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duh都市异能小說 《妖魔哪裏走》-524.爲民除害熱推-acdj3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乔家兄弟的霸道蛮横,王七麟刚才已经在百姓们口中得知了,所以他下手绝不留情!
招招都是重击,招招避开要害!
他知道乔振英反应过来肯定要插手,所以出手极快,噼里啪啦一顿收拾,等他收手后两兄弟已经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乔振英这下子可没了先前的一团和气、满脸笑意,他看着飞进林子里不见人影的四弟和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二弟和三弟,一下子炸了,目呲欲裂!
“老二老三!”他大叫道,“给我上,给我、给我!秦爸爸,你这是干什么?”
他总算还有几分理性,咆哮之后又以最大努力克制住了怒火,没有继续鼓动手下泼皮们出击。
因为他知道出击就是送死!
泼皮们也知道这回事。
他们可不是马明那样出身军旅敢冲锋陷阵、视死如归的猛士,这群人看过王七麟收拾乔家三兄弟的凶猛后全傻眼了,所以乔振英一开嗓,他们纷纷低下头装死熊。
即使乔振英让他们上,他们也不敢上。
王七麟一脸冷酷的说道:“爸爸在替冷酷的社会给你们上课。”
“听清楚了,第一,狮子搏兔,必尽全力!”
總裁的私有小嬌妻
“第二,武学,是杀人技,既分胜负也分生死!”
“第三,经历的痛苦愈多,体会到的喜悦就愈多!”
“第四,自弃者扶不起,自强者击不倒!”
“第五,不要为失败找借口,要为成功找缘由!”
“第六,苦尽甘来的那一天,山河星月都作贺礼!”
乔振英自认为不算蠢人,甚至可以说有点聪明,所以乔家在父亲和自己手中从曾经泥腿子家室变成如今的乡绅家世,可是他听不懂王七麟的话……
胖五一击掌喝道:“七爷你说的好,这些话真是太有味道了!”
徐大不甘示弱,道:“七爷还是一如既往的骚,你这真是母蜈蚣的缠脚布,一条又一条啊。”
木易苍听到这话眉头一皱:“七爷?”
乔振英铁青着脸挥手,几个泼皮胆颤心惊的去将昏迷的乔家三兄弟给拖到了驴车上。
百姓们激动不已,有受过乔家兄弟欺侮的人直接跪下磕头了。
这是老百姓能向恩人表达谢意的最诚挚、最真心、最郑重的方式!
一个妇女激动的问道:“乔家那三个豺狼被打死了吗?”
旁边的人遗憾的说道:“好像没有。”
妇女顿时叹了口气。
乔振英恶狠狠的看向这些人,因为激动而凑上来的百姓又胆怯后退。
他厉声道:“苍爷,请您出马ꓹ 由您来对付那胖脸小子,他是二品境修为ꓹ 绝不是您老修为。”
“记住,苍爷,秦先生说过了ꓹ 既分高下也分生死,嘿嘿ꓹ 你们的武学是杀人技哇!”
最后这句话他说的咬牙切齿,就差直接对木易苍说务必要杀了胖五一。
胖五一浑然不惧ꓹ 握拳怒目要杀上去:“你们这些乡霸我见多了ꓹ 平时欺负乡里老实的百姓,今日胖爷要为这些百姓报仇!胖爷可不怕你们!”
王七麟拦住他,笑道:“急什么,我还没有下去呢。”
木易苍忌惮的看着他问道:“你什么意思?”
乔振英也急忙叫道:“秦爸爸,你不守规矩!”
王七麟笑道:“爸爸我当然守规矩,不过这对阵规矩是你说的,我可没有同意ꓹ 我也有规矩,我的规矩就是——擂台战!”
“咱们今天可不是什么田忌赛马ꓹ 而是擂台搏命ꓹ 我就在这里ꓹ 你们要是能打ꓹ 那就咣一下把我给揍了,把我给干下去ꓹ 否则就得跟我打!”
