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4zz0火熱小說 香樟花開了嗎 織毛線的貓-香樟花,開了嗎?熱推-0pgye

香樟花開了嗎
小說推薦香樟花開了嗎
香樟树的花总是跟着春天的脚步,偷偷地开,小小的,米黄色,和星星一样,缀在绿色的汪洋里。香樟树的花总带着一股清新的味道,吸上一口,让人心旷神怡。
寧為妾 煙引素
女生坐在教室南边窗口,她扎着简单的马尾,露出洁白干净的额头,眼睛大而明亮,笑起来带着月牙的弧度。她眨巴眨巴地打量窗外的香樟花,灿灿的阳光洒在米黄色的小花上格外好看,让人感觉世界都变美好了。
“今天是大一春学期第一次班会,就让团支书来开个班级总结会,苏浩诚上来吧。”
女生把视线从窗外移回,忽地,坐在女生后面的男生站了起来,感觉像有一阵风,风里还有淡淡的肥皂味,和花香混在一起,女生扭过头看了一眼,两个人的视线交汇,女生心里一怔,尴尬地撇过头。苏浩诚快步走到讲台,讲着早已准备好的PPT。他身材高挑,穿着白色卫衣,眉目清秀,声音爽朗。女生想起昨晚看的少女漫,不觉红了脸,真想谈恋爱呢。
下课铃响,班会也至尾声,苏浩诚清了清嗓,“最后,大家把事先要求带的学生证交上来吧,交了就可以走了。”女生从书包夹层里拿出学生证,走到讲台前。“对了,叶清,你等一下,新宣今天有个聚会,你去吗?”苏浩诚叫住女生。
“不去……我已经和部长说过了。”
“你可一次聚会都没参加过啊,没多久部长换届,和学长学姐们没多少相处的机会了,不来吗?”
叶清抬头看到男生那双清澈真诚的眼睛,心里犹豫了一下,自己太内向了,不太擅长和别人相处,去了会不会很尴尬啊……
“来吧,珍惜这段缘。”男生一边接过其他人的学生证,一边调侃。
穿越好事多 吱吱
囂張校長 心灰
“嗯。”
晚上,一大群人坐在大排档桌边,嘻嘻哈哈。烟火气和炸串香混在一起,桌上的气氛也热热闹闹,虽然部里规定部员外出不许喝酒,但大家也欣然接受,一杯一杯的可乐芬达往肚里灌,吃着菜,嗝着气,再一起起哄玩击鼓传花版真心话大冒险。苏浩诚和叶清邻座,叶清不擅长聊天,就一小口一小口抿着芬达打发时间,苏浩诚倒是很能融入集体,不仅和大家谈得来,当看到叶清杯里饮料喝的差不多时,还会主动给她添饮料。叶清不禁羡慕起苏浩诚开朗的性格起来,感觉这个男孩子像光一样,不管到哪里都能感觉到他的温暖和热情。
“来来,开始击鼓传花了啊!”部里的一个女生拍起桌子,“顺时针,传到谁谁就来玩真心话大冒险!”顺序是从苏浩诚的方向往叶清方向传,随着拍桌声的戛然而止,易拉罐被苏浩诚和叶清各抓了一半。叶清心想完了,整个人怔在了那里,谁想苏浩诚把易拉罐从她手上抽了出来,一脸无奈地对其他人说:“完啦,又是我。”
“哈哈,苏浩诚,你怎么这么倒霉,不行不行,你上一把已经真心话了,这次来大冒险!”由于光线有些暗,大家都没注意到苏浩诚的小动作,只顾着起哄,叶清不禁松了口气,暗自感谢了苏浩诚一千遍。
苏浩诚从大冒险卡牌里抽了一张,面色都黑了。
“什么什么,抽到了什么?”其他部员凑过去一看,”公主抱左边的人?”苏浩诚左边的第一个就是叶清。
“哇哦!”不知哪里发出了一声阴阳怪气地惊呼声,叶清脸滚烫,抬头看到苏浩诚的耳朵都红透了。
最強敗家系統
“左边的人又不是指最近的,你们别搞得女生不好意思了,李子豪我来抱你!”被点名的男生一脸懵地看着苏浩诚,“兄弟真要抱我?”
表妹難為 朱砂
“当然,给我过来。”苏浩诚笑着把手搭在李子豪肩上,桌上的几个女生尖叫了起来,“哇,这是什么剧情?温柔斯文攻和炸毛傲娇受?”
枕上豪門:冷血總裁的心尖妻
“喂!你们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啊!”被苏浩诚一把抱起的李子豪气急败坏地喊起来,引来一群人的哄笑。
聚会散了以后,男生们负责把女生送到宿舍楼下,但叶清和其他女生专业不同,住的公寓楼也要远些,苏浩诚和李子豪也和别的男生公寓不在一起,所以走着走着,就剩了他们三个人在香樟路上前行。
“今天,谢谢你。”
“嗯?”苏浩诚低下了头,叶清声音小,他听得不是很清楚,“你说什么?”
前妻,乖乖入懷
最強修煉體系
“我说,你们感情真好呢。”叶清把声音放大了一些。一边走路一边玩手机的李子豪当场炸毛:“谁跟这个死基佬关系好啊!”
