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hy熱門玄幻小說 《防盜鎖》-第五十一章熱推-su63r

防盜鎖
小說推薦防盜鎖
“黄黄……呜……你不要死啊,主人在这里,你不要怕,我带你去找医生来救你!”
正当妍晞准备起身时,韩轶突然从楼上跑了下来。他是被那声尖锐的刹车声给吓到了,小区里的车速一向很慢,就算是急刹车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刹车声。没想到他一下楼看到的竟然是这样一幕:妍晞抱着一只大大的黄色狗狗大哭着,可儿像是受到惊吓一般呆呆地看着妍晞,更奇怪的是可儿的全身好像都在发抖。
“妍晞,可儿,你们这是怎么呢?”韩轶已经顾不得自己还在和妍晞冷战着,他看到妍晞流泪大哭的样子时,心也随着痛了起来。
“哇,轶哥哥,吓死我了,我只不过想去楼下超市买点东西。没想到却看见了刚刚到这里的妍晞,她一看见我,就对我大吼大叫,最后竟然要这条大狗咬我,我就死命地跑,差点被车给撞到了。估计是看见要撞上我了,车头很快调转了一下,结果撞到了快要追上我的大狗!轶哥哥,张妍晞太歹毒了吧,我又没怎样,她差点害死我!呜呜……”刘可越讲越激动,最后泣不成声。
獄鎖狂龍2之風雲再起 華新
妍晞听完,很愤怒地站了起来,正准备开口反驳,没想到迎来的却是韩轶重重的一巴掌!“啪”妍晞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韩轶,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韩轶竟然再次相信了刘可的鬼话,这一刻她的心碎成了一块一块……
“韩轶,你这一巴掌打断了我对你所有的爱,我们这间真的结束了!”妍晞一字一句地对韩轶说。
“现在不是讲这个的时候,我是想要你清醒过来,就算你再愤怒,你也不能威胁到别人的生命吧,你这样做难道不怕良心不安吗?”韩轶不想听妍晞说什么结束了之类的话,因为他的心会痛。其实打她的那巴掌,他现在想来真的后悔了,想道歉,但不知从何开口,毕竟妍晞是错的太离谱了。
“真是可笑,到底是谁拿人命开玩笑啊,是她刘可,而不是我张妍晞!韩轶你自己用用脑子好不好!”
“够了,不要再说了,我看你需要冷静!”
“呜呜……”妍晞立马想起来黄黄现在要马上送去急救,现在也只有找韩轶了。
“韩轶,你先帮我送黄黄去宠物医院,再不去的话就真的来不及了……”妍晞恳求道。
韩轶看了看地上的大狗,正准备点头,但刘可打断了他。“轶哥哥,我的腿好痛,好像是被车子不小心擦伤了!”
“那我赶紧送你去医院!”韩轶一听可儿受伤了,想了想,还是人重要,狗终究只是一条狗而已。下定主意,转过头来对妍晞说道:“妍晞,我先送可儿去医院,待会再过来送你家的狗狗去宠物医院。你看行吗?”说完就立马抱起刘可上了那辆面包车准备先行离开。
“韩轶,你先救救黄黄吧,它快要死了,你先救救它吧!黄黄对我来说就和人一样,你只要先救黄黄,我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好不好?”妍晞再次恳求道。
“妍晞,你懂点事好不好,人当然比狗要重要啊,别小孩子气了,快放手,我要先送可儿去医院,我答应你马上就过来,好吗?”韩轶好声好气地劝着妍晞,希望妍晞自己也能懂点事。
“韩轶,求求你了,黄黄真的快要不行了,救救它……呜……”妍晞哭得不行了,直接蹲到了地上。
韩轶看着这样失控的妍晞,心里是相当的不舍,只是看着怀里喊痛的可儿,哎,算了,先送可儿去医院再说吧。
望着绝尘而去的面包车,妍晞真的绝望了,韩轶,从今天起这辈子我都不想再见到你!妍晞立马掏出手机给陈梦打了电话,没想到最后来的竟然是陈梦杨旭和罗晟三个人。
看着面前的惨景,陈梦他们三个人呆住了,很快大家一起把黄黄送到了最近的宠物医院。经过几个小时的急救,医生终于是出来了。
琴帝
“医生到底怎么样了,我家的狗狗是不是救活了。”妍晞着急地问道。
医生只是摇了摇头无奈地对妍晞说道:“没救了,送来的太迟了,你们还是进去看它最后一面吧!”
妍晞听完,立马崩溃!“不……!”
我在地獄中誕生 正義迪
妍晞抱着黄黄大哭着,陈梦三个人也从妍晞断断续续的叙述中知道了事情的大致经过,大家都没说什么,冷静的可怕。
仙門聖尊
妍晞送黄黄最后一程后,眼泪再也流不出来了,就好像泪已经干了,只有妍晞知道那是心死了。大家都很担心妍晞,生怕她伤心过度出点什么差子。
“罗晟,你要不要陪我一起去上海念书啊?”过了许久,妍晞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啊……”罗晟愣住了,妍晞她是怎么呢?为什么要对他说这些话呢?
