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3vhh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討論-第六百八十二章 刀劍亂閲讀-ljpxj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段毅人如龙,剑如龙,气势冲霄,也显化作一条真龙。
鳞爪俱全,龙须飘摆,蜿蜒而行。
迎着漫天飞扬而来的碎裂青石板,段毅心中一股激荡之气戛然而止,恐怖的力道似乎就要宣泄在这只是障眼法的防呼当中。
只是段毅却并没有受到过多影响,手臂只是微微一抖,龙渊剑剑尖便爆发出无与伦比的璀璨剑光,分化万千,于瞬间粉碎这些石板,化为雾蒙蒙的粉状漂浮在空气当中。
太平間美麗女屍 西百草
继而锐烈刺耳的尖啸之声响起,漂浮的粉状被无形的气劲所牵引,化作一道方圆近丈的漩涡向下压去。
而段毅则余势不减的向下俯冲,迎着虚空当中突兀斩来的一抹潜藏流火之刀。
这一刀神出鬼没,竟然恰恰从段毅俯冲下的盲点砍出,而且劲道牵扯空气当中的气流,搅乱人的精神感知,可说是算计满满,堪比顶尖刺客的倾力一击。
只是段毅仿佛早有预料,身法猛然滞空一顿,手臂抡圆,龙渊剑反手划过一道弯月形弧线,精准无比的点击在流火大刀的刀刃中心一点,发出叮的一声脆耳之声。
火星四溅,苍白的霜雪与熊熊的热焰从剑身与刀刃之上爆发,以两人为中心,仿佛分割成了两个截然相反的世界。
一者,宛如万丈冰川,刺骨的寒意,萧瑟的死寂,便是世界的一切。
一者,恰似地心熔流,灼灼热浪,滚滚流动。
整个世界,同样被爆裂的毁灭之力消磨的毫无一点生机。
在龙渊剑和流火大刀接触的瞬间,段毅和赤面天王两人身躯同时一震。
不过段毅的脸色淡然,气定神闲,虽是用剑,在正面接触中ꓹ 反而占了上风。
惟負時光不負你
段毅此刻所用的内劲为冰玄劲,长剑之上除了剑道真意ꓹ 还布满了酷烈森寒的冰劲,以及时时刻刻旋转,撕扯ꓹ 搅磨等诸多劲道混为一体的漩涡劲。
尽管赤面天王的刀法来的诡异,预判精准的吓人ꓹ 但依然未能给段毅带来多大的牵扯和伤害,其刀身之上涌动的刚猛刀劲以及熊熊热浪ꓹ 也悉数被漩涡劲以及冷酷冰劲给一并抵挡压制。
与之相反ꓹ 赤面天王却是生平罕有的感到了难过,一种从未有过的古怪体验让他心中又是兴奋,又是忐忑。
段毅带给他的压力之大,其实远超过他的想象。
其一,便是段毅融于剑身之上那股苍茫,浩大,宛如真龙一般的雄阔气势ꓹ 这是主要针对精神层面的压制。
其二,则是段毅冰玄劲大成之后ꓹ 从功法的特性上给他带来一定的克制。
段毅的真气冰冷森寒ꓹ 充满着肃杀凛冽的冰劲ꓹ 恰恰克制火劲。
異世之逍遙小王爺 風流大帝
此外ꓹ 结合了吸星大法总纲以及部分要诀而触类旁通大成的漩涡劲,极为诡异。
超級大腦
这两者叠加起来ꓹ 使得赤面天王的流火刀在于龙渊剑接触的瞬间ꓹ 便被一股吸力牢牢吸附ꓹ 一股斥力,排斥侧滑ꓹ 一股仿佛融合两者的撕扯,塌陷之力,将他的刀劲,火劲,消弭同时,尽数吞掉,转而反过来对付他。
其三,便是兵刃本身的层次差距。
赤面天王因为人刀合一,心神甚至可以感觉得到流火刀深处,有着一道懵懂而孺慕的意识对龙渊剑充满了恐惧与退缩,就仿佛遇到了天敌一般。
没办法,流火刀内中的这点灵性,乃是他以自身刀意修为日积月累,长年浸润才产生的,勉强算是神兵,超脱了一般兵刃的层次,但只是神兵当中底蕴浅薄,威力比较小的那一类。
修仙路迢迢
若是与段毅手中龙渊这柄上古神剑相比,差的实在太多。
若做一个形象的对比,就像是一个身高一米九,膀大腰圆,体态魁梧的大汉,和一个不过三岁大小的豆丁,是本质上的差别。
也幸好,这流火刀乃是赤面天王耗费心血所铸,更浸染了他的刀意,两者的牵连远比段毅和龙渊剑要深得多,故而,才可以抵挡的下神剑之威。
纵如此,这种种因素加在一起,也使得赤面天王意识到段毅的可怕之处。
湖泊裏的愛情
不过,若仅仅只是如此,也不足以叫他害怕。
握刀的手掌掌背青筋骤然而起,连接着的整条胳膊也是陡然膨胀一大圈,纯粹的气血迸发之下,赤面天王长啸一声,穿透云霄,崩裂岩石,
“开。”
一声开,此人竟然在处于下风的状态下,硬生生靠着非人的纯粹恐怖力气,将段毅蕴含漩涡劲的龙渊剑给震开,恐怖的肉身终于在这等情形下表现出了自己的霸道之处。
同时踏弓步上前,抡起流火刀,朝着段毅的脑袋正中央劈下,宛如一头下山猛虎,气势汹汹,刚正猛烈,运用了肉身与真气双重力道。
段毅人还在半空当中,也没有料想到赤面天王竟然会用这样的法子破了他的剑法。
顺势翻了个跟斗,后撤数步,避开这一招力劈华山,有灼热的刀气顺着他的面颊扫过,火辣辣一片,不过丝毫影响不到段毅的心境。
他双足落地,踏实沉稳,脚下宛如劲弓疾射,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原地,手中的龙渊剑没有丝毫的空闲和停顿,使出夺命十三剑的一招风伴流云,剑意舒雅而惬意,但暗中蕴藏得杀机却是宛如沸腾了的开水一般。
奉子成婚:第一皇後 旖旎萌妃
一剑出,而漫天都是剑影剑气,正是如同剑招所言,风伴流云,风本无形,云本无相,无形无相,而又无处不在。
赤面天王心浸流火刀之上,与刀中灵性达至一个比较自然完美的交融统一,刀法依然大开大合,招招直来直往,却恰到好处的抵挡下段毅一阵如疾风暴雨般的狂攻。
“好刀法,刚直猛烈,又步步为营,无懈可击。
此人刀法看似冗杂无序,实则融粹百家刀道于一炉,招招残缺,又招招精妙,厉害。”
“好剑法,剑法精妙而又剑意深沉,以意御气,以气驭剑,生生不息。”
短短时间,两人刀剑实打实的拼斗已经过了三十招,招招劲道炸裂,真气扩散,打的大地坑洼不平,两侧建筑寒霜与火焰齐存,心中同时对对方产生一点惺惺相惜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