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n10优美都市言情 《詭異入侵》-第0223章 黑暗樓道里的背影讀書-orx83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罗处绑在背上的布条,并没有松开。而固定在布条内的火把,却无缘无故掉落。
毫无疑问,这绝对是有外力参与。
可是,视线范围内,别说是人,就是半个影子都没看到。
江跃皱眉,提议道:“罗处,要不你走前面?”
“不,我还是殿后。”罗处还真不信邪了,将火把捡起来,重新在背上背好,将布条又紧了紧,确定它不会有任何掉落的风险。
这一次,罗处却选择了倒着走。
倒着走下台阶可不容易,不过三人下楼的速度都很慢,倒也不担心倒着走不小心摔跤。
愛之離殤 子洛
江跃还是走在前面,火把高举,尽量将照明的覆盖面扩大一些。
下到下一楼层,先前听到那光着脚腾腾腾跑步的声音,好像从来没出现过。这个楼层的楼道幽黑一片,一眼看不到尽头,就好像通往阴森的地狱。
既然决定下楼,三人也不去探究楼道两头到底有没有潜藏着什么,也不管之前那光脚跑步声到底怎么回事。
江跃正要继续往下一楼走的时候,耳畔忽然听到楼道尽头传来一声咳嗽。起初三人以为是耳朵出错了。
随即又是连续几声咳嗽响起,清晰无比。
这咳嗽起于未知的黑暗,显得无比诡异,每咳一下,都似在他们心头狠狠敲打一下,让他们心惊肉跳。
罗处忍不住就摸向腰间,柯总却道:“别管闲事了,我们下楼,先下楼好吗?”
现在别说是两声咳嗽,就算是天塌下来,柯总也不想去凑热闹,他唯一的念头就是赶紧逃离这个鬼地方。
更何况,这咳嗽出现在黑暗当中,明显透着邪异。
躲避都还来不及,又何必去自找麻烦?
江跃沉吟片刻,还是压制住好奇心,抬脚继续下台阶。
就在这时,那黑暗中忽然传来一声叹息。
接着,有一个声音幽幽道:“好好的大活人ꓹ 为什么要走死路?”
这声音听上去似乎上了年纪,显得有些苍老。跟刚才的咳嗽声有些相似。
江跃脚步一顿ꓹ 又停住了脚步。
柯总却催促道:“快走,快走。这一定是鬼物戏耍我们,故意搞得我们心神不宁。它这是怕我们离开!”
在柯总看来ꓹ 到了这种鬼地方,还能有什么好事?不管这声音是谁发出来的ꓹ 肯定没安好心,就是要乱他们心神。
这种话ꓹ 必须反着来听。
对方说是死路ꓹ 那说不准就是活路。
江跃却没理会柯总的催促,回头朝声音来源处凝视片刻。
“走,去看看。”
他这个决定顿时让柯总焦躁起来:“别去,千万不能去!这一定是恶鬼在引诱我们过去送死!”
江跃皱眉道:“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柯总很想说听我的,奈何他在这三人队伍里实在没有什么话语权,这里的任何一个人,他都得罪不起。
当下只能悻悻闭嘴ꓹ 跟着江跃掉头朝这一层的楼道深处走去。
火把能照到的方向,始终是有限。
三人朝那声音来源处缓缓靠近ꓹ 这楼道其实并不长ꓹ 可这时候走起来ꓹ 却好像没有尽头似的。
就在这时ꓹ 江跃视野当中,却出现了一把椅子。
这椅子很宽大ꓹ 背靠着江跃他们。
江跃隐隐觉得ꓹ 椅子前面ꓹ 好像坐着一道身影。这身影显然十分矮小,坐在椅子上ꓹ 被椅背完全挡住,隐隐只看得到一点点头发,看上去头发已然发白,应该是个小老头子。
江跃的脚步放慢,离那椅子五米左右的位置停了下来。
唉!
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椅子上的身影缓缓站了起来。果然是个佝偻的小老头,看上去一米六都不到,似乎因为苍老,身体缩水得很厉害。
“老前辈?”
那矮小佝偻的身影背对着他们,不发一言。默默地蹒跚而走,在黑暗中,他的背影显得更为诡异,晃晃荡荡,飘飘渺渺,仿佛随时会消失在黑暗当中。
柯总抱怨道:“搞什么鬼?”
