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p0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響馬幫傳奇 ptt-51-55-zskpg

響馬幫傳奇
小說推薦響馬幫傳奇
李备急忙的说道:“侯爷万万不可啊!现在我们怎么说也不能和他们做对!在他们眼里我们充其量也就是一伙土匪罢了!”
侯刚看了看李备,轻轻的说:“我知道,放心吧,我不会冲动的,我自有主张,下午送粮食来了你们安排,我想好好的休息会儿!妈的,疼的要命!”
说完侯刚转身往里屋走去,侯强上前搀住了他,侯刚看三弟微笑的样子,点了点头,任凭老三扶着他走了进去。
“大哥,你看李备说的话是不是可信?”扶着大哥躺下后,侯强坐在床边轻声的问道。
侯刚笑了笑说:“老三,你大哥我什么时候会胆怯过?只是这个李备绝对不是一般的人,他的话说的十有**你得相信,这个人比我们谁都想的多!”
侯强:“大哥,我也觉得这个人很是奇怪,他的来历没人清楚,我看他的眼神对你也不是很敬重,所以我怀疑他……”
“咳咳!“侯刚忍不住咳嗽了几声,然后说道:“老三,我早看出来了,今天我也试探了他,这个人应该是个军人,而且他不是一般的军人,他的眼神中透漏着一种独有的傲气!不过这个人我们可以相信,我看人不会看错的,他够义气!”
“可是……!”侯强还想要说什么,侯刚打断他的话说:“你也休息会儿吧!身上的伤还没好呢!我想睡会儿了!”
“那大哥你休息吧,我先出去了!”候强只好走了出去。
**********************************
其实侯刚怎么能睡的着呢?刚才李备的一席话让他辗转反侧的睡不着,其实他知道自己睡不着,躺在床上是为了更好的思考,在人多的情况下他始终不能够安下心来思考事情。他想起以前在聊城那段日子,刚在聊城打家劫舍的时候,当地的**和军队也曾经对他实行过围剿,不过后来就没在动他,原因很简单,侯刚几个人偷偷的将那个什么破烂团长的老娘和老婆孩子给弄来到家里,而且是贵宾招待,可是在那个团长那里却是半强硬的态度,那个团长也是个明白人,知道这样下去就是剿灭了侯刚,那么侯刚手下死不了的人也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他的家给端了窝,到后来干脆卖个人情过去,不但不围剿侯刚,还和侯刚换帖子拜了把子,这下使侯刚在聊城地界响当当的做了头号响马把子。手下的弟兄都说他是豹子胆,说他是个啥都敢做的当家。
可是现在还能那么做吗?侯刚有点害怕了,这里自己不熟,而且当年那也是一时的冲动,啥都不顾,如今军队不断的调换防地,什么都不固定,到处都是一片战乱,说不好哪一天再换个什么他娘的狗头部队不鸟他,照样会子弹大炮的来招呼他侯刚。怎么办呢?或许真的就象李备说的来一帮子和自己一样的绿林好汉跟自己干上一仗,然后是在自己疲惫不堪的时候**只需要轻轻的一扒拉,自己就去阎王那里报到了!
昏昏沉沉的侯刚感觉身上的伤口开始了剧烈的疼痛,也怪,这么重的伤有时候想起来自己都害怕,但是最近的事情使他忘记了身伤的伤,咋办事的时候就没觉得疼呢?侯刚咬着牙挺了挺身子。
“刚子,身上伤又疼了?看你整天咋就不知道心疼自己啊?”翠兰进屋坐在了他的身边。
“哎!翠兰,你干啥去了?好一会儿没见你了!”侯刚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没事,我就在后院跟春花唠了会儿!这丫头好象对老五有那么点意思,可是老五怎么就……唉!”说着话翠兰眼里又掉下了泪水。
侯刚把翠兰抱在了怀里叹了口气说道:“翠兰,别哭了,人已经走了,活着的人还是要活下去的!这些年我很清楚,有许多次我都该死的!每次都有弟兄挡在我前面替我死了!我的心里也内疚,而这一切都因为我是当家的,如果不是老五,你会这么难过吗?唉!”
翠兰被深深的震撼了,她靠在丈夫的身上默默的抚摩着侯刚的手,是啊!这么些年来,许多自己熟悉的人都死了,而这些似乎已经让她对死亡麻木了,在码头镇上对着楚大旺十几个手下的枪,她在刚子的怀抱里也是临危不惧的瞪着楚大旺。可是老五死了怎么就会这么的伤心呢?如果现在刚子身边的弟兄有点想法,那就是不公平,首先是心理上的不公,都是杀出来的兄弟,为啥就他老五死了就该让她哭,死了别的兄弟就不当回事呢?
