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hkcq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九龍蠶天笔趣-第三十二章 遇見社會人閲讀-giejn

九龍蠶天
小說推薦九龍蠶天
张建伟觉得自己的心里突然就变得空落落的,他知道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是时候又轮到自己一个人长大了。
张建伟沿着小路直走,但是速度不是很快。毕竟他的心里很是失落,一路上不是发呆,就是躺下来休息。
要是走到河边,就下河去游泳。
虽然这样做没有意义,但是除此之外,又能干什么呢?
在这几天里,张建伟也曾到附近的小驿站里,吃些酒水,买些东西。就这样,一连好几天,他都在路上奔波着。
这条路将要通往何处,他不知道。甚至连未来将要去哪里,他也充满了疑问。
往前走,走着走着,就是一条大河。
闲来无事的张建伟买了一艘小船,小船顺流而下,但是速度却惊天的快速。张建伟也没有担忧,反而很享受这种感觉。这一路上他都睡不着觉,但是也不敢跳到河里去游泳。毕竟,他还是有理智的,之前在岸上买的东西,已经足够自己吃喝。
连续几天,这条大河汇入了一条运河里面了。河面平静,不在那么湍急了。
在运河的两旁,来来往往的各地船只明显的多了起来。运河两旁的街道,也都张灯结彩,热闹非凡,有一番人烟的味道。
不过,张建伟所买的那艘小船,在整个运河上就显得十分寒酸了。和那些大货船相比较,他的船就像是一只横漂的木头,简陋不堪。
这时的张建伟不得不留神了,万一不小心撞上的话,那自己的小船可就没了。
早上的升起,温暖的阳光扑在脸上,张建伟的心情也变得大好了起来。水面上,金色的阳光满满的洒下,照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
张建伟慵懒的坐在船上,心里甚是无聊,一想到王霜的不辞而别。就感到非常的奇怪,不过也觉得这个撒旦的亲闺女还是有点可爱的。张建伟一想到没有一个野蛮的少女欺负自己,心里就不是滋味,端起酒杯来,喝着寂寞的滋味。
早上河上的船只很多,所以张建伟格外的留神。生怕撞上别人的劳斯莱斯大船,自己的小船可赔不起。
但是今天却是出乎意料,河中的船只比较少,因此他不必担心会发生碰撞事件。所以方才放心大胆的下水,决定要游泳来放松自己。
“扑通!”
张建伟将衣服脱下,越身跳入了凉爽的水中。
多日以来的烦闷也在此刻都一扫而空,凉凉的河水让他的心中为之一震。张建伟的水性好极了,可以说除了吃饭以外,游泳就是他的第二爱好。
小时候他的武脉被闭塞,所以他就拼命的修养其他的爱好,游泳无疑成为了当时的最好的选择。
换句话说,他张建伟是水里泡大的。除了爱吃鱼,和河里的生物一直都是和平相处的。
一到水里,张建伟就想到了,在小时候的童年。和一群小伙伴在里面自由自在的嬉戏,那时候大家还没有阶级的概念。所以一切都是美好的,尤其是沈百合在面前,张建伟唯一能够超越其他人的方面,就是潜水。
张建伟游完了泳,感觉浑身上下说不出的快乐。躺在小船上,美滋滋的睡去。
等到差不多到了中午,张建伟也感觉肚子有些饿,打算就此上岸,找些吃食。但是,“轰”的一声,小船大震,张建伟连忙披上衣服。正准备去查看,但是一声斥责闯来:“妈的,那个畜生,不知道爷爷在这,还不闪开!”
