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td4j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無限血核 蠱真人-第80節:我是不是很蠢?分享-52e9v

無限血核
小說推薦無限血核
珊瑚丛的光在海底荡漾,照亮前方的路。
商队头领老棕鳞正和镇长鱼人萨满老婆婆并肩前行。
“已经两天过去了,那位奔波怎么样了?”垂满鱼须,弓腰塌背的鱼人萨满手拄着拐杖,一边前行,一边问道。
“哦,他最近正在修炼红鳞乱舞。”老棕鳞笑了笑。
鱼人萨满老婆婆惊讶地看了老棕鳞一眼:“你居然把你压箱底的斗技,就这样轻易地传授给他了?”
“我觉得当初,你教导酸菜六年之后,才将这门斗技传授给他。并且在传授之前,还设立了一项艰难的考验。”
“酸菜当初为了完成考验,可以说历经艰辛,多次重伤归来,我不得不出手救治才保住他的命啊。”
老棕鳞点头:“这门刀技非常珍贵,不设立考验,怎么能让酸菜懂得珍惜呢?”
“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这门刀技本身有很大的缺陷。”
“它源自一位火元素长老。他是一位火元素德鲁伊,在世界各地探险。有一次探寻海底火山落难,被我祖先意外救了回来。”
“这位德鲁伊为了报答我祖先的救命之恩,就将他的这门刀技传授出来。”
“当然,这门刀技适合火元素,并不适合我们鱼人。”
“我的家族一代代修行这门刀技,将其慢慢改良,这才有了现在我掌握的红鳞乱舞。”
“红鳞乱舞虽然经过这么多代鱼人的改良,仍旧有很大弊端。”
“一旦维持的时间稍长,使用者全身的温度会急剧升高。如果不及时停止,执意持续使用,使用者会血液沸腾,被这门刀技煮熟,到那时全身的鱼鳞都会被烤红。”
“而在使用这门刀技的后期,使用者的肌肉、骨骼、头脑都受到高热影响,让我们动作剧烈变形。原本心中想着笔直挥刀,实际中攻击路线都会变得十分扭曲。”
“因为这两点,所以才叫做红鳞乱舞。”
听到老棕鳞这番详细坦诚的解释,鱼人萨满这才恍然大悟:“难怪你当初要给酸菜设立那样的考验。原来也是想借着考验,来锻炼酸菜的能力,让他有实力来克服红鳞乱舞的弊端。”
老棕鳞哈哈一笑:“是的,修行这么刀技,难度很高。”
“奔波要掌握熟练,至少得有两三个月。想当初,我也是用了一个半月啊。”
“目前,他正在做基础练习,用刀劈砍海底岩石。”
“事实上ꓹ 这项练习内容会贯穿整个刀技的修炼。就算是我,也会每隔一段时间ꓹ 就会劈砍一会儿岩石维持水准。”
“我们快到地方了。”
前方出现了许多海底岩石。
岩石大多以黄色为主,间或有白色岩石点缀。
这是距离鱼人村镇不远处的一片海底石场。
对于鱼人而言,是这一片很重要的资源点。因为鱼人日常使用的工具ꓹ 基本上都是石器。即便是武器装备,也以石器居多。
王爺,我要休了你 茄子
石场中光线微黯ꓹ 作为光源的珊瑚丛并不多。
水流缓和,很少有什么湍急的海底潜流。
鱼人萨满和老棕鳞走入石场。
鱼人萨满昏花的老眼看到地面ꓹ 发现鱼人足印有两对:“酸菜也在这里吗?”
老棕鳞笑道:“我让酸菜特意过来ꓹ 给奔波演示红鳞乱舞的刀技,但我吩咐过酸菜,除此之外,不要有任何的指导。”
鱼人萨满微微一愣,旋即轻笑起来:“不愧是你啊,老棕鳞。”
她稍稍体味,就明白此举的妙处。
一方面ꓹ 是向奔波展现出红鳞乱舞刀技练习纯熟之后的强大威力,强烈地吸引奔波继续学习下去。
第二方面ꓹ 在奔波练习的时候ꓹ 特意展现出更加厉害的攻击效果ꓹ 让他和酸菜形成鲜明对比。对比就有差距ꓹ 这会让奔波低头,选择向老棕鳞求教。
吸血鬼日記第三季大結局
那一場愛無關xing 跨過
第三方面ꓹ 奔波不是在挑战中抢战ꓹ 击败了酸菜么?这个时候ꓹ 酸菜展现出自己的强大,让奔波收起小觑之心ꓹ 打击他胜利者的傲气,方便将来酸菜管理他。
得到鱼人萨满的夸奖,老棕鳞却深深叹息:“唉,我老了。希望在我还活着的时候,为镇子多做一些事情。如果有奔波留在镇子里,我们镇子里的黑铁斗者就又多了一位。”
“他又学习了我的斗技。等到将来,酸菜继承了我的衣钵和位置,他就能担任酸菜的副手,帮助他分担压力。”
“不过可惜,这两人的血脉都不成,顶多也只是一位黑铁。如果当年我们镇子里有一位白银级别的斗者,也不至于被刀鳍镇……”
“算了,往事不必再提。”鱼人萨满幽幽叹息打断了老棕鳞的话。