侯刚和老婆的想法确实是对的,此时在去往峰峰的路上,几个弟兄跟着袁彪也在发牢骚,不就是死个兄弟嘛!看大嫂哭那样,又不是没见过死人!切!
袁彪心里也窝火,当家的可以在死去的几个兄弟面前掉泪,可以为了死去的弟兄拼命的杀戮,可是这个大嫂呢?想到这里,袁彪忿忿的说:“都他娘的别发牢骚了,翠兰那个娘们儿哭一下咋的了?也怪了,没见过死人还是咋的?娘们儿真够烦的!”
娶個天仙開超市 蝶天燼
身边一人催马赶上笑嘻嘻的说道:“哎!彪哥,听说你在峰峰这几天也看上个丫头,你这么一说咋的,还不娶老婆了?”
袁彪心里一震,娘的,这两天也没见小香了,大声的嚷嚷道:“你狗日的羡慕了是不?老子这叫英雄救美!呸呸!跟他娘许冲学的也拽句文化词儿!”
其他人哈哈大笑,不知不觉中加快了速度。袁彪现在又想小香了!
“许冲!你狗日的在不在?累死我了,他娘的你咋就不把路给修好?车上不来还得往上面扛!”刚过半山腰,袁彪见许多兄弟在半山腰里盖房子,大声的喊许冲。
许冲从刚砌好的石头墙后走出来,只见袁彪一帮人每个人扛了一袋的粮食,另外每匹马还驮着几袋,笑着喊:“哎!彪子,你咋跟骡子一样往上爬?看其他弟兄怎么扛的,哈哈!”
众人都是哈哈大笑,袁彪纳闷,转身看看了其他人,扛的方法和自己一样,又见跟自己来的人都忍着笑,明白过来,大声的骂道:“许冲你狗日的才是个骡子!赶紧过来给我扶一把!”
许冲已经快走到他跟前了,急忙跑几步上前接过袁彪扛着的粮食,笑骂道:“就你他娘的懒,别人都不抱怨,好象你扛的多似的!”
“哎!老子腿上有伤!你又不是不知道!站着说话不腰疼你!”
“就他娘进到肉里那么一点,疼个屁啊!我也挨过子弹,擦点肉皮咋了?你是皇帝他爷爷吗?这么娇贵似的!”
众人又是好一会儿大笑,袁彪没好气的说:“斗嘴斗不过你狗日的!都别笑啦!赶紧干活,吃饭的时候我跟许冲干一仗,大家都看他怎么被我摁倒在地上打屁股吧!”
大家齐声的叫好,不时还有人笑着喊:“许老大,咋不敢说话了?是不是怕袁彪了?啊?”
许冲脸上挂不住,笑骂道:“就你狗日的能打,我打不过你咋了?我也不至于让你按着打屁股,一会儿较量较量!谁输了下山买酒去!”
袁彪大笑道:“哎!弟兄们都听好咯!”
众人欢呼大叫着干活了!
出去打探消息无功而返,部队是刚掉过来的,这些人谁都不知道以前是干什么的!侯刚心里乱了,对人家一点都不了解,如何去应付呢?他想到了回山东,可是面子上过不去!李备看出了侯刚的心思,对侯刚说道:“当家的不用太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到时候实在不行多花点钱,通融一下,也就过去了!天下乌鸦一般黑,天高皇帝远,给他们点钱他们才不管什么任务不任务的!”
侯刚也不知道李备说的对不对,不过也只有这样了,他舍不得丢下这么好的一块宝地,这里比山东那边肥的多!贪婪永远是土匪的本性,他们一直就是在用命去赌好的生活!
☆ ☆ ☆
正是象李备猜测的那样,十一军参谋部里正在召开着会议,说的就是关于年后剿匪的事情,当兵的都心疼自己的兵,谁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兵上前杀土匪去,谁不知道土匪都是凶残成性的,所以经过一直的考虑后,谢国军和另一个营的营长商量之后就决定让土匪之间相互残杀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们的上司对此也表示非常满意,土匪性格凶狠,可是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贪得无厌!谢国军表面上给了侯刚弹药,说的是保侯刚在邯郸的势力,而另一个营也是跟永年的土匪头子许江谈好了,说要许江把侯刚的人给消灭后,就把许江的人马全部编入正规军,还让他许江做个团长,这对许江来说可是个不小的诱惑,所以许江在得到弹药之后二话不说,答应立即拿下侯刚的人头,虽然侯刚这个人他也听说过,不过在他的心里,侯刚还是不足以让他感到有威胁感的。充其量也就是个刚走出来的把子,而自己手下有六七百人,枪更不用说了,人手一把20响的驳壳枪,另外长枪还有三百多枝,弹药充足,拿下侯刚轻而一举!
