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i53精品都市小说 大唐:八歲大將軍 txt-第二百零三章 什麼叫不後悔相伴-e5dv2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
可惜。
这群杀手想要退走,已然是不可能的了。
在蠱世界修仙
因为此时院内,不管是房上,还是地面,出面了道道不同的身影,他们有乞丐。
有小贩,有麻衣路人,有农衣汉子。
更有黑袍面具的身影。
重生西晉當太子 瘋子161414
他们此刻都不约而同的看了一眼,胸膛被刺穿的白五八,便将目光放向了几名杀手身上。
每一人静的让人发寒,双眸冷漠无情。
其中却冲满了杀意。
他们的同袍,居然死在了杀手手中。
这是对幽冥鬼军的羞辱。
他们未能保护好同袍。
同时也是白五八的“耻辱”。
妙手小神農 一包紅糖
他们是将士,理应死在沙场之上。
不应该死在腌臜的虫子手中。
“冲出去,杀!”
杀手见四处都有怪异的人在,怒喝一声,选择了一个方向,杀了过去,纵身一跃。
其余的杀手,都选择了不同的方向。
“你们都该死!”
白七七见白五八快不行了,紧握手中唐刀,双眸通红,杀意凌然。
“不要。”
却被白五八拉住了胳膊,虚弱的说道,“保护木樨管家要紧,她不能有事,这是大。。庄主的命令,吾等要服从,坚决。。的。。服从。。”
说完。
白五八便闭上了双眸,消散了最后的生机。
而被吓懵了的木樨。
此刻才反应了过来,看着四处的厮杀,看着倒在地上死去的白五八,是又惊又恐,又伤悲。
“白五八。。。”
她来到白五八身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能眼眸含泪。
白七七提刀,双目通红的护卫在木樨身边,声音沙哑的说道,“木樨管家不必伤怀,白五八死得其所。”
“他不后悔。”
妾本猖狂:攝政王,請滾粗
“什么叫不后悔。”
可是木樨却不同意这话,有些失态的大声道,“人都不明不白死了,这叫不后悔吗?”
“你们是木偶吗?你们的庄主是这样训练你们的吗?”
“难道人命不值得珍惜吗?”
质问声,道道响起。
木樨很不理解他们的行为,很不理解白七七的态度。
“住口!”
然而,白七七听闻之后,却怒视木樨喝道,“我不允许你污蔑我们的庄主,若是有下次,你永远也别想让我们认可你!”
“而且,我们不是木偶,庄主也不是这样训练我们的,人命是值得珍惜,但有时候人命就是这么脆弱!”
校花的貼身兵王
“你没有经历过我们的经历,没有见过尸山血海,就不要拿你的经历,来质疑我们!”
“因为,你根本就不懂。。。”
在白七七的眼里,李易就是信仰,岂能让人随意质疑?
“既然我不懂,那你们到底是谁?!”
木樨也杠上了,对着白七七质问。
今日的遭遇刺杀,白五八死在眼前。
对她来说,这无疑是一次难忘的噩梦。
她以前那里见过这种场面?
无非是在酒馆里见过,酒客喝多了打架而已。
无非是心有玲珑,艰难的混迹在酒客之中。
血腥二字,对她来说,极其遥远。
全球妖變 赤地瓜
“我们是谁,你会知道的。”
白七七不可能告诉木樨。
因为将令不允许,同袍不允许,自己也不允许。
毕竟木樨还为得到他们的认可。
见白七七与李易的话一般无二,木樨再次问道,“那要怎样才能得道你们的认可?!”
亂世鸞凰 清夭夭
“这个得靠你自己。”
妃常狂傲:鳳弒天下 藍墨小雨
白七七怒气消散了,看着有些崩溃的木樨,内心也不由的叹气。
没有经历过血腥,没有经历过生死考验,很得到他们的认可很难。
毕竟木樨不等同于,青舞、李玉娘和颜如初等女,与大将军和他们经历血腥生死。
永不背叛,永不放弃的考验。
这就是沙场将士,最直接的认可。
大千獨遊 我看青山
“为什么你们这么神秘。”
“你们不是反贼,不是皇室之人,为何就不能告诉我?”
木樨有些失神。
她真的很疑惑,也真的很迷惘。
也许今日,她才算真正的成长了吧。
对于木樨的话,白七七这次没有回答。
而是盯着幽冥鬼军,看着他们将杀手,一一诛灭。
当最后一名杀手,身死之后,白七七开口道,“幽冥卫兄弟,马上回去禀报庄主,木樨酒馆遇袭,也将白五八的尸身带回庄内吧。”
“。。。”
幽冥鬼军无声的点头。
随后扛起白七七与酒馆内所有的尸体,消失在了夜幕。
只留下了斑驳的血迹,在原地。
“木樨管家,请回房休息吧,这院内我来处理。”
白七七向木樨一礼。
踏步走向了水井边,他要打水清理血迹。
明天酒馆还要迎接李易的到来,不能留下血迹。
木樨见此。
疲惫失神的抬步,向着房内走去,不知道此刻,她在想些什么。
酒馆又陷入了寂静。
天微白。
新的一天又到来了。
李易率众也回到了山庄,踏入内院李易只是简单的梳洗了下,以清除身上的血迹。
连休息都没有。
就去了山庄地牢,审问樱雪雅美。
“你叫什么名字?”
李易坐在椅子上,端着一杯茶水,看向坐在地面的樱雪雅美。
至于她已断的双腿,则是被她用木棍给夹住了,并且撕碎了身上的红袍,进行绑缚。
自从她被带回山庄,关入地牢之后,李易并未枷锁她。
因为樱雪雅美,是逃不出这地牢的。
“樱雪雅美!”
樱雪雅美冷冷的回答。
看向李易的目光却是怪异的很,有着无比的惊骇之色。
“名字倒是不错,可惜心太狠毒了。”
李易小脸平静,见樱雪雅美面遮红纱,不由的道,“取了面纱,吾要看看前来打唐皇注意的倭国使臣,到底长什么样子。”
“你自己不会取?”
黑道特種兵 逆蒼穹
樱雪雅美双眸闪烁,一直盯着李易。
“我怕脏了自己的手。”
李易冷哼,而后道,“不用一直盯着我看,你猜得没错,我只是一个八岁孩童,不是你所认为的小矮子侏儒。”
“八岁,孩童?”
得到了肯定答案的樱雪雅美,内心翻腾起了惊涛骇浪。
同时瞳孔猛的收缩,指着李易惊恐的道,“你。。你是他。。”
随即又不可置信的摇头道,“不,不可能。。他不是死了吗,怎么可能复活。”
李易冷笑,“谁说不可能复活。”
而后皱眉的问道,“你们倭人,远处海外,怎么知道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