两人深入石场。
一块表面有数道刀痕的石头,映入二人眼中。
两人驻足观看,老棕鳞哈哈一笑:“这应该就是奔波劈的。你看,石头上只有五道刀痕。”
“他没有劈出第六刀,第一次感到这门刀技的难度了。”
“初学者很难维持红鳞乱舞,因为这要人分心两用。一方面维持斗气运转,另一方面控制自己的出刀轨迹,斗气运转路线很复杂,必须有海量练习,练到成为本能,才能长时间施展红鳞乱舞。”
老棕鳞语气中带着一抹得意。
抚摸着石头表面的刀痕,他缅怀起来:“想当初,我刚学的时候,奋发努力,不眠不休三天三夜,这才将一次性在石头上留下刀痕超过十道。”
盛寵皇妾 艾秋
两人继续前行。
刻有刀痕的石头是最好的引路标志。
十几块这样的石头过后,老棕鳞脸色一变,咦了一声。
鱼人老萨满定睛瞧去,就看到石头上的刀痕突破了十,直接上升到了十五道。
一杯 nichy
老棕鳞就有些尴尬。
“哈哈,看来这个奔波果然有天赋。”
“我的眼光就是准啊。”
“他这么快就入门了,让我很欣慰啊。”
“不过,难的还在后头呢。”
“真正要做到掌握,必须要每一刀下去,都能将石块劈开来。”
“想当初,我做到这一步,可是耗费了整整七天。但这个成绩已经非常好了,我的父亲狠狠夸奖了我。”
“奔波只留下刀痕,还差得多呢。”
老棕鳞摇了摇头。
两人又走一段路,老棕鳞的脸色明显又变了。
他发现了被劈开来的巨石。
一块块的碎石,明显是被刀劈下来的,散落在巨石的周围。
“这?!”老棕鳞惊疑地辨认着,从碎石被砍断的一面,他可以推断出刀手的出刀轨迹。这明显不是酸菜用刀,出刀轨迹和之前的刀痕一脉相承,难道奔波居然能劈开石头了?
刀劍神皇 亂世狂刀
“我的神啊,这才多久!”老棕鳞心中惊叹。
鱼人老萨满笑着望着他:“这应该是奔波劈的吧?这块石头还有大部分没有被劈开,酸菜能将整个石块劈成各个小块,这点我是知道的。”
老棕鳞咳嗽两声:“不错,不错,这个奔波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他掌握了这门刀技,速度比我还快。”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还没有打破我爷爷的爷爷的记录。”
老棕鳞努力维持着前辈的尊严。
他笑着指着这块被劈了一小半的石头:“他没有继续劈,肯定是控制不住了。你看,最后几次出刀,威力虽然越来越大,但方向已经飘了,这说明奔波他控制不住了。”
“他虽然已经初步掌握了这门刀技,但同时他也感受到了修行这门刀技的最大困难了。”
“哈哈哈,我虽然当时不在这里,但能想象得到这个小子皱眉苦思的样子。”
漂亮老板賴上我
“接下来,他一定忍不住向酸菜请教。”
“酸菜会表演一下,真正掌握红鳞乱舞刀技的样子。”
“他会感受到差距的。同时也会很庆幸,庆幸当时自己抢攻得手,没有让酸菜真正发挥出来。”
两位老鱼人继续走下去。
沿途,他们发现越来越多的石头碎块。
老棕鳞脚步一顿,手指着这块石头:“哈哈,这是酸菜砍的。他的刀法轨迹我熟悉得很,一看就知道是他。”
“旁边的应该是奔波砍的,差距很明显嘛。”
老萨满点点头。
酸菜劈砍的这块巨石,只剩下凳子大小的底部。而奔波砍的石头,还剩下一大半呢。
又走了几步。
两人发现了第二对被劈砍的巨石。
一眼就能看出是谁砍的。
老棕鳞笑起来:“鱼儿脱不了钩了,他们在比试呢。奔波这家伙,我清楚,桀骜不驯,野性十足。他输了第一次,肯定不甘心,一定会拖着酸菜比试第二次、第三次的。”
“他会输得很惨。”
“会清晰地认识到酸菜的强大!”
果然,接下来的几对巨石,都是最直接得证据,验证了老棕鳞的猜测。
因为要挑选出适合比试,足够庞大的巨石,所以奔波、酸菜并没有停留一地,而是不断深入。
两位老鱼人沿着他们的脚印,一路前行。
每一次,都是奔波输掉比试。
但老棕鳞的脸色却渐渐变了。
魔師萌徒 清飛(書坊)
他发现,两人的差距正在缩短。并且缩短的幅度越来越快!
这个发现让他震惊!
毫无疑问,奔波的进步速度已经超乎他所知的一切记录。
终于,他们见到了酸菜。
在一堆碎石块中,酸菜呆呆地站着,像是石像般一动不动。
一直到老棕鳞呼唤了三声,酸菜这才啊的一声反应过来。
他失魂落魄地望着老棕鳞:“师父,我……是不是,是不是很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