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u优美玄幻小說 時光鬱鬱蔥蔥 愛下-選擇相伴-t15xr

時光鬱鬱蔥蔥
小說推薦時光鬱鬱蔥蔥
我该怎么选?明泽轻撵着手中的烟头顾虑的暗暗想着。一面是自己喜欢的女生,一边是母亲的期待,另一头还想着弟弟的付出。我叫林明泽,19岁1米86,我弟弟叫林正泽18岁,1米83。我们两个在同一所学校,同一间教室,喜欢同一个女生,说好的公平竞争的,结果….呵…
….呜嗷…毕业啦…高三死亡般的一年过去了,看着漫天飞舞的试卷,连年级主任都微笑着纵容我们的任性。想想总在班级后面盯着那一双死神般的眼睛,现在一想想…亦然觉得痛快万份…,我们几个小子跑了过去,搭着主任的肩膀笑着说:主任现在你不用每天在在在班级后门窗户那里盯着我们玩手机了吧,嘿嘿嘿…老主任也竖着指头指着我们几个小兔仔子笑骂道:你们几个小王八蛋,整个高三一年级就你们错误最多,不是上课打游戏,就是下课在厕所里面抽烟…哎哎哎…主任,您说这话就可不地道了,你这一年的香烟可不就是我们这几个经常犯错的小子给您供着的啊,啊是不是阿哥几个…对对对…老主任…您今年的香烟可就是我们几个给您供着的哦…哈哈哈….不管老少…都沉浸在这痛快的喜悦dangzhong。
明泽,你小子虽然说每天都调皮捣蛋,可是你小子进取心可要比你弟弟要高啊,虽然说每次考试都年纪十几名,但是你很上进啊,正泽那小子虽然说学习天分挺高此次考试第一,可惜了,就是没啥上进心..这以后踏入社会啊…让人担忧啊,我也不禁淡然的说:人,各有各的位置,各有各的价值,各有各的理念,各有各的世界观,各有各的人生观,各有各的价值观。不要苛求别人,不要求自己,保持善良,做到真诚,宽容待别人,严以律自己,得与失,成和败,聚或散,都是人生的一种成长,看淡,心情才好,看开,日子才愉快。老主任,您说对不对啊。好好好,我一老人活了五六十年里看的还没有你一个十几岁的小娃娃看得开…呦呦呦…着相了.啊.哈哈哈
奮鬥在晚明
吃酒!吃酒!
哥,老主任….你俩再说我啥呢?离老远就听见你俩谈论我了,是不是夸我帅呢….也就在这时,我的弟弟走了过来插了一句话惹得老主任听到这里也是一阵大笑….我也不禁笑骂道:离老远都听得到我们说的什么话,那你还问….正泽难得老脸一红迥然道:我不..我不没听清嘛….呦呦呦..脸红了…红了…我们一群人忍不了,个个都笑着调侃他。
行了,你们都已经毕业了,我年纪大了,就不跟你们一起疯了,你们自己去接这疯狂吧…老主任,你这年纪又不大,你看公园里的老爷爷还能蹦呢….滚滚滚…小兔崽子们,老师也能调侃….哈哈哈….行了,你们就去疯吧,路上注意安全。那老主任我们就走了,你老多保重。前辈后会有期,说完我们抱着拳,深深的弯下了腰,向老主任鞠了一躬。老主任看到此不禁也是热泪盈眶…老头子我教书教了这么多年就你们这届学生最能感触入心了。说完我们便转身离开打着彼此的肩,dabu流星的跨出了校门。跨出校门的瞬间我们嘶吼着声音喊道:老师你们辛苦了。说完又是一个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学校。就在我们离开学校后的几秒钟….又是一阵嘶吼响彻云天,久久的在天空中徘徊……老师你们辛苦了….
