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aa9f精品玄幻小說 曛花顧旦-第二十九章 淚人熱推-r6j87

曛花顧旦
小說推薦曛花顧旦
吃过饭以后,时间还很早。铠瑞对她说:“接下来要去哪里?”
暮晴想到附近有一家电影院,于是说:“不如我们去看电影吧!”
铠瑞说:“你想看什么电影?”
“脑残的爱情片吧!”暮晴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说。
千秋凰吟 殷火火
铠瑞白了她一眼,说:“好吧,我就知道你不会看什么高智商的电影。”
暮晴说:“好啦,快点去看看吧!不然票都卖光了。”说完便扯着铠瑞的衣角一起走了。暮晴心里很高兴,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和铠瑞去看电影,也是第一次和异性看电影。
排队买票的时候,暮晴说:“刚刚你请了吃饭,我请看电影吧!”说完正准备去掏钱包,结果铠瑞伸手过来抓住她的手说:“怎么能花女生钱,还是我来付吧!”暮晴看着他抓着自己的手,心跳加速,脸也红了。过了一会儿铠瑞才反应过来,松开手说:“不好意思啊。”
暮晴摸摸头,说:“没事。”
电影开场之后,两人各自开始看电影了。没有闲聊,气氛很尴尬。到了后面一段出现了车祸的画面,暮晴害怕得大声叫出来,铠瑞扭头过来看她,说:“有那么可怕吗?”
暮晴说:“好惨啊!”
铠瑞说:“我帮你遮住吧。”说完就把他的手放到暮晴的眼睛。等到这么画面过了之后才拿开。
暮晴觉得好温馨,他是一个细心体贴的人,即使知道今后他也会这样对其他女生,但是心里依旧觉得温暖。
看完电影,暮晴送铠瑞到公汽总站,在等车的时候,暮晴说:“再见了,铠瑞。这次分别过后,说不定以后都很难见面了。”
铠瑞看着暮晴,深情地问:“可以拥抱一下吗?”
暮晴张开了双臂,铠瑞一把把她揽入了怀里,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铠瑞深知他去浙江,暮晴去北京,这段感情是没必要开始了,因为不会有结果,四年的分别,一千多公里的距离,敌不过三年的暗恋。
暮晴感到了一丝彷徨,为什么铠瑞会紧紧地抱着自己,这仅是一个朋友之间的拥抱而已,也许是因为他也知道,这一别也许就是永远吧!他们之间,不会有任何相关联的同学聚会,所以相聚是没有理由。任何一方都不会选择承认,我想你了,所以到最后都是两败俱伤。况且,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会让我们遇到更多的人,谁也不知道谁才是谁的归属。就让一切随风吧,该散的散,该来的来。
洪荒太始傳
暮晴说:“再见了,铠瑞。”
铠瑞说:“再见了,暮晴!”然后他头也不回地上车,走了,只留下一个缓缓远去的车影。
这段美好的暗恋时光,就这样结束了吗?这个在最美好的年华陪伴自己的人就这样远走他方了吗?这一场纠结的暗恋就这样无疾而终了吗?
去到大学之后,暮晴时常给铠瑞写信,告诉他最近的生活,以及帝都的风光。他也会回信告诉她杭州不愧是人间天堂。
在信里,暮晴说:“我想去看看你。”
铠瑞没有回信,他知道她只是开玩笑罢了,一千多公里的距离,岂是如此轻易就可以跨越,何况,她只不过是刚刚离家千里上大学不习惯而已,并没有那么牵挂自己。
国庆节,暮晴果然坐上飞往杭州的飞机,去追寻她三年的暗恋了。飞机降下杭州的那一刻,暮晴的心也落地了,她想,她终于可以鼓起勇气把这一切告诉他了,不管结局如何,她只要尝试过了,就不会悔恨自己。
去到浙江大学的时候,铠瑞已经在学校大门等着她,见到面的时候,铠瑞呆呆地看着这个女孩,心想,她还是个不成熟的孩子啊,说走进走,说来就来。
其实她只是想弥补自己当初不听劝阻才犯下的错误,如果听从铠瑞报了杭州的大学,那么现在说不定就不会分离,可是,谁会知道要是她报了杭州铠瑞会不会就上了清华呢?世事难料,缘难料,情难料。
古廟禁地 湘西鬼王
铠瑞带她游园,一边介绍学校的风景,一边打听她最近结识的朋友。暮晴感觉到了,于是大胆地说:“铠瑞,你不必担心我在大学会认识新的男生,和别人好上了,然后忘记了你。不会的,因为我喜欢你三年了,这三年我卑微到尘埃里,一直仰望光芒四射的你,你知道吗?”
铠瑞被这突如其来的表白弄得手足无措,于是说:“你别开玩笑了,你怎么可能喜欢一个整天叫你做傻逼的人呢?”
暮晴说:“因为你是那么优秀,那么细心,那么体贴,你从来不嫌弃我笨,不觉得我是真正的傻逼。”暮晴说着说着竟然哭了起来。
铠瑞说:“我没有你想的这么好!我只是,比较随和而已,我对每一个人都如此……”铠瑞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拒绝暮晴,他的心也很痛,他知道彼此是不可能了,但是他不能让暮晴知道自己也喜欢过她,不然只能加重她的痛苦,她会怨恨自己为什么当初不好好填志愿。可是,假如是真爱,真的会被距离阻挡吗?铠瑞不知道,他只知道暮晴是个多变的人,只要你对她好,她就会倾心于你。
其实暮晴不是这样的,她喜欢铠瑞不仅因为他人好,他成绩好,更重要的是他们之间的缘份,似乎是命中注定。然而如今,命中注定他们要分离。
铠瑞说:“算了吧!我们,还是好朋友。以后你遇到什么事情还是可以告诉我,开心的不开心的都可以和我分享,我是个很好的倾听者!”
暮晴哭着说:“你为什么连一个尝试的机会都不愿意给我就急着拒绝我呢?为什么你宁可孤独也不愿意让我靠近你呢?难道这三年不足以证明我对你的感情吗?”
長生歌
铠瑞说:“既然没有结果又何必尝试呢?”
“因为害怕结束,你扼杀了所有开始的机会是吗?如果一朵花知道自己要凋谢它就不该绽放是吗?如果一棵树知道自己会被砍伐所以不该生长了吗?”暮晴拿出文科生的气势来质问铠瑞。
铠瑞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沉默地继续往前走,把哭成泪人的暮晴留在原地。多少次,这样的落日余晖打在暮晴柔顺的头发上、脸上、肩上,却没有任何一次这样刺眼,这样叫人生疼。
天才萌寶:爹地輕點媽咪疼 喜格格
暮晴在夕阳里哭泣,眼泪滴在自己的影子上,一滴、一滴、一滴,最后变成了一滩水……三年的暗恋,就融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