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gmo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另一片天堂-第五章 平行空間推薦-53yzf

另一片天堂
小說推薦另一片天堂
第五章 平行空间
病嬌男神撩寵影後 九城酒
我记得有人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是形容大学生的。他说:
大一青涩懵懂,
大二意气风发,
大三成熟内敛,
大四茫然无措。
如要大学生活真是这样,那么梁丹丹真的很伟大,因为她陪着朱浩从青涩走向了成熟,同时也经历了朱浩最意气风发的时候。整整三年,不管风吹雨打,梁丹丹的身影都会出现在安大的校门口。梁丹丹一直在等朱浩,等朱浩忘记过去,等朱浩忘记夜紫涵。
——2020年夏天
朱浩迎来了大学生活的第三个夏天,也是一个最麻烦的夏天。因为他要准备他的毕业论文,因为他要考虑以后了,因为他的父母逼着他跟梁丹丹在一起。
“曙光,你看你跟丹丹在一起都三年了,不如……”
朱浩的小名叫曙光,是他的爷爷给他起的。曙光,太阳升起时的第一缕阳光。很好听,寓意也很好。
“我和她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朱浩放下碗筷,一脸茫然地反问自己的父母。
朱浩的父母一听朱浩的语气,便知道朱浩的心思不在梁丹丹身上,马上不悦的皱起眉头指责朱浩:“你这孩子怎么能这样讲,这都三年了,人家丹丹一直待在家里,不就是等着你呢吗!”
“我没让她等。”
“你!你…”
“我吃好了,先上楼了。”
殘存
如果愛情可以預見
“哎!”
“好了,小孩子的事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朱浩的爸爸忙拉住自己妻子的手,宽慰道,“没事的,会好的。”
朱浩无力的躺在两米多宽的大床上,他想到,他的床上曾经不止他一个人躺过,夜紫涵也曾躺过。那天他带着夜紫涵来家里见他的爸爸妈妈,晚上夜紫涵便留宿在自己的家里了,没有人反对,他的父母那时对夜紫涵的态度极好,晚上,就是在这个床上,他们躺在一起,盖着一条被子,枕着一个枕头,呼吸着彼此的气息,入梦了。朱浩没有碰夜紫涵,不是不想,而是不舍得。朱浩知道夜紫涵是个保守的女孩,也知道夜紫涵一直都想把自己的第一次留到她嫁人的时候,所以一直以来朱浩都不忍心伤害夜紫涵,一直都把夜紫涵当个小孩子一样宠着。朱浩也曾以为他会一直宠着夜紫涵的。
朱浩的眼皮越来越重,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一切都仿佛进入梦想般虚无缥缈。
朱浩仿佛是睡着了,所以没注意到推门而入的梁丹丹。
后来,我得知,梁丹丹是朱浩的初恋女友,是朱浩最懵懂的时候想要爱护一生的女孩,也是曾一直埋藏在心里的女孩。其实,朱浩也跟夜紫涵提起过梁丹丹这个人,但大概是夜紫涵的记性不好,所以忘记了。朱浩说:“梁丹丹是个很漂亮的女孩,我当时真的很喜欢她,好像我们班的男生都很喜欢她,她的身上有很好闻的花香的味道。”夜紫涵能感觉得到,朱浩真的曾喜欢梁丹丹很久很久。
梁丹丹就那样坐在床边看着沉睡的朱浩。朱浩是个不爱说话的人,但在喜欢的人面前他会变很聒噪,他说我这是在逗你开心呢。朱浩也不是个很爱粘人的人,但是他会一直粘着自己的女朋友,他说我只是想一直跟你在一起。朱浩长得帅,而且很高,身材比例各方面都很好,是很多女孩子都梦寐以求的男朋友的类型。这样的男生如果爱上了便会很难走出来吧。比如梁丹丹。
梁丹丹最初认识朱浩的时候,朱浩并不是这样的,至少容貌不是这样的。如今看来真的是越来越帅气了。梁丹丹看得有些发呆。
“妮子…妮子…”正当梁丹丹看得入迷的时候,朱浩迷糊的喃喃自语着。朱浩的言语虽然模糊,但是梁丹丹却听得一清二楚。
妮子!夜紫涵!
