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y2gv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江湖梟雄-第一三二一章 西北長天,正在燃起的火焰看書-rcn6g

江湖梟雄
小說推薦江湖梟雄
长天集团楼下的商务车里,薛然踹碎了笔记本,随后又对着座椅一顿猛踹,一个人在车里发了疯一样的宣泄着自己心中不满的情绪。
许久后,摇晃的商务车终于静止下来,将自己折腾的筋疲力尽的薛然也大口的喘着粗气,翻出了口袋里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我忍不住了!我要动手!”
“什么时候?”对方语气平静的问道。
“今天!”薛然胸口起伏。
“今天?这个当口,是不是有些太过于着急了?你要知道,我这边准备的并不充分!”对方对于薛然的回答明显有些诧异。
“我没时间了!那个老东西要成立离岸信托!把长天集团交到信托公司手里!一旦让他把这件事做成,我的一切努力就全都化为乌有了!明白吗?!”薛然歇斯底里的吼道。
“不会吧!西北长天,可是薛仲元拼搏了一生的基业,他真的就准备这么放弃?”对方的语气中也夹杂着一抹震惊。
“他不是为了放弃!而是防备!防备他的长天集团,不会落到任何人手里!这个老家伙,哪怕死了,也要让他的影响力根植在集团内部!让我们永远活在他的阴影之下!今天集团的内部会议,李静波根本没有胜出!他把李静波支走,将薛猛扫地出门,只是为了稳住我!同时不让李静波和薛猛打乱他准备办理信托的计划!我们全输了!全都被他耍了!!”薛然因为过度激动,手臂不断颤抖。
浩劫之魂獸天下 焚風
“薛仲元这一手,玩的确实太妙了!当所有人都在为了争夺长天集团话语权的时候,他居然要把长天集团暗中操作给信托机构!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的确是他的行事风格!”
“我给你打这个电话,不是为了跟你讨论他的做法的!但是我如果再不采取行动的话,那么多年的努力就全部付之东流了!我对集团呕心沥血,付出了一切!但最后得到的结果,居然是跟薛猛那个废物一起拿着每个月的一百多万分红过日子!这种结局!我他妈绝对不能接受!”薛然脖子上青筋毕现,展露出了与自身平素里那副斯文面孔截然相反的模样。
“你想怎么做?”对方沉默数秒,开口问道。
“我原本以为,薛猛被踢出局,李静波上位之后,对于我而言,是最好的机会!因为李静波在集团内部,是没有任何股份的,只要我想,随时都能把他清出集团!但现在局势变了,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取得长天集团的控制权,否则离岸信托一旦启动,我这一辈子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薛然顿了顿,眸子里透出一抹寒光:“我的时间不多了,所以不管准备的是否充分,我都必须做出行动!”
“……可以,如果你做出了决定,我全力支持你!”对方沉默片刻,最终给出了回答。
“你手里的那一步棋,可以动了!”薛然语罢,直接挂断了电话,拧开车内的一瓶矿泉水猛灌了一口,再度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超級軍工霸主
几分钟后,长天大厦一层的电动门敞开,薛仲元的秘书荀梦站在门口观察了一下,随后避开监控走到薛然的车边,拽开车门钻进了车里,但是在看见里面混乱的景象之后,微微笑道:“你这是怎么了,要把车拆了啊?”
步步生蓮 月關
“婊Z!”满心怒火的薛然看见荀梦之后,单手拽住她的头发往下一压,另外一只手奔着腰带够了过去。
爾虞我嫁
“哎呀!你别讨厌!现在薛董还在楼上呢,我不能离开太长时间!”荀梦娇嗔一声,伸手推开了薛然:“什么事啊,非要在这时候叫我下来?”
殘王追妻:重生嫡女有點毒 茵茵青草
喝血的丈夫
“败兴!”薛然被荀梦的拒绝搅了兴致,一把将她推开,随即转身拿过了自己放在后排的手包,在里面掏出了一个螺口试剂瓶,向荀梦递了过去:“回去之后,把这个东西掺在老头子的茶里!”
傾世聘,二嫁千歲爺
“这是什么啊?”荀梦接过试剂瓶,看着里面的透明液体问道。
“毛花苷丙提纯液,临床用于急性和慢性心力衰竭、心房颤动和阵发性室上性心动过速,是治疗心力衰竭的药物,过度使用会诱发充血性心力衰竭等症状,引起室颤导致死亡。”薛然的眸子里透出了一抹凶狠:“我拿到了老头子之前的体检报告单,最近他的心脏有很大的问题,等他把这东西喝下去,你想办法将他的茶杯拿走,这样的话,法医鉴定只会鉴定出他是服药过量!”
“你疯了!你要让我杀人啊?”荀梦听见这话,惊恐的睁大了眼睛:“薛然!你是不是又吸出幻觉了?你要知道,他可是你的亲生父亲!”
