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febx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逐夢之浮生若夢討論-十.消失的泡沫熱推-9ce5r

逐夢之浮生若夢
小說推薦逐夢之浮生若夢
浮若走进房子,没有回头再看一眼。叶宸垂了垂眼帘掩饰掉心里的苦涩:“如果……如果你再回头看我一眼,只是一眼,我就可以不顾一切地告诉你一切……可,你终究没有回头……”他戴上帽子,拉低帽沿,抬眼看了看那紧闭的窗户,最后消失在夜色中。
“咔哒”浮若打开门,走了进去,可眼前的一切让她有些……生气——姐姐在整理桌子,而自己早上放在桌上的小含羞草的挂坠已不知所踪。
她抿了抿嘴,重重的将门关上,刚往前走,却又险些被一双男士皮鞋绊倒。
姐姐芊婳也早注意到这边了:“那是你安叔叔的鞋,今晚他在我们家过夜,让他在你书房住一晚。”
浮若冷笑:“我可没有什么安叔叔。”然后走到桌角处,敲了敲放挂坠的地方:“我的东西呢?”
異界之機關大師
“哦,那个小东西啊,今天安叔叔女儿过来,见她挺喜欢的,就送给她了。”芊婳淡淡地说。
浮若再次更用力地敲了敲桌子:“小东西,也是我的东西!我最讨厌别人动我的东西!”说罢走进了书房,便看到那位“安叔叔”正在翻看她的一本书。
浮若走过去从他手中抽了过来:“这是我的东西!”
“你就是小若吧?我是安叔叔,刚刚未经同意就看了你的书,抱歉啊!”浮若不理他,只是将书用纸巾擦了一遍才开口:“我叫浮若,没有什么安叔叔,而道歉我收下了,以后别碰“我的”东西!”说完,浮若瞥见了他无名指上的戒指,冷笑:“最讨厌这种人了。”
他注意到浮若的眼神,急忙解释:“这个是为你姐姐戴的!”
劍氣凝神 寂寞埋藏
“和我无关。”
“你姐姐她很好,不要总是……”浮若转身,微微挑起眉梢:“和你有什么关系吗?还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说什么啊!”然后走了出去,在门口时:“建议你不要乱碰我的东西。”
回到房间,浮若呈大字型躺在了床上。眼角流出的泪水浸湿了鬓角:为什么要哭呢?委屈吗?是啊,很委屈啊……明明很希望改善和姐姐的关系啊!可总是……搞砸,也不想这样啊……
“咚,咚——咚”一阵微弱的声响从窗户那边传来,浮若走到窗户边,探出头——洛凯絜在楼下,手中拎着她的书包,嘴角微微上扬,两颗虎牙若隐若现。他的刘海有些湿,似乎是一路跑过来的。
浮若眨了眨眼,反应过来:“等一下!我马上下来!”刚想从房门出去,想到姐姐在外面,她留了张纸条:出去一下。放在桌上,然后从窗户爬了出去。
站在楼下的洛凯絜吓坏了,赶紧跑过来准备接住浮若。浮若背对着他结果一跳便跳到了洛凯絜怀里!
浮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感觉挣脱出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浮若涨红了一张脸。
洛凯絜看她这幅样子,挑了挑眉:“但我是故意的。”浮若张口结舌,这要怎么说啊?!
洛凯絜看她满脸尴尬和害羞,忍不住笑出了声:“说你傻吧!我不故意的话,你就要被大地拥入怀里了!”
“呀!好像下雨了!”浮若抚去额头上的水珠,然后诧异的说。果然,雨水渐渐密集起来。洛凯絜用手替浮若挡住头,然后带着她跑到了等车的地方躲雨。
“哇,这雨还真是!”浮若愤愤地说,然后从口袋里掏出纸巾:“凯絜,这给你,擦干净。”
洛凯絜接了过来去没有擦淋得更湿的自己,而是替浮若擦拭掉脸上少许的雨水,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着:“过两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我……想邀请你去瑞士玩。”
浮若脸上有些许的动容,犹豫着。
“怎么,不想去吗?”洛凯絜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迫切。
浮若立即摇了摇头:“不!我愿意去!”听到这句话,洛凯絜高兴得简直要跳了起来。
“雨停了,我,先回家!”浮若不舍地挥了挥手,走向马路。
“浮若!”洛凯絜突然惊恐地叫了起来,朝浮若跑去,疯了似地,拼尽全力的跑去。……可……太迟了,洛凯絜在拥住她的瞬间,两人被冲过来的车撞到,被高高地抛向空中。
浮若视角:
没有只言片语,被抛向空中的那一刻,我努力的伸出我血迹斑斑的手——可这血是红色的,是凯絜的,在那一瞬间,是他紧紧的护住了我,没有一丝犹豫,就那样紧紧的拥住了我,倾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啊,你可知道,我是那样的喜欢你,一点一滴全都累积在我心底,然后悄悄发芽,带着迷茫,却全力生长……可是,就差一点点,怎么就…怎么就好像如何也抓不住你的手呢?
凯絜似乎是再也撑不住了似得,努力地用最后一丝力气扬起一个让我安心的笑容,然后……闭上了眼!
“这个孩子是无辜的,所以,我决定……”在落地的那一瞬,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副画面,一个国王一般的人说着这句话,而那些宫殿之中的臣民,模样极其的特别……
再次睁眼时,我是躺在一个陌生的环境,爬坐起来,却发现是在凯絜家的客房里。
这个时候,凯絜的哥哥洛墨走了进来,他露出一个极其勉强,微微苦涩的笑容:“没事了吧?”