梁丹丹气愤的攥紧了拳头,一个死人,她梁丹丹竟然输给了一个死人!一个死人!
梁丹丹倾身而上,将自己的身体贴在朱浩的身体上,心一横眼睛一闭,亲上了朱浩的嘴唇以制止了那刺耳的字音。朱浩还是很灵敏的,察觉到异样后便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放大版的梁丹丹,一时两人都没有惊讶,反而沉默了。梁丹丹没有任何要起身离开的意思,最后还是朱浩先扭开脸抬手示意要推开梁丹丹。
“朱浩!要了我吧,好不好?”梁丹丹用尽全力压制住朱浩,双眼直视着朱浩的眼睛,不容许朱浩有一丝躲闪。
我想梁丹丹也是个厉害的女子。整整三年,三年都待在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男人身边,忍受着流言风语,忍受着热潮冷风,却从未想过离开,这是得有怎样的决心啊。
“起来。”
“我不!”
“你别这样,我不喜欢你,你跟着我不会有结果的。”
“你喜欢谁?”梁丹丹有些负气的吼道:“那个死人吗?!”
死人?夜紫涵?
朱浩没有说话,只是用力推开梁丹丹,站起身说:“不是。”
也许正是因为在乎,所以才不忍心伤害。朱浩的心不是石头做的,怎么会不知道这三年梁丹丹对她的好,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朱浩·才不像上海梁丹丹。
“朱浩,她已经死了,她已经是个死人了,她再也不会回来了,你醒醒吧好不好?”
梁丹丹一直以为只要她愿意等,朱浩一定会回来的。梁丹丹一直以为朱浩爱的人是自己,可是都三年了,整整三年了,朱浩都没有忘记那个死去的人,那个人在朱浩的心里就那么重要吗?我真的没有办法让朱浩忘记她吗?
很多个晚上,朱浩都会梦到夜紫涵,那个浑身是血了无生息的夜紫涵。每一次当他想要靠近梁丹丹的时候,夜紫涵都会出现,折磨着他,牵制着他,让他痛不欲生。
“我不值得你这样。”
有时候,有些人,根本分不清是自己走不出来还是自己根本就不想走出来,也分不清是别人没放过你还是你自己根本就没放过自己。
朱浩又去了夜紫涵的墓地,时间越久大家来看夜紫涵的次数就越少,夜紫涵的墓地变得越发越爱生长杂草了,也变得越来越寂静了。朱浩就那样静静的坐着,一言不发,甚至连夜紫涵的名字都没有叫。在夜紫涵面前,朱浩变得越发越安静了。
第二天,朱浩拖着行李离开了家,他必须要为自己的未来打算了。朱浩一直都想开一家饭店,所以他便利用这两个月的时间到南京的一家饭店实习,并且学习一些简单的管理。
朱浩走的时候告诉了自己的父母,她不知道梁丹丹后来有没有再去他家找过他,也不知道梁丹丹知不知道他出来了,更不知道梁丹丹还有没有再等他。后来我懵懂的明白,有些时候日久生情可能真的比一见钟情要走得长远,因为爱一个人久了就会成为一种习惯,而习惯往往是很难戒掉的,所以当一些习以为常的事物从我们身边消失的时候我们应该都会不习惯,然后会怀念,最后会疯狂的想念。这时候大概我们就会明白那件事物对自己的重要性。
所以从来到南京开始,朱浩竟然忘记了夜紫涵,开始每日想念梁丹丹了。
一天深夜,朱浩下班后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突然脑海中就浮现了梁丹丹那张妖娆的脸蛋,她笑着不停地唤着朱浩的名字,那笑容是无比的甜美。朱浩把玩着手机,手机的屏幕一直停留在一串11位的数字页面上,不一会手机便灭了,朱浩轻轻地用一手的指肚点了两下手机屏幕,那串数字又出现了……
一天中午,阳光甚好,朱浩漫无目的地独自走在南京的某街道上。那天街道上的行人特别多,人来人往的特别拥挤。
“妮子,你别这样攥着我。”
“怎么了?哼!”女子越发厉害的攥着男子的无名指往后扯。
“疼疼疼……”
这个对话…这个声音…好熟悉!
