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y0mv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無尾狐-償夙願半生雲煙散 忘前塵無尾入輪迴讀書-undrg

無尾狐
小說推薦無尾狐
无尾狐每遇灵神进阶时,是断然不可遭受打扰的,倘若有外力在升华时强行介入,那进阶者便会前功尽弃回复为九尾之身,虽然一般的妖法仙力并不足以打断这升华仪式,且入力者即使能断此升灵之路,那他自己也是要被那飞升时的灵力撕成碎片以致万劫不复,但是这一切对于宁西这万法归宗的金佛之身来说却是个例外。
宁西金身爆裂,虽只剩下两成功力,不过小清已复为九尾之身,也更加不是他的对手。
只见宁西拖着布满裂痕的金身张开双臂扑向小清,小清九尾齐甩却被宁西横身穿过将她脖颈狠狠掐住。
宁西金指透佛光,小清灵魄便已散去大半。灵狐即将灰飞烟灭时,孙法与陈风云双双杀到,八卦掌风随鬼笔袭来,便将宁西逼退一旁。
孙法看着神形涣散的小清,将那五行通灵棺端在手中说道:“清儿你快快回到这盒子里,方能保住你灵神不灭。”
小清回头望向孙法,随即灵身一闪却飘进孙法腰间所系八重冥炮之中。
这八重冥炮本来是孙法为老匡守夜时带在身上以防万一之用,没想到却在此时派上了用场。
孙法知道小清用意,便嚷道:“你且快回躲回那灵棺里去,不可一错再错!”
只听冥炮中传来小清的声音说道:“即使我回了灵盒,那和尚也定然不肯善罢甘休,倒不如生死相搏。”
说话间,宁西已纵身跃起直奔孙法冲来,千钧一发之际,孙法便将冥炮端于手中,随即催尽法力将那炮中小清之灵魄轰然射出,而就在孙法扣动扳机之时,便只觉生平修为道法也已被那炮中灵狐冥息尽数吸去。
宁西万法金身护体,即使是轰灭蝎皇时所用阴冥毒弹也未必伤的了他,然而小清贵为妖中灵品,以她灵魄为弹,再加上孙法生平修为,人鬼之力合二为一,却有那摧金断玉杀神灭佛的功效。
灵狐冥息花火冲炮而出,便从那宁西金身裂缝处尽数钻入其体内,只见宁西全身金漆爆开,随即闪出一道冲天白光,而宁西便也随着那破体光华碎成粉末,就此灰飞烟灭,圆寂于一百零一岁。
白光散尽,便只剩小清一副残灵之躯横卧在地。
风雪渐停,晨曦破瓦映入骏宝楼内,小清灵神涣散似有湮灭之意,而孙法此时已法力全消,再无那太极八卦之本领,便与常人无异。
邪君霸寵:逆天小毒妃
小清灵目飞转四下找寻,终于在那残壁之后废土之中发现了裴员外的身影,只是有一道晨光当空射下,正将裴员外照耀其中。
此时只见孙法再度将那灵盒捧起叫道:“清儿快快回来,保住灵身从头再来,绝不可行那万劫不复之事!”
十年 饒雪漫
網遊之橫掃天下 笙簫
小清听了便冷冷的答道:“重修灵身?要我再等多久?”
孙法本想效法师傅了缘当年一样将小清残灵直接收入盒中,无耐此时他已法力尽失,便也只好以口齿相劝。
孙法见小清有玉石俱焚之意,便赶忙示意陈风云出手阻止,只是鬼笔虽已飞出却未能将灵狐挡下。
雪后清晨,日光也平添几分暗淡,灵狐纵身跃入那斑斓晨曦之中,以九条天绫毛尾将裴东升四肢缠住,两尖利爪戳来将其双目刺瞎,一弯手刀劈出将其舌根砍下,灵狐玉手轻抬,穿过裴东升心口前那五道遗留多年的细长伤疤,肠肚破开,心肺全挖,到其血肉模糊筋骨尽碎之时,灵狐便仰天长啸一声,随即灵身飘散,永远消失在那五彩斑斓的晨曦之中。
风雪再起,一滴灵泪飘然滴下,冰冷的空气中回荡着小清那空灵的嗓音低语道:“夙愿已了,我此生无憾,大伙儿保重,咱们有缘再会。”
孙法将那散落在地的数十枚铜钱尽数拾起收入怀中,法力已去,那一柄漆金铜钱长剑便也只能永存于记忆之中。王忠、基哥与韩贞从那残垣断壁之下缓缓走出来到孙、陈二人身前,大伙儿相对无言,便一起仰望空中飞雪晨光,只当是给小清送行。
离别感伤之际,却见一队官府人马冲进骏宝楼内,只见那领头的一名兵长高举手中弯刀叫道:“这儿出了人命,把这些人通通都给我带回去。”
陈风云随即低声向孙法说道:“且治了他们再说。”
孙法听了便笑道:“我已法力尽失,只怕是帮不上忙了。”
大伙儿听了这话便都大吃一惊,正在众人惊诧时,却听那领头的官兵又大叫一声道:“都给我退下!”