张建伟听完之后,心里怒气腾的一下就上来了。明明自己是守法驾驶,他们是逆行而上,还如此的嚣张,实属气人。
张建伟十分不爽的走了出去,看见了一艘劳斯莱斯无影大船。
只见这条大船横在河中,看样子是拦住了自己的退路。船上有几十个人,十分嚣张的站着,居高临下的瞥着张建伟。
可能是看见了张建伟的小船,心生鄙夷吧。这十几个人大多数都是水手,和他想象的一样。全是势利眼,和上面的那个公子一样。
虽然人都有狗眼看人低的样子,但是张建伟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
其中还是有几个人,引起了张建伟的注目。一个手里拿着转珠,满脸胡须,虽然阳刚,但是目光冷峻,嘴唇微薄,一看就知道善于心机,属于那种伪君子。还有一个手里拿着双锤的高大汉子,长长的大胡子,结实的身体,一看就是莽夫。另外还有一个人,是个年轻的女子,身上佩戴者一把长剑,虽然长得没有李诗诗那样美丽脱俗,但是远远的看也是俊俏的。
暗黑之小強
张建伟这副结实的古铜色身躯,加上东风破留下的带刀疤,满脸的络腮胡子。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善类,最少像是身上背负几条人命。
所以,他们看到张建伟的这副样子,自然是不敢小觑。刚才骂人的那个大汉,看到一个长得比自己还凶悍的家伙,语气不由得,缓和了许多:“你这大汉,好生不知趣。河面上的船,都避着我们走,你的小船为什么挡住我们的路。”
张建伟压着嗓子,装作浑厚,道:“小子,这条河又不是你们家的,老子想咋走就咋走。况且,老子是依法驾驶,你是逆行。老子没发火呢,你小子到恶人先告状了。”
絕世紅顏
那个人被张建伟说了一通,有些恼怒:“你这个破烂,连爷爷的鞋都不值。你知道劳斯莱斯幻影船多少钱吗?把你卖了,你都赔不起。还不快快,给爷爷道歉。”
张建伟无语,面对这样的混蛋,任何的说理都是多余的。
“我去你妈的,你是沙比吗?连胡搅蛮缠都不会,握草。”
冷漠復仇冰女王
接陰婆
“你妈妈生你的时候,是不是屁股大把脑袋,夹瘪了。导致你傻得无法无天。”
“我特么出生以来,头一次见到,这么草包的人。不是我说你,救你,吃屎都吃不到热的。”
大唐飛
那个莽夫气的,摇着双锤,哇哇大叫:“你、你这个人,实在是欺人太甚,也不打听打听,老子是谁。我要把你炖肉汤喝!”
张建伟现在说话根本没有什么顾忌,反正和狗讲道理,太无趣了:“你个煞笔,老子管你是谁,干就完了!”
“呀呀呀,气死我了。”
“气死你脏了我的话!”
婚後試愛:檢察官老婆
莽汉道:“我要杀了你!”
张建伟道:“你特么的说了几遍了,来呀,狗比!”
“呀呀呀,气死我了。”
“你特么的,又说了一遍,真是老太太裹脚,嚒嚒几几。”
莽汉大怒道:“你过来呀!我杀了你!”
“你沙比呀!我都这么骂你了,你还不动手。”
在周围的人都笑坏了,连个莽撞的汉子,像女人一样当街对骂。
船上的水手也都笑坏了肚皮。
那个目光冷峻的中年男子开口道:“师弟,你不要在这里,逼逼赖赖了。下去干他丫的!”
莽汉恭敬的说:“师兄言之有理。”
张建伟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莽汉是个弟弟,只不过这也长的太着急了吧。看起来这个莽汉都可以作那个伪君子的爹了,要是真的按照年龄看,张建伟说什么也不信。
“大汉,咱受不了你这个不识抬举的东西了。今天就是你的忌日,纳命来!”
说着那个莽汉就手里拿着大锤,从劳斯莱斯幻影船上跳了下来。
张建伟一看,这个莽汉还不是一般的“鲁莽”,就他那水缸似的腰肌,魁梧的身形,要是就这么跳入小船上的话,小船非要被震翻不可。到时候,张建伟和莽汉非要全部都掉入水中不可,那可不是张建伟想要的。
张建伟连忙拔出紫云剑,朝着莽汉就刺了过去。那莽汉的双锤本来就不灵活,怎么比得上张建伟的双枪,所以当张建伟催发真气,召唤出一道白色的练匹后。
那莽汉在空中就来不及躲避,被张建伟重重的击中,“扑通”一声便落在了湖中。
復仇將軍霸道妻
令张建伟没有料到的是,那莽汉还会几下狗刨,又狼狈的游回了。等他到了大船边上,有人放下绳索,他方才苟且的爬了回去。
莽汉算得上是三秒真男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一个回合就打败了了这个煞笔,张建伟的心了那就一个爽。他学着那个莽汉语调,道:“喂,那个汉子,你真是屌丝。老子放了个屁,你就蹦到了水里。”
那个莽汉气的咬牙切齿的,但是被那个伪君子一撇,就老老实实了。
那个伪君子转着珠子,冷冷道:“小子,不要猖狂。你还是个弟弟,社会不是你家的,不要呼风又换雨。如果你不傻的话,乖乖的跪下来,磕个头,我就饶了你。”
“社会语录?”
“磕头?”
张建伟没有想到,自己那么不幸运。又一次遇见社会人士了,心里鄙夷的很。
张建伟也学习起他们社会人的架势,摇了摇花手说:“小子,辉煌已可谁都有,别拿一刻当永久。铁子,路还长别太狂,指不定日后谁辉煌。”
我真是召喚師 毅少龍
此话一出,张建伟发现社会语录还是很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