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g6v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第六百八十三章 亂刀訣,奪命劍推薦-qaumc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赤面天王与段毅酣斗三十余招,打的天昏地暗,忘乎所以。
腹黑首席萌萌妻
傳奇法師莫林 或躍
他攻时刀法大开大合,宛若疯虎,凶悍野蛮,守时刀法严整细密,丝丝入扣,好似一个棋手在布局。
这都是他刀法的特性,再加上最开始显露的凶险诡谲,如同暗流一般的刀劲,隐藏于深处,好似刺客决死一击的刺杀之刀,他的武学杂乱,甚至还要出乎段毅的预料之外。
而斗了这么久,段毅也发现了赤面天王刀法上一个若不注意,便很容易忽略的特点,那就是圆润,融洽,自然。
刀刀浑然,无缺,纵使风格突变,也不会给人带来任何的异常,实在奇怪的很,迥异于段毅对武学的认知。
他知道武道到了高深之处,随心所欲不从矩,更可无招胜有招,但赤面天王显然并不是走的这一条路子。
他却不知道,这赤面天王非但是刀道大家,武学精深奥妙,更有雄心壮志,曾发誓要创出属于自己的刀法武学。
这种种看起来南辕北辙的刀法,实则都是一门刀道,名为乱刀诀。
此门刀诀,乃是赤面天王借助白莲教以及自身多年的积累,搜集了数之不清的刀法武学,从中吸纳精华智慧,再以自身的武道根基加以推演,创生而成。
一个乱字,道尽了此门刀法的精髓ꓹ 混乱,杂乱ꓹ 自身不乱,而对手乱。
可以说,错非段毅同样是精通数不清精妙剑招的博学剑客ꓹ 恐怕早已经在赤面天王飘忽不定,随时变化的刀道所压制ꓹ 甚至击败。
而段毅所用的剑法其实并不算多,来来去去也就是一门嵩山剑法ꓹ 还有一门新近练就的夺命十三剑ꓹ 交替运用,却给人一种千变万化,无穷无尽之感。
重生農女好種田 凜冬已至1
仙路至尊
又过了十二招,赤面天王愈发觉得自己的乱刀诀根本无法压制段毅。
塵香
再加上对方龙渊剑对流火大刀的压制,所学内功心法对他的克制,以及越打越精神,越打剑上所附着的劲道和真气越雄浑ꓹ 心中清楚,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格挡开段毅刺来的龙渊剑ꓹ 赤面天王雄壮的身躯向后翻跃ꓹ 落地后双鼻前喷射出两道显眼而又恐怖的炽热炎流ꓹ 持刀的手笔又开始了急剧的膨胀ꓹ 且直接撕裂了衣袖,裸露出强壮的手臂。
这仿佛根本不是一个正常的人类能有的手臂ꓹ 线条粗大ꓹ 肌肉虬结ꓹ 一块块仿佛钢铁一般附着在骨骼与筋脉之上。
肌肉表面,还有条条宛如大蟒一般的青筋缠绕在上ꓹ 充满了异性,怪诞之感。
气运手臂,血行太渊,段毅肉眼可见,那赤面天王握刀且膨胀的手臂开始不停的震颤抖动起来,细微之处,刮搅空气乱流。
随即他展开激进爆裂的身法,朝着段毅扑去,手中流火大刀连斩三下,却在宛如闪电一般迅捷灵敏的动作下,化为一道刀影,是为乱刀诀杀招之一,火海麒麟劲。
这阳光三点头乃是赤面天王结合自己的肉身禀赋,横练修为,真气境界,还有刀道感悟所成。
劈开的瞬间,便将方圆二十丈左右的空间尽数化作无穷火劲缠绕迸溅的火海,这火海可不是凭空而成,而是赤面天王以自身的修为催动刀道,将虚空当中本就无处不在的火元气显化出来,形成类似领域一般的存在,为他刀法的威力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
而刀气则化作一头浑身喷着火的赤红色麒麟,狂啸斩去,威力绝大。
面对这赤面天王自创的惊艳杀招,段毅心脏有力的跳动,一股股炙热而又充满力量的鲜血瞬间奔涌向体内的各个角落,隐约化作龙象之形,为他提供最基本的体能防护,以抵御炙热的高温而带来的水分流失,毛发干枯。
同时,迎着火海麒麟,段毅手中龙渊剑突然绽放出了从未有过的绚丽色彩。
只是那么轻轻的一刺,缓缓的一刺,却仿若用尽了夺命十三剑的十三招剑法,更能从其中见到每一招的影子,一剑封喉,回风夺月,……烟雨渺渺,白虹贯日……
十三招剑法,荟萃于一体,最终,诞生出了超越夺命十三剑,一招绿叶后的红花一样精彩,灿烂的剑法,夺命十四剑。
十四剑一出,布满整个空间环境的火海仿佛被暴雨浇下,淅淅沥沥的被扑灭,而且消失的是如此的干脆,诡异。
咆哮而来的火麒麟,也产生了一种极为惊人的变化。
这火海麒麟,乃是赤面天王结合自身刀道,真气,天地元气所开创的杀招,原本高有两丈,四蹄生火纹,浑身冒着炽烈的焰火,神骏而又威严,丝毫不在之前段毅施展千古人龙时所化的真龙之下。
面前纵然是一块数万斤重的巨石,或者是一片数尺厚的坚硬石壁,也可一击而粉碎。
只是在段毅使出夺命十四剑后,这神骏,威严的火海麒麟,每咆哮着朝段毅前进一步,自身便缩小一圈,并很快成了巴掌大小,憨态可掬的可爱模样,最终消失无踪。
就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压力盘亘在段毅的身体周围,又好像是无数个次元世界环绕着段毅,不论是谁要接近他,都必然会不断的缩小,直至化作烟尘消散在这个天地之间。
穿越李氏齊妃
而这一剑,仍未消止,而是继续缓慢而又坚定的朝着脸色狂变的赤面天王刺去。
且段毅的表情越发凝重,眼睛布满血丝,满脸都是晶莹剔透的汗珠。
他握着龙渊剑的手也在微微的颤抖,平稳有力的手掌也变得虚弱起来。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可见对他而言,全力施展夺命十四剑,爆发出如此恐怖,可怕的威力,依然是一件十分吃力的事情。
穷究前十三剑的变化之尽头,自极死处演化一点生机,就仿佛是阴的尽头必然是阳,而黑夜的尽头必然是黎明。
而恰恰是这一点生机,却又是万事万物的死寂。
夺命十四剑,果不愧是距离剑道至高之一,夺命十五剑最近一步的剑法。
这不是单纯的威力大小,而是给人一种莫名其妙,神而明之得陌生感,压迫感,恐惧感。
惊天地,泣鬼神。
纵然是人间仙佛当面,直接面对这样的剑法,这样的剑道,以及施展出这样的剑法和剑道的人,怕也要黯然失色,不复神圣。
而若是夺命十五剑,想必是仙神下凡,也要杀给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