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kveu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餘燼之銃-第一章 夏末讀書-fg3n1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
“所以……你这次‘出差’居然经历了这些?听起来还蛮刺激的。”
室内的窗帘紧闭,午后的阳光只能勉强将灰色的窗帘映照成金黄色,微光透进昏黄的室内,塞琉放下了报纸,对阵阵烟雾后说道。
“何止是刺激啊,我简直就是近十几年来最出色的恐怖分子了,托我的福一场席卷西方世界的世界大战近在咫尺。”
洛伦佐叼着烟,坐在工作台前,背对着塞琉说道。
虽然洛伦佐的神情看起来还蛮轻松的,但他的眉头紧皱,就像疤痕一样难以抚平。
距离苦难之夜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在这一个半月的时间里,西方世界的局势变化涌动,莱茵同盟间的交流更加频繁了起来,而英尔维格也宣布了与维京诸国的联合,扶持的第一批技术人员早在几周前便出发前往维京诸国。
國王萬歲
“哇哦,听起来你可能会在后世的书中被钉在耻辱柱上。”
塞琉坐在洛伦佐身后的沙发上,各种没洗的旧衣服堆满了四周,身前的办公桌上也尽是空的快递盒,时不时有苍蝇在其上飞舞。
她低头看着报纸,声音就如同平常一样冷淡。
这是一个有些无聊的午后,在这种无聊的时候洛伦佐会做一些奇怪的事来打发时间,比如制作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
在眼前的工作台上正摆着一把精致的匕首,它被繁琐的花纹与装饰所覆盖,但仔细去看的话,会发现在匕首的刃脊上有着一道微微凸起的部分,这个部位被黄铜覆盖,连接着手柄的位置。
腹黑師兄死遠點
“耻辱柱吗?这种东西我还不怎么在乎,而且我的名字能不能被人记住还是个问题。”
猎魔人应该藏于黑暗,净除机关的骑士们也是如此,说道这里洛伦佐的声音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
“不过女王陛下的名字一定是被留有位置的了,那个王八蛋利用了我,导致了战争,无论理由是什么,这种被人利用的感觉真的很不爽。”
洛伦佐说着用小铁锤用力地敲击着匕首,把钢铁镶嵌进了其上。
以愛還愛 甜心
“真想给她一刀啊。”
“你难道没这样做吗?”
塞琉抬起头,有些意外地问道。
“在听说这些事我就觉得你会这么做。”
洛伦佐摇了摇头,他怨气十足地说道。
“没有,我回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铂金宫ꓹ 但很显然我的行动被猜到了,亚瑟守在街道上拦住了我ꓹ 他说他会给我一个答复的……不,准确说是女王会亲自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你就这么信了他的话?”塞琉问。
“当然没有,那些家伙拦不住我的。”
洛伦佐说着在心里补充道ꓹ “各种意义上都是。”
早在与维多利亚女王第一次会面时洛伦佐就做到了,他激发了秘血使侵蚀扩散ꓹ 女王的身上存在着他的信标,只要洛伦佐想ꓹ 他就能入侵女王的【间隙】ꓹ 将她的生死握在手中。
当时愤怒的洛伦佐确实有过这样的想法,但这样的想法也仅仅是维持了短短一瞬而已,随即便被他放弃了。
其实洛伦佐也说不上来这是一种什么的感觉,他只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力量不应该被滥用,无论是心中的道德还是说别的什么。
一想到权能·加百列时,洛伦佐的脑海之中总会不由地浮现出劳伦斯那漆黑的铁面ꓹ 数不清的铁面,从燃烧的地狱中崛起的铁面们。
这是通往地狱的邀请函。
对于权能·加百列本身的恐惧与敬畏只是理由之一ꓹ 另一个理由便是亚瑟带来的新消息ꓹ 他们对于红讯事件进行了复查ꓹ 疑团被一点点地解析ꓹ 虽然亚瑟没有肯定,但从他言语间洛伦佐能嗅到秘密的味道。
亚瑟说红讯事件将有新的答案ꓹ 希望这对于妖魔的追溯能表面他们的真诚……总之各种因素之下ꓹ 洛伦佐暂时放弃了捅女王一刀了ꓹ 不过这一刀还留在他的手中,等待着恰当的时机。
“你确实不该捅她一刀ꓹ 战争已成定局,如果这时女王被刺、甚至说殒命,想必战争会在瞬息间爆发。高卢纳洛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塞琉说道,根据她的了解,在苦难之夜后,白潮海峡的局势严峻了起来,各方的军队都被调往了那里,就好像光辉战争的前夜。
“一场世界大战啊。”
洛伦佐无力地叹息着,每每想到这里,洛伦佐都能感受到一阵无力,他或许能改变一场战斗的走向,但他无法逆转战争的趋向。
剑能主宰人的性命,但无法操控人心。
“你倒是懂了不少啊,都会分析局势了?”