一听这话乔振英气炸了ꓹ 他气得红了眼ꓹ 忍不住指着王七麟破口大骂:“你这狗狗、你这够狠呀!”
王七麟对木易苍阴阴一笑:“木先生,请多指教。”
谢蛤蟆说道:“无量天尊ꓹ 七爷,你叫错了,你不应叫他木先生,他不姓木,他姓木易。”
“哦,他也不姓木易,他姓杨!飞躳杨家的后人!”
木易苍惊讶的看向他,脸上露出忌惮之色。
谢蛤蟆抚须道:“木易苍,杨苍,老道行走江湖的时候曾经听人说起过这么一个人,碎尸匠人杨苍。”
“无量天尊,这位碎尸匠人手段残酷,喜欢杀人后将人大卸八块,乃是朝廷要犯。”
“他怎么成为朝廷要犯的呢?豫郡有一位好官叫白怀恩,白大人官至豫郡泰隆府的知府,为官四十五年,造福百姓四十五年,名声甚好,素有白清风的雅称。”
“白大人前年告老还乡,辞行车队不过三辆,老妻、儿孙等乘坐两辆车,只有一辆车是他的行李,却也只是些寻常衣物被褥和一些他为官期间添置的家具,以及积攒的书本。”
“白大人为官四十五年,最终官至知府,可辞官时候全数家产就是那些被褥家具和书本,钱铢不足银铢五十枚。”
“白大人没有闲钱,便没有雇佣镖队,结果马车途经山林时候遭人劫掠。他和家人被人大卸八块,其孙女被残酷奸杀,朝廷震怒进行调查,查出正是碎尸匠人杨苍所为。”
“朝廷诏令各地衙门从严抓捕,也派出了听天监去抓他,结果他却不见了踪影,据说是逃去孤舟岛了,导致朝廷无能为力,对此大为愤恨。”
“没想到,如今在这么个山沟沟里老道竟然碰到了一位与之姓名相同、功法相通的好汉!”
杨苍和一干手下听着他的话面色渐渐变了,有人忍不住去抹脸上的冷汗。
谢蛤蟆话音落下,杨苍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
母妃快跑,父王殺來了 魔方魔力
王七麟喝道:“你就是朝廷要犯杨苍?”
杨苍后退一步,手下十来人纷纷抽出了武器,脸上露出狠戾之色。
王七麟往前走道:“尔等都是朝廷要犯?那给我都老老实实认罪伏法,否则别怪我辣手无情,要你们小命!”
異世界道門 清風小道童
杨苍一跺地,喝道:“弟兄们,走!”
王七麟长笑一声:“走?畜生还想走?!”
“剑出!”
人群中最后头的汉子转身往集市口上的人群里跑,他想去拿人质。
对这种丧心病狂的人,王七麟从来不手软!
开门剑瞬间杀到他身后,剑锋破开春风,带起凄厉锐鸣。
这人回身一剑格挡,开门剑乃是天工呕心沥血打造出来的神器,修为高超者可以阻挡它,寻常修为的人怎么能拦得住?
开门剑杀到,一声脆响将那铁剑凿断,随即速度更快,猛的消失在这汉子跟前。
汉子茫然,接着看到开门剑出现在杨苍跟前,他大声提醒杨苍小心,可是一开口却发现自己出不了声,只感觉心窝剧痛。
他下意识捂住心窝,感觉入手又热又黏。
他下意识低下头,看到心窝在往外冒血。
一股乏力感传遍全身,接着他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杨苍双臂飞出去抓开门剑,开门剑背后开门四把剑一起飞出,有两把剑直接将他双臂给钉在了磐石上!
另外三剑呈品字形向他杀来,杨苍魂飞魄散大叫道:“蜀山剑仙!”
其他人努力逃命,胖五一抄起九六冲一个追去,他速度奇快,又蹦又跳瞬间追上人。
那人转身一记回马枪,胖五一拧腰避开长枪将九六扔了上去。
九六来了个抱脸虫式攻击,搂住这人脑袋一口上去了!