江跃回头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
那佝偻老头走了十几步,终于停住了脚步。
他停的地方,赫然是一间公寓的门口。
先婚後嫁
老头的动作非常缓慢,但推门的动作却很娴熟,仿佛这个动作他至少做了几千次,轻车熟路。
门被推开,老头缓缓步入公寓当中。
江跃低声道:“过去看看。”
柯总却迟疑道:“非去不可吗?你就不怕是个陷阱?”
江跃冷冷道:“要布置陷阱,哪哪不能布置?这里和别的地方有什么区别?”
“走吧。”罗处十分警惕,还是倒着行走。背偷了一次后背,他现在无比警惕,处处提防。
说话间,三人已经来到那间公寓门口。
江跃探着火把朝公寓内扫了一下,发现这只是一间普普通通的公寓,只是装修比较老气,相对也简陋一下,跟楼上那些公寓比,略显得寒酸。而且屋子里很多生活用品,都显得十分老旧。
江跃缓缓走近,入眼是客厅里一套老旧的布沙发,好几个地方都有明显的破洞了。
一条老式茶几也斑斑驳驳,疙疙瘩瘩,看上去至少有二三十年的岁月痕迹。
茶几上放着一些报纸,还有一只廉价的保温杯。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便携式听歌的随身听,一般老年人都喜欢弄这么一个在手上。
江跃看了看报纸的日期,最近的一张显示日期都是十二天前了。
發個微信去天庭 臺燈下的節奏
那保温杯是装满水的,不过里头的水早已冷却。
江跃高举火把,在四周照了照,先前进来的老人,却好像并不在屋里。
三人都暗暗心惊,跟着从客厅找到厨房,又从厨房找到卫生间,然后去了卧室。
每一个角落都找遍了,却没有任何踪影。
好像刚才那个老头进了这公寓的门,就彻底从这个世界蒸发了似的。
柯总上下牙齿咯咯直响:“我就说闹鬼吧……”
窗户是封闭的,基本可以排除跳窗离开的可能性。
江跃吸了吸鼻子,皱眉道:“这屋子应该也有一阵没住人了!房间里都有股轻微的霉味了。”
“小江,如果这房子没人住,那刚才那位老人家是什么?”
“唉……”江跃叹一口气,其实大家心里都有答案,只是谁也不想亲口点破这个答案。
多半,刚才看到的老人已经不在人世。
山裏悍妻:將軍的小嬌娘
而且,老人死的日子应该就在半个月内。从报纸的日期可以推断出,老人的死绝对不会超过半个月。
虽然是半个月不到的时间,可公寓因为缺失人气,开始被蜘蛛入侵,墙角多出已经出现蜘蛛网,上面停着淡淡的灰尘。
除此之外,这公寓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
無限人生體驗師 大化不爭
既没有想象中的线索出现,也没有柯总想象的陷阱出现。
那个诡异的老人,就好像是一场噩梦中出现的一个无关紧要的符号,没有激起半点波澜。
“走吧,我看就是装神弄鬼,何必浪费时间?”柯总催促道。
江跃却不挪步,在公寓里翻找起来。
种种细节表明,这的确是一个鳏居老人的住处。不过老人应该很喜欢文艺,公寓里除了不少书本之外,还有许多民族乐器,诸如笛子二胡之类。
除此之外,竟还有传统的文房四宝,更有不少老人的书法绘画作品。虽然都是率性创作,但也颇见功力。
看得出来,老人家应该是一个极有生活情趣,但又返璞归真的老人。
可惜,如此可爱的一个老头,多半已经不在人世。
想到这里,江跃心头多少有些黯然。
将老人的这些物品一一整理好,放回原处。
忽然,江跃在电视柜的抽拉层看到一张大合照。
合照上面写着,银渊公寓第一届业主联欢会合影。
这大合照里头,目测至少是在百人之上,虽然是大幅的合照,照片上的每个人还是显得极小,不过勉强还是可以分辨出轮廓。
江跃虽然之前没看到老人的正面,单从背影和气质来判断,江跃很轻松就找出了老人在大合影里的位置。
老人在有座位的第一排入座,而且是比较居中的位置。虽然不是C位,但也算比较核心的位置了。
可以看出,这个老人在整个公寓楼的业主里,应该是比较出名的人物,估计原先的社会地位不会低。
“罗处,你认识这位老先生么?”