许江,四十开外的人了,从小习武,有一身过硬的功夫,而且家里本身就是地主,有钱有势,所以手下聚集了一大帮的喽罗,成为邯郸地界最有实力的响马,(曾经也和楚大旺打过交道,因为看楚大旺这个人够意思,另外距离自己的地盘也较远,所以也就做了朋友,这也是楚大旺在方圆百里无人敢惹的原因之一!)**对许江这个这个土皇帝也是睁只眼闭只眼,毕竟谁也不想惹上这么个杀人不眨眼的土匪!
可惜的是,许江空有一身的本事,脑袋瓜子从来不想那么多的事,只知道兄弟义气,有钱大家一起花,这种绿林好汉类的人物在古代或许生活的会很好,可是在这个复杂的社会环境下,只能做为别人的枪杆子用了!
侯刚那边正是红火高兴的日子,侯刚和弟兄们商量了,来了就打,大不了脑袋掉了碗大个疤,还能咋的?正月十七,袁彪就乐呵呵的把小香从村里娶到了山上,为此侯刚还专门安排人在山洞边上开出一块平地,盖上了房子,那天晚上弟兄们好一阵的闹腾!临走的时候还是有几个家伙偷偷的躲在外面听房,就听得袁彪这家伙喘着气把小香的裤子给脱了,然后就是听得小香哭着喊疼的声音,袁彪喘气的声音,于是外面兄弟都大声的笑着喊:“彪哥!轻点儿!哈哈”屋子里顿时静了下来,一会儿袁彪兜着裤子跑了出来,门外早已经没了人,气的大声的骂了一通才回房睡觉!第二天又被弟兄们说笑了一顿!用袁彪的话说“你们狗日的眼谗!搂不到老婆睡觉几个大老爷们睡一块拼刀子吧哈哈!”……
正月二十八的早上,许江骑着高头大马站在大街上,腰里插着两把驳壳枪,红色的缨子飘着,非常的威风,手下几百号的人都是骑着马拿着枪!许江对自己的弟兄很是满意,大声的喊着:“弟兄们!今天就去峰峰去,有个叫侯刚的现在很是威风,不灭了他咱们弟兄今后的日子不好过!”
手下的人都大声的“嘿唷!杀!”,去杀人,对他们来说是最兴奋不过的事情了!他们不怕死,天生的就是惟恐天下不乱!就怕日子过的舒坦,那样还不如把他们杀了!
永年距离峰峰两百多里的路,不过对于这些在马上过日子的人来说算不了什么!他们可以在天黑之前赶到峰峰的,而且还会毫不疲累的在晚上进行一场撕杀!
正月二十八,对于侯刚来说根本就没想到会遇见跟自己一样甚至比自己的人还要凶悍的响马!他们有强大的火力,比自己多出几倍的人马!相比来说,自己这方面跟人家就没办法去打一场了。过了十五那几天,全部的人都处在紧张的状态中,可是十几天过去后,连侯刚自己都麻痹了,所谓的围剿为什么还没有来?难道是他们到峰峰就算完事了吗?或许到了峰峰**就对他们不加理睬了!
他和自己的三个弟弟,还有许冲、牛二、袁彪几个人回了码头镇双河村,想要看看情况然后再去找谢国军买点弹药!顺便打听一下**对他们的态度!路经码头镇的时候,他们发现了许江的人马向峰峰的方向去了。看着这么多的人马,任谁都看出来不是一般的马队,袁彪笑嘻嘻的说:“哎!当家的,啥时候咱的人有这么多那才叫厉害呀!”
侯刚勒马停住,那奇怪的感觉又在心里浮动着,侯刚忽然想到了李备的话,大喝一声:“不好!快抄近路赶去峰峰,这些人是去杀咱的!”
一嫁成禍 尤夭
几个人大吃一惊,此时的侯刚已经策马转了回去,许冲也是大喊一声:“快走!弟兄们还不知道呢!”
十几个人拍马狂奔,抄小路直奔峰峰。
晃山半腰,弟兄们都在新盖的房子里喝酒赌钱,听得外面当家的大喊:“都他娘的给我精神点儿,人家杀来了咱还不知道呢!”
屋里人吃了一惊,急忙的抄起家伙什跑了出去。
侯刚几个人已经站在了开阔地,大声的喝道:“都给我听着,同行杀过来了!妈的人来的多,都把这里给我守好了!”
李备正好从山洞里出来走到半山腰了,听着侯刚在大喊,急忙的上前问道:“当家的怎么了?你们不是回码头去了吗?”