沉一挥舞禅杖跳进人群里开舞:“一群朝廷要犯敢来喷僧家乡?这是要亵渎世外桃源,看喷僧疯魔杖法,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徐大叫道:“给大爷留几个,你们都让开,这种货色应该交给大爷才对!”
山公幽浮、鱼汕汕、两个英魂一起出现。
不管是老百姓还是泼皮都炸了胆子,哀嚎声、惨叫声、惊叫声此起彼伏:
“鬼啊!”“妖怪啊!”“是山公、山公来了!”
谢蛤蟆本想出手,但看到这个情况他笑了笑便没有动弹,而是跳上一棵树走到树梢坐下了,伸手托着腮看热闹。
杨苍这等朝廷要犯肯定杀过许多人,而且谢蛤蟆说了,他喜欢将人大卸八块,这可是非常狠辣恶毒的杀人方式,让人死后不能超生。
王七麟对他不客气,钉住他双臂后追上去用大手印开始搓他。
从头开始安排,先在他脸上来回两巴掌给他做了个免费剧痛拔牙服务,又当胸一记猛虎掏心打了他一个眼前发黑,接着一记撩阴脚让他两腿收紧变成人棍……
他的一群手下有些修为,但修为普普通通,顶多是三品境,沉一对他们有碾压性优势,疯魔杖法还没有打完已经都躺在地上了。
沉一对此很不满意,他用脚挑起这些人然后继续疯魔杖法,一时之间他们被虐的很惨。
徐大看的不忍,说道:“娘咧,这些人要是找我家道爷算命,那绝对是死后还有一劫——会被人毁尸!”
王七麟将杨苍给跺在了地上,他想寻找乔振英,却看到这货已经不见踪影。
谢蛤蟆笑道:“你一动手他便带着手下泼皮逃跑了。”
胖五一摩拳擦掌:“七爷,追?”
徐大也说道:“肯定要追,包庇朝廷命犯且是重犯,他乔家罪一样严重!”
王七麟笑着摇头道:“不,让他们逃,让他们回家,这些人先不动,这块肉先不吃,他们后面可能还有妙用。”
徐大好奇的捡起杨苍手臂看去,说道:“他怎么做到的,这手臂可以自如卸下?”
谢蛤蟆说道:“他的飞躳术没有练到家,练到家浑身上下四肢五官都能飞出人体,无比玄妙。”
“还有这样的功法?”徐大问道。
谢蛤蟆点点头:“无量天尊,自然是有的,飞躳术里的躳是全部身躯之意,这功法就是可以将身躯飞出去,有如此妙用。”
徐大更好奇了:“那他的鸡儿也能离家出走吗?”
谢蛤蟆说道:“功夫练到家,可以。他,功夫没有练到家,不可以。”
徐大说道:“不一定吧?大爷给你检查一下。”
他上去将杨苍的裤子给扒拉了。
王七麟恼他曾经将一位清官的孙女奸杀,刚才一记撩阴脚可是毫不留情。
徐大看后咂咂嘴:“啧啧,这鸡儿怎么变得这样了?血肉模糊呀,这是离家出走的时候走了一条血路?”
他从地上捡起一把刀说道:“已经变成这样了,算了,别留下了,大爷帮你切掉。”
杨苍听到这话大惊失色,奋力抖动双腿叫道:“大人饶命、大人好心饶命呀!”
他没了手臂,这样双腿抖动的时候就像一条鱼。
徐大说道:“那你当时糟蹋人家孙女的时候,人家孙女有没有这么求你?”
“让大爷想想,人家求你的时候,你会说什么呢?”
“是不是说,你越叫我越兴奋、你越挣扎我越兴奋?”
杨苍叫道:“大人饶命,我已经改邪归正!我知道我知道错了,我很后悔,我改邪归正,我再也没有——不是,那不是我做的,是我手下做的!”