我这才意识到,连忙问道:“凯絜呢?!”那种从头贯彻到脚的心慌感觉,是从未有过的,那样痛……
他似乎禁不住地微微摇了摇头:“小凯……还没有醒……”
詭墓 小小青蛇
我的心脏像是失心疯了一般,一阵一阵地扯痛着,低了低头,穿好鞋,扯出一个淡淡的笑:“他在哪?”“博爱医院三楼921号病房。”我终于像是释放了一般跑出去,脚步声就像是难以摆脱的梦魇,每一下都那样让人心慌……
透过门,我看到里面躺在病床上的凯絜,眼泪不受控制地快要流出来了,可在快决堤的那一刻,我又硬生生地让它流了回去。手略微带了些颤抖,缓缓地推开门,来到他跟前。
一直守护着我的他,笑容那样温柔的他,现在闭着双眼,那样脆弱地躺着,好像下一秒便会永远地离开,我蹲下趴在他旁边,静静地看着他,多么希望他立刻从床上跳起来,笑着说都是逗我玩儿的……
我闭上双眼,,将脸深深地埋在他的手心里,贪婪的感受着他的温度,而心中却有一丝悲凉漾开:如果可以,不要再遇到我了,好好的过下去,忘记我……
最终直起身,鼓起了最大的勇气,转身再装作淡然地离开,而谁会知道内心悲凉的落泪,只不过全都隐藏得到恰到好处……
纏綿入骨:總裁欺上癮
再见,我最爱的少年,只望再见时 你已忘记了我。
我床上男生的手动了动,手心有几滴淡紫色的液体,而他的眼角也溢出了清澈的眼泪……
在去医院之前,浮若根据脑海中涌现的那些记忆,打了个电话给叶宸。
两人在公园会了面。
浮若望着平静的湖面,淡然道:“我知道,你是知情的。”
叶宸看着她脸上的冷淡,不禁自我嘲讽地嗤笑一声:“怎么,所以…你是喜欢他吗?”
“我问你真相!为什么要帮着校长伤害我身边的人!为什么要瞒着我!为什么总要我找那根本不存在的答案!你明明知道的……我一直把你当做很重要的朋友,而你呢?现在凯絜在病床上躺着,我都不知道……他会不会醒过来!”浮若兀地转过头,神情愤然,像极了受伤的刺猬。
叶宸的笑凝在嘴角渐渐淡去:“呵,真相?好’我告诉你真相!真相就是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傻子!明明知道不该过分地靠近你,却还是无法克制的想更靠近你一点!明明知道你喜欢他,却还要一直等着,等着你哪天可以亲口说出‘不可能’这三个字的所谓‘答案’!明明知道应该帮着爷爷调查你,却还不死心地要用最后一点残喘来守护你!这就是真相……就算我说出来也无法让你接受我的心意的真相!”
浮若脸上的神情极其复杂,说不出任何一句话,而叶宸:“可那又怎样?无论我再怎么喜欢你,我都只是一个卑微至极的恶角!从头到尾……一直都是。”
瀚天記 甘果
浮若淡去脸上的复杂,移开视线,和缓着情绪:“…所以啊,告诉我,为什么我要在这呢?我,又是谁呢?为什么,身边的人好像在保护我,可却连他们自己都不会保护好呢?难道就只是为了我可笑的外来者身份?呵呵,为了一个可笑的身份,你们不择手段,有意思吗?!”一字一句说出口,那样的困难,心也止不住地啜泣。
湖面的微风拂来,将浮若的头发吹得凌乱无比,而她的表情却一丝不变,嘴角噙着那似有似无的微笑,眼睛却不知是在凝视些什么。
这时,有电话打来给叶宸,半晌,叶宸垂下抓着手机的手,低头讽刺地一笑:“爷爷……死了,就在刚刚,不知道是谁开的枪……他用最后的时间……却只说了句‘我们永远是一家人’。而我,无能为力地站在这,这么的颓丧……”两行泪水悄然划过他的面庞,也刺痛着浮若的眼睛:一直以来,看上去好像什么都无所谓的叶宸,此时此刻,脸上的不是笑容,而是清清澈澈的泪水啊!
狠了很心,不再去看他,扬起一个极其淡然的微笑:“看吧,都是因为我莫名奇妙的身份……”顿了顿,挽起凌乱的头发,继续道:“所以啊,我能做到的,就是离开……回到我的世界。就好比走错了片场的演员,从刚开始就错了,错得离谱……”低了低头,回眸,扬起一个极其淡然的微笑:“以后,世界上就不会再有浮若这个人了。后会无期了。”
情深緣淺:拒愛首席大人
语罢,一步一步与叶宸擦肩而过,没人知道,她每一步的悲怆是那样地直抵心房。“离别”对她来说一直那样陌生,可却如此戏剧性地由自己强行展开——是啊,也许……一切都不过一场浮光掠影。
浮若离开后,大家怎么也找不到她。洛凯絜醒来之后,得知了她消失,发了疯地找她,却连她的影子都不曾捕捉到……而不久以后,在那个公园,发现了她的尸体,那样静静地浮在水里,虽然已辨不清她的面容,可她手腕上的手链却好像无情地告诉大家——她走了……
可洛凯絜却不肯接受这个事实:“她不会离开的,我会等!”
叶宸回想起她说的话‘我要回到自己的世界’。心脏忍不住的抽痛起来——这就是所谓的回到她的世界?浮若,你真残忍!!!
在那之后,洛凯絜仍旧不放弃地寻找着她,一直都不愿放弃……而芊婳也把芊爷爷——一直被洛墨秘密保护的爷爷——接了回去。
一切又都恢复了该有的节奏,大家好像也好像渐渐习惯了没有浮若的日子……
可生活总是这样,往往在你以为风平浪静时突然莫名地爆发,而你所认为的离别,也不过是为久别重逢的相遇作铺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