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324z精彩小說 《遠古星界》-第十章 引亂分享-5jibl

遠古星界
小說推薦遠古星界
千星,默默地来到天元门旁边的一个联盟区域,悄悄躲进一间草房内,屋内五个男人真无聊的,用粗鄙的话语谈乱着最近有和那个妞做了什么。
五人中领头的一个是元力修者,两个魔法师,一个射手,一个剑士。
“你们魔法师就是不行啊,在女人身上就那么几下就完事了,哈!哈!哈!”一旁大胡子剑士对两个身体瘦弱的法师嘲讽道。
“下次受伤,你自己处理吧!”正在发呆法师听闻此话气的浑身颤抖,如果眼神能杀人大胡子早就死了无数次了。
大胡子一愣赶忙陪着笑脸道:“我嘴贱,瞎说,我不行!”
高瘦的射手,和领头元力修士哈哈一笑:“大胡子,你真是给自己找骂啊!,不过前些天那对姐妹还真是够味,二个战五个,够骚的!”
元力修士笑道:“得了吧!你也能算一个?哈!哈!不过那**人确实够味!老子喜欢!”
“肮脏的,鄙贱的臭男人,一帮臭味相投的垃圾。今天遇到姑奶奶我,算你们倒霉,喜欢女人一会就让你们玩个够!”千星听到五人粗俗的谈论,心中涌起潮水般的恶心,让她忍不住想要出手,教训这五个人渣。
“哼哼,等着姑奶奶给你们准备的盛宴吧!”千星向着,旁边的一个阵营潜行而去。
天元门附近两个阵营皆是些中小势力临时结成的联盟,其中龙蛇混杂,人心不一,就像一对记在一起取暖的刺猬一般,相互猜忌,且没有哪方势力能取得去联盟的绝对领导权。
偽道
“同心,铁拳,刺客三个联盟最为杂乱,一盘散沙,就从你们开始吧!”千星在几大联盟周围一阵徘徊后选定了最弱的三个作为下手的目标。
三大阵营交界处虚空中一个瓷瓶出现,轻轻落在地上,而后猛然破碎,一阵淡淡的奇异香味飘散而出,向着三方人马飘散而去。而后,隐匿在虚空中的千星念念有词,一阵隐秘的元力波动扩散而去,“尝尝,控魂散的厉害,用在你们身上真是浪费了!”
天使街23號5(終結篇) 郭妮
“去杀吧!掠夺他们的武器,抢占他们的房屋,女人,不要在乎规则的束缚,做你们内心想做的事去吧!”
“凭什么你们占据那摩多的房屋,”铁拳阵营的一位元力修士红着眼睛像同心阵营的人叫嚣道。
“怎么?不服吗?我们不仅要占屋子还要抢你们的阵营的恶女人,哈!哈!哈!一群废物!”同心阵营的人,丝毫不示弱,抽出长剑向着铁拳这边走来。
“待清完你们,就去收拾那帮见不得人的东西,听说刺客的女人后狠辣!”铁拳阵营的男子癫狂的叫嚣着。
超級進化器 青雲飛劍
“好大的口气”刺客联盟一位女人出现,妩媚的说道:“刚谁要抢老娘啊”抖手一抔金针向着两个骂战的男人激射而去。
两人随被迷惑了心神,本能反应却在,翻身躲过飞针,一起向妩媚女子逼迫过老。飞针去势不减,径直扎在同心,铁拳阵营的无辜者身上。
“啊!老子要杀人!”几声尖叫传出,显然这些人在药力的作用下早已狂怒,经此一针,当真是捅了马蜂窝了。
因為愛情
“他是老子的,你滚开!”铁拳阵营修士一声怒喝,手中法器元力吞吐,直逼女人咽喉而去。
妩媚女人仿佛着魔了一般向着两个男人扑杀上去。瞬间被两人击杀,残肢飞溅。
此时三方人马早已有很多人围拢而来,皆是双目血红,杀意凛然。
不知是哪一方先喊了一声“杀”。三方人马,中毒者如同着魔般,扑向另外两方。近百号人的拼死厮杀。不是有人倒下,惨叫声震耳欲聋,此起披伏,战场之内血肉模糊,残肢飞溅。
整耳欲聋的喊杀声,引起了几方人马头领的注意,厮杀三方皆有高手出现,想要将自己人拉出战场,却发现,这些人已经完全杀红了眼,不分敌我,成为了一群弑杀的野兽。
三方领头人相互怒视,确是无计可施,况且这些成员已经疯了,且经过刚才一番厮杀,也已经死伤殆尽。
“是他们两方侮辱我们在先”刺客联盟一方有人叫到。
“放屁,明明是你们那个贱女人先放暗针伤人!”铁拳阵营的人不敢示弱的恶吼道。
“对,就是他们刺客,一群鄙贱的生物,老鼠,用暗针偷袭我们”同心一方一位重伤垂死的剑士有气无力的说道,他的额头之上还插着一根针,在阳光下,晃的闪闪发光。
同心阵营一位老人,随手拔下剑士头上的针厉声质问:“这就是最好的证据!”
铁拳阵营的也有一位领头人出现,手捏一根银针喝问道:“还有什么话说?”
三方的争执早已引起了天元门,教会,暗黑同盟三方的注意三方高手分立三方站在人群外。天元门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低声议论道:“好像有迷魂药的异香,难道是有人故意挑起纷乱?”
