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xgo8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天降我才必有用 石章魚-第八百四十二章 亂鑒賞-07okn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吉野良子手中的红伞在雪中旋动,如同一团火燃烧在雪中,随着伞转动得越来越急,仿佛漫天的飞雪都燃烧了起来。精致的面庞上流露出妖冶的笑容,一双眼睛弯成了好看的月牙儿,可目光中却充满了疯狂的杀机。
黄春丽向吉野良子微笑道:“你想杀我?”
吉野良子柔声道:“我不喜欢打打杀杀,可有些时候却不得不这样做。”
黄春丽环视周围,白无涯负手站在湖边,仿佛眼前的一切都和他无关,黄春丽道:“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吉野良子点了点头道:“知道,是你姐姐姐夫的旧宅。”
黄春丽补充道:“不仅如此,这里还是我的重生之地!”
“有生就有死!重生同样会死!”吉野良子的这句话说完,就进入了进攻状态,身体如同一只离弦的利剑,红色的雨伞脱手飞出,向黄春丽高速飞旋而去。
吉野良子虽然嫉恨黄春丽,可她出手的目的并不是要将黄春丽置于死地,因为黄春丽还有利用的价值。
她和黄春丽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二十米,对吉野良子而言,眨眼的功夫就可以跨越这样的距离,她相信在自己抵达之前,飞旋的红伞已经先行击倒了黄春丽。
红色雨伞在空中旋转,纷纷扬扬的雪花围绕雨伞疯狂旋动,空中形成了一个白色的漩涡,漩涡中的雪花不停聚集,形成了一杆杆锐利的冰矛,矛头直至地面,如果这些冰矛同时坠落,其笼罩范围内的任何生物都难以躲避被万箭穿心的下场。
韓先生情謀已久
吉野良子的眼中只剩下了唯一的目标,黄春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做好了束手就擒的准备,可是吉野良子很快就意识到不妙,因为她发现无论自己怎样努力她都无法拉近和黄春丽之间的距离,她们之间始终保持着最初的距离,而黄春丽明明没有移动。
吉野良子用力眨了眨眼睛,认为自己产生了幻觉,抬头望去,空中红伞还在旋转,白色漩涡不断扩展,越转越大ꓹ 笼罩在她的头顶。
吉野良子意识到自己陷入了一个循环往复的困局,她放慢了脚步ꓹ 可同时空中那把旋转的雨伞携带着雪花形成的冰矛漩涡向下方坠落,吉野良子心中一惊,下意识地向前继续飞奔ꓹ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当她进入狂奔状态ꓹ 旋转的红伞缓缓升腾而起。
作茧自缚,这个局竟然是她为自己而设。
白无涯望着眼前的一切ꓹ 内心中充满了震惊ꓹ 他对黄春丽的了解只限于过去,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略懂几手功夫,并无任何的超能力,究竟是时间改变了一切,还是黄春丽从一开始就对他有所隐瞒?
吉野良子尚未发动攻击就已经陷入居中,放弃奔跑ꓹ 她发动的杀局就会转而对付她自己,白无涯今晚已经是第二次感到震惊了ꓹ 开始是在黄春丽的住处ꓹ 那小矮胖子表现出的实力已经胜过了自己。
现在又是黄春丽ꓹ 黄春丽刚才利用握手的机会ꓹ 就已经控制住了他的心神,窥探了他心中的秘密ꓹ 现在又轻易禁锢了吉野良子ꓹ 通天经!如果不是通天经ꓹ 她怎么可能获得这样的蜕变?
黄春丽向白无涯道:“你现在还想拦我吗?”
白无涯道:“既然留不住又何必勉强。”这句话说得无奈且苦涩,在黄春丽展示出的绝对实力面前ꓹ 他不得不选择屈服。
黄春丽道:“这别墅是我姐姐的,我要收回。”
白无涯道:“我做不了主。”别墅是吉野良子通过正规程序从齐冰手里买下来的,一切合法合规,黄春丽的要求有些不通情理了。
吉野良子听得真切,大声道:“休想!”
黄春丽淡然一笑,目光在那红伞之上掠过,红伞旋转得越发迅速,空中白色巨大漩涡中一支支冰矛寒光闪烁,吉野良子为了平衡上方的力量,不得不发足狂奔,一双木屐早已跑掉,可她却不敢停,只穿着白色的袜子在雪地上狂奔不已,生怕一停下,空中密密麻麻的冰矛就坠落到她的身上,到时候只怕她会体无完肤。
黄春丽道:“性命重要还是房子重要?”
白无涯唇角浮现出一丝苦笑,黄春丽没有给钱的意思,她是要强行将别墅抢过去。
吉野良子尖叫道:“我跟你拼了!”
