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lci2熱門連載小說 十億次拔刀 ptt-第六百三十七章 主宰級展示-df7lu

十億次拔刀
小說推薦十億次拔刀
但是,看着叶天骄脸上那似乎自己又猜错了的表情。
百战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说道:“莫非他已经超过百万岁了?”
一千岁已经是百战的极限了……
当然,他脑海里也不是没闪过了一百岁的念头,但也仅仅是一闪而过,因为一百岁成就天尊级,这和天方夜谭并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是百万岁的话,他的天赋虽然也算不错,但和你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百战微微皱眉中又道。
看着自己的师傅百战,叶天骄知道……他应该是不可能猜的到了,因为即使是她,若非检测了几次,她也不信沈侯白的骨龄会这么的低。
事实上就是现在,叶天骄都有一种自己在做梦的感觉,沈侯白的骨龄竟敢只有三十的样子,也就是说他只修炼了三十年就来到了天尊级,并且凝聚出了仙体。
这是何等的可怕,何等的恐怖,也让她确认了,自己的眼光没有错……
“师傅,你猜错了。”
“他的骨龄连一百年都没有。”
叶天骄终于说了出来。
“一百万年都没……”
“你说什么?”
百战那摸着鼻子的手悬停在了身前,然后双眼瞪圆中,脸上浮现出了一抹震惊之色。
“弟子说……他的骨龄连一百年都没有,不是一百万年都没有……”
叶天骄望着师傅百战脸上的震惊,她因为非常理解,便再次说道。
“一……一百年都没有?”
“这……这怎么可能!”
“徒儿,你是不是检测的方式错了?”
百战完全不信叶天骄的说辞,一百年不到修炼到天尊级……
如果只是天尊级,百战倒是还能接受,可是仙体呢?
“一定是你检测错了。”
不等叶天骄说些什么,百战又道:“就算他打从娘胎里开始修炼也就多十个月的时间,天尊级就算了,仙体怎么想都不可能。”
“师傅。”
看着百战因为不可置信而嘴角微微抽搐的模样,叶天骄摇了摇头道:“其实弟子和你一样不信,但这就是事实。”
“其次,师傅……你觉得区区一个检查骨龄弟子都会出错吗?”
百战没有立刻回应,而是原地来回踱步了起来……
看着百战原地踱步的模样,叶天骄也不说话,因为她知道……师傅需要冷静一下。
约莫数十息的样子,百战终于停止了踱步,然后看向叶天骄道:“徒儿,他的具体骨龄是多少来着?”
见师傅恢复后,叶天骄立刻回应道:“不到三十!”
“不到三十……”
百战的嘴角又抽搐了起来。
抽搐中,百战喃喃说道:“这沈侯白……是怪物吗?”
闻言,叶天骄面色清冷道:“是不是怪物弟子不知道,但弟子可以保证,他绝对有成为下一个神宗宗主的潜力,甚至超越神宗宗主。”
“超越神宗。”
听到叶天骄说出的这四个字,百战突然间心脏不争气的‘砰砰砰’快速跳动了起来,只因这四个字对他的诱惑太大了。
因为他一生追求就是让天骄宗超越神宗,成为仙神世界的领头羊。
而想要超越神宗,那么先决条件就是超越神宗宗主,因为神宗之所以成为仙神世界的领头羊,便是因为有着让人绝望的神宗宗主。
曾经,在百战还是青年的时候,在他还没有成为天骄宗宗主的时候,他随着当时的天骄宗宗主有幸见证了神宗宗主与当时的百大前二至九的宗主大战。
那一战可谓天崩地裂,斗转星移,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神宗宗主以一人之力将九大宗门的宗主全部击败,其中更有三位九大宗门宗主因此一战而身受重伤,不仅实力大退,连带着宗门的排名也掉出了前十,甚至前一百……
使得在百战的心里,神宗宗主一直都是一个无敌的形象。
不过即使如此,百战还是会有想要将神宗取而代之的念头,只不过难度无限接近与零,至少他的话已无可能。
另一边……
弥天宗并没有改变宗门大比地点的意思,也不奇怪……都已经毁的差不多了,也不差在毁一点了。
如此,在原本的基础上,未免其他峰在被波及,弥天宗正在加派人手,将弥天宗最为强大的守峰阵法搬运到斗战峰上。
此阵之强,足以承受数位神格强者的全力一击,如此……沈侯白就算在运用‘斩天拔刀斩’,应该也不会将威力波及到其他地方了。
只不过苦了弥天宗原斗战峰的弟子,因为至少在一年内,他们只能在其他峰暂住了,毕竟想要恢复斗战峰是需要花时间的。
回到沈侯白……
因为宗门大比没有那么快开始,加上又不想被继续骚扰,沈侯白便离开了弥天宗。
至于去了哪,他谁也没有告诉……
一个阴暗潮湿的山洞。
此刻,沈侯白就盘膝坐在山洞中,而面前则放着一块仙石……
不知为何,在这种黑暗,宁静的坏境中,沈侯白反而会有一种舒适,安逸的感觉。
当然,最舒适,安逸的还是随着他的思绪来到分身上……
“咦,这会儿怎么回来了?”