“是你胯下做的。”王七麟踩住他胸膛一使劲,他顿时惨叫一声岔了气。
徐大挥刀,说道:“今日小僧为你断掉是非根,愿你余生常怀忏悔之心,能永远活在悔恨之中。”
刀尖扫过,一块模糊血肉落地,杨苍惨叫着看了看,眼睛翻了几下昏迷过去。
王七麟收起飞剑将两条手臂带走,说道:“把他们全给绑了,剩下的不用管,给本地小印送个信即可。”
“杨苍这种狗贼藏在这里,本地小印竟然毫无所知?他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这么一番动乱,听天监不可能得不到消息,很快一名身穿玄衣劲装的青年带着两名力士快速赶来。
王七麟踢起杨苍飞向青年,青年翻身越过杨苍身躯顺手抓住他腰带将他给捞在手里,落地姿势很漂亮,动作满分。
他站稳后厉声道:“尔等何人,竟然敢动手伤人?”
王七麟将铜尉印扔给他说道:“你是何人?”
看清铜尉印,青年急忙单膝跪地行礼:“卑职石碑乡小印黎非见过铜尉大人。”
王七麟问道:“你是这里的小印?在这里干几年了?”
黎非恭谨的说道:“回禀大人,卑职已经述职两年。”
王七麟点点头道:“两年,很好,两年,这个人你认识不不认识?”
黎非迟疑了一下,说道:“卑职认识,他叫木易苍,乃是本乡大户人家乔家的护院。”
王七麟说道:“他叫杨苍,是朝廷重犯!”
黎非惊讶道:“什么?这这,卑职不知,卑职竟然——是卑职失职,请大人责罚。”
王七麟说道:“嗯,你确实失职了,既然你自请责罚了,那就摘掉官帽脱掉官袍,免职吧。”
黎非猛的抬起头。
重生之庶女無雙 森沐
我请罪那是客气,我认错那是流程,这都是套路啊,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自己的小印做的好好的,莫名其妙就被免职,他自然不甘心,便艰难的说道:“大人、铜尉大人请、请高抬贵手、宽宏大量,请给卑职一个机会。”
毒醫狂妃:萌寶1加1
王七麟说道:“好啊,本官给你一个机会,给我把大苇河改道以来,关于古籍乡内发生的诡事都给本官整理出来,本官今晚就要看。”
黎非茫然的问道:“古籍乡?大人,这里是石碑乡,您问的古籍乡是哪里?”
王七麟说道:“古籍乡以前也在这里,不过现在被并入了石碑乡。”
“你在本地当了两年小印,竟然连古籍乡都不知道?”
黎非习惯性的说道:“卑职失职啊不是……”
“你实在是太失职了,朝廷养你这样的人做什么?养你做吉祥物吗?”王七麟的语气顿时严厉,“辖区内有朝廷案犯却不自知,辖区历史而不自明,这样你还有什么脸做小印?”
“即刻免职!”
黎非咬牙说道:“铜尉大人所言甚是,小人不敢反驳,可是,不知道您是哪里的大人?您并非我真定府辖官,恐怕不能免职卑职吧?”
王七麟说道:“本官与你说了,你也不知道,这样,你将这些要犯都带去县里,然后去找袁青问问他,本官有没有权力免职你,好不好?”
黎非沉声道:“卑职敢不从命?”
他给力士手下下了命令,他们开始抓人。
集市提前结束,先前他们开战后老百姓便逃回家里了,小摊贩们则找地方藏了起来。
多数人离开,但还有少部分人没有走。
王七麟看着黎非带手下将杨苍一伙人给捆绑送上船,他们要顺这渭河逆流而上去往县城。
杨苍醒转过来,叫道:“大人,我的手臂,请将小人的手臂还回来!”
王七麟拎起手臂问道:“是这个吗?”
杨苍彻底服软,说道:“大人,请将小人手臂还给小人,您行行好,罪刑我都认了,小人认了,您随便问,小人都会回答,只要您将手臂还给小人。”
王七麟笑道:“你那么喜欢把人大卸八块,现在你只是被人卸掉胳膊就又哭又嚎,这是不是有点太怂了?”
