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v6aq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惡魔愛吃青蘋果 ptt-原諒我已經轉身分享-i80o6

惡魔愛吃青蘋果
小說推薦惡魔愛吃青蘋果
简当然把信交给了泽山,很久很久以后,简和泽山谈心时,泽山才透露信上的内容,雪晴说,她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工作,她已经厌倦了“北漂”,要去外面的世界闯荡。雪晴还说,她喜欢了锦贤7年,然而就是因为泽山,她才发现,生命原来是如此宽阔,原来她只看见了一棵树。让简记忆深刻的是雪晴最后的话:“你连过去的我都不接受,怎能接受将来的我?”
極品王妃很愛玩 鏡月
每每简想起这句话,都难以入眠。她不知道泽山心里在想些什么,只知道他们分手后一个月的星期六,李尚一来了。李尚一敲门时,简正在看书,看书时打开门看见一个不待见的人,是一件多么一件头疼的事。简正要关门,李尚一的一只脚已经跨了进来:“简,我找一下泽山。”简没办法,只好让她进来。
九轉玄魔錄
千面醜女:鈴鐺醉公主 king馨寶貝
仙噬 頹廢的煙121
简继续看书,其实她也是装作看书,偷听他们讲话。泽山把李尚一带进了里屋,所以简只能陆陆续续地听个大概。原来李尚一听说了雪晴离开了,就要求和泽山复合。简则想,当初是你提出离开,离开就离开,为什么还要复合?爱情不是蚌壳,能合能分的。可是,人在爱情中就是犯贱,李尚一为了面包离开爱情,有了面包后,爱情还会回来么?这只不过让人更犯贱罢了。在简的胡思乱想中,泽山已经把李尚一送到了门口,开门的一瞬间,泽山说了一句:“有些爱情,已经过期了。”简看见了李尚一拉长了脸看了她一眼,仿佛在说:“就是你!教唆他!”是的,泽山以前并不是一个有主见的人,所以他答应过李尚一的追求,但经历了雪晴那件事,他的步伐坚定了,就像童话里那个失去了爱情的锡兵。
过了几天,简就明白了李尚一为什么能在一个大公司里迅速攀升,处在中层了。那天,杜生陪简逛街,简要上厕所,回来时,就看见了李尚一,她双臂环绕着杜生的胳膊,身子整个就蹭在了杜生的身上,翘着兰花指娇嗔着,杜生是个有风度的人,没有立即推开她,只是将乞求的目光投向简。简心底刮了好大的风,把她关于杜生的记忆全都吹乱了——简夺去杜生手里的包,头也不回地走了。五月底的风如同小羊羔一样叫着,挤着,扑在她的脸上,她想起了锦贤,想起了一年前的520,那满地的玫瑰,那炫目的烟花,怎么才一年,誓言就已经枯萎了呢。简站在电梯上,手忙脚乱地从包里掏出手机,想打给那个人,虽然她已经删除了他,但她还记得他的电话号码。如今,她只想知道,他是否还爱着她。
电话通了,她焦急地等着。可是,锦贤也没有推开凑上来的雪晴啊。简的心里掠过这样一句话,臭男人!她想立即掐掉电话,可听筒里却传来那个声音:“简,是你吗?”一听到这个声音,简的眼泪就要涌出来了,但她忍住了,一如往常:“锦贤,你,还好吗?”简听见电话那头微笑了:“简,你还没有忘掉我,我就还好。”简望着天花板,把眼里的眼泪倒了回去:“你,还爱我吗?”说完,她就捂住了听筒,她无法接受那一句“不爱”。殊不知,锦贤已经在心里默念了五百遍“我爱你”,然而他没有说出口,只是低声说了一句:“祝你幸福。”简虽然捂住了听筒,但是她听见了,她还听见了心碎的声音。过了许久,他们都没有说话,用沉默考验彼此的耐心。简已经出了购物场,扑面而来的是马路的浊气。于是她按了“结束”键。
简是提前半个小时坐公交车上班的,她不想看见杜生。中午简没有回去,就在食堂里吃了饭,然后伏在桌子上休息,她放在青城桌子上的**花已经枯萎了,明天再去买一支。自从青城死后,公司没有一个人敢搬到这个桌子上,于是一直空着。简每个星期都会在青城的桌子上放一朵**花。她闭上眼,想到了青城的一举一动,想到了青城的一颦一笑,一个转弯,她想起了雪晴,从心底来说,她都无法说清楚自己对雪晴是怎样一种感情,从那天她让锦贤带雪晴去恐龙园起,她们的命运就交接在了一起,拧成了一根解不开的麻绳。雪晴离开后,再无音讯。泽山试图找过她,可是每次都无功而返。简问泽山是否后悔,泽山总是沉默,但她看见了他眼里有星光微动。也许,错过了一时,也就错过了一世。简想着想着,就进入了梦乡。
