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util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藏在時光裏的祕密 柏樹小姐-聽天由命展示-gxhf2

藏在時光裏的祕密
小說推薦藏在時光裏的祕密
当一人倒霉的时候,每个人每件事都会忍不住来补刀,这是常理。
我低下头,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脚尖,想从中抠出个所以然,然后天马行空的行尸走肉,我看着他的影子倒映在我的鞋前,我能看到他从脑袋上跳脱的几根毛发,在调皮的摇晃,扰的人心麻麻,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一边小心的用脚尖去够,他的影子,尝试能够更接近他。
“我为今天的失礼为你道歉。”他的声音从耳边钻进来,我猛然抬头望向他的方向。
他闭起了眼睛,皱起了眉头,两根手指捏了捏鼻梁,一派疲惫,
“我今天心情不是很好,所以我有些很不冷静”
这一刻我心思轮回了千百遍。
陰婚不散:獨寵小懶妻
因为心情不好,所以想做点凡人间的圣事来提高一下心里素质?
魅姬 端木搖
到头来发现自己把玩物弄得一塌糊涂,就想着给颗糖?
我回过头,低头把脚尖收了回来,
“不,是我太敏感了,对不起。”
他看向我,张了张口,这时一声急促的铃声打断了他,我看向课室里,路过了他,径直的往位置里走去。
年欣小心的看着我,一边收拾课本,一边用小眼神瞟着我,我不耐烦的看着她,大手一挥,
“行了,有事就说,有屁就放!”
“小人做事不利,还望大人开恩,以后我一定不会草草了事,定要做到为达目标不折手段!”她一腔大义凌然的指天发誓。
“嗯,朕,乏了,你,看着伺候吧”,
帝戰
说着我倒在了位子上。
重生之別叫我男神
她小心翼翼的扯着我衣袖的一角,
“既然如此,小的就先回寒舍,收拾得体再来伺候您。”说完,背着书包向外狂奔。
“你丫的年欣!!!”
这时许墨从后门走进来,看了我一眼,带着些许惊讶。然后眉开眼笑的看着我。
哼,丫的,想炫你的牙齿白啊?笑?笑不死你!
我冷静的背起了书包,慢悠慢悠的走了出教室,看着教室隔壁的桂花树,我忍不住走过去踹了一脚,又瞟到许墨刚好走出来,我转过头,又踹了一脚,去你的装模作样,狠狠的呸了两下,就走了。
我卧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上因漏水而长出了些许青苔,硬是止不住泪水。
什么45度仰望天空不让眼泪留下来,
骗子。
“小米,出来吃饭,大不了妈妈再给你买一条,听话!”老妈拍打着房门,试图劝我。
夫狼哥哥要吃肉
我不想搭话。便随手扯起了一张被子蒙在头顶。
龍陽君
小黑死了,这是我回到家,老妈跟我说的第一句话。
从小学开始,它就陪着我,仿佛整个童年都是我跟它的玩闹的身影。
遇见它的那天,是我尾随许墨回家的时候,在路上看到它。
那天,雨下的有点着急,一大早天色朦胧的暗沉,丝毫看不出早上的色彩,一群孩子,挤在教室里看着外面奇异的天色,既害怕又好奇。只是持续了一上午的雨还是没有变化。
放学后,一大群小毛孩堵在教学楼下。
而我,得意的一步一步走到雨中。
我穿着老妈给我买的雨衣和水鞋,上面是还珠格格的头像印花,肆无忌惮的踢踏着雨水,看着学校门外的零食,忍不住注目了一下。
就在我纠结要不要买的时候
我看到了许墨。
他背着一个深棕色的书包,拿着雨伞,慢慢的绕过水坑,走向公路旁,沿着公路一直走,我知道,这是他回家的路。
不知道是什么念头,我慢慢的尾随在他后面。他走前一步,我踏前一步。我像是发现了什么趣事一样,不知食味的跟着他,一步又一步,却又保持了一段距离。
我看着他停住在一个小箱子旁蹲下,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小块面包扔进了箱子里,看了一会心满意足的走了。
我认出那块面包,是今天早上的学校发的早餐。小学时,我们都会购买早上的饭票,所以我们都会带上一个饭盒,到学校吃早餐,每天的早餐都是不一样,却又有规律,比如今天是面包跟牛奶,隔天是瘦肉粥。
我躲在一台垃圾车后面,看着他走进他家,然后赶紧走到箱子前查看,是一条小狗,黑漆漆的,我看了看周围,然后俯身用双手抱起箱子,拔腿就跑,箱子里的小狗无解的望着我。
小小的身子抱著大大的箱子奔跑在雨里,一脸挖到宝藏的幸福表情。一路上都是我无穷的游戏天堂,唯有怀中之物,才是我的至宝。
是我硬生生保留下来,最鲜活的回忆。
想起那时候,我可是用尽了办法才说服老妈养下它,到如今,竟这么多年了。
因为我总会幻想,当他看到小黑是一脸惊讶的表情,然后又对我回以一笑。
当年一门心思的想着,执拗的牵着,到如今都断了。
魔動機甲
再买一条,也买不回最原本的不是么?
逆亂青春傷不起
我在床上折腾了一下,算了,干嘛跟自己赌气。
我跟我弟把小黑的尸体埋在了家对面那条河的上游,我看了一会面前的河流,还是一如既往的亲切,只是变了太多,让人心堵堵的。
河对面是一片菜地,还有隐藏在后面的细腻的沙粒。曾经我们一群人,拉起了衣袖,挽起了裤脚,慢慢从河的这边到达河的那边,我们兴奋的在陌生的领地里奔跑。
现如今却是满目疮痍。
我低头看着弟弟哭肿了双眼,叹了口气,“别哭了,我们回家吧。”
“那我还可以来看看啊黑么?”弟弟用手搓了一下眼睛,抬头看我,
“当然”,我擦掉弟弟的眼泪,对他伸出了手“现在回家,让小黑好好休息。”
弟弟不舍的看着掩埋小黑的地方,一抽一搭的把手放在了我的手上。
小孩子感情果真纯粹的自然,只是我再也不会有了。
我握着弟弟的手,往家的方向走去。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埋葬小黑的地方,默默的说了声对不起。
对不起,没有赤诚的对待你,
对不起,没有善始善终。
对不起,事世无常,我不应与天作对,应与天附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