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j13q优美都市小说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第1468章 來自老熟人世界的委託26展示-hvvsw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小說推薦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是啊,现在我要收回我的元力……在你们人类…不,我是说…”
树精结巴着,又连忙改口,“至少是在大多数人类看来,我现在所做的不就是在害人了吗?”
根据她对人类的了解,人类在面对精怪时基本都是不分前因后果,只要精怪对人类动手,那肯定都是精怪的错。
她感受到周围法则力量,震惊于对方的实力强大如斯。
更没想到经历过那么多声名鹊起的卫道士,反而不如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年纪轻轻的小姑娘。
对方不仅掌控法则力量,还能看透这一切的人,来历不简单啊。
芩谷语气平淡地道:“有句话叫做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作为一个旁观者没资格站在一方去评判另一方。我只看契约,如果契约是双方自愿以及天道认同的公道,我又凭什么去破坏别人的契约?!”
听了芩谷的话,树精终于放下心来:她不怕强大,只怕那些一棍子就要把人打死的假正义。
过了一会,树精才幽幽地传来一道意念:“……不管怎样仍旧谢谢你的成全。”
对方那么强大,有绝对的实力将她给吞噬掉。
那么她修炼了几百年的精元不都成对方的一部分吗?
之前那些打着除魔卫道的正义之人,处心积虑要除掉她,不也是想要得到她的元晶,让修炼更上一层楼吗!
然而对方并没有,仅此,便足矣让她敬佩。
芩谷正与树精交流着呢,突然间莫名其妙地感应到小屋接收到一缕信仰念力,怀安的声音传来:“……谷谷,是那树精传来的。”
这……信仰念力也太好赚了吧。
不由得,芩谷跟树精交流都真诚了一些——怀安感应到芩谷的真实想法,内心实在忍不住地吐槽:也不知道这么“现实”的人,怎么“随随便便”就得到别人的信仰念力了,唉,难道这就是之前枳说的,以本体进入小时空的好处吗?
思及此,怀安不由得开始期待起来。一定要努力修炼,等有了自己的身体后,也要正儿八经地进入现实世界!
……晚上,芩谷三人围在茶几前。
芩谷香喷喷地吃着今天枳为她烤鸡烤鱼,怀安也从芩谷识海中飞出来ꓹ 变成一团虚影落在一旁。
枳看着芩谷吃的香,可惜他现在虽然有了实体ꓹ 可是还是不能像人一样享受美食。
枳的本体是万象树,神通再强大那也是植物,只能抱着一块营养土在旁边小口小口地啃着。
根须可以吸收四面八方的能量ꓹ 所以根本不需要用“吃”来进补,以前也从来没有过想吃的念头。
可现在ꓹ 他以实体进入现实世界,又天天看谷谷各种大快朵颐ꓹ 竟在数据中不由自主生出一种叫“馋”的欲望。
可是其它东西他又吃不得ꓹ 只能吃土,每次到了饭点,给谷谷做好美食后,便跟着一起,在旁边抱一块土啃啃。
枳早已知晓今天发生的事情,对于自己第一次当神棍遇到的中年男子,对方错过最佳委托时间ꓹ 他十分平静,没有丝毫遗憾。
并不觉得对方是自己第一个接触到潜在客户ꓹ 用普通人类的情感ꓹ 会下意识地觉得自己理所应当要对对方负责之类。
没有ꓹ 完全没有。
他现在最担心的反倒是ꓹ 直接将那英维文放走恐怕会给小屋带来一些麻烦,也可能是转机。
在他检索的信息中ꓹ 之前已经有过不下三个降妖除魔的道人帮他除过妖ꓹ 最后当然是以失败告终ꓹ 还落得受伤的下场。
若是让这些人知道有人故意放任妖怪纠缠凡人,故意放走重伤过他们的妖怪ꓹ 铁定会把委托行和谷谷给恨上。
屍姐別碰我 鳳唯心
或者是他们干不过树精,便来委托谷谷?!
这些人来头都不小,是这个小时空里最大的除魔卫道组织里的人。
惹了他们,就相当于跟这个宗门杠上了,肯定会很麻烦。
但信息中也有一线契机——这些人并不是受宗门之名猎杀柏树精,完全是他们的个人行为。
毕竟宗门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去降妖除魔,要除的也是那些祸乱人间的妖魔。
比如哪个个地方有妖怪吃人,哪里有怨气冲天,于是宗门就会派出门下弟子前去铲除妖魔。
对于一部分过激分子,则认为既然妖魔会残害人类,为什么不等它们还没来得及伤害人类时就将其铲除了呢?于是就演变成了一些人看见精怪就直接打杀。
这就像杀人犯一样,犯罪了才会收到制裁。而不是说:人会杀人,为了将罪恶扼杀在摇篮中所以在人还没有杀人之前就将其灭了?!
正经宗门绝不会有这样的教义,从这一点看,事情还存在转机。
在庞杂的数据中,他还隐隐感觉到好像在树精事件,灵魂交换事件的背后,有一层模糊不清的网把它们连系了起来。
異世吞天
大漢天後 無奈排第七
埋葬!那段青澀的歲月
枳正是因为将这些信息传给谷谷,对方才在最后一刻将正当防卫变成了空间传送,将英维文丢进小树林里。
自請下堂:公主要改嫁
麻烦什么的,一旦踏入这个世界,凭着这份实力,就算是现在不想招惹,麻烦迟早会上门。
芩谷隐隐感觉她其实在瑾儿的灵魂交换案子里,自己就已经被盯上了。
对方却迟迟没找上门,或许就是因为枳检索的数据中的,那一层模糊不清的网——对方在布置这一张网。
芩谷想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才逐渐拓宽小屋的影响范围,而对方又何尝不是想把自己的网布置的更严密更牢固?
等对方势力完全形成再掉头对付自己,到那时,恐怕自己就更为被动了。
现在有这个契机可以触表及里,未尝不能把麻烦变成转机。
在芩谷做出这个决定时,枳一下子就明白其用意。
怀安则是忧心地道:“谷谷,我怎么总觉得把那个人放走有很不好的预感呢?虽然我我内心是比较不赞同直接灭杀了,但,就这么放走又会后患无穷…”
芩谷一边大口啃着外酥里嫩的炸鸡,一边听怀安的担忧。
待怀安说完,她与枳相视一笑:“呵呵,别担心,一切有我呢。我是故意放走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