袁彪咕哝着说:“哎!谁知道怎么了,路上遇见一帮人马,当家的就说人家是冲着咱来的,结果抄近路好一阵狂奔,把彪子我都累坏了!”
李备没听袁彪的,走到侯刚的跟前,侯刚转过身来说:“李备,真被你说准了,来的人不少!这次我们挺不过去了!”
几乎所有人都被侯刚的话给惊的愣住了,什么叫挺不过去了?当家的怎么了?这好好的怎么说这样丧气的话呢?
李备却毫不惊慌的问:“当家的,他们来了多少人?”
侯刚瞪着眼说:“应该不下五百号人!而且有许多的长枪!妈的老子今天碰上硬茬了!”
李备轻松的说:“当家的,没事,一群乌合之众,咱们守住这里还是没问题的!”
網王–憂郁
大部分的人都愣愣的听着当家和李备说话,他们不明白是怎么个事,到底是怎么了?什么五百人?什么乌合之众?什么个守住这里?他们不明白,不过他们从侯刚的眼神里看出了事情的严重性,所以都不由得把手中枪的机头打开了。
袁彪大大咧咧的说:“哎!都紧张个屁啊!说的跟真的似的,要是来了就跟他们干嘛!再说该来的早就来了,怎么还不来呢?”
侯刚大吼道:“别跟没事似的,都给我准备好了,别他妈的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不是你的良人
袁彪被这么一吼愣住了,许冲上前拉了他一把,其他人也都急忙的收拾山腰的防御工事了!
这个时候许江的人马也到了,只不过他们先去了陈敬生的大院,因为提前得到的消息知道侯刚杀了陈敬生,所以也就认为这些人都住在陈敬生的家,到了那里却只见几个人在院子里收拾,干脆抓了那几个人问,那几个人见这么多的人马,只好骗对方说自己是当地人,至于侯刚去哪里了他们也不知道,许江到也没为难他们,在村里又找个几个人问了一下,这才打听到侯刚一帮人在晃山,等再到陈家院里的时候那几个人早就跑的没影了!
晃山下,许江忍不住赞叹道:“好山好险!妈的找这么个地方还真不错,兄弟们,能打下来不?”
人群高喊着:“打下来,打下来,给老爷建个山寨!”
萌夫在上:靈妻,等等我 小欒
许江得意的说道:“好!弟兄们都给我上!”
喊完低头想,这个侯刚如果真的是象别人说的那样我非得跟他打一场,奶奶的我就不信他就怎么那么厉害!几个人就能杀了楚大旺,也他妈太狂了吧?
孟天恩几个人这个时候也都下来了,看着弟兄们临战前紧张的样子,他感觉到要出什么大事了!侯刚也看见了他,上前问道:“孟叔,前几天你打听的事情怎么样了?”
“哦!最有势力的是永年的许江,手下六百多号人,有钱有势,手里的家伙都是正道上弄来的,是个好手!”
侯刚想了想说:“应该就是这个许江,来这么多的人!他娘的!这个人为人怎么样?”
孟天恩接着说道:“这个人没那么多花花肠子,性格粗暴,但是够义气,所以底下人对他非常的敬佩!是个爷们儿!”
侯刚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这次是碰上对手了!单说武器方面,自己这里长枪只有**杆,而人家那里最少也有个二三百的!长枪远距离的杀伤力比手枪要大的多!
李备布置的防御工事确实不错,其他人都纳闷李备是怎么想到的,弄的圆形的工事外面还横上那么一道!石头砌成的掩体上留着几个小小的孔,他说是用来射击,而且对方的子弹打不到自己。这些只知道拼杀的男儿们对这些东西是既好奇又佩服!
说话间眼看着山下黑压压上来一大帮的人,李备说道:“都不许开枪,听我口令,让你们打就打!”
侯刚在后面不得不佩服李备,真是个打仗的好手!于是喊道:“弟兄们都听李备的!妈的子弹给我省着点用,每一颗子弹都得打到人身上!”
众人安静的蹲伏在掩体的后面,对与这个东西,他们觉得很满意,来多少人他们都不怕!因为来的人再多打不到咱啊!
许江的人若无其事的向山走着,这一路连个人影都没有,只有几只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唤着。看着前面一排小房子,他们顿时兴奋了,顾不得想那么多就往房子那里狂奔起来。
“啪啪啪!”几声清脆的枪响,冲在前面的几个人口里骂着“日你娘!”就倒下了。
侯面跟着的人都急忙的趴下,也有干脆藏身到岩石后面,随即枪也朝着上面毫无目标的打了起来。
上面侯刚的人这个时候高兴的大喊了起来:“狗日的们来啊!不怕死的往上冲哦!哈哈哈!”
