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fzyf优美都市小說 無敵從老婆重生開始 ptt-第321章 該不該信鬼話鑒賞-cu28y

無敵從老婆重生開始
小說推薦無敵從老婆重生開始
321
江沉的心很累。
不仅仅是美女师父又把自己丢下,没听自己把话说完,更是荀珞临走之前远远飘下来的那一句话。
“若是神界没有本师叔心仪的小帅哥的话,那么这个俊俏的小师侄本师叔就吃定了!”
这句话不是她当着褚月恒的面说出来的,而是直接传入江沉的脑袋里。
江沉生无可恋。
虽然自家师叔很好看,和师父一样都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可是江沉是个专情的人。
他现在也就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八个老婆而已。
虽然还有四个他没见过。
飛仙問道
更重要的是,刚刚荀珞骑着神像来追他,着实把江沉的心理弄出阴影了,被这样一个女鬼盯上,江沉着实怕了。
作为一个合格的纨绔二世祖,欺软怕硬是江沉的天赋,邢一善和李万姬是软的,所以江沉欺她们。
荀珞是硬的,江沉就得怕她。
“等等……刚刚荀珞说若是今日她不吃了那个和尚,她就不叫荀珞。”
“既然不叫荀珞,就改名叫依山尽吧。”
“你们几个,把神器抗到车上去。”
江沉收起心思,他往远处站了站,生怕自己碰到神器,神器被丹田里的那位祖宗给吃掉了。
白骨僧人站在一旁,心惊胆战的看着江沉,此时他觉得眼前这个两脚兽少年愈发深不可测。
说来找神帝就真的跑到神帝地盘上了,然后神帝被人绑架了,神帝的神器被丢在这里抗走……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女鬼男鬼都被他驯的服服帖帖。
刚刚龙车上的盖布掀开一角,白骨僧人更是心惊胆战,车上驮着的两座小山,一个是巨人酋长的白骨王冠,另外一个居然是淫龙的逆鳞盾!
无论是淫龙还是巨人酋长,都是神殿外围的绝顶强者,而那开山斧的主人陷空神帝,更在那两人之上。
“江少,车装不下了。”
敖神火一脸为难的说道:“这车的主体构造是骨头,根本就承受不住三件帝级神器的重量。”
“那就再加一截车箱,放到后面去。”
陆文彬在一旁接口道:“还有,你身为龙族,身上有不少好东西,却舍不得拿出来!”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赤龙族的皇族,修成神通‘袖里乾坤’,肚子里装着一片汪洋大海,存着不知道多少宝贝!”
方才,江沉早就把几人身上的储物神器掏走了。
“还有这事?”
江沉眼睛一亮:“袖里乾坤神通?肚子里装着一片汪洋大海?”
就连白骨僧人都不禁侧目,这等神通他从来都没听过。
显然,这是他那个时代不曾有的。
“回江少,这是龙族的天赋神通改造而来,可惜只有龙族才能修炼,而且还是只有皇族血脉才能练成,我妹妹都不会……”
见到江沉那好似两盏小灯泡的眼睛,敖神火赶忙说道,他老老实实的张开嘴。
兩相憶長相思 墨姝夜
果然,江沉从他的嘴巴里听到了大海的波涛声。
“里面确实有一些宝贝,但不如刚刚储物戒指里的那些东西珍贵……毕竟我还没成神,肚子里装不下神器……”
敖神火惨兮兮的说道。
“别废话了,你肚子里的那些东西,用来再锻造一辆龙车绰绰有余。”
陆文彬俨然成为江沉手下头号爪牙,帮他欺压善良。
“这位大师,您还有什么事情吗?”
江沉看着白骨僧人,心头也不禁有些发毛。
这也是一个强大的鬼神,虽然刚刚他一直在提醒自己小心荀珞,但鬼话不可信,自己也不能相信他。
而且,自己这几个人,好像不够他一个打的。
自己的黑火可以烧死他,伞大爷也可以辟邪,但是难保他不会在黑火烧死他之前,一掌把自己拍死。
“这……”
白骨僧人呆了呆,然后他双手合十,口中嘟囔了几句什么,然后转身就走。
洪荒之神龜 一而再而三
“这就走了?”
戒色和尚呆呆的问道。
“走了走了,贫僧留在这里除了让你们怕之外,帮不上你们什么。”
白骨和尚洒脱道,“对了,还有一件事。”
他又转过身来,十分认真的说道:“切记,鬼话不可信!”
说话间,他用他那空洞洞的眼眶,扫了扫邢一善,李万姬以及男鬼。
三个鬼齐齐打了个哆嗦。
鬼棋
“大师,你也是鬼。”
戒色和尚讷讷道:“您让我们不该相信鬼话,那我们该不该相信您的话呢?”
刚刚戒色和尚被白骨僧人夹在腋下狂奔,心里还有怨气,便忍不住怼道。
白骨僧人一下子呆在原地,然后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喃喃道:“是啊,他们该不该相信我的话呢?”
“我也是鬼,我让他们不要相信鬼话,那么他就是相信我的鬼话了。”
江沉:“……”
陆文彬:“……”
两条龙:“……”
……
敖神火张开嘴巴,从肚子里掏出一大堆看似不值钱,但都华丽异常的宝贝,在敖挽的帮助下细心打磨成一个一个精密的齿轮。
然后,又把那些齿轮拼接到一起,用铭文固定好。
很快,一辆金光闪闪,后面拖着一排车箱的大车便出现在江沉的眼前。
“江少,这辆车我们兄妹俩拖不动……”
敖神火可怜巴巴的说道:“但是我们可以负责开车,开车……”
“你们该不该信贫僧的话?”
就在这个时候,白骨和尚突然间凑了过来,讷讷问道:“贫僧也是鬼,却让你们不要相信鬼话,你们相信贫僧的话不去相信鬼话,那么就是相信了鬼话……”
敖神火:“……”
“小和尚你告诉贫僧,你们该不该相信贫僧?”
白骨僧人又凑到戒色和尚面前,那白森森的下颚骨不断的与上牙槽相碰撞,发出‘咔吧咔吧’的声音。
“若是你们不相信贫僧的鬼话,那就该否定贫僧的话,去相信鬼话,结果你们又不相信贫僧的话……”
然后,江沉就看到白骨僧人的脑袋上,窜出了一道黑烟。
“他不会死了吧?”
江沉眨巴了一下眼睛,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他……好像自己钻进牛角尖里了。”
戒色和尚撇了撇嘴,道:“他与世隔绝太久,大约太久没有和活人交流……咱们相不相信他和他有什么关系?”
“自寻烦恼罢了。”
到我為止
“所以,我是正统佛门和尚,他就是个落伍了的野和尚,他虽然实力强过我,但论佛法却不如我!”
戒色和尚得意洋洋。
“那你说,咱们该不该相信他不要相信鬼话呢?”
江沉摸着自己的下巴,继续问道。
戒色和尚也呆了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