“我他妈没有这样的父亲!”薛然头发凌乱的发出了一声嘶吼,随即目光灼灼的看向了荀梦:“我告诉你,长天集团就要易主了!跟着我,你后半辈子什么都有,但是今天这件事,你如果不做的话,就真的什么都没了!我是不会坐以待毙的,而现在,是在给你选择的机会!”
“可是……可是薛董的身份毕竟非同寻常,我担心如果真的做了这件事的话,那我、我……”荀梦看着薛然的目光,眼中写满了纠结。
“你他妈的要想清楚!当初我安排你进入长天集团,就是让你干这个的!我现在这么做,是为了你和我的将来!而且老家伙只要一死,我就是西北长天的新主!到时候凭借集团的能量,我可以轻松的把这件事情压下去!长天集团内部,我不仅只有你一个助力!跟我混,你才有光明的未来,懂吗?”薛然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
“你能压住外面,但是内部呢?你要知道,薛猛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荀梦提醒了一句。
“薛猛的事,你不用担心!”薛然听见这话,忽然露出了一个狰狞的微笑:“既然我要送老家伙上路,自然不会让他孤零零的走!他不是最偏向薛猛吗!那我就让这个最得宠的孩子,去黄泉路上照顾他!”
“你这是要……清洗薛家吗?”荀梦看着薛然,忽然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寒意。
“那你呢?是要跟我一起步入一个新的纪元,还是要给长天集团陪葬?”薛然盯着荀梦的眼睛,眸子里有着一股莫名的狂热和躁动。
“我……”荀梦看见薛然的目光,许久后,将药剂瓶握紧在了手心里:“希望你不是在拽着我跳进火坑里!”
……
二十分钟后,薛仲元在房间内结束了跟裘崇桥的交谈,起身将其送到了门外:“裘律师,我这次的事,就全都仰仗你了!”
“您放心,分内之事,必当竭尽全力!”裘崇桥跟薛仲元微微握手,带着两名助理离去。
“董事长,需要安排司机送您回家吗?”荀梦见薛仲元结束了会谈,迈步走上来问道。
“不用,我还要查点资料!”薛仲元微微摆手。
“好的,那我马上让人帮您安排宵夜!”荀梦利落的答应下来。
“嗯!”薛仲元微微点头,转身回到办公室后,看了一眼放在办公桌上的电子烟,拿起手机向卫生间走去。
……
大约二十分钟后,楼下商务车内的薛然接到了荀梦的电话。
“药已经下了!”荀梦的语气多少带着些许紧张。
“老家伙喝下去了吗?”薛然张嘴追问道。
“喝了!我之前怕掺在茶叶里他会尝出来,所以混在了鸡汤里!他把一整碗都喝了,我亲眼所见!”荀梦顿了一下:“薛总,我们这么做,真的不会出问题吗?”
朕的笨丫頭:第一殺手妃
“放心,什么事都不会有!你尽快把证据毁灭掉,然后盯紧老家伙的状态!对了,把他身边的那支电子烟也拿走,找地方毁掉!”薛然嘱咐了一句。
“好!”
薛然跟荀梦通完电话,确认薛仲元已经把药喝了,调整了一下情绪后,驱车驶离,同时再度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那个一直跟薛然保持联系的人接通了电话。
“怎么样,你那边都安排妥当了吗?”薛然开口问道。
“那枚暗棋,已经准备动了,但你想怎么把薛猛引过去?”对方反问。
“薛猛是个没什么脑子的人,想把他勾过去很简单!”薛然对于薛猛的事并不关心,继续道:“你现在还得做一件事,把薛茜控制住!”
“薛茜?她在长天集团之内,并没有话语权,有这个必要吗?”对方不以为然的问道。
“薛茜没有话语权,但是却有长天集团少量股份和继承人的身份!我既然决定要动了,就一定要做到尽善尽美!将长天集团完整的掌握在手里,不允许任何不稳定因素的出现!先把她控制住再说吧!但别伤害她!”薛然不留任何余地的回应道。
“好,我知道了!李静波那边,我也会盯紧!”对方答应一声,挂断了电话。
“铃铃铃!”
铃声再起,薛然看见荀梦打来电话,做了个深呼吸之后,按下了接听。
“薛总,董事长他、他……没了!”荀梦声音颤抖,情绪有些崩溃的开口。
“确定吗?”薛然挑眉问道。
“我刚刚试过了,董事长的鼻息和脉搏都没了,我接下来该怎么办啊?需要报警吗?”荀梦的声音已经伴随了哭腔。
“不!你什么都不需要做!现在就离开办公室,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把所有要见他的人都挡住,然后等我的电话!到了合适的时机,我会通知你!”薛然语速很快的吩咐了一句,挂断电话后把车停在路边,看着满街霓虹,努力的做了一个深呼吸,目光浑浊的呢喃道:“你逼我的!这一切,都他妈是你逼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