江跃指着照片中老人所在的位置。
罗处瞥了一眼,仔细辨认了片刻:“是他?梅老校长?星城一中的老校长啊。星城教育界泰斗级的老前辈。”
梅老校长?
江跃似乎也听过这个名字。父亲在离家之前,就是教育部门的一个官员,好像没少提起过梅老校长。
星城一中一直是星城最好的中学。直到这十年,扬帆中学才慢慢追上来,甚至是有赶超之势。
但梅老先生应该早在二十年前就退休了。
谁想得到,梅老校长一生桃李满天下,他老人家竟然在这简陋的公寓里度晚年?
“听说梅老先生的子女都在国外,一年难得回来一次两次。据说,梅老先生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把子女送出国。当然,这也只是听说。除了他亲密的人,谁也不知道真假。”
英雄聯盟之絕對信仰
罗处对梅老校长的事,居然还挺了解。
他忽然口气一凝:“小江,咱们刚才看到的,就是梅老校长?”
神武覺醒
“多半是的。”江跃叹一口气。
罗处心头一紧,他也知道,刚才看到的梅老校长,多半不是人,而是一缕没有消散的鬼魂。
只是,他老人家与世无争,到了这个年纪,又招谁惹谁了?
江跃忽然道:“罗处,柯总,你们来看看,这照片,有没有其他眼熟的人?”
冷少在身邊 慕瀟宸
罗处一怔,其他眼熟的人,跟眼下的事有什么关系?
不过他反应很快,立刻就想到了什么。
拿起大合影认真查找起来。
干他这一行,眼力是非常毒辣的。很快,他就找到了第二排居左第四位的一名女子。
这个女子,竟隐隐是楼上那间公寓被杀人分尸的死者?
“是她么?”罗处指着照片上这个女子,喃喃道。
“文玉倩。”江跃点点头。
罗处又面色难看地盯着这张大合照,语气复杂道:“不会这张大合照的人,都已经……”
罗处说的这个可能性,是最坏的可能性。
当江跃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大。
整个公寓楼,也许真的已经不存在什么活口。即便有,要么已经搬走,要么再别处有房产,并没有常住此地。
在此地常住的,恐怕真是凶多吉少。
“我就说,这整个公寓楼都是鬼物,你们还不信。这就是一栋鬼楼,满楼栋都是鬼!没有一个活人!不对,还有一个半死不活的老董!”
提到老董,三人也同样一头雾水。
之前老董被柯总绑在楼道上,一眨眼工夫就消失不见了。
笨蛋狐貍哪裏逃
如果这是一栋鬼楼,他到底去了哪里?在这鬼楼里,他那种状况多半是必死无疑。
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就算是死,死在什么地方?
最关键的是,这一整栋楼的住户,如果真的都不在人世,又是谁干的?怎么办到的?
一栋公寓,每一间都是单身公寓,怎么说也得有二三百户。就算入住率一半,那人数也不少。
从这大合照看,人数也确实不少。兴趣还有人没有参与这联欢会。
那么,如此之多得人,怎么可能被害得如此干干净净?难道没有一个漏网之鱼?难道没有一个人发现异常么?
如果是人为,那这绝对不是一个人可以办到的。
如果是鬼物作祟,那么到底是什么鬼物有此手段?
按之前江跃的推理,那文玉倩应该是第一个受害者,她被人杀害分尸,怀有怨气,变成厉鬼。从而在整个楼栋作祟,迁怒其他住户。
可现在看来,这个推理也未必就是唯一的答案。
当然,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从照片上看,文玉倩长相甜美,柔柔弱弱,看上去也不像是那种强势的女性,很难将照片的她和那来无影去无踪的厉鬼结合起来。
当然,江跃脑子里更大的疑问不是文玉倩。
而是梅老校长。
他们三人都准备下楼了,梅老校长以鬼魂的形态出现,到底想向他们展示什么?表达什么?
老大嫁作商人婦
不可能,梅老校长无缘无故出现在楼道里,无缘无故将他们引到这个房间,一点用意都没有。
一定是有什么他们没有挖掘出来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