黑甲大汉静静凝视着剑拔弩张的三方人马心里道:“不会是他们两方中哪一方这麽快就要打压这些零散势力了吗?”
教会的人静静看着眼前的一切,沉默不语,领头法师,眉头紧紧皱着,暗自思量到:“这么着急就动手了,会是谁呢?不过,打得越惨烈越好啊!”
三大势力都希望这三个临时的同盟早日解散,最好是永远消失,在他们看来这些人不过是些浑水摸鱼的喽啰而已,只会把水搅浑,不利于利益的‘合理’分配。
“伟大的光明神忠实的追随者可以告诉大家,刺客联盟,这群鄙贱的存在,黑暗中的老鼠,没有信仰和道德约束的蠢才挑起了这场不必要的战争”身穿华丽法师袍的老者高声叫道。
未來傳奇
“嘿!嘿!教会还真是不放过任何打击刺客联盟的机会”黑甲大汉低声念叨着:“这要是打起来,才是最好的!”
“老东西!不要乱说话,你父母没教育你说话要根据吗?”刺客联盟的人,狠狠的额盯着魔法师老头。
老头依然严肃的说道:“鄙贱的异教徒,你们杀人只是为钱,哪来的教养一说!大家当合力将这群肮脏的生物尽数击杀,神不需要这样的生物回心转意!”
“狗屁,先杀了你这老东西再说”一个刺客联盟的年轻人,身形跃起,向着老法师扑杀而去。
老法师身旁两位中年骑士向前跨出一步,将老头护在身后,手中长剑,白芒吞吐,一剑挥出,虚空中带起一抔鲜血,而后,一颗人头从空中坠落而下,碰的一声砸落在地。
“蚍蜉撼树!”中年骑士,轻蔑的看着地上的无头死体骂道:“真是脏了我的剑!”
有了教会率先动手,方才蠢蠢欲动的铁拳,和同心的人慢慢向着刺客联盟保卫开去。三方人马逐渐形成了对刺客阵营的包围,剿灭阵型。
旁边天元门,和暗黑的人已悄悄的撤到一旁,并打不算参与这次围杀,大有坐山观虎斗的架势。
刺客联盟被三方围在中间,虽然教会只出动了部分人马依然不容小觑,只怕拼死一战也难有人可以逃出生天。
“杀!”中年骑士一声令下,三方人马如猛虎扑食般向着刺客阵营扑杀而去,刺客阵营虽然大多精于刺杀,但此时,三方人马扑杀而下,他们的优势荡然无存,正面厮杀,他们不是任何一方那个的对手更何况是三方,血花飞溅,无数刺客人头滚落。往日猎杀他人的存在,今日却变成了几无还手之力的猎物。
“不要啊,我们只是临时加入刺客同盟的”刺客阵营中很多人大叫,他们是后来临时加入的,并不是刺客。可是此时的喊杀声早已将他们的微弱的声音湮没。
开弓没有回头箭,哪怕知道也要斩杀干净,放虎归山的事,这些刀剑舔血的人是绝对不会干的,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战场之内早已杀红了眼,战场之外天元门,暗黑联盟两方人马整齐的站在一旁。
天元门,银衣老者与黑甲大汉对视一眼皆点头,而后两人大声叫:“同心,铁拳的人不要被机会利用了!你们自相残杀,岂不是帮教会拨出肉中刺吗?”
浑厚的元力,和参杂这迷惑人心的暗黑力量夹杂着两人的呼和传到正在厮杀的三方势力耳中,元力,暗黑力量像魔力般侵入人们的心神,将他们从厮杀的暴怒中拉回到鲜血淋淋的现实之中。
三方人马一时间竟不知所措,方才的争斗三方皆是元气大伤,死的死,伤的伤,三不存一。
“口口声诛灭异端,他们才出动了多少人马?若是真心,何须铁拳,同心的兄弟动手,教会打不过刺客联盟吗?”黑甲大汉运转功力,竭力呼喝。
最萌同居關系
“哼,你们难道不是想要我们厮杀吗?为何不早说!”一位光明骑士直指要害,不希望己方陷入完全的被动之中。
三方人马渐渐冷静下来,分作三方从血肉满地,残体断肢的战场中撤出。冷冷的看了三大势力一眼带着残余的人马想更偏远的地方撤离而去,并未离开殒神山。
“光明法师果然了得,居然保证这么多人不被异香迷惑”天元门银衣老者笑呵呵呵说道。
老法师脸色铁青,咬牙切齿道“你们坏我光明教廷大事,这账改日再算!”老法师脸色难看带着人马撤回自己的阵营。
民調局異聞錄 兒東水壽
“如果不是我们三大势力各有防御措施,恐怕这会死的人要更多吧!”银袍老者笑眯眯的说道。
“哈!哈!哈!向沉水摸鱼的人太多,这个似乎很难对付,不过小心提防些就是了!”黑甲大汉无所谓的应道。看了一眼残肢遍地的战场吩咐道:“去,收获的时候到了”
身后十几名骑士应声而动,向着战场处赶去收刮有用之物。银袍老者也是淡淡吩咐道:“你们还等什么?去吧”
几十人掩着口鼻,在一堆尸体中搜索着,私人的东西不要白不要嘛!
千星远远地看着这一幕暗自恼怒“我怎么就忘记为小鬼收刮写战利品,这次便宜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