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q1好看的都市异能 《君臨添夏》-第六十三章:獨處閲讀-ffy6x

君臨添夏
小說推薦君臨添夏
可怜的上官痕,要是他知道自己无时无刻散发着的魅力被陈夏定义为不正常,估计一定会哭笑不得!当然,换个角度来说,要是陈夏知道这男人的心思,准得兴奋的昏过去!!
上官痕摸着下巴,心里转着自己的小心思,忽然想起了什么,猛地皱起眉,嫌弃的目光瞄向坐在陈夏对面的上官子怡。恩,该想个招把这电灯泡支走。
只因當時太愛你
电灯泡上官子怡猛地打了个寒颤,摸摸胳膊,心说这天气怎么这么反常。抬头望天,站起身笑眯眯的伸手勾住陈夏的手臂往外走:“现在应该开始了!我们走吧!”
上官痕的目光跟着落到上官子怡勾着的胳膊上,慢吞吞的‘唔’了一声,率先走了出去。
华灯初上,街上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各式各样的小贩摊子堆满了道路两边,吆喝声一片连着一片,每个人脸上都是笑盈盈的,简直比过年还热闹。
三人顺着街道由北向南一路逛过去,遇到什么玩什么,看到喜欢的小玩意儿顺手就买了下来,一路上那叫一个开心。当然,要是能无视拥挤的人群以及时不时朝他们丢过来的鲜花的话,恩,准确的说,是朝陈夏和上官子怡两人身后跟着的上官痕丢去的鲜花。
扶柳节本就是个大日子,不管是本地的百姓还是外地的行人皆都出来走走看看,因此街上本就拥挤,可问题是,他们这三人周围的人群密度比旁边的足足高出一倍!而且大多都是女子!!无论是‘不小心’撞过来的,还是光明正大扭着腰肢走过来的,那头上戴着的花朵全都不偏不倚的往上官痕的方向落去……
陈夏嘴角抽搐的伸手取下不小心丢到她怀里的花,这都第几朵了?瞄了一眼笑的一脸娇羞的某个丢花的姑娘,一见到自己的花儿没有丢到真正想丢的俊俏公子身上,立马恨恨的跺了跺脚,一扭身跑了,估计是重新取花去了。陈夏翻个白眼,大姐,是你自己没丢准啊!回头瞪了一眼上官痕,都是这招蜂引蝶的,能不能不要笑的这么灿烂?!
上官子怡一脸的淡定,道:“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超能高手
上官痕一路上一直微勾着嘴角,保证只要陈夏一回头,就能看见他亲切和蔼的笑容,一见陈夏回头‘看’他,嘴角再次拉高了几分,引起周围一片吸气声。
陈夏无奈扶额:“我总算明白你为什么在安昌城的时候,不想出去参加这节日了。”就这人,往街道上一戳,就和招苍蝇似得能引来一堆人,这玩意儿挤得跟烙饼似得,还出来做什么?!
奧特曼之我真沒想統治世界
等到陈夏回过头去,上官痕的眉间微微皱了起来,如针一样的目光落在上官子怡身上,还在想找个什么机会赶走这电灯泡的时候,这机会,自己就来了!
上官子怡被那目光刺的一哆嗦,往四周打量了一遍,没发现什么,挠挠头,忽然道路前方传来一阵喧哗,前方的人群慢慢朝道路两边靠拢,瞬间双眼一亮,拉着陈夏就往一边退去:“快过来!快过来!这可是扶柳节的压轴节目!”
陈夏哭笑不得的看着上官子怡一把拉住刚刚挤到她们中间,正双眼发光的想要把头上的鲜花取下递给面前笑得温柔的上官痕的女子,看也不看,拉着就跑。无奈叹一口气,刚要追过去,脑中忽然一阵嗡鸣,眩晕感铺天盖地的笼罩下来,伸出去的手立马转回扶住脑袋。该死的!又来了!
自从大半个月前那次忽然却短暂的眩晕后,自己就时不时的忽然感到头晕,不仅眩晕的时间加长,而且连频率都增加了!光是今天,就已经是第四次了!这么不正常的反应,陈夏当然知道不对劲,也偷偷一个人出去看过大夫,可惜,每一个看过的大夫都看不出什么,只说了一些多多休息的废话。该死!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出现排斥反应了?
一直拿余光注意着陈夏的上官痕发现上官子怡的动作,瞬间双眼一亮,一把揽住往一旁倒去的陈夏的身子,脚尖一转,就朝着另一方向掠去,动作迅若闪电,身影闪了几下就不见了踪影。躲在四周隐秘角落的某个暗卫咂咂嘴,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另一个暗卫:“爷的轻功又进步了啊!”
本来围在周围的姑娘们一下子愣住了,脸上还带着无比娇羞的神色,一个个张大了嘴神色扭曲的呆在原地,直到身边的人儿提醒了,才眨巴眨巴眼,一边往边上退去一边不住的往四周打量,俊美公子呢?
道路另一边的上官子怡这时也发现牵错了人,在人家姑娘无线幽怨的眼神中,干笑的松开了手,再一回头,蒙了!眼前哪里还有陈夏和自家二哥的身影?!上官子怡眨眨眼,这两人呢?不过她也明白,估计是人太多,刚刚挤散了!不过,有二哥在陈夏身边,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吧!上官子怡仔细想了想,现在这情况去找人绝对是天方夜谭,恩,还是自己一个人先玩着吧!打定了主意的某人一点担心都没有的伸着脖子看热闹,把那两人瞬间忘到了脑后,却不知道自己才是被‘抛弃’的那一方。
此时,上官痕正揽着陈夏躲在某个光线昏暗的小巷子里,往四周瞄了瞄,确定没人发现之后,这才回头,刚想说些什么,忽然发现两人的姿势之暧昧,陈夏几乎是整个人贴在上官痕怀里一动不动,而上官痕的大手正大刺刺的横在她不赢一握的腰间……
狂野的愛
不良皇妃 冥鏡
感受到怀里的软玉温香,鼻尖萦绕着淡淡的幽幽冷香,陈夏身上温热的温度通过手掌传递过来,某个男人瞬间脑子一热,本欲松开的手掌再次微微收紧几分,不动声色的继续占便宜:“你还好吗?”
玄門妖孽 瘋狂小強
陈夏倒没发现自己正在被人吃豆腐,或者说,正因为旁边的人是上官痕,所以她才没什么防备,也没那心思往别的方向想什么,等到脑中的眩晕感消失后,陈夏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伸手拍拍腰间的手,示意上官痕放开:“没事,我没什么。”
傾世凰途:王爺我有藥
長 紫釵恨
上官痕当然明白她的意思,恋恋不舍的松开胳膊,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轻咳一声,偷偷的勾起了嘴角,唔,好歹抱到了。微微低头看向站在面前的陈夏,忽然,眉头一皱:“怎么了?你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