白无涯却道:“好,我答应你。”
天明劍俠錄 縉雲仙客
黄春丽道:“明天中午,我来收房,一切手续,你们代为办理,记住我的话。”
末世之掌控未來 劍思陽
望着飘然而去的黄春丽,白无涯心中再也没兴起去为难她的念头,不是不想,而是能力使然。
那把红伞仍然在空中旋转不停,吉野良子不得不没命狂奔,尽管如此,她的体力仍然难免下降,红伞缓缓下降,无论吉野良子怎样努力都无法令它再次升腾而起。
成千上万的冰矛从天而降,吉野良子发出一声惶恐凄厉的尖叫。
白无涯也是大吃一惊,黄春丽明明答应饶吉野良子一命,可怎么在最后关头又改变了想法,白无涯准备冲上前去救援之际,却发现那冰矛在中途已经纷纷解体,重新变成了雪花。
吉野良子被吓得呆住了,浑身上下覆满了白雪,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颤声道:“她……她究竟是谁?”
张弛回到宾馆,发现闪电居然没在房内,心中吃了一惊,虽然闪电能力强大,可毕竟是在北辰,而且周围妖族出没,危机四伏。万一白氏对闪电下手就麻烦了。
赶紧呼唤闪电,没多久就感应到了闪电的回复,原来闪电独自呆在酒店实在太闷,于是去外面溜达,现在正玩得开心,让张弛只管睡他自己的,不用管它。张大仙人对玩心奇重的闪电也没什么办法,只是叮嘱闪电要谨言慎行,在外面不要勾三搭四,万一弄出几条狗命岂不是麻烦。
张弛洗完澡出来,看到电视机自动打开了,屏幕上出现了一个黑影。
张弛一边擦着头发一边道:“你就别故弄玄虚了,有本事你从电视机里爬出来啊!”
林朝龙叹了口气道:“我一心一意帮你,你却对我处处隐瞒,做人还能不能坦诚一点。”张弛到黄春丽家之后他就无法跟踪,对发生过的情况一无所知,所以才会发出这样的感叹。
张弛道:“人都得有隐私吧,你这个样子阴魂不散,到处偷窥搞得我连洗澡的自由都没有了,要是再这个样子,咱们也不用谈什么合作,我这就把手机给扔了。”
张弛说归说,可手机仍然放在茶几上,他没有扔掉的意思,毕竟老阴货对他还有很大的用处。
林朝龙道:“黄春丽跟你说什么?”
张弛道:“没说什么,就喝了几杯酒,而且也不是我不让你跟踪偷窥,是你自己没本事。”事实上是黄春丽将周围进行了灵能屏蔽,林朝龙没能偷窥成功的确和张弛没有关系。
林朝龙叹了口气道:“你终于还是暴露了。”
张弛道:“白无涯应该不知道我的身份,不过白云生那么狡猾,他应该猜到我是谁了。”
林朝龙道:“白云生?”
鬼夫大人壞壞噠
“就是那个戴老头帽的家伙。”张弛认为林朝龙应当知道。
林朝龙却道:“他不是白云生!”
张弛闻言一怔,那老家伙当着自己的面撒了泡尿,骚味十足,不是白云生还有谁?难道自己判断失误?转念一想,那人从头到尾也没承认他就是白云生。
张弛道:“你认识他?”
寵妻成癮,總裁的清純小妻
林朝龙道:“我认识他的声音。”停顿了一下又道:“任何人的声音只要我听过一次,我就能记得清清楚楚,我过耳不忘。”
张大仙人发现老阴货也蛮喜欢吹牛逼,向前欠了欠身子:“说说看,那老家伙是谁?”
林朝龙道:“你爷爷!”
“你爷爷!”张大仙人有点火了,怎么突然骂人呢?没跟踪成功就恼羞成怒,老阴货这心胸也够狭窄的,反击过后,脑袋又恢复了清醒,按理说老阴货不至于如此,追问道:“我爷爷?”
林朝龙道:“他是张土根!”
张大仙人哈哈大笑,仿佛听到这世上最可笑的事情:“别闹了,我爷爷早就死了,我初三毕业那年车祸……”说着说着他自己都不说话了,因为这场车祸现在想想疑点太多了,张土根是谁啊?真正的身份是张清风。神密局最强大的灵念师,七位创始人之一,排行老三得厉害人物,绿了老向,也就是自己的亲外公向天行。
從渡鴉開始進化
张大仙人想到这里有些尴尬,亲爷爷绿了亲外公,这事儿实在是太丢人了。
林朝龙问道:“想起来了,是不是有个爷爷?”
张弛道:“早死了,别胡说。”
獨家溺愛,纏上失憶新娘
林朝龙道:“当年的那场车祸只有你幸存,你以为自己当真那么幸运?”
张弛其实早就怀疑这件事了,不过在林朝龙面前他当然不会轻易表露:“怎么?你还觉得我亲爷爷会害我?”
“是不是亲爷爷不好说,毕竟你爸你叔叔全都是养子,你和你那位所谓的爷爷并无直接血缘关系。”
张弛心中暗叹,林朝龙虽然是个老阴货可和张清风比起来,他还是稍微要嫩了一些,我怎么就跟张清风没有血缘关系?何东来是我亲爹,他才是张清风的亲生儿子。
这其中的关系,怎地一个乱字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