朱浩猛然回头四处张望,他看到…!
夜紫涵那张笑脸印着阳光肆意的张扬着,及腰的长发在微风的怀抱中自由的飞舞着,那眉眼处的一颦一动都跟从前的夜紫涵一模一样,连这耍赖的动作也一模一样。
與狼共處:爆戾總裁的小嬌妻 談笑風雪
以前夜紫涵走路不喜欢握着朱浩的手,唯独喜欢攥着朱浩的无名指,但是夜紫涵走路又没有朱浩走得快,所以每次都把朱浩的无名指扯得生疼生疼的。而每次这个时候她们都会发生这种对话。
朱浩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他不敢前进也不敢开口。直到夜紫涵发现他。
“喂,你干嘛一直看着我?”
她…她明明刚刚在那里!怎么突然就…就在我的面前了。“我…你好像一个人,真的很像。你……”
“是吗?”夜紫涵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男生,然又俏皮的回头看着身旁的白衣少年:“夜,他说我长得像别人哎,我有那么大众脸嘛?”
男子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摇摇头。
“我不是那个人。”
“可是……”
“没有可是!你心里记住的都已经过去了,忘记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忘记我吧!——”
朱浩猛然惊醒,手机还握在手中,墙上的时钟已经走到了凌晨两点。
我…刚刚是在做梦?
朱浩有些疑惑的问自己,如果真的是在做梦,为什么会那么真实?如果不是做梦,那么……妮子原谅我了?夜紫涵应该是原谅朱浩了,这三年,朱浩也曾不间断地梦见夜紫涵,但是除了梦到夜紫涵死去的场景外不会再梦到其他的事情,所以……夜紫涵原谅朱浩了。
不管事实到底是怎样,朱浩从心底里开心起来了。他有点兴奋的拿起手机并播出了那串数字,对方很快便接通了电话。
“朱浩?!”很明显,梁丹丹接到朱浩的电话也很激动。
朱浩激动的手有一些发抖,耳朵紧贴着电话屏幕,嗓音有些哽咽的说到:“梁丹丹…我想你了。”
电话那边变得安静了,只是片刻后便发出断断续续的哽咽声,我想,梁丹丹可能是哭了。我想在这种情况下,我一定也会哭。一定会喜极而泣。但我怎么也想不到,朱浩竟然也留下了眼泪。
那两行泪珠在深夜中闪着亮光,照耀着每个人的心灵。
“你没必要为他做这些,毕竟是他当初辜负了你。”
夜紫涵收回视线看着身边的夜,笑道:“你知道吗?我总想当初我是不是做错了。”
也许,根本就不是他们害了我,而是我害了他们。也许那一切都是我的命,既然如此,我又何必牵连些无辜的人。
——杭州
杭州,夜紫涵生前只来过一次,但是她那次走过的街道、坐过的地铁、去过的商场,每一个地方夜紫涵都记得的清清楚楚。
那天,夜紫涵订的车票是八点多的,从上海出发坐高铁到杭州不到一小时就到了。那时夜紫涵第一次去杭州,夜紫涵有点紧张,但同时也有点激动,夜紫涵随着人流走出,走到了北3T的出口,但是那时牛战豪还没有到,所以夜紫涵就那样站在陌生的大厅内,一切都是陌生好的,她不敢动一步,她四处张望着,希望牛战豪能在一点找到她。最后当牛战豪的身影闯入夜紫涵的视线中的时候,夜紫涵有种想哭的冲动,牛战豪一把就抱住了夜紫涵,安慰着她:“对不起,我来晚了。”夜紫涵能听到牛战豪急促的心跳声和粗重的喘息声,细密的汗珠润湿了他的头发。夜紫涵看着牛战豪,笑着说:“没事啦。”牛战豪也笑了,就那样偷偷的亲了夜紫涵的脸颊,他的眉眼还如初见时一样的耀眼,以至于那天整整一天夜紫涵的视线都没有离开过牛战豪的眉眼。
