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mk2j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第三百九十章 天才,失之交臂看書-zfmqu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楚战也没想到就这一句话能免了一次打。
“那还请楚公子不要挡在我们旁边。我们现如今也是有要务在身此时也得赶紧离开的。”
“冒昧问一下您是叫白起吗,有没有兴趣加入到我的麾下。当然你的这些小兄弟们,我也不会亏待你们的。”
这话说的慷慨激昂,要不是他是皇帝他都想跟着这楚战走了。
可是他可不能跟着走…
“你知道你这个说话很冒昧,对不起,我暂时没有这个心思,所以你赶紧让开好吗?我们这边还有要务在身。”
楚战没话说了,只能让开身子。
没想到他拖的这段时间里正巧还让那群天山上的几位长老跑下来给那白起送行。
其中某位长老也是欣喜的从衣襟里掏出来一张类似于银质的卡片放在那白起的手上。
那这一类的卡片看起来就不是凡物,各种设计的花纹也都是一些繁复的图案。而且在设计上也是让人挑出什么错误来的。
錯嫁替婚總裁
最主要的是这个东西拿起来的时候,也是感觉到一股莫名其妙的灵气在里面。
而且白起拿到的时候赵信在旁边就感受到了。
反之那站在一旁的楚战盯了几眼,而且那表情看上去像是…无比的怨恨。那些长老也像是非常不舍得让白起离开,当最后也不知道是啰嗦还是叹息。
逆天仙武系
極品位面交易器
觉得好容易出现这么一个天才,今年竟然和他们失之交臂了。
但是也是没见过像这种的,以往第一名都是巴不得在天山这边做点工作什么的,也算是养家糊口,而且还能换个功法学。
当然那群富二代什么的就算来了,也只是消遣罢了。所以这是这两年以来也懒得管像这种人,一般结束之后自会有人罚款。
就算你从这场斗争中升级了也会被取消其资格。
“那,你们这群人也不解释一下吗?”
像是解释一下这为什么都不禁止这种下三滥的打架方式。他脸上带着其冷笑。
好家伙现如今去你们那边三天两头出一次毒杀案也就算了,估计现如今就连管都不管就任由那些下三滥的鼠辈为非作歹。
去那边做什么,去送死吗?还是想看你这种视人如草芥的精神?
他怎么不知道这白起还有说话这么溜的时候?
“怕是也让白公子受惊了,老夫这边儿给的信上就是这么写的,由于毒杀也算是江湖中的一种方式,所以我们并不严禁这种事情的发展与发生是正常的。”
“但是其二,我们绝对不会让这种毒杀之类的在我们天山区的蔓延,这种不该有的罪恶,即使现在没有出以后更不会出,白公子,请相信我们。”
这是在,向白起解释?
看来这群人大概是真的是看中了白起了。
那群长老哪儿是看上了,这明显就是想把他直接收进囊中当一位关门弟子来培养啊。
这山上人多事端杂,怎么可能不会出这种问题。如果这些长老这么笃定八成也是要收归做关门弟子直接把他带进内殿练其功法。
然后现如今的白起,如果真的是一个黄毛小子的话,可能真的会直接一拍即合。但是这种事对他而言根本就没有什么吸引性。还不如陪着皇帝一点点征战有意思。
再说那可是一国之君,万众的楷模,而不是只苦逼的坐在这天山悬崖旁的石头上学铁杵磨成针。
他其实不客气,直接就抬手做了个避让的动作。然后转身邀请赵信先走。这些人见状也是眉头一皱。
軍婚纏綿:顧少,輕點親 燦渺愛魚
合着那在场上大发异彩的白起不是真正的主角,真正的主角还是那先行一步的黄毛小子?!
“那个黄毛小字,你这个侍从多少钱我买了!”
赵信没理。
絕世煉丹師:紈絝九小姐
最后那几个人直接就坐上了马车先走一步。只留那几个人站在原地正在大眼瞪小眼。说实话那些长老的眼里都是莫名的失望。
【完結】神皇戰妃
既然这第一名都放弃了,那只能是第二名顺延,他觉得这个楚战其实也挺不错,只不过在第一名的相比下显得很鸡肋,所以也是破例招了第二名。
反正今年怪事挺多的。他们现如今这么想。
那宫门口现如今吵吵嚷嚷的,也算是打起仗来了。赵信此时也是刚从宫外回来就着急忙慌的往屋里赶。
这一进那太和殿整个人都怔愣住了。
一眼望去就看到两个大臣也是像得了疯魔一样撕扯扭打在了一起。这两人其官服都被弄得皱巴巴的,怕也是经历了好一顿蹂躏。
剩下几个看热闹的官此时也看不下去了狠狠的拉了他们几下…还没拉开。其站在旁边的武将还不敢上,生怕伤了他们。
白起见状直接走过去,直接一手一个后脖颈就跟抓小鸡子一样一手一个拽开。
“诸位爱卿好体力,要不你们就替那群将领上场如何。”

“皇上使不得!”
他此时也是刚回来,见那熟悉的装潢心里更是像落下一层大石头一样松了口气。
所以现如今自然面上就没这么着急,大概他也是想看这些大臣是怎么解释的罢了。
那大臣也算是麻利利索,直接就从那旁边的小桌子上抄起一个盛放奏折的纸盒子然后很是郑重其事的放在赵信的面前。
他凑过脸儿一瞧,嗬可真是满满的一盒。那奏折上写的也是详写,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不给他诸葛亮看,就等着他回来给他看呢。
而且底下也是有扣章印章还有批注等。
“这上面印也是这两天处理的,而且这都是请诸葛批阅下的。但是他也没有让陛下同意就去批阅奏折,这是压根就没把陛下您放在眼里啊。”
而且这压根也没有你的旨意,像这种大抵也算不上什么好行为罢。”
圍獵羅馬 最後的煙屁股
赵信只是草率的看了两眼,然后其更多的目光都是放在诸葛亮的身上,诸葛亮也不掩饰就那么平常的作为。
随后这两人一个视线,他俩目光在空气中交汇,这时候由于搭配着心思已经明白都是什么意思了。
两人已经打了个准儿。他现如今已经明白了,最后随便地掀了一会儿就把那盒子往旁边一推。
“朕的确之前说过。”
“然后。当时因走的比较匆忙,也没有向诸位爱卿下旨通报一声。”
“不过你这个提议非常好,下次朕一定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