这样的讥笑把许江的人都给激怒了,于是几个亡命的人发了疯似的冲了上去,口里还不停的骂着,很快,几声枪响后倒在了山间的小路上!
许江大喝道:“都给我撤下来!”
他被这样的情景给弄晕了,自己这么多年来还没遇见过这样的事!着他妈是干仗吗?人家躲在石头后面,咱自己往上撞,哦,他妈的就我这里死人,你们他妈的净赚,这叫什么事啊?
这个时候也没人往上冲了,只听上面侯刚的人都在大笑着骂“兔崽子们上啊!怎么都不敢上了?”
许江气的脸都绿了,大声的朝上面骂:“侯刚!老子听说你是条汉子!今天老子吃大亏了,你他妈的是怎么混的!有种出来咱们俩一对一的干!谁他妈的害怕谁是孬种!”
袁彪听着许江骂,不等侯刚开口,腾的站出来大声的喊:“哎!你个狗日的,放下枪,老子来跟你打!娘的我打架还没怕过谁呢!”
李备急忙的拉袁彪顿下,啪的一声枪响,子弹打在了石头上,溅起的小石粒打在人脸上生疼生疼的!
袁彪气不过大喊:“哪个狗日的开枪的?我操你姥姥的!”
许江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么大老远的来了,别说杀人,连人家的脸都没看见,自己弟兄到死了七八个!再往上冲或许能拿下来,可是要死多少人呢?自己来这里为了个啥?当官?挣个面子?去他奶奶的,都不如兄弟们的命重要呀!
想到这些许江大喊道:“侯刚!老子是永年的许江,今天老子是办错了事,就他妈不该来打你狗日的!哎!我可不想我再死兄弟了!他奶奶的,老子说话算话,不打了不打了!跟你打没意思!”
喊完话又冲手下喊:“走走走!把枪收了,弟兄们的身子拉回去!奶奶的这么打没劲!”
他话刚说完,就听上面一个人喊道:“许江!谁也不是孬种!你他娘的来了几百号的人,老子才这么点人,我去跟你拼我脑子进水了才那么干呢!”
侯刚手下的人万万没想到侯刚会站起来喊,而切拉都拉不住,侯刚继续的喊:“许江,你要是有种咱就一对一的干!告诉你,我手下可没吃干饭的!”
许江愣住了,瞪了一会儿,说道:“侯刚!我不打了,我走人!以后邯郸南是你的地方,邯郸北是我的,谁也招不上!记得以后见了面当朋友就行了!不过今天我死了这么几个兄弟我他娘的实在是窝囊!”
侯刚大声的喊道:“兄弟死了你来照应,怨不得谁!”
回头侯刚对手下的人说:“哎!都别开枪,让他们把死人抬回去!”
看着许江的人抬着死了的人下了山,侯刚长长的舒了口气说:“妈的,老子什么时候也成了缩头王八了!”
李备笑呵呵的说:“当家的,这不叫缩头,这叫聪明,一味的拼杀是傻瓜干的事!怎么样减少自己的损失那就是胜利!”
侯刚大笑着骂:“就你狗日的聪明!这些东西你是怎么想的?还垒的是这么个样子,他妈的不错不错!”
李备强笑了一下说:“当家的,这些其实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如果遇见真正的军队,几门迫击炮就把咱垒的这些给交代了!打都不能打!”
侯刚愣了愣说:“李备!你他妈的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说的这些都跟讲故事似的?那以后你教弟兄们怎么干吧!”
李备笑了笑说:“其实当家的这么多年的兄弟们都是好手,尤其是枪法真是好枪法!可是有点不好,既然有这么好的枪法,干吗还要不停的乱打,浪费子弹嘛!手枪在手,要肯定20火干掉18个,别拿着枪就当子弹是咱自己家地里长出来的!”
众人听这么一说都大笑了起来!侯刚笑着说:“哎!兄弟们都知道节省子弹,就他袁彪他妈的拿子弹不当子弹!”
然后扭过头来冲着袁彪问:“你们家地里是不是种着子弹呢?”
大家都捂着嘴笑了起来,侯刚还要说什么,却见老三冲着他一个劲的眨眼,他疑惑的回头一看,不远处翠兰和春花站在一棵树下看着这边,侯刚微微的一笑,冲着翠兰招了一下手,翠兰含着泪走了过来!
侯刚笑呵呵的问:“这么冷的天你不在山洞里呆着下来干吗?”
翠兰眼里马上掉下了几滴泪说道:“我听见枪响不放心,就下来看看!”
侯刚正要说安慰的话,就听得山下传来激烈的枪声,然后是马的嘶鸣声!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下面出什么事了?