危險關系:誤惹撒旦
謎蹤
哥几个…今天我们毕业了….不谈过去,不说以后…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照在我的眉间,我忘记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依稀只记的一道倩影扶着我上的车。一瞬间爆炸般的感觉撕裂了我的脑袋…痛的我低沉了一声。
因为我妈是一个医生,所以家里就备了一些平时用的药比如说感冒啦,发烧啦,胃疼啦,受凉啦,还有就是专治喝多了的醒酒药
吃完了药,扶着额头去客厅倒杯水喝,刚进客厅就看我妈坐在沙发上看着早报,眼皮抬了一下又放下去然后说了一句,我们家的大少爷醒啦,昨天喝的不少吧,怎么说也有半斤八两白的吧,在加个八九瓶啤的就差不多了。说的我一阵尴尬。好了,看你这么难受的份儿上也不多说你了,赶紧洗漱去,一身的酒气还没散呢,粥我熬好了,待会洗漱完就趁热吃了,还有,把你那床单被罩也都给我洗了,别指望我会帮你,行了,过一会我就去上班了,记得照顾你弟,那个小王八蛋昨天都吐成什么样了,吐的人家一楠一身都是,现在还没醒呢刚才还懵昏的脑袋听到这个名字,瞬间清醒了。
讓我墮落吧,我的魔 me木頭
沈一楠,18岁,1米73的个头在女生群里就是鹤立鸡群,再加上邻家大姐姐的性格,她总是那么温婉,可爱,虽然身高有些“挺拔”,但是性格有些怯懦,无法与她的身高匹配,再就是她就是我和我弟喜欢的女生……
昨天就是她送我们回来的?可是昨天晚上他没去聚会啊,她怎么知道我们在哪的。一想到昨天晚上我是她送回来的,心里莫名的洋溢了一番,但是在我妈面前不能表现出来,所以就反问了一句。
是你昨天晚上打电话跟人家说你喝多了,让人家送你回家,结果……好了,你赶紧把你身上的酒气洗散咯,还不得有时间跟人家打个电话,道个谢。哦,我默默地回了一句。吃完了饭,把床单换洗了,然后把正泽叫醒,之后,为他吃了药后,我就躺在床上将近一天,直到快晚上的时候我才打电话,给一楠。喂……喂……昨天…,谢谢你啊。你倒是真的该谢谢我,正泽他吐的我一身都是,恶心死我了……呵呵,意外,喝多了都这样,昨天你是怎么知道我在哪的?……?诺天不是你给我打的电话吗?让我去接你,不接你你还不不走了,所以本姑娘回去接你吗?对了?你准备报考哪个大学?什么专业?沈一楠问道。我还不知道呢,没考虑清楚,你呢?我回问了她一句。我想学经济学,我想以后能找到一个好工作。我低沉了一番,嗯,经济学也不错,不过经济学囊盖的挺多的,你可以吗?到时候再说嘛,我已经跟家人商量好了,到时候参考一下学校的问题就可以了,行吧,晚上的时候我问一下我妈,看学什么专业。
毒寵神醫太子妃
虽然说时间就两三个小时,但是心中有期待的我来说却像是熬过了几个世纪一般。
仙醫都市行 夜的邂逅
夜色初暗,随着一道锁开声,我的心里顿时激昂了起来,我妈放下肩上的包包,换好了鞋过来问了一句,正泽那小混球呢?我也不正经的回了一句,即便是大混球,不还是您生的。小王八蛋,连你妈也敢调侃。说完就张做打我的样式。我赶紧急忙缩起了腿,双臂护住了头。先等下打我,妈,跟你商量一下我大学的事儿。我急忙说道。我妈也顺着坐了下来,一本正经的跟我说,小明,你虽然说天分没有小正好,但是你有一个上进心,说真的,妈呢一直都不担心你,虽然说,你平时顽皮了一点,但是你从来没出什么乱子,做事很有分寸,妈呢,一直不用担心你,但是,你是哥哥,以后你要撑起这个家,所以妈希望你能跟妈一样学医。以后好方便接手妈妈的担子。相反正泽他很有天分,但是他的性格就有点激进了,他不适合从医,不然以后不知道会出多大的乱子,虽然妈妈知道你可能对于学一些其他的比较有兴趣,对医学方面没有多大的兴趣,但是妈希望你能明白妈的苦衷。妈妈也不逼你,你自己好好想一下。说完我妈就回房间去了,留下我一人独自在客厅里面暗自斟酌。夜深了,就在我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的时候,我拿起手机拨出了心仪之人的手机号……嘟…嘟…嘟,喂,林明泽,这么晚了你还不睡啊,打电话给我干嘛?沈一楠用着慵懒的语气说着。虽然说一段很简单的话,但是背后的深意,我觉得她应该能听懂吧,心里暗自想了一下然后艰难的张出了口。我…………。嘟…嘟…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