杨苍哀求。
王七麟摇摇头道:“还是那句话,你残杀无辜百姓的时候,他们一定也哀求过你,你可曾饶恕过他们?”
他将手臂划拉几刀扔入了河里。
河水卷起浪花,手臂浮沉几下迅速吸引了河中大鱼,鱼群游来争抢着啃噬这条手臂。
杨苍绝望大叫:“不不!大人求求你们,不,将我手臂还我!我愿意招,我什么都招,否则我会顽抗到底!”
王七麟说道:“你还不明白吗?本官要的便是你顽抗到底,否则我听天监有什么理由能折磨你呢?”
黎非站在一边额头往外沁出冷汗。
这铜尉到底什么来头?好大的杀性!好残酷的手段!
开船之前,另一条手臂也被扔入了河里,之前被杀死的杨苍手下的尸首也被扔入河里成为鱼虾竟食的口粮。
满船悍匪,老老实实,噤若寒蝉。
王七麟看过也经历过许多黑暗案子,有许多善良无辜的人被欺负被凌辱被迫害,最终经过律法判罚,顶多是把为害者斩首。
这让他觉得不公平。
为什么受害者怀着绝望被折磨而死,加害者却可以死的痛快?
杀人不过头点地。
这不行,他要让加害者去体会被害者的痛苦,这才是替天行道。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路铺桥无骨骸,这世道不应如此,也不能如此。
沉一摸了摸光头走过来说道:“阿弥陀佛,痛快痛快,喷僧刚回家乡就为家乡除掉一伙贼寇,委实痛快!”
徐大道:“七爷,拔除杨苍这伙贼寇确实应该,可是你为何对黎非那么不假颜色?咱们应该交好他,然后从他口中探查当地机密消息才对吧?”
王七麟摇摇头说道:“首先,若上下坡当年的事有诡异,那黎非在这里不但不会成为我们助力,反而会成为阻力。”
“如果有人想让上下坡的机密永远隐瞒下去,那他们会安排人来守卫这里的机密,我猜测不错的话,黎非就是这样一个角色。”
“所以,把他赶走才行。”
“其次,咱们若要调查当地诡事,应该去当地人的嘴里讨要消息。”
“今天咱们折腾的很好,收拾了乔家、抓走了杨苍,绝对有老百姓现在对我们观感不错,我们就从他们下手,去探知那些被掩埋起来的消息。”
谢蛤蟆抚须笑道:“无量天尊,七爷说的对,而且老道猜测七爷将这手臂和尸体扔入河里,也不光是为了出气和震慑那群宵小,应当另有用意吧?”
王七麟其实就是想要出气和折磨杨苍一伙人,不过谢蛤蟆好像误解了他意思。
于是他顺势露出神秘笑意,说道:“还是道爷懂我,道爷你把我得用意告诉大家。”
谢蛤蟆指向河里说道:“这条河不简单啊,你们看,七爷扔下去的手臂还有尸体立马就会鱼虾给拖入河中,这说明什么?”
“说明河里的鱼虾吃惯了这些玩意儿!难怪当地百姓不敢捕捉河里的鱼虾,谁敢捕捉吃人的鱼虾?更别说去吃这些鱼虾!”
王七麟沉稳的点点头:“不错,我就怀疑河里鱼虾有问题,正好用他们手臂和尸首做了试验,这叫什么?这叫废物利用!”
胖五一惊呆了,他竖起大拇指说道:“七爷,你真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夸赞你了,七爷你太牛逼了,我只能说你,牛逼!很牛逼!”
八喵伸出张开爪爪喵喵叫:爹,崽为你点赞!
王七麟拍拍手笑道:“好了,咱们接下来就要想办法打入群众中了,要让群众相信我们,将被人隐藏起来的消息都告知我们。”
他看向跟随自己一行人来到码头、正在后头缩头缩脑的百姓,笑道:“就从他们下手,打入群众内部的机会就在他们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