侯刚看了一眼李备,问道:“这是怎么了?妈的下面怎么干上了?”
李备也疑惑的摇了摇头,侯刚拔出枪来大喝一声,来几个兄弟,跟我下去看看去!于是都拔出枪要下去看看。
李备忽然笑着说:“当家的,我知道怎么回事了!咱们看好戏就行了哈哈!”
众人都被李备笑糊涂了,袁彪更是喊道:“你狗日的有屁赶紧放!卖啥关子嘛!”
李备笑呵呵的不理袁彪,对着侯刚说:“当家的!一准是许江下山就遇见了来坐山观虎斗的**军,打起来了!”
侯刚一想,明白怎么回事了,着急的大喊道:“兄弟们抄家伙,妈的跟狗日的干去!”
说罢就提着枪向山下要走,弟兄们急忙的跟上,李备上前一把拉住侯刚,说道:“当家的,现在别急着下去,等部队打的差不多了咱再收拾他,咱也坐收渔利嘛!”
侯刚骂道:“收你个头!老子要去帮许江!妈的把许江杀了肯定就该咱倒霉了!走!”
李备也一时蒙了,弟兄们也不理解,干吗帮许江去?但是看当家的下了山,也急忙的跟了上去!
一边跑着还一边的发着牢骚,这是犯了什么病了?刚才还准备着跟人家死里活里的干,现在去帮人家拼命去!郁闷!
还没到山脚下,就看见许江的人都趴在石头后面、树后面拿着枪打,可是距离太远,子弹根本就打不准!下面路对面的沟里也趴着一些土灰色军装的士兵,更吃惊的是路边上许多士兵架起了好几个铁筒子!
李备眼尖,大喝一声:“当家的,先别冲!”
话音刚落,“嘭嘭!”几声巨响,许江手下一帮人就被炸的飞了起来,侯刚看的目瞪口呆,乖乖!这狗日的怎么把大炮也给抬来了?至于吗?
侯刚急忙的向下面喊:“许江!你狗日的没死吧?我来帮你了,你他妈现在知道人家是让咱们互相打然后全部收拾了咱不?妈的!”
下面许江大声的喊:“老子这次被他妈的骗了,侯刚你够意思!你要是把这些人收拾了你就是我亲爹!今天咱谁也出不去了!别笑话我!”
下面又是几声炮响,又有几个人的身子被炸的血肉横飞!然后下面传来了扩音器的声音,“山上的人都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立即放下你们的武器,投降!不然把你们全都困死在山上!”
许江的人已经开始往山上撤了,因为害怕炮轰,所以都分散着往山慢慢的移动着,这是侯刚的人警觉的举着枪对准了许江的人!许江看着上面大声的喊:“都他妈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还打个屁啊!枪别冲着我的人!”
侯刚心里暗骂着,你狗日的跟喊你自己人似的!凭啥听你的!不过他还是让人把枪都放下了!
一会的工夫这块开阔地就到处是人了,李备急忙让许冲把当家的拉到了一块石头的后面,自己却向山下走去!侯刚大声的喊:“李备!你他妈的疯了?赶紧给我回来!”
山下停止了枪炮的发射,又开始喊话“你们被包围了,立即缴械投降!”
校草戀愛合約:少爺,我沒錢 星月流
这次李备看的清楚,没看错人,喊话的正是谢国军,不过上次去侯刚家里的时候还没见过。李备贴着石头小心的往下走,走了一段,李备躲在石头后面大声的喊:“谢国军!你个狗日的长能耐了是吧?连老子都敢打!”
这一喊把上面的人都吓了一跳,李备这家伙疯了吗?底下的人可都是拿着炮向山上打呢!
“马上缴械投降!再不投降就开炮了!”喊话没停。李备心里暗骂着,距离太远,底下人根本就听不见,侯刚再后面又喊了“狗日的李备你给我滚回来!喊着话侯刚已经甩开许冲向山下跑来,许江和许冲几乎是同时也跟着往下跑去,李备往后一看他们几个跑下来,大骂道:“都他妈的回去!抢老子的功还是怎么的?”
几个人都停住了,侯刚纳闷了,李备怎么也会说粗话?他怎么想的?他认识谢国军吗?
只见李备从岩石后闪出身来,大踏步的向山下走去!
重生學霸:女神,超給力
谢国军也是一愣,怎么就下来一个人?想着点还是伸手示意底下人不要开枪!越来越近,谢国军的眼睛瞪的更大了!
“操你媳妇,谢二虎,你他妈的长能耐了!啊?”李备已经笑了起来!
谢国军却笑不出来了,眼角掉下了泪水,所有的士兵也都疑惑了!营长怎么了?