洛伦佐转过头,手耷拉在椅背上,看向身后的塞琉。
“维京诸国宣布了伊瓦尔·罗德布洛克的死讯,他被高卢纳洛的铁律局挟持,最后死于玛鲁里港口,维京诸国方痛斥着高卢纳洛的行为,集结着军队,准备着战争。
高卢纳洛方随后做出了回应,他们把苦难之夜事件推到了维京诸国头上,宣称这是维京诸国单方面的恐怖袭击,并在袭击失败之后的嫁祸而已,高卢纳洛方绝不承认这些,并且愿意做好战争的准备。”
塞琉说着举起了报纸。
“我只是经常看报纸而已,现在满大街都是这样的消息。”
“那么这场世界大战又与你有什么关系呢?这么关心,是用来打发无聊吗?如果打发无聊的话,我推荐你看一看那些骑士小说,说实话看起来还蛮有趣的。”
洛伦佐指了指旧衣堆的下方,其间露出了书籍的一角。
“这怎么可能不和我无关呢?洛伦佐,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塞琉说着抬起头看了看着悲惨的温彻斯特事务所。
到处都是灰尘和杂物,旧衣服和快递盒堆成一堆又一堆的小土包,凡露德夫人才离开多久啊,这里简直从铂金宫变成了下城区,而洛伦佐丝毫没有不适感,看他从杂物里抽出叉子和餐刀的熟练度来看,他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生活。
“我好歹也是斯图亚特公爵,我们团体的产业遍及了各行各业,战争对于我们而言无疑是个打击,但也是个发财的好机会。”
塞琉放下了报纸打了个哈气。
“和你不一样,你这个家伙一个人吃饱了就什么都不在乎了,我虽然才当上公爵没多久,但作为公爵,也要履行自己的责任,斯图亚特团体内的新贵族有很多,更不要说新贵族之下的更多人,我得为他们的肚子着想,不能让他们饿着。”
“听起来压力还蛮大的。”洛伦佐说着点了点头。
确实,一个人生活和一群人生活,其中的差别还是蛮大的。
“还好,其实主要都是由亚威负责,我只是在学习,学习如何成为一名公爵。”
塞琉向后靠去,有些无奈地叹息道。
“啊,其实成为所谓的大人物,也蛮难的。”
“这有什么难的,我看很多人都渴望成为你这样的大人物。”
洛伦佐转过身,继续对那把精致的匕首敲打了起来,在他的工艺下,这东西脱离了武器的范畴,就像昂贵的工艺品一样。
“怎么会呢,只有你走到这一步,你才会体会到这种感觉,就像这场战争,没有人真的喜欢这种东西,除非他是个心理有问题的疯子,但遗憾的就是这点,大家都不喜欢这点,但由于各种奇怪的原因叠加在了一起,战争无法避免。”
塞琉无奈地摇摇头。
“就像我们斯图亚特家接下来的计划,我们将和维京诸国进行贸易,就是赚所谓的战争财,我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但团体内很多家族都需要这些利益,我虽然是斯图亚特公爵,但我必须为整体的利益着想。”
“听起来确实蛮糟糕的。”
听着塞琉的抱怨,洛伦佐多少也理解了她的不爽,而他的心中也有新的疑问。
洛伦佐很期待与维多利亚女王的会面,不管怎么说,那时的情景一定会很有趣,他很想知道女王是否也会给出和塞琉相似的答案。
不过比起这些,最让洛伦佐忌惮的,让他暂时没有轻举妄动的原因便是劳伦斯让他看到的那一幕。
世界的末日。
逆世逢緣 小妾
无尽的妖魔从阴影之中涌出,一座又一座宏伟的城市在黑暗的面前沦陷,它们嗜血地咬食着每个人,将所有的生命吞食殆尽。
劳伦斯组建秘血的军队便是为了这一天,加入这场末日的圣战。
那么洛伦佐该怎么做呢?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坐视这一切的发生,他应该做什么……从英尔维格入手。
“过两天我要去净除机关一趟,据亚瑟所说,红讯事件的溯源快到了最后的步骤,我或许从其中找到什么,然后便是面见女王……”
“接下来的事呢?”塞琉问。