“我只想知道你愿意吗?”妍晞再次肯定的问道。
“愿意,当然愿意……”杨旭和陈梦把空间留给了妍晞和罗晟。
“陈梦,韩轶那小子太过份了,我帮妍晞去教训他!”杨旭说完就准备怒气冲冲地去找韩轶。
“你找他干嘛,我跟你讲,我会让韩轶这个白痴后悔的,我要让他知道什么叫失去之后再也无法挽回。”
韩轶赶回来时,早已没有了妍晞和那条大狗的踪影,迎接他的只有地上那一大摊狗狗的血迹。妍晞去哪里呢?她一个人是肯定搬不动那么大体积的狗狗的,应该是她叫陈梦来帮她吧。哎,今天的事真的让他好累,明天去学校再去找妍晞问清楚吧。韩轶怎么也不会想到那天会是他见妍晞的最后一面。
陈梦让杨旭先按兵不动,让他从韩轶那里打听到了刘可住的病房。
“轶哥哥,是你吗?”听到有人来找自己,刘可兴奋地转过头来。发现是陈梦后,她整个脸都拉了下来。
如沐
“怎么,看见我不高兴吗?”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是轶哥哥告诉你的吗?”
“你先别管是谁告诉我的,今天我来这里只想好好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对人该有的尊重。”陈梦恶狠狠地开口说道。
“呵呵,陈梦,你想打我吗?别小看了我,我从小就是学跆拳道的,你以为我会怕你!”刘可轻蔑地说道。
“你不是受伤了嘛,这样你就没力气使你的跆拳道了。”
“谁告诉你我受伤了,你不是常说我喜欢装吗?我这次还是装的,你信不信?”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白痴,当然是为了分开轶哥哥和张妍晞啊,我就不是想让轶哥哥去救那条大笨狗,我就是要让它死,让它成为轶哥哥和张妍晞永远也忘不了的误会!”刘可可怕地说道。
“呵,刘可,人在做天在看,我先走了,你会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的。”陈梦说完转身离开了刘可的病房。
星期一中午一下课,韩轶就兴冲冲地来到了妍晞的教室,今天真的太奇怪了,罗晟的人根本没来,老师竟然说他转学了,问杨旭,杨旭竟然不理会他,真是太不平常了。到了妍晞的教室找了半天,也没看见妍晞的影子,只有陈梦一个人在那里吃着盒饭,没办法韩轶只好开口朝陈梦问道:“陈梦,那个……妍晞呢?怎么没有看见她啊?”
陈梦只是看了韩轶一眼,然后冷冷开口:“转学了!”
“什么!转学了,转去哪里了,为什么要转学,不对,让我想想,罗晟今天也是突然转学了,该不会她是和罗晟一起走的吧?”韩轶怎么也没有想到,妍晞竟然也转学了,这会不会太巧了一点。
“对啊,是和罗晟一起走的,因为妍晞不想再看见你这张可恨的嘴脸!”
“这是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她会和罗晟一起走!”韩轶真的要疯了,妍晞怎么可以这样做,怎么可能抛下他然后跟另一个男的走了。
“呵,真好笑,为什么不能,你告诉我为什么妍晞不能和罗晟一起走,因为你是她名义上的男朋友吗?”
“什么叫名义上的男朋友,我本来就是妍晞的男友!”韩轶激动地反驳。
“韩轶,我别的都不想说,这是一段手机录音,你现在就听了吧,听完之后你就会明白了。”陈梦说完打开了那段手机录音,就是她和刘可的那段对话。
韩轶听完后,整个人都惊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一切都是可儿演的一场戏,他为了这可笑的戏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了妍晞,终于使她死心离开了自己。原来他是可以幸福的,只是他太无所谓,也从没试着去相信妍晞,结果爱已走远……
韩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可儿的病房的,无力地推开了门。
“轶哥哥,你来了啊,呵……”刘可甜甜地笑着。
“可儿,不要再装了,你不累吗?”韩轶依然没法相信眼前天真可爱的可儿竟然会是心机如此深的人。
“轶哥哥,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刘可隐隐感到了一丝不安,但还是强装镇定地朝韩轶笑了笑。
財女駕到
“可儿,够了,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妍晞走了,和罗晟一起走了,你的计划成功了,我最爱的人真的走了……”韩轶此时也近乎崩溃,如果仔细看韩轶的眼角,似乎还有点点的星光。
“轶哥哥,你怎么呢?是不是听陈梦那伙人瞎说啊,你要相信我啊。”
“相信你?你要我怎么相信,事实已经摆在那里,你和陈梦的对话被她用手机给录了下来,如果想听一听的话,我可以让陈梦拿来你欣赏一下!”
“轶哥哥,你……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都是我的错,我一时糊涂,我……”刘可说着就要哭出来。
看着这样的刘可,韩轶不由得想到了那天妍晞死命地求自己救救黄黄的样子,那时的妍晞是绝望的吧?
“可儿,我不生气,只是感到累了,我也不怪你,因为你是我的妹妹,永远都是……”韩轶虽然对可儿的做法感到很愤怒,但她终究只是为爱蒙蔽了自己的天性,妍晞不是常说“爱都是对的”吗?
“轶哥哥……”刘可大哭出声。
韩轶没有再理会刘可,快步离开了医院。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韩轶没由来的感到心痛,妍晞走了,真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