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rg20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奮鬥在沙俄-第六百三十二章 說詳細(上)讀書-q1vsn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亚历山大皇储很不满意地瞥了一眼德米特里.米柳亭,他觉得这个侍从武官什么都好,就是为人太过于谨慎什么时候都是古板正经,从来不肯表露出真情实感,如果此时他身边的是巴里亚京斯基公爵,他恐怕已经在痛斥缅什科夫等人的不是了。
在敢于说话上巴里亚京斯基真的是强出太多,总能给亚历山大皇储一种直爽和痛快的感觉。对于从小到大都受到尼古拉一世压抑的亚历山大皇储而言,他多么想跟巴里亚京斯基一样能够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需要顾忌不需要躲闪避讳,那该有多痛快啊!
从某种意义上说亚历山大皇储之所以喜欢巴里亚京斯基很可能是自身性格弱点上的一点补偿,他就是太压抑了,但又没办法释放,所以巴里亚京斯基的直言释放对亚历山大皇储就是安慰剂的作用。
劍道通神
女董事長的貼身保鏢
而现在这一剂安慰剂已经前往了外高加索,准备接下来的作战,亚历山大皇储着实有点缺乏安慰了,所以他有点不通快地批评道:“德米特里,您应该大胆一点,不要老是畏畏缩缩的。对于那些有问题的人和事要敢于说话,不要总是想着去顾全大局!这些人本身就不顾全大局,我们越是退让他们就愈发地放肆!”
亚历山大皇储越说越生气,情不自禁地拍了一下桌子,大怒道:“就说缅什科夫亲王,之前我帮了他多少忙,原以为他是一心为公,全心全意地……算了,不说他了!说起他我就生气!”
亚历山大皇储对缅什科夫这一段时间的表现极其不满意,觉得缅什科夫根本就没有尽心尽力地为他服务,想想之前他遇到困难的时候都是谁仗义持言,有缅什科夫什么事儿?
简直是枉费了他那么力挺老太监,感觉老太监有点过河拆桥的意思。
对于缅什科夫像德米特里.米柳亭这种真正有本事的军人也是看不起的,更何况老太监也确实有点狡猾,他虽然属于皇储派,但因为有尼古拉一世的宠爱,支持皇储的力度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还不如说跟亚历山大皇储是合作关系,有利益的时候就贴上来,没利益的时候就跟温吞水一般,顶多也就是帮着哼哼两声。
于是德米特里.米柳亭回答道:“缅什科夫亲王毕竟是陛下的重臣,可能他有他的考虑和难处,而且他年纪大了,未来还能工作多久实在难说ꓹ 所以会有点市侩……”
亚历山大皇储刚听到这话的时候是不高兴的,但是稍微想了想之后就咂摸出了一点其他的味道ꓹ 他看了德米特里.米柳亭一眼,对方这是话里有话啊!
仙劍世界裏的鑄劍師 姚家老狐貍
什么叫“是陛下的重臣”,乍听没啥子问题ꓹ 可细细品味起来深意很多啊!陛下的重臣翻译过来就是只忠于尼古拉一世,也就暗指缅什科夫并不是全心全意为亚历山大皇储服务。在尼古拉一世和亚历山大皇储之间ꓹ 缅什科夫绝对是第一位的忠于前者。
当然,这也可以理解ꓹ 毕竟你尼古拉一世还活着ꓹ 大家伙都得首先忠于尼古拉一世,皇储怎么也得摆在后面。
青春日記 陌上千尋
但是亚历山大皇储听出来德米特里.米柳亭真正的意思了,他其实是在提醒自己,缅什科夫并不可靠并不会真正为了他的利益而奋斗。也就是说如果尼古拉一世又更换储君的意思,这货最多也就是嘴上劝阻两句,根本不会像茹科夫斯基那样死命的力保亚历山大皇储。
光是这些提醒的话就让亚历山大皇储有点警醒,后面的德米特里.米柳亭还特意提高了缅什科夫年纪大了所以才有点贪婪ꓹ 这其实又是一番提醒。
缅什科夫确实是年纪大了,虽然用年纪大了来解释他这回的举动和以前的贪婪有点隔靴搔痒的意思ꓹ 但年纪大了还有另一层意思ꓹ 对于他这样已经是位高权重升无可升赏无可赏的老臣来说ꓹ 拼尽全力地拥护亚历山大皇储真的合算吗?
總裁大人,別過分! 歌月
反正已经到顶了ꓹ 就算亚历山大皇储最后继位了,还能对他怎么样?更何况他年纪大了还能干几年呢?搞不好几年之后他就干不动只能回家养老了ꓹ 对于准备养老的人来说ꓹ 豁出去全副身家甚至是性命支持亚历山大皇储有必要吗?
顿时亚历山大皇储就反应过来了ꓹ 对缅什科夫来说支持他这个皇储不过是象征性的,有利益的时候支持一下无妨ꓹ 没利益甚至危险的时候那还是明哲保身来得要紧。
情深入骨:總裁,請溫柔 顏如雪
亚历山大皇储立刻是出了一身冷汗,他忽然发现德米特里.米柳亭看似平常看似平平无奇看似为那些人开脱的话其实是暗藏玄机,这个家伙其实心里头跟明镜一样,只不过是什么话都不明着说,而是拐弯抹角地在提醒。
農家小甜妻 辣辣
冥婚,老公的秘密 五花肉
简而言之,德米特里.米柳亭哪里是为缅什科夫等人开脱,他分明是将他们的底裤都扒掉了,把他们最丑陋的一面暴露在了亚历山大皇储的面前。
这让亚历山大皇储不禁有点心惊胆颤,狐疑地看了一眼德米特里.米柳亭,这还是他熟悉的那个闷葫芦一样的老实人吗?
德米特里.米柳亭当然不老实,以前是亚历山大皇储一直以为他老实巴交又不怎么爱发言,再加上巴里亚京斯基又特别喜欢发言,而且每每有惊人之举,亚历山大皇储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走了所以下意识地无视了他。
如今没有了巴里亚京斯基的干扰,亚历山大皇储只能听德米特里.米柳亭说话,至少稍微细想想,自然是能品味出其中的深意!
亚历山大皇储决定试试自己的猜测是不是属实,又问道:“您的意思是说,缅什科夫亲王太老了,没有什么追求,只想着安度晚年,所以不怎么愿意全力地帮助我么?”
德米特里.米柳亭依然是老实地回答道:“亲王阁下是不是没有追求了不好说,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全力支持殿下您对他的意义不是特别大,成功了收益不大,失败了却有灭顶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