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y678精华都市异能 抗戰韓瘋子 起點-1001 抵達奉天閲讀-ejgxd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守城的日军士兵身份卑微,能远渡重洋住在这新京的曰本人却往往是非富即贵,再加上韩烽的气势逼人,怎么看都像是个曰本的权势人家。
这时期的曰本文化讲究的就是一个阶级服从,等级森严,韩烽表现出不快,这日军士兵连忙解释道:“抱歉,最近城门戒严,所以搜查的比较严格,若是咱们本国人,没有携带物件的话自然可以直接出入,可你们还拉着马车,这……”
“怎么会如此麻烦?”韩烽再开口,已经越发显得不耐。
绫子忙道:“这是我丈夫,脾气不好,真是抱歉,因为我们的家具比较多,所以很赶时间,这样,我们愿意配合你们的工作,就请搜查的快一些吧!”
“嗨,谢谢!尽量放快速度检查。”
几个伪军上来帮忙,解开固定货物的拉绳,这负责搜查的日军伍长倒是很用心,即使不想得罪韩烽,还是仔细地将第一马车上的家具都来回检查了一遍。
“没问题,放行!”
“混蛋。”目送拉着自己的家具的马车出城时,韩烽在这伍长的身旁骂了一句。
音樂系導演 俗人小黑
拉着马车的四眼儿逐渐远去,小声嘀咕道:“三营长,还真让团长说中了,鬼子真会检查第一辆马车。”
霸道少主異能妻
和尚道:“希望一切顺利吧!咱们走的稍微慢一些,等三哥他们跟上来。”
“好。”
很快,第二辆马车又出现在城门口,绫子解释道:“家具太多了,都是搬上马车就拉来的,那就请你们再检查过也好放行吧!”
“嗨!”
寶貝2,這個爸爸有點帥
在韩烽的冷眼下,日军伍长安排了人手,只是这一次检查的远不如第一次马般仔细了ꓹ 无非就是桌椅板凳之类,很快又检查完放行。
第三车的时候ꓹ 家具堆积的更多了些,“麻烦了,最后一车ꓹ 装的有点儿多,你们检查的时候当先别砸着自己。”绫子说道ꓹ 心里也有些紧张起来,她可是知道ꓹ 韩烽一行的枪支弹药就都藏在这辆马车里了ꓹ 尽管都藏得十分隐蔽,可只要日伪军仔细搜查,肯定是过不了关的。
官場色戒
碰巧其他出城的民众也多了些,日军伍长望了一眼韩烽铁青的戴着帽子下的老脸,干脆带着下属们草草地通过家具的缝隙各处看了一看,就连固定家具的绳索都没有解开,就挥了挥手ꓹ “好了好了,没问题了ꓹ 放行。”
绫子如释重负ꓹ 韩烽也稍微松了口气ꓹ 殊不知那目送韩烽一行离开的日军伍长也好不容易松了口气ꓹ 他一直觉得韩烽的目光凌厉,望过来像是刀子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似的ꓹ 那种感觉太真实了ꓹ 伍长猜测ꓹ 这或许是个战场上的将军也说不定。
“好险!”终于过了关卡,绫子拍着胸口感慨。
韩烽笑道:“总算是顺利过关ꓹ 绫子,你的演技真棒,真是多亏了你了。”
“你的演技才好呢!快把那伍长给吓坏了。”绫子掩口直笑。
韩烽道:“城门口处的搜查最为严格,后面的一些小关卡就松懈得多了,甚至多是满洲军负责,我想不会再出问题了,不过还得麻烦绫子继续装扮作我的妻子了。”
“嗯。”绫子应了句,每次韩烽说到妻子,她都会禁不住脸红。
三辆马车汇聚在一起,在接下来一直抵达奉天境内,沿途遇到的一些小关卡,因为韩烽和绫子的曰本人身份,守军果然草草放行。
西安,此西安当然非彼西安,这是在奉天省境内的一个县城,就这这里,韩烽一行与绫子作别,接下来的路程不需要再麻烦绫子了。
五年修道三年穿越 溫玉老賊
望着绫子远去,还时而回首的背影,韩烽几次挥手作别,终于以一声长叹结束。
“嘿嘿,咋了团长,舍不得了?”姜龙挤眉弄眼。
“要是我,我也舍不得,这么漂亮的姑娘,虽然是个曰本妞,可我看得出来,这姑娘心地好着呢!”四眼儿帮腔。
杨民则是一本正经道:“原来咱们团长还有这样的风流韵事,你们说说,这要是也上了报纸,那得有多轰动?”
“别胡说!”韩烽笑道:“绫子心地善良,你们真别说,要是白白便宜了曰本男人,还真是怪可惜的。”
姜龙:“三哥,你就不怕嫂子整你?”
“滚——”
哈哈哈哈——
“说正事儿,这里还算是奉天的边境,再往内走日伪军防守严密,我记得杨民说过,奉天航空学院在奉天市的东面儿,咱们现在过去肯定是不行的,老规矩,等到天黑之后行动。”
对于突击队成员们的能力韩烽十分放心,“晚上十点整,咱们在奉天市的东市汇合,而现在,我准备去见一个人。”
“三哥,该不会还是你的相好吧?”
大賢梁師
“你小子……是个孩子,怀揣着爱国思想的孩子,我曾经在他的心底种下过一颗种子,这次去,是看看它是否发了芽。”
下午五点半,一所国立小学大门外,韩烽低着脑袋等待着,他还记得这个时间,正是李瑞生放学的时间,那个他伪装成近卫次郎时借宿的一家中国人家的孩子。
瑞生像往常一样放学,平日里他的上下学都是由他的母亲何萍接送的,但今天不同,今天母亲有事,他一个人下学。
从学校离开的小道上,有个男人在他身后吊着,瑞生感到疑惑,总觉得这男人有些熟悉,只是他一直低着个脑袋,瑞生看不清楚相貌。
一直到某处拐角口,那男人追上了自己,“小瑞生,还记得我吗?”
望着略微低着脑袋的韩烽,瑞生有些迟疑。
“一千零一夜,我们都是中国人,以国之名,忘了?”
“你是冯叔叔!”瑞生欣喜,这单纯的孩子险些兴奋地跳起来。
韩烽笑着摘下自己的帽子,露出瑞生熟悉的面孔,“是我,瑞生,你还记得临别前,我和你说过什么吗?”
“叔叔说,这世上凡是有缘分的人,即使是隔着天涯海角,也总会有见面得机会。”
“那么看来是咱们缘分未尽,好久不见了。”韩烽笑了起来。
“但是我还经常见到冯叔叔,在报纸上,有叔叔的画像,上面说,叔叔你是叛军的首领,他们都叫你韩疯子,可妈妈说,叔叔是大英雄。”
“那你觉得呢?”
“韩叔叔当然是大英雄,是瑞生最崇拜的人。”
“哈哈哈,走,小子,请你搓一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