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vpvo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奮鬥在瓦羅蘭》-第二百六十八章 艾歐尼亞的戰爭推薦-zszzl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
“我不愿意这样的……”
就在亚索因为兄弟们的死而陷入低谷当中的同时,艾瑞莉娅也忍不住的对被自己刺穿了胸膛,但是却没有第一时间结束生命的诺克萨斯人鞠了一躬,以表达自己没能够在一瞬间杀死他,让他经受了更多痛苦的歉意。
然后并指如剑,让破碎的家徽刺进了这个用诺克萨斯语咕哝着‘我还能抢救一下’的诺克萨斯军官,将他的灵魂送进了这片充斥着魔法的土地。
她已经开始熟悉杀戮了,虽然她并不愿意认识到这一点。
在结果了这最后一个掠夺村庄的诺克萨斯人之后,她就立马双手合十,开始为这些死在异乡的诺克萨斯人祈祷。尽管他们之前还在她的面前虐杀老人孩童,并且抢走他们的粮食。但是现在他们既然已经死了,那么自然而然的要给予他们敬意,让他们可以平静的离开这个世界。
“感谢您的帮助!”
然而就在她祈祷的时候,这个村庄的一个年轻人就跑了过来,对方那洪亮的嗓门还吓了打算祈祷的艾瑞莉娅一跳,把她苍白的脸吓得出现了不自然的潮红。
“没有您的话,我们就都会死去……想来您就是战舞者,反抗者艾瑞莉娅吧?!还请您务必接受我们的敬意!以及我们的效忠!”
但是这个俊俏的年轻人却相当的诚恳,并且在艾瑞莉娅的面前带着一大堆人单膝跪地,想要让艾瑞莉娅接纳他们,让她带领着他们抵抗诺克萨斯人的侵略。
因为在她刚刚的战斗当中,这些年轻人亲眼看到了这个少女是怎么用华丽的舞姿在这些势不可挡的诺克萨斯人阵型当中撕开一个又一个的口子,然后不断的将那些该死的诺克萨斯人击败的。所以他们纷纷为止倾倒,在加上他们都认出了这个少女乃是赞家的女儿,一个英雄家族的英雄女儿,亦是唯一一个正大光明的对抗诺克萨斯人的艾欧尼亚名人。
没有比这个女孩子更适合做统帅的人了。
“不,我是说我只是,我只是想要恢复平衡……”
艾瑞莉娅慌张的想要辩驳,自己并非是为了杀戮和名望而来的,只是为了平衡而为之战斗的。而在她的心里,其实还为自己违背了卡尔玛的不伤害任何人的教导而感觉到愧疚和自卑,觉得自己这样子实在是太过卑劣,正在不断的玷污着她们家族的荣耀。
“您不愿意带领我们吗?”
于是,年轻人的脸上出现了惊慌和失望的表情,尽管他也觉得他们违抗卡尔玛的不抵抗,不伤害的信念是一件非常不光彩的事情,但是残酷的现实还是让他忍不住对艾瑞莉娅进行着劝说。
“可是我们已经杀了诺克萨斯的人了,他们下一次来的话就会杀死我们所有人!而且他们也绝对不会放过我们的祠堂和寺庙的。这次您能够帮我们打退他们,但是下一次您不在的话,我们还是会毫无价值的死去,所以既然下场都是一样的,那么我们还是更愿意接受您的统领,讲那些诺克萨斯人赶出去!”
他说的对!
艾瑞莉娅在一瞬间几乎想要不假思索的同意这个提议,因为她朝着普雷西典不断前进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家乡重新恢复平衡和祥和。恢复到所有人都不用再去伤害他人就能够活下来,安稳的活下来的世界,为此她愿意和对方的统帅进行三天三夜的争辩,哪怕用处浑身解数,也要告诉对方平静祥和的重要性。
尽管她并不知道那个叫做斯维因的家伙愿不愿意和她辩论,但是她还是想要去试一试,因为她如果成功了的话,就能够让很多人的兵器都不用沾染血液。
所以她以自己的理智在心中拒绝了这个年轻人的提议,并且准备一会就离开这里,连吃一口米,喝一口水的功夫都不留。毕竟她在这里本来就已经犯了错,杀了人,不能够再打扰这里的祥和之灵了。而且一旦他们跟随了自己,就会让更多的人出现误解,认为杀死异邦人是一种荣耀,更加的偏离宁静和祥和了。
但是……
“你们能够自己保护自己吗?在不杀人的情况下。”
她看了看那些虽然健壮,但是却只有布衣和锄头的农民们,尽管出身高贵,但是她却还是知道这些人虽然会上一两手的魔法,但是要去对抗那些诺克萨斯人的话,是绝对会十死无生的。
“不能,赞家的女儿,他们不是武士,也没有接受过训练,这座村庄当中也没有能够统领他们的人。”
这个村庄的长老在这个时候开口了,他那为了阻拦诺克萨斯士兵夺走先祖雕像而断掉的胳膊,还有他身边为了保护粮食而死去的孙子都在提醒着她,那就是诺克萨斯人并不会因为他们追求平静祥和而绕过他们的性命。而这些人为了自己的性命,也势必会伤害到诺克萨斯人的生命。
所以……
“所有人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这里,放弃一些纪念品……因为你们的村庄太过分散,人手也少,所以只能够聚集在一起进行抵抗……”
她最终还是做出了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在众多需要她保护的生命面前,她开始逐渐的将那个青涩善良的自己包裹起来,并且运用自己的名声和力量,开始阻挡诺克萨斯人的进攻。然而她的努力在整个艾欧尼亚的战斗当中也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就在她下定决定的时候,一个梳着小辫子的健壮男人就从高大的寺庙当中冲了出去,而负责看门的,一个叫做戒的学徒,也因此而微微动了一下脑袋。
“慎又跑出去了么?”
做为看守寺庙,防止均衡教派的学徒们一时冲动加入战斗的人选,戒是苦说大师最信任的一个人了,但是面对自己挚友的离开,戒也只能够摇了摇头,准备在交班的时候尽可能的掩饰慎的踪迹,让他帮助反抗军的痕迹不被苦说大师察觉到。
然而就算是均衡教派的下任当家在这场战争当中也不过是沧海一粟,为了尽快的能够找到能够让皇帝长生的魔法圣物,诺克萨斯人发动了更加猛烈的进攻:在这些进攻当中他们还运用上了来自皮城的新式武器:一种生产商已经被李珂吊路灯了的炼金毒剂。
而且很不幸的是,这些炼金毒剂的效果十分之好,好到诺克萨斯人愿意付出代价来获得的地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