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2udt妙趣橫生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起點-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黑暗神殿之戰(四)感謝大家的月票分享-036pu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说吧,马诺洛斯大人的条件是什么?”
萨鲁法尔大王已经做好了被狠狠宰上一笔的准备。
德拉诺什压低声音道:“马诺洛斯大人要求我们为他建造一座秘密巢穴,只有我们两人知道。”
萨鲁法尔大王面色苍白。
局長沈浮錄
正所谓狡兔三窟。
回到過去當土豪 觀唐
身为一位狡诈的深渊领主,在宇宙中多个星球拥有秘密巢穴,并不算什么稀奇事。
只是,一位深渊领主的巢穴,需要耗费海量的资源。
恐怕萨鲁法尔大王多年积攒的财富都不够。
萨鲁法尔大王咬咬牙:
“只要我还活着就好,财富失去了可以再赚,有了马诺洛斯大人的庇护,我无忧也。”
这是一件喜事,必须庆贺一番。
对比萨尔的奢侈,萨鲁法尔大王要简朴得多,只宰杀了两头牛头人,作为下酒菜。
酒过三巡,萨鲁法尔晕乎乎的,钦佩的说道:
“要说这萨尔绝对是个人才,我虽然不服气,但心底暗暗钦佩,我们兽人从不畏惧死亡,战死沙场是荣耀,可是看萨尔的所作所为,让人心惊胆寒呀。”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进攻黑暗神庙之战,除了时光之穴的炮灰部队损失惨重,奥格瑞玛同样伤亡极大,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死者。
毕竟,时光之穴的兽人都是新兵,需要奥格瑞玛老兵做出表率。
德拉诺什同样感慨道:“是呀,这一路上我见到了太多,丈夫死在黑暗神殿,妻子高兴得跳起来,说是为丈夫骄傲。儿子死在黑暗神殿,年迈父亲老无所依,就快冻饿而死,竟然说感谢萨尔。夫妻都死在黑暗神殿,一群子女就要到街上流浪,主动为萨尔跳舞。”
萨鲁法尔大王惋惜的点点头:
萬古天帝 習風
“若是真的为了兽人而死也就罢了ꓹ 也算是死得其所,死得有价值。我只担心这场大战兽人死得不明不白ꓹ 很快就被人遗忘,死得毫无意义,如同灰烬吹散了无人知晓。”
“父亲ꓹ 你对这场大战怎么看?”德拉诺什虔诚的请教。
萨鲁法尔大王阴险的一笑:“萨尔自视甚高,这就是他的缺陷ꓹ 有麦迪文罩着,艾泽拉斯无人是他的对手ꓹ 但他竟然敢与圣光军团和燃烧军团掰手腕ꓹ 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对手,我有预感,萨尔一定会栽一个大跟头。”
德拉诺什点了点头,同意父亲的看法,忧伤的说道:“大酋长的失误,千万兽人无辜赴死,兽人的悲剧不过如此。”
黑暗神殿ꓹ 正殿广场,密布着熊熊燃烧的邪能之火。
都市極品修真狂少 溫柔如水
绿油油的邪能之火中央ꓹ 站着高大的地狱火苏普雷姆斯ꓹ 如同擎天巨柱ꓹ 俯瞰着兽人。
这邪能之火极为古怪ꓹ 只要沾上一点火星就无法扑灭,直到身躯烧尽为止。
苏普雷姆斯挑衅的大吼道:“来呀ꓹ 兽人们ꓹ 迎接你们悲惨的命运吧。”
邪能之火挡住了兽人前进的道路ꓹ 兽人一筹莫展。
后方传来了萨尔的大酋长指令,严令务必克服万难ꓹ 继续前进。
一名老兵咬咬牙,朗声对周围的士兵道:
“据我所知,这世间任何元素都是有穷尽的,这头讨厌的地狱火虽然强大,但总有耗尽邪能之时,同胞们,我先做个表率,为了救世主萨尔,何惜此身,以我辈之热血,浇灭地狱火的烈焰。”
兽人老兵割开脖子上的大动脉,血流如注,高喊着口号扑向邪能之火。
“为了伟大的救世主萨尔。”
有了第一个榜样,越来越多的兽人以自己的血浇灭邪能之火。
少数胆小的兽人,畏畏缩缩不敢前进,立刻遭到其他兽人的指责:
“你这个胆小的废物,竟然怕死,伟大的救世主萨尔一次又一次拯救了艾泽拉斯,奉献了自己的一切,你又做了什么?”
无论是情愿还是不情愿,大量的兽人倒在正殿广场。
随着兽人鲜血的喷涌而出,数不清的兽人前仆后继,地狱之火竟然有被削弱的趋势。
这让兽人们看到了希望,越来越多的兽人加入了死亡的行列。
苏普雷姆斯受到深深的震撼,虽然他只是一头没有感情的地狱火,作为战争机器制造出来。
但此刻的他却感觉到不可思议,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
黑暗神殿议事厅,女公爵玛兰德面无表情向伊利丹汇报:
“大人,苏普雷姆斯挡不住了,兽人以五十万的代价熄灭了邪能之火,按照你的要求,我取来了他的地狱火核心。”
伊利丹睁开眼睛,怨灵如同山一样压在他的身上,似乎动都不愿意动:
“我知道了,命令古尔图格·血沸,塔隆·血魔组成防线挡住兽人,掩护灵魂之匣撤离,这件神器不能留给兽人,告诉莎赫拉丝主母,准备好撤退的传送门,黑暗神殿众将都是我最最忠诚的部下,不容有失。”
伊利丹早有计划,他的败亡只是暂时的,总有一天会卷土重来。
黑暗神殿忠心耿耿的将领是他的班底,重新崛起的保证。
女公爵玛兰德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不住道:“伊利丹大人,何不命令恶魔猎手从马顿撤回来,我们已经侦查到,萨尔就在影月村,由范德尔带队突袭,杀死萨尔,兽人大军不攻自破。”
伊利丹笑笑道:“萨尔只是一个幌子,他的背后有圣光和燃烧军团,算了,此事我自有主张。”
决战在即,伊利达雷议会无法在会议室安坐,纷纷赶往最前线。
偌大的议事大厅内,只剩下伊利丹端坐在王座上,周围没有他人无需掩饰,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可怕的怨灵诅咒,还真是难熬呀!”
伊利丹艰难的抬起手,怀中泰兰德的记忆掉落出来,犹豫了一下,弯腰捡起来。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伊利丹并无意外,只是微不可查的扬了扬眉毛。
“怨灵缠身的滋味如何?伊利丹大人?”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口,空气中飘来腐臭的味道。
“有趣,我没想到会是你。”伊利丹笑道。
“你似乎在等人。”说话之人走进了议事厅,暗红色的兜帽下,露出了腐烂邪恶的面孔。
伊利丹呵呵一笑:“我以为来的是古尔图格·血沸,那个没脑子的兽人很容易被萨尔蛊惑,没想到聪明如你也会轻信萨尔。塔隆·血魔,你活着的时候是古尔丹属下,可惜没有学会他得阴险狡诈?”
塔隆·血魔哈哈大笑:“伊利丹,虚弱至此,你还敢口出狂言,杀了你,我就是影月谷的领主,伊崔格大人亲口向我承诺。”
话音未落,塔隆·血魔举起三棱战戟,向伊利丹发起了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