韓娛之單身爸爸 夜的七宗罪
夜紫涵来到牛战豪的店门前,那家店的名字很简单,单字一个‘涵’。
夜紫涵就那样望着,竟然有点失身,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死人也会走神。
“大家忙完手头上的活之后吃完中饭,下午休息。”
熟悉的的声音传入夜紫涵的耳膜,夜紫涵激动地闯入店里,直接来到牛战豪的面前,速度竟快到连夜都没有反应过来的地步。
牛战豪瘦了,变白了,发型变了,整个人的感觉也变了,即使他现在是在笑,但却少了当初那种真实的感觉,但是那对眉眼却依旧还是夜紫涵记忆深处最真实的眉眼,一丝一毫都没有改变,就像牛战豪在夜紫涵心目中的地位一样,一样的一丝一毫都没有改变。
夜紫涵有些颤抖的抬起自己白皙的双手,慢慢的抚上她曾日思夜想的那张脸,可是牛战豪感受不到夜紫涵,夜紫涵同样也感觉不到牛战豪那炙热的体温,夜紫涵哭了,她有点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明明自己深爱的人就在自己眼前,可是他看不到她,她也触摸不到他。
“你的时间不多了,我们该走了。”
夜强行的拉过夜紫涵的双手,强迫夜紫涵离开了。
“不!不要!战豪!战豪!牛战豪!”
牛战豪!——
嫡女鴆毒
突然牛战豪听到一个声音在呼喊自己,而且那个声音好像很熟悉,但是他…想不起来那时属于谁的声音。
今天是五月五端午节,同时也是牛战豪的生日,但是这些年他都已经习惯一个人过生日了,所以他便给所有的员工放假了。
牛战豪每年过生日都很简单,自己一个人把自己灌得烂醉就行了,但是牛战豪只允许自己每年在这一天把自己管的烂醉,因为有个人很不喜欢他抽烟喝酒,因为那个人很关心她,每次她都会说:“别抽烟了,对身体不好。少喝点酒,喝伤了胃怎么办/”
牛战豪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允许自己想念夜紫涵,想念那个曾经深爱自己的人,想念那个一直埋藏在自己内心的人,想念关于她的任何事,想念她说过的每一句话。
恍惚中,牛战豪看到自己的床头柜上仿佛放着什么东西,他本不想理会,可是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去触摸那个东西。牛战豪有些费力的起身,拿起那个东西,是一幅画,画中的人有他。画中的牛战豪仿佛在一个教室里,他站在讲台上,背后是黑板,他的手上有一些本子,嘴上好像在说着什么,但从他的眉眼处可以看出,他的心情很好,他笑着,牛战豪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他的笑容真的很好看,他的斜对面有一个女孩,但只是个长发披肩的背影。画中只有这两处是清晰的,其他的事物都有些模糊。即使是这样一副如此模糊的画,却润湿了牛战豪的眼睛。
牛战豪的眼泪打湿了画,印出了背面的字,牛战豪有些呆愣的翻到画的背面,一行醒目的大字刺激到牛战豪的心房。
他哽咽着放声大哭起来。
“战豪,我希望你只能好好的。”
——2025年夏天
夜紫涵的墓地不约而同的来了四个人。
他们彼此互相介绍着:“我老婆,梁丹丹。”
“丹丹,这是牛战豪。是夜紫涵生前得朋友。”
“这是我女朋友于艳杰。”
“你好。”
“你们好。”