睁开眼时,简看见了另一双眼睛——是杜生。简别过头不去看他。杜生也没有碰她,只是轻轻耳语:“宝贝儿,跟我来。”简哼了一声,理都不理他。杜生用结实的臂膀抓住简的手,把她从办公椅上顺了下来,简也是半生气半顺从地跟着他走。坐在他的车上,简突然有一种眩晕的感觉,不,不是晕车,简从来不晕车。她只是对往事有点不适而已。杜生把一只手伸过来握住简的手:“简,没事吧?那个李尚一,不过是我的一个手下而已,那天她遇到我,和我聊了几句,不知她为什么见到你,就往我身上扑,简,我……”简举起手,让他不要说下去了,她想吐。
遇見厲警官 涼已愛
下了车,杜生牵着她来到中央广场。简强压住心中的呕吐欲,想看看杜生到底想干什么。他们走到中央时,杜生打了个大大的响指,这时,广场的两边放飞出了两只硕大的红气球,简把身子靠在杜生的身上,她还在晕,于是她闭上双眼,想控制住恶心。
当她睁开眼睛时,气球已经飘到了半空,而气球下面还拉了两条横幅,一条横幅上写着“我错了”,另一条横幅上写着“嫁给我吧”,简看完最后一个字,一阵恶心泛了上来。这时,杜生单膝跪地,打开手中的戒指盒,笑着说:“简,嫁给我吧,我愿意照顾你一辈子!”广场上所有人都看着他们,有几个年轻人开始起哄:“嫁给他!嫁给他!”于是,所有人都加入了起哄的热潮中:“嫁给他!嫁给他!”简觉得胃里翻江倒海,有好几艘潜艇在胃子里来回撞击。她顾不上许多了,“哇”地一声就吐了出来,幸亏她侧过了身,才没有呕吐到杜生的头上。群众一片沉默,有几个人偷偷憋住了笑。杜生把戒指盒塞进包里,扶着简:“没事吧?”简摇摇头。她就这样狼狈地走出了中央广场。
回到车上,简一路无语。她想起了锦贤,为什么你不在我身边呢,为什么你不在我身边呢。简有点啜泣了,但忍不住就不是简!简压抑着自己的心情,她一直都这样。
金烏逐道
杜生没有把她送到单位,而是把她送回了出租屋,杜生关上车门的一刹那,简终于开口了:“我答应你。”
觀音渡
百變公主:我才是真正的王者
简请了事假,忙着婚礼的事,也忙着搬家的事。泽山还是老样子,一句话不说帮她忙里忙外,当他把简最后一件物品——锦贤送给她的梳妆盒放进车子里时,泽山终于打破了沉默:“简,你结婚,会请锦贤么?”简愣住了,没有回答他。车子离开出租屋时,简对着车子的后视镜,摇了摇头。
婚后,简整天上班、买菜、烧菜,也把锦贤给忘了。一天,简去母校有事,路过了校园的老树林,路过了那棵树。简停下脚步,抬头仔细望着,看见了那个印记。树的愈合能力是很强的,然而那个印子已经深深地刺进了树的心里,还如初一样崭新,仿佛亘古不变。简深吸了一口气,徒步跑到操场上转了一圈。她还记得,锦贤背着她,她朝天空大喊的壮举。她闭眼,又深吸了一口气。
我在古代皇宮混
“简!”简睁开眼,看见了留校当老师的同学小凌。小凌给了简一个大大的拥抱:“好久不见,”然后小凌把脸凑了过来,“你,和锦贤怎么样了?”小凌不顾简难看的脸色,继续咕噜着:“当年,你们可是羡慕死我们的神仙眷侣啊!怎么样了,还异地恋哪?”简不吱声,低头看着塑胶跑道。“唉,真是可惜,锦贤大四那年查出患了家族的遗传病——一种罕见的视力退化症,回家乡没多久就失明了,当时好几个公司抢着要他,他不知为什么要去家乡养病,还去央求其中一个公司老总要你,不然,你怎么轻易就中标了?我说你啊,他也不容易,好好对他啊!”简一脸愕然,恍若石化一样。“怎么,你不知道?”小凌问着,简没有答话,只是一动不动地伫立在那儿。小凌看着她铁青的脸,知趣地走了。
简很争气,依然没有流一滴眼泪。
依旧是上班,买菜,烧菜。过了好几个月,简在切菜时,觉得口渴,于是从客厅果盘里拿了一个爱吃的青苹果,突然间,她想起了一个冬天,锦贤跑了好几家超市才买来一个青苹果,简啃着,锦贤微笑着给了她一个爆栗子:“你这个恶魔!”
火爆兵王
啃着啃着,不知不觉,泪就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