下
小說推薦爲她棄天下
东陵弈桀眸波流转,目光看向别处,随后,波澜不惊的开口道:“是又怎样?”
云沁雪眉心紧拧,气恼的瞪着她,冷声道:“你已为人父,怎么一点都不疼惜孩子?”
东陵弈桀勾唇一笑,戏谑的靠了过来,伸手将她圈靠到身旁,俯下身来以吻封缄,堵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那吻,霸道的让人几乎窒息,扰得她气息凌乱不堪。
崩壞世界的傳奇大冒險 國王陛下
徒兒,結發為夫妻吧! 時路
云沁雪被逼得没有退路,身体不自觉的后扬,他腾出一只手,圈住她的腰,狠狠的吻着。
你又不是我的誰 一半浮生
半晌,才放开她,云沁雪终于可以呼吸,不禁用手按住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息,脸上不知是羞是恼,泛起一层魅丽的绯红。
东陵弈桀微微低首,额抵着她的眉心,鼻尖相触,鼻翼下滚烫的气息吹拂,惹来一阵**的痒,低笑道:“雪儿,总要为为夫想想。”
云沁雪缓缓睁开眼睛,入目的是那张异常俊郎的脸、深邃幽深的眼眸,以及那抹不可忽略的温柔,她轻轻的吁了口气,这个小气又爱吃醋的男子,却是爱她升过一切的丈夫。
她的心,不自觉地软了下来,心中模糊的想着,就当是补偿他一回吧!
东陵弈桀的眼眸一闪,微微颔首,含住她的唇,此时无声胜有声!
相互掩映的芙蓉帐里,一层是烟色的雪纱,丝薄透明,犹如蝉翼,云沁雪抬手,指尖拨开期间的缝隙,懒懒的收回手来,那纱帐像涟漪一般的来回荡漾。
渐渐的,只觉他的吻,将身体烧了起来,越燃越旺,什么也无暇去想了。
这日,东陵弈桀早早的就拉着云沁雪起床,一起看两个孩子沐浴。
看到兴起时,东陵弈桀更是卷起衣袖,给女儿云珊沐浴,小心翼翼的为她擦拭身子,在奶娘的指导下,耐心的为她穿好衣衫。
除了夜晚的无赖之举,平时,东陵弈桀还是很疼孩子,尤其是格外疼云珊,因为,小云珊的脸蛋儿越长越开,越来越像她,看着云珊就像看到自己一样,抱着云珊就像她在他怀中。
东陵弈桀便不愿过多人打扰,摒退了那些人,一家人便去后山的花园。
農門醫女 長白山的雪
东陵弈桀坐在擅木椅上,抱着女儿,不觉叹息的说:“珊儿什么时候,才会叫爹爹呢?”
自从有了孩子以后,他整个人不再是那么的冷硬,反而多了几分柔和,特别是在云珊面前,父爱更是泛滥,心中萦满感动,这两个孩子,是他们爱的结晶!
云沁雪忍不住勾起嘴角,怎的当了父亲,却越来越笨了,不由取笑道:“珊儿才一个月大,怎么能开口说话!”
说罢,指了指一旁的子裕,轻声道:“你怎么不抱抱子裕!”
东陵弈桀转过头,看了看一旁安静乖巧的子裕,再看了看,怀中笑呵呵的云珊,淡淡一笑,道:“还是珊儿好些。”
異世飆升 一斤白菜
说完,低头亲亲云珊白净的脸颊,而后,手指套进她的手心,让她攥着。
夜的破曉
云沁雪无奈的摇了摇头,笑着伸手抱起子裕,亲了亲他可爱的小脸蛋。
小孩子敏感又聪明,现在他还小,可能不会有什么影响,若是再大些,东陵弈桀只疼云珊,淡视这孩子,总归不好,如果他不疼子裕,那疼子裕的责任,就自然落到她的身上。
这日,东陵弈桀午间睡下,云沁雪轻手轻脚的走出外间,雨后的天气,暖阳高照,她怕孩子们,会打扰了东陵弈桀休息,便领着奶娘,带着孩子,去院子里晒太阳。
刚坐下不久,琴儿便满面笑容的走了过来:“王妃,身子好些了么?”
云沁雪脸色一窘,她哪里是不舒服,轻咳一声,尴尬地道:“我没事了。”
琴儿抱过奶娘手中的子裕,这是一个很乖的孩子,不哭不闹,跟东陵弈桀小时候很像,甚是讨人喜欢,不禁疑惑的问道:“王爷似乎不怎么喜欢小世子?”
身在帝王之家的男人,不都是很喜爱男孩吗?怎么王爷如此奇怪?
云沁雪淡笑不语,看着乖巧的子裕,轻声道:“他都喜欢,只是比较喜爱女儿。”
云沁雪将手中的云珊递给身旁的奶娘,伸手接过琴儿怀中的子裕,淡淡道:“琴儿,似乎起风了,你去给孩子们拿些衣裳过来。”
琴儿笑着点点头,一转身,就看到东陵弈桀拿着挡风的衣裳,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顺手将手中的衣物交给了琴儿。
轉命魔劍 末落天平
看到他的小云珊似乎受到了冷落对待,忙从奶娘手中抱起她,举到半空中转了个圈,逗得小家伙乐呵呵的笑。
静静看着和云珊说话的东陵弈桀,云沁雪的目光愈来愈柔和,这样的一个男子,一旦爱上了,就是粉身碎骨,也不会后悔!
阳光灿烂的笑容,总是让人感到温馨,耳畔传来的笑声,让人莫名的想要落泪。
东陵弈桀转过头来,看到云沁雪那样依念的看着他,心中不由一动,琴儿见状,识趣的接过他手中的云珊。
而他,则是快步走到她跟前,看了看她怀中的子裕,低声问道:“怎么了,雪儿?”
奶娘收到琴儿的眼神示意,连忙抱过云沁雪怀中的子裕,默默的退到一旁。
云沁雪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了起来,踮起脚尖,轻轻的吻上他轻勾的唇角。
东陵弈桀目光一怔,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她从来不曾主动与他亲热,何况,还是有人在的情况下,如今这样的举措,自是让他万分欢喜。
凰後
东陵弈桀深深的凝望着他,眸中闪动着熠熠光辉,柔声唤道:“雪儿……”
云沁雪笑着摇摇头,一脸甜蜜:“没什么,我只是突然觉得好幸福!”
不知何时起,身旁的琴儿和奶娘,已经不见了踪影,东陵弈桀低低一笑,搂着云沁雪已经恢复如初的细腰,笑得邪魅非常,“算她们知趣!”
云沁雪笑着点头,微微抬眸,目光一怔,只见天际上,出现了一条眩丽夺目的彩虹,横架在天空中,笑着叫道:“御憬,是彩虹,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东陵弈桀看着那道彩虹,嘴角的笑容扩大,眸子乌黑闪亮,如夜空最璀璨的星,“听说看到彩虹的爱侣,一定会获得幸福!所以,我们一定会幸福,直到永远……”
彩虹下,两个紧紧相拥的身影,落下誓约的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