梁丹丹和于艳杰简单的认识后都没有再开口,即使朱浩和牛战豪之后什么都没有再说,但是她们都知道这两个男人曾和夜紫涵都发生过难以忘怀的事情。
朱浩将手中紫色的玫瑰花放在夜紫涵,说道:“谢谢你愿意原谅我。”
相比朱浩的紫色玫瑰,牛战豪手中的一朵红色玫瑰花显得异常引人注目,牛战豪蹲下身来,将红色的玫瑰放下,手指掠过夜紫涵的笑脸,笑道:“以前总想着买朵花送给你,可惜一直都没送。”
牛战豪回头看着于艳杰,伸出自己的左手,于艳杰很自然地上前将自己的右手放在牛战豪的掌心中,依附着牛战豪蹲下身来,牛战豪开口说道:“小乖乖,我现在过得很好,我也希望你能好好的。知道吗?你一定要好好的。”
于艳杰闻言看着牛战豪越发攥紧了牛战豪的手掌,对着夜紫涵讲:“夜紫涵,我会替你好好的爱牛战豪的。”
日落了,四人一同离开了墓地,但轻松愉悦的声音却一直回荡着。
“宝宝几个月了?”
“八个月了,快生了。”
“你们呢?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也快了,家里正在筹备呢。”
“打算在杭州结婚。”
牛战豪看着于艳杰,于艳杰笑着讲:“恩,杭州挺好的,反正房子已经买了,就在那住下吧。”
“那挺好的。”
朱浩开了一家饭店,和梁丹丹结婚了,幸运的添了一个大胖小子。牛战豪和于艳杰在一起了了,他们都决定定居在杭州,同时经过自己的努力,在杭州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夜紫涵的弟弟长大成人有了自己喜欢的事业,同时把爸爸照顾得很好。每个人都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夜紫涵望着朱浩那惊恐的眼睛,楼层在自己眼前一层一层的飞过,呼啸而过的风声侵入夜紫涵的大脑。“朱浩,你后悔了吧。对不起,我也不想伤害你,但是我真的活不下去了。希望…你们都能过幸福……一定!”
“不要啊!——”
“怎么了?又做噩梦了?”温柔的声音传入夜紫涵的耳膜,这才使夜紫涵得以平静下来。
牛战豪打开床头上的灯,温柔的抱着从梦中惊醒的夜紫涵,手不停的拍着夜紫涵的后背,温柔的宽慰道:“乖,不怕,不怕,只是做梦而已。不怕。”
“呜呜…战豪,我梦到你不要我了,我就跳楼自杀了…”
“闭嘴,瞎说什么呢!我怎么会不要你呢。”牛战豪捧着夜紫涵的脸蛋,亲了亲夜紫涵的眼角,坚定地说道:“我不会不要你的,你是我的小乖乖,一辈子都是。”
“恩恩。”
“睡吧,一定是因为怀着孕,精神太累了,明天咱去医院看看,赶紧安心睡吧,有我在呢。”
“嗯呐。战豪,我最爱你了。”
“傻样,我也爱你。”
我记得我曾在某本书中看到,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个空间,一个有着跟我们的世界里的事物都有一模一样的事物的空间存在着,我们称之为‘平行空间’。但是在平行空间里,一切事物的发展轨迹都不受约束,也就说明在我们的世界里所发生的事情,在平行进空间里可能都不会发生,但是在平行空间里可能会发生一些在我们的世界里无法发生的事情。
如果世界上真的存在平行空间,我希望,在那里,夜紫涵能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能够幸福的生活一辈子。
THE END
小乖涵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