“连长,怎么是你啊?这几年我好想你!”说着话扭头喊道:“都他妈把枪给我放下,这是老子当年的连长!他救过我的命!”
骂完人急奔几步抱住了李备,使劲用拳头砸着李备的脊梁,大声喊着:“你咋这几年连个信都没了?你咋就当了土匪了?”
李备笑了笑说:“说来话长,走吧!山上坐坐去!”
谢国军怔住了,山上能去吗?刚才还炮轰晃山了!李备看着谢国军,伸手拉一把,说道:“让弟兄们都原地待命,跟我上去商量!怎么着?你小子害怕了?”
先上後愛,首長你好壞
谢国军一甩手大声的说:“我的命是你救的,你让我死我就死!”
回头又冲着底下人喊:“都给我听好了,原地待命!我上去看看!”
转身跟着李备往山上走去,几个当兵的急忙跟了上去!李备看了看笑着打了他一拳,“娘的!还真混大了,去哪儿都有警卫了!”
谢国军苦笑!
山上的人看的迷糊,李备下去啥事没有,而且看着那个大兵抱了他,又跟着他上来了!这是中了哪门子邪了?
许江从一个人手里抢过来一把长枪,举起来瞄准了向山上走来的谢国军,侯刚一伸手从他手里把枪夺下来,大声的喊:“你要干吗?”
许江一愣说道:“就是那个家伙炸死了我十几个兄弟!我要给弟兄们报仇!”
侯刚大骂道:“现在打死他今天谁也活不了!你还他妈义气,我看你就是一傻蛋!”
许江一怔掏出手枪顶住侯刚喊道:“少教训老子我!我比你多吃几年的饺子,你他妈算什么东西!”
说话间几个人也都抬枪对准了对方的人!上面见底下人亮出了家伙,也乱了套,驳壳枪,步枪刷啦啦乱响,都互相的指住了对方的人!
侯刚和许江瞪着对方,好一会儿,袁彪大喊着:“妈的!当家的你还帮这个狗日的,现在反咬咱了,真他娘的不是东西!”
侯刚冷笑了一声,许江叹了口气放下了枪,这个时候李备也看见了上面的情况,大声的喊道:“都放下枪,都是误会、误会啊!”
说完和谢国军几个人急忙的跑了上来,谢国军伸手握住侯刚,连声的道歉,侯刚也不好说什么,松开谢国军的手说道:“走!上去说去!”
走了几步,侯刚转过身来冲着许江说道:“许老爷上去不?”
许江愣了一下,尴尬的笑着说:“上去坐坐!”说完跟了上去!
宽敞的山洞经过许冲的收拾整理,现在已经完全是家的模样了。洞里用石头砌了几个小的屋子,一股清清的泉水顺着挖好的坑道流出山洞外,小屋子里点着火炕,烟都从床下挖好的通道里散了出去!一间大点的是客厅,另外侯刚和翠兰一间卧室,春花和乔大妈一个屋,做饭就在进洞后往左首一点点!地上已经整理的很平整了!真的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烧的是柴禾,盖房子用的是石头,这些都是山里的东西!吃的粮食早就在山洞的里面堆的象小山一样!
客厅里,壁炉里侯强往里添了几把柴禾,屋子里顿时暖烘烘的!许江闷闷的坐在屋子里的一角,今天面子丢大了,几个都是比他年龄小的,结果愣是自己吃了亏!这边李备和谢国军聊着天,在坐的都听出来,原来李备原先是北伐军中的一个连长,(注:具体哪个部队的不清楚!)上过军校,是个出色的军人,南昌暴动前和谢国军失去了联系,谢国军现在才知道原来李备是共产党!不过什么党在这里什么屁用不管,这里就是侯刚,当家的说啥就是啥!什么党不党的他不管!
说起谢国军也是不容易,以前叫谢二虎。做为一个兵,长官说咋就咋的,这么几年来也不知道换了多少的军阀,反正现在都是蒋总统的兵了!这些话都没啥用,总之谢国军跟李备就说了现在是天高皇帝远,上边的头头没一个敢把下面人怎么着的!这些连长营长一类的人物手底下都是多年的兄弟,不管他狗日的谁是长官,只要敢对咱大哥怎么着,立即就大耳刮子抽他!这次剿匪也是给的钱多了点,再说对付侯刚这一类的人物基本上也不费什么力气,大炮轰上那么一阵子,然后机关枪突突突那么几下,也就完蛋了!
侯刚和许江几个人本对这些都不明白,只是听谢国军说的眉飞色舞的,都静下来听他这么一直的说,外面天黑了也没人知道。袁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正在外面和许江的手下人发着牢骚,“这叫他娘的什么事儿啊?天没黑的时候还都往死里打,现在在屋子里谈的那么开心,跟几年没见过的亲兄弟似的!妈的,看着我都恶心!”