天色渐暗,姬无双回到了自己的厢房准备休息。
然后,她便看到了站在窗户前,望着窗外的沈侯白。
一般而言,作为分身的沈侯白不是在蟠桃树下练习拔刀,就是在厢房的床上吸收仙石,而一般吸收仙石的话,就说明他的思绪应该在本体上,使得姬无双很少会看向沈侯白思绪来到分身上时,既然不在吸收仙石,也不在蟠桃树下修炼的。
也因此,当她看到沈侯白站在厢房的窗户前时,姬无双会表现的有些吃惊。
看到步入厢房的姬无双,沈侯白扭头看向了她,然后缓缓说道:“有必要这么吃惊吗?”
不等姬无双说些什么,沈侯白似还有话要说,便又道:“过来。”
不清楚沈侯白要干什么,但姬无双还是快步走到了沈侯白的面前……
亦就在这时,沈侯白张开了双手,然后抱住了姬无双,同时又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只是有些想你了。”
听到沈侯白的话,姬无双先是一愣,随即双手抱住沈侯白的后背道:“真的?”
“不管真的假的,先洗个澡吧。”姬无双又道。
闻言,沈侯白没有松手,只轻声说道:“别动,让我好好抱抱你。”
面庞微微一红,姬无双显得有些好奇的说道:“你今天是怎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有点累而已。”
沈侯白说的累并不是身体,而是常年的征战,让他精神有些疲劳了。
一分钟,十分钟,一个小时……
沈侯白就那么抱着姬无双,而姬无双……虽然不知道沈侯白怎么了,但还是贴心的任由沈侯白抱着自己,直到夜深人静……
厢房的大床……
沈侯白双手置于胸前,脑袋则枕着姬无双的双腿,而姬无双……抚着沈侯白的脸庞,看着爱人那一如既往冰冷的脸庞,姬无双‘哎’的叹出一口气道:“如果感觉累了,就回来吧。”
“嗯。”
沈侯白‘嗯’了一声。
不得不说,还是姬无双能抚慰沈侯白,使得这会儿,沈侯白一直以来积压的压力渐渐的得到了舒缓。
尽管沈侯白一直以来的形象都是冷酷,无情,遇事,不管是任何事,都可以做到所向披靡。
但这并不表示沈侯白就没有压力,就如在仙神世界,面对那些仙格强者,神格强者,要说沈侯白没有一点畏惧,那肯定是骗人的。
毕竟他才天尊级而已……
突然,就在这时……
就在沈侯白享受着姬无双带给自己的慰藉时,许久没有来过的系统声音来到了沈侯白的耳畔……
“系统提示:宿主分身达到系统要求,可以与本体融合。”
“系统提示:融合后,分身将消失,同时宿主境界将突破主宰级。”
“系统提示:是否融合?”
听到系统的声音,沈侯白那闭合着的眼眸瞬间便睁了开。
说实话,沈侯白还在想……自己要如何突破主宰级,或许就是不断的吸收仙石吧。
但是随着沈侯白突破天尊,然后依靠仙石凝聚出仙体,但对于突破主宰级,他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不曾想现在系统居然可以以分身融合方式助他突破主宰级。
“怎么了?”
