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xma7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萌生愛情 木明-噩耗接着噩耗看書-35czr

萌生愛情
小說推薦萌生愛情
天空出奇的湛蓝,像一望无际的大海,只是偶尔飘过一两朵白云。太阳火红,不一会我和茹雪的头上就冒出汗珠了,我脸有点红晕,但仍专注的看着我,坚定的眼神让我得到一时的安慰。因为是山区,这里要徒步十五公里才能到达坐车的地方,而且还得赶上车次,不然就只能等到第二天了。可以想象,茹雪来找我说明她已经步行了十五公里,来回三十公里的路程,我有点不忍心,但我又不得不这么做,我归心似箭,她也不会有丝毫的怨言,我了解她。
官場神算
路确实很难走,何况我们又带着行李,我一眼望去,崎岖不平的小路千转百回拐角一个接着一个,转过一座小山,另一座立马又堵住眼前,像堵在心头的愁绪一样不肯散去,路两旁有些堆在一起,仍显得散乱的石块,土墙上明显留下挖凿的痕迹,从那一道道细细地凿痕里,我可以看到历史留下的淡淡的痕迹,那土香土色的本质生活正是外婆一生最完美的诠释,在她生活的世界里我看不到一丝浮华的痕迹,或许她老人家根本不懂纸乱金迷的生活是怎样的诱惑人,所以外婆是多么的幸运和幸福,如果我们不是生活在这人类历史巨变的年代,也许我也不会这样愁绪满怀,但事实无法改变,所以我不得不继续向前,即使这不是我的本愿,但踌躇不前只能让我走进一个更深的深渊,我只能往前走,茹雪在前边为我引路,她是我的引路人,起码她经历过大悲到大喜,然后再到大悲。一波三折的生活促使她足够胜任我的导师了,而且我也喜欢向这样一个心思细腻,处事冷静但又安静孤独的女孩子请教。
终于坐上车了,不是我和茹雪的速度有多快,而是热心的村长骑着摩托车送了我们一程,生活中我无时无刻地体会着乡下人善良淳朴的情感,那种言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深深地震荡在我的心坎里,就像外婆看着我时,慈祥的眼里溢出深沉的爱一样,所以我一直在前行。
发动机轰隆隆地声音证明我在前进,一点一点地向家乡的路前进,路途很远,汽车在夜色里行驶,像撕碎一块黑幕,然后向黑色更深处驶去。我看着车窗外的夜色,心情有些杂乱。茹雪就在我旁边,她把头靠在我的肩上睡觉,胸脯一起一伏的,呼吸有些粗重,她一定是累坏了,我看着她的脸颊,精雕细琢的瓷器一样洁白无暇的肤色,慢慢地洋溢出一丝欢快的笑,像深情的爱一样令人喜欢。我把她的手紧紧地扣在我的手里,那淡淡的体温传进手心,我顿时觉得纵使失去了一切也不必徒劳的去悲伤,起码我手心里握着的也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外面的夜色更黑了,远处的灯光也相应地熄灭了,只有车灯隐隐约约照射着前行,道两旁的白杨树静立在那里,树叶子纹丝不动,静默地像思考着什么,我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呆立在座位上,眼睁睁地看着溜过眼前的一切,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抓不住,索性倒在靠椅上装睡,一会儿真的睡过去了。
初陽
中间换了几次车,然后就坐上开往小南庄的那趟班车,下车后,说不上是什么感觉,父母来接我,这是我两年来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父母,竟一时没有丝毫相见甚欢的味道,感觉他们离我好远,隐隐中觉得心中有些隔亥,可具体是什么,我也搞不清,只是和他们简简单单的说些什么,然后朝着外婆额屋子走去。很惊讶,我确实没怎么从父母的身上找到一点悲痛来,可能他们比我看得开吧,生老病死在他们眼中可能是人之常情,也许我也得慢慢习惯这种看法,到后来变成冷漠。可当我迈进小院的一刹那,一种从未有过的悲伤迎面而来,那些熟悉的物具依旧安静地摆放在那里,依旧能暖暖地散发出一丝爱意来,可终于少了外婆那道慈爱的身影。我算是明白了物是人非这种惨淡的景象了,然而这种理解伴随着一种阵痛,这种阵痛促使我一步一步的成长。外婆的坟墓很新,周边摆满了花圈,我想这很适合她老人家,她老人家爱美了一辈子,这种美也相应的被带进了坟墓。看着这干净简单的坟墓,给人一种明快的感觉,甚至我也没有来时的那种悲伤了,也许这正是外婆希望看到的,可想起我曾经给过外婆的承诺,我又陷入了悲痛之中。她老人家注定是看不到她最疼爱的外孙女穿上美丽的婚纱了,所以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茹雪过来跪在我旁边,使劲地抱紧我,然后不断的抽泣。夕阳很美,暖暖地斜照在我们的身上,我对着厚重的大山看了看,有些感动袭上心头,最后终于控制不住情绪和茹雪抱在一起美美地哭了起来。
緋聞時代
三天过后,父亲过来问我:“为什么要私自辍学?还消失半年时间?”