许江的人也都发着牢骚,今天他妈也怪了,许老爷平时也没这样过,今天怎么好好的就跟人家攀上交情了?其实不光他们纳闷,许江自己也郁闷,自己今天是怎么了?让几个比自己年龄还小的人给弄的老老实实的,他想发作,可是又没脾气!这个时候坐在屋子的一角连个屁也不放!
一个士兵走了进来说:“营长,天黑了!咱们该回去了!”
谢国军这才反应过来说:“哎!光顾上说话了!得回去了!妈的今天又浪费了我这么多弹药!许江,你回去不?”
许江愣了一下还没说话,侯刚这里已经开口了:“既然都来了,吃了饭再走!都别跟我这里见外,喝点酒!”
谢国军愣了一下说道:“陈排长!你带弟兄们都回去吧!我明天走!”
身边一个人有点为难的说:“营长,这个恐怕不太合适吧?”
谢国军大声的呵斥着:“有什么不合适的?妈的见了酒你也不想走了是不?”
那人没敢说话,急忙的走了出去!许江到也大方,坐在原 地没动,轻说道:“不走了不走了!大头,你带弟兄们回去吧!今天我也不走了!妈的不喝他点酒老子就亏大了!”
手下一个人应声走了出去!外面的人很快走完了,侯刚的人该下山回那个大院住的也都回去了,在山上住的也都钻到屋子里继续白天没赌完的牌,“妈的!你狗日的不能走!咱得继续玩,赢了就想走没门儿!”
洞里侯刚已经和许江谢国军几个人喝的一塌糊涂,李备也出奇的喝了许多的酒,一伙汉子就跟疯了似的一会哭一会笑的,让外面的人都傻了,这当家的今天是怎么了这是?这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想来想去纳闷,许冲也在里面喝的大醉,侯铁侯强也在里面陪着人喝酒,实在没办法都找到了袁彪的屋子里,正赶上袁彪自己喝了点闷酒,搂着老婆正亲呢,被他们给搅和的没了兴趣,大骂道:“该干啥干啥去!没见过和女人亲热是咋的?”
几个弟兄笑嘻嘻的说:“彪哥!这弟兄们不知道您这在兴头上呢!哎!彪哥!问你个事!当家的和那俩人都是干啥的?里面喝酒都喝疯了!”
袁彪生气的说道:“谁他妈知道是干啥的!玩着命的要把对方杀了,现在到好,让李备在中间一掺和再喝点酒跟一个娘生的似的!妈的,连个正经的样子都没了!”
几个人见袁彪说话也结巴,而且说的话都那么难听,急忙的说:“彪哥你也喝多了早点睡觉吧!别乱说话了!睡吧!”
几个人跟小香使了个眼色就出去了!袁彪还不依不饶的要说,被小香一把按倒在床上就起不来了,一个人喝闷酒喝的多了往往就是这个样子!
谢国军和许江的人在回去的路上开始还都互相的戒备着,没走到码头,就开始拉起了家常,“我说兄弟,你们今天是专门来收拾我们的吧?”
“可不是,今天都做好准备把你们和侯刚的人都收拾掉呢!没看迫击炮都准备好了吗?”
“奶奶的!都说好让我们把侯刚的人收拾掉就把我们转成军队了嘛!”
“兄弟,要说你们老爷也真够傻的!现在什么世道?好好的就把你们这些人弄到部队里,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嘛!就是要你们去打侯刚,然后你们打完了我们就直接把你们消灭在峰峰的大山里,谁还想让你们出来啊?谁知道今天你们没打起来,还钻出这么个老连长,真他妈的见了鬼了!”
“哦!原来你们他妈的都是在骗人的,借刀杀人呀!不过今天本来我们要打侯刚也该好打的,谁知道他们躲着不出来,愣是连人都没见就让他们给干掉几个兄弟,我们老爷就不打了!没意思!侯刚真他妈不是爷们!”
“你们懂个屁,那叫防御工事,不过那么好的工事也就那个老连长能修的出来,换做侯刚的人怎么也不会想到的!”
“算了不说这些了!总之他妈的今天怎么着都觉得不对劲!这都谁跟谁啊?要死要活的干上了,到头来在一块高兴的喝酒了!真他娘的郁闷!”
“算了,没打起来你也该高兴,真的跟我们打起来今天你还能活着走吗?切!”
土匪不说话了,那炮弹的威力他们也看见了,炸到的人全都碎成了片,想到就浑身打冷颤!太狠了,以前总觉得死就是脖子上碗大个疤,或者就是一粒铁豆子,还没想过死这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