看到沈侯白突然睁开双眼,姬无双显得有些疑惑的问道。
“无双,我的分身要消失了。”沈侯白说道。
“分身消失?为什么?”姬无双疑惑不减的问道。
“这个……很麻烦。”
“一时半会儿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是好事就是了。”沈侯白解释道。
“那……如果分身消失了,我以后还能看到你么?”
沈侯白没有回应姬无双,因为他正在询问系统……
“系统,如果我的分身与本体融合,那我要怎么回来?”
“系统提示:宿主可以使用拔刀次数回归。”
“需要多少拔刀次数?”
“系统提示:一亿拔刀次数。”
一亿,不是一个小数目,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如此,沈侯白便支起身子对着姬无双说道:“过个十几二十天吧,我会本体回来。”
“十几二十天?”
“本体回来?”姬无双睁着大眼问道。
“嗯。”
“可能还会更短,只是因为我不确定,所以只能给你这个大致的时间。”
说着,沈侯白拉过了姬无双的一双小手,然后又道:“等我回来,到时候你要几次,都给你。”
闻言,姬无双的一双小脸立刻便涨红了起来,接着娇嗔道:“你……说这个干什么。”
话音未落,沈侯白心里便喊出了‘融合’二字,随即……沈侯白的分身便如星光一般,由姬无双的眼帘中消散了。
而当沈侯白的分身消失,姬无双莫名的会有一种空空落落的感觉,因为有分身在的话,哪怕不说话,她也会有着沈侯白一直在自己身边的感觉,而随着分身消失,这种感觉自然而然的也会跟着消失。
看着沈侯白消失后,身前留下的衣裳,姬无双拿起衣裳攥到了胸前,然后‘哎’的又叹出一口气道:“十几二十天吗?”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就在姬无双怀疑的时候,沈侯白的分身又重新凝聚了,只不过凝聚的地点来到了仙神世界,沈侯白此刻所在的山洞里……
确切的说也不是完全的凝聚,因为分身很快又恢到了星光状态,然后这些星光来到了沈侯白的本体上,钻入了沈侯白的体内。
一天,两天,三天……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侯白完全没有概念,等到他睁开眼睛时,周遭的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了。
此刻,沈侯白座下的垫子已经腐蚀殆尽,甚至他身上的衣裳都已经消失,而他身后的长发则已经在他的周身铺开,拿尺一量的话,至少也有七八米的样子。
并且,沈侯白下巴的胡须也长到了差不多肚脐的位置,使得现在的沈侯白看上去,活脱脱就是一个山里来的野人。
“这……这是过去多久了?”
看着周围铺开的长发,以及齐至肚脐的胡须,沈侯白陷入了困惑之中。
“系统提示:宿主融合分身成功,花费的时间为六百三十三天。”
“六百三十三天!”
听到系统的提示,沈侯白的不由自主的便皱起了眉头,因为这近乎快两年了……
“竟然花了这么长的时间……”
一想到之前对姬无双说自己应该过个十几二十天就会回去,这下……食言了不说,最怕就是她担心自己的安危。
走出山洞,沈侯白快速来到了弥天宗……
果不其然,宗门大比早就结束了,并且斗战峰在经过近两年的休整后,此时已经恢复到了原本的面貌。
“看来仙格是没有了!”
沈侯白不由得喃喃说道。
没有在弥天宗久留,沈侯白快速的御空而去,朝着赤阳宗回去了。
也就是一天的样子,赤阳宗已经出现在了沈侯白的眼帘中。
不过,让沈侯白没有想到的是,赤阳宗已经没有了,有的只是一片废墟。
眉头微微一皱,沈侯白落到了赤阳宗的废墟之上,他不清楚……不到两年的功法,赤阳宗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难道说赤阳宗被灭了?
如果说赤阳宗被灭了,那又是谁干的呢?
原本,沈侯白是准备回妖魔世界,但现在……他只能暂且先把回去的事放放,把赤阳宗消失的事调查清楚才行。
因为直觉告诉他,赤阳宗的消失应该和他有关。
“你……你是……你是师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