腹黑竹馬欺上身:吃定小青梅
苏浩诚嘴角噙着笑:“你投怀送抱我还不要呢。”
“切。”李子豪撇撇嘴,继续打起炉石。
风啊,很轻,送来香樟花的清香,叶清吸了一口,感觉花香甜甜的。
这天满课,午休只有一个半小时,上午的课刚结束,手机里新宣群里就发了一条公告,大概是推送要提前交过去审核,这次刚好轮到叶清写推送,叶清叫苦不迭,但只好忍下一顿午饭,打算午休赶稿。“你不去吃饭?”苏浩诚走到叶清身边。
“不了,有稿子要写,而且我不饿。”叶清回以礼貌的笑,尴尬就尴尬在这时胃很不合时宜地叫了几声,苏浩诚也笑了。
“我帮你带饭吧。”不等叶清回应,苏浩诚的大长腿就迈出了教室。
半个小时后,一份黄焖鸡就出现在叶清手边,“不会吧,这么快!你该不会没吃饭吧?”叶清最见不得别人对自己好了,还是异性。“你傻啊,我打包了两份,这样快点,我陪你一起吃。”苏浩诚一脸嫌弃,语调却带着打趣的味道。叶清感觉自己的脸又变得滚烫滚烫的了。
不久新宣活动多了起来,作为主安排人,苏浩诚要各种琐碎的事务,也因为这个契机,苏和叶两人也在line上聊的越来越多,不知不觉,也许两个人都没发觉,他们从工作聊到了爱好,最近喜欢什么书或电影,在听什么音乐等等,两个人越来越投机,在一个月朗风清的晚上,叶清盯着手机上那句“我喜欢你这样的”痴痴傻笑,再后来,两个人就在一起了。
叶清后来回忆起来,那绝对是自己最甜蜜的时光。大一春学期后期,专业分流,叶清和苏浩诚被分到不同的班级,课表也不同,两个人只有晚上自习在一起,回宿舍一条路。这天,这对小情侣正回宿舍,突然半路杀出一个长相白净的男生,“肖翔学长!”叶清诧异地看着面前的大男孩。“叶清啊,真巧,哦对了,关于大创项目,我们这还缺人,你要不要考虑来玩?”肖翔笑起来很暖,露出两颗虎牙,让人觉得有点可爱。“啊,我觉得我不太行。”“没事儿,不急,你好好想想再给我答复,啊还有……”肖翔就像个话唠,又很不巧和小情侣同路,滔滔不绝地讲个不停,虽然他也和苏浩诚聊了几句,但大多都是在问叶清,到了宿舍楼他挥挥手离开了两个人,苏浩诚才主动开腔:“大创,我们这儿也少一个,你可以来我们这里。”叶清看着苏浩诚别扭的表情忍俊不禁,“你吃醋了?”苏浩诚别过头,“我觉得我们的项目比调查校园APP普及力有趣多了。真的。”叶清扑哧笑出声,“好的好的,就去你们队。”
但是最后为什么会分手呢?叶清想了想,大概是那个时候吧。苏浩诚和叶清谈恋爱其实并没有大肆宣扬,两个都是很低调的人,至于分班后到了陌生环境,苏浩诚性格好,人又有点好看,就有追他的女生出现了。当时叶清听到和浩诚同班的舍友说有一个女生,缠着他缠得很紧。叶清吃醋了,就跑到苏浩诚宿舍楼下打听虚实,结果苏浩诚那段时间心情也不好,解释完了以后,千不该万不该呛了叶清一句,“你也有什么肖学长学弟和你靠的近啊!”随后两人就把对方拉黑,莫名其妙地进入了冷战期,冷战期很长,两人也不怎么能见到对方。叶清知道苏浩诚的消息只能通过舍友,不过大多是被动接受。比如舍友说苏浩诚好像和某某走得很近,苏浩诚最近可不得了啦,吸烟喝酒全学会了,身上多了戾气,可学习成绩还是那么好,果然脑子好的人什么都不怕等等。叶清本以为自己以后再也不会见到苏浩诚了。
大学期末每个人压力都很大,很多科目平时积着,半知半解,到了期末复习,面对厚厚的几本砖块书,大家都处在奔溃的边缘。叶清最近也在忙复习,同时也试了两次激烈的辩论赛,都被刷下来了,心情低落,于是晚上就去音乐台散步。音乐台稀稀疏疏地坐着一两对情侣,还有一个弹吉他的人,是李荣浩的《年少有为》,叶清走过去,听着听着就哭了,弹琴的人察觉到身边有人,抬起头,又是熟悉的四目相对。“你声音都变了。”“抽了烟,嗓子有点哑。”沉默。“坐吧。想听什么吗?”苏浩诚问。叶清摇摇头,坐下,这里可以看到音乐台上空的天空,这时候已经可以看到星星了,小小的几颗,闪烁在漆黑的夜幕里,让叶清想起几个月前窗外的绿海,那一片星星,那熟悉的花香……回忆与此情此景交织,让叶清感到恍惚,一阵风吹过,叶清闻到了身边人还未散尽的烟草味,其中还混杂着肥皂香。
“把烟戒了吧。”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