“我只想按自己的意愿生活。”
“你太任性了,按你自己的意愿?你以为社会就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都是你外婆把你惯坏了。”
“你没有资格拿外婆来教训我。”我突然情绪失控的喊了这么一句,然后母亲和茹雪跑了出来。
“你…你这孩子。”父亲气愤地扬起巴掌向我扇过来,可最终没有打下,可能是我说中了他的痛处,也可能是觉得从小就没怎么给过我多少父爱觉得亏欠吧,可到底是什么我不愿去想,我只知道,在外婆眼中,我比他们都重要,我也如此,这就足够了。
午饭后,父亲说要翻新一下院子,外婆以前留下的东西大多数要被丢掉,我阻止不了,也不愿看着这动情的画面被硬生生的破坏掉,正好茹雪要去学校,我也就借口和她一同去,父亲说休学手续十天后替我补办好,我也可以去学校了,然后我们就到了另一个城市。
茹雪借故向导员延长了几天的假期陪我,我说不必,她却不肯,我只好作罢,有些欣然的接受了。我随口提了下张宇生,我想以他的性子现在一定跑来问长问短了。
“他?他现在来不了。”茹雪低声说。
“怎么了?”我问。
韓珍傳
“我不知道,我们去玩好吗?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知道她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可外婆去世的事情对我打击很大,我暂时集不起心思去考虑太多,只好随她一起坐车到她所说的好玩的地方。
陌上行1 霓桑
这里确实很美,山清水秀,新建的房子都采用传统风格,置身于其中有种置身于历史的错觉,心情也随着慢慢变好起来,这是茹雪可以的安排,心思细腻如她,可我没想到她这样做竟是告知我另一个噩耗的铺垫。
斬落星辰
“他怎么死的?”可能是双重打击加在一起,我反而感觉不到悲痛来。
“我也不清楚,应该是自杀。从楼顶跳下去,警察勘察了现场,楼顶只有他一个人的脚印,只是连遗书也没有留一封,事先一点预兆都没有,好像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他父母来学校的那天,哭的死去活来,他们很固执的要把遗体带回去,终拗不过,只好带着骨灰很安静很落魄的回去了。”
“知道具体是因为什么自杀吗?事先应该有一点预兆的,你怎么就没有发现。”
首席的秘密軍師:愛妻成病 楚南漓
朝陽警事
“我不知道,只是从西藏回来以后,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见了人也不怎么说话,然后就发生这样的事。”
我盯着茹雪,她没有一丝悲伤的痕迹,可能是掩藏的特别深或者是其它什么,只是手在轻微的发颤,她把胳膊缩进衣袖,可还是被我看到了。
“什么时候的事?”我努力地咽了口唾液问。
“两个月二十六天前。”
“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我想起外婆去世的事情。
三國之大秦復辟 獨愛紅塔山
“这也没什么,只是不知怎的就记下了,然后忘不了了。”
“哦。”我说。然后低下头继续走路。
她开始向我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可能我没有心情仔细听,她的声音也就慢慢地变得模糊不清了,不过她要表达的意思我大概懂了。天空突然阴起来,好像要下雨的样子,我们顺便买了两把伞撑着。河水很清,流量也不小。我们边走边随意的看一眼,我知道谁也心情看这些,只是游人很多,老人,孩子,还有年轻的情侣甜蜜的站在一起。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我们的头发被扬了起来,茹雪的裙摆也跟着飞舞起来,大约一分钟后,风突然停了,静静地,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片刻的功夫,豆大的雨珠从天穹发疯似的掉下来,然后响起了轰隆隆的打雷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