洛伦佐摇了摇头,关于这之后的事,他也没有想好。
“我没想过那么远的事,对于我而言,先走一步看一步吧,有时候失去目标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知道了目标是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洛伦佐停下了手头的工作,有些迷茫地看着窗帘的缝隙,缝隙之后是熟悉的街道。
现在旧敦灵已经进入了夏末,高卢纳洛的行动让他躲避掉了旧敦灵最为炎热的季节,他还记得往年时这个鬼地方的情况,下城区的味道简直能臭死人,泰晤士河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味道。
为了调节水质,熔炉之柱每天都在灌入一些奇怪的药剂,但都收效甚微。
世界就要末日了,虽然洛伦佐很不愿相信,但从劳伦斯那疯狂的行径与记忆中的预言来看,这是真实的,这是注定到来的。
明明世界如此和谐且美好,就连妖魔也在人类的崛起下逐渐衰败了下去,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前进,可突然间有人说这一切的美好只是虚假的高楼,它马上就要崩塌了。
洛伦佐不知道世界因何而末日,他也不清楚面对这灾难究竟该怎么做,他和劳伦斯那种极端的疯子不同,他无法残忍地做出那样的暴行,哪怕他与劳伦斯是同样的恶行。
不过……不过如果自己能搞清楚妖魔的谜团呢?
洛伦佐把希望寄托到了这上,如果自己能找到妖魔的本质,查明这个世界的【真相】,或许他能找到一个新的解决办法,去拯救这个世界,逆转那黑暗绝望的未来。
“做好了,你试试。”
洛伦佐不再思考这些复杂的事了,他拿起工作台上的匕首,转过身递给了塞琉。
塞琉走下了沙发,接过了这把匕首。
洛伦佐之前敲击打造的痕迹还留在其上,就像一把刚刚出炉的粗糙武器,但一些简单的功能已经做好了,他需要让塞琉试用一下。
“嗯,很精致,看起来很不错。”
塞琉把弄了一下这匕首,其上雕刻着浮夸的花纹,其间还有黄铜与黄金做镶嵌,拿在手中就像一个爆发户一样。
遠古女醫生 水煮豆蔻
“作为一个工艺品,应该蛮符合你的身份吧。”
这是塞琉委托洛伦佐给她订制的武器,洛伦佐在其中加了一些个人的恶趣味,看起来效果还不错。
“试一试?记得要握紧了。”
塞琉点点头,反手握住了匕首,走到一旁,在离工作台不远的地方放置着一个类似木桩的东西,这里原本放的是餐桌,但由于科克街121A只住洛伦佐的原因,他在哪吃饭都可以,就把餐桌拆掉了。
木桩上有着好几道深深的疤痕,好像有人在其上试验了什么武器。
塞琉深呼吸,就像之前做过的那样,毫不犹豫,瞬间挥出手臂将匕首刺入木桩,锐利的匕刃刺入木桩后,塞琉抬起手指按下装饰的花纹,只听到一声细微的金属声,在黄铜得刃脊下,一根细长的尖刺突出,进一步贯穿木质。
“这次成功了,看起来我手艺还可以啊。”
焚聖
洛伦佐说着拔出了匕首,内置的尖刺机关使其的伤害范围加长了一倍,在敌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这一击会十分致命。
“嗯,很不错,很适合我。”
塞琉把玩了一下这个匕首,除了一些细节上还有些粗糙外,其他都显得很不错。
“不过……塞琉,你要这种东西做什么?”
洛伦佐充满疑惑地问道,这件事还要从几天前说起,几天前塞琉突然带着一堆材料和酬金来找自己,让自己制作一把匕首,最好有些特殊功能,洛伦佐一直懒得问她要这东西做什么,直到做完了,他才想起来。
“我要代表斯图亚特家去维京诸国商谈合作,他们都说那个地方又冷又危险,带点武器总归是可以的,对吧。”
塞琉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