孙法抬眼向那兵长望去,却觉此人有些面善,好像是在哪里见过。
那兵长走上前来一晃手中弯刀,笑道:“老先生不认得我了?我这刀下有风雷。”
听了这话,孙法便才想起,此人乃是当日虎牙山上老匡手下那弯刀土匪。
原来此人自从当日下山后便去投了军,因为曾随老匡经历过数次大战,所以他没用多久便已在军中闯出名堂,在经受几次提拔之后,便被分到此地封了兵长,统领城中将士。
既是故人,自然也就免去了那牢狱之灾。那兵长又与王忠、韩贞二人寒暄几句之后便向孙法询问起老匡的近况,待得知老匡已然西去后,那兵长也不免伤感一番,随即便提出与大伙儿一起去城外公墓处祭奠一番。
那兵长命一众手下收队撤去之后,便随众人一同来到城外公墓处老匡坟前。
大伙儿低头看到老匡墓碑前那盏莲花白烛灯已碎裂在地,不多不少正好八瓣,便心知老匡已然魂归地府去了下世投胎。
殘渣余孽
那兵长见了这破裂的灵灯便问道:“为何这花灯竟会裂成这副模样?”
陈风云随即答道:“想来是昨夜风雪太大,将它刮坏了。”
众人在老匡坟前祭拜完毕之后,便又一同返回城中,待行至凤华馆门前时,那兵长便拜别众人独自离去了。
大伙儿回到凤华馆将行装打点妥当之后,才一出了客栈大门时,便遇上个白袍道人正举着个扎满了糖葫芦的杵子在那儿叫卖,孙法见了便从怀中取出数十枚铜板全数递给那道人,问道:“不知我这些铜板能买几串?”
那道人接过孙法铜板仔细点算一阵之后,便满面堆笑的乐呵道:“这一杵全归你了。”说罢便将那扎满了糖葫芦的木杵一把丢给孙法,接着便一边口内叫着“发财喽!发财喽!”一边跳着脚往远处跑去了。
陈风云见了便骂道:“这样的人真是给祖师爷丢脸,正经事不做却来干这些小买卖,才几个铜板就嚷着发财了,真是没见过世面。”
众人驾着车马吃着糖葫芦一路缓缓来到凤都城外时,只见韩贞咽下一颗山楂,问道:“咱们这是要往哪儿去?”
孙法听了静思一阵,随即张口说道:“回盐城。”
日出东南,在虎牙山鹰爪峰下有一处城镇名叫盐城。这天上午,盐城内有户人家娶亲,那出嫁的女子名叫韩贞,长的眉清目秀身段高挑,确是个一等一的美人儿。迎亲的新郎官名叫王忠,也是生的相貌堂堂一表人才。
张罗婚事的六婆乃是盐城内有名的媒人,便自然是将这一对新人的婚事办的喜乐非常,引来街前众人纷纷围观,场面好不热闹。
与此同时,在城中一所僻静的小院内,有两道一徒正在那院中葡萄架下靠着躺椅乘凉,三人仙言道语谈笑风生,远离那世俗纷扰,悠闲非常。
天道常变异,轮回有定数。多年后,孙法病逝,临死前孙法托付陈风云将他尸身葬回故乡,到此时陈风云才知道原来孙法竟也是凤都人。
孙法咽气时,平生云烟过眼,恍惚间自己已回到幼时贪玩年纪,抬眼望去只见街前有人娶亲,因为个子太小看不着那花轿里新娘子的模样,孙法便取来两条长凳竖扎在脚下立着看。猛然间,孙法只觉脚下力道施空,随即自己便从那长凳上摔落,梳着小辫的顽童当空坠下,一直跌进万丈深渊,眼前一片漆黑,孙法失了思想意识,便就此驾鹤西去了。
孙法死后,陈风云便将其生前所用之法器尽数收好,随后便带着基哥云游四方,每遇上有妖邪作祟时,师徒二人便出手相助且分文不取,只为造福一方百姓并不求歌功颂德。
且说王忠与韩贞成婚一年之后,便诞下一名女婴,取名小清。
冷面校草拽校花
这女孩生的伶俐秀气娇美非常,只是却天生不懂哭笑也无任何情绪,直长到十六七岁年纪时,也总是不多言语,只常常静坐独思,与人从无交流。
又过几年,王忠韩贞相继病逝,街坊邻里便传出许多谣言说此女命犯煞星,是个不详之人。
这天傍晚,小清正独坐于家门前看夕阳,忽见从远处走来一名骑着头毛驴的黑袍道人,那道人身后还跟着名黑脸随从。
嬌妻出逃:總裁前夫太難纏
那道人见了小清便说道:“我看你这女子生的面相灵透,却有几分道家缘分,不如就拜入贫道门下,随我一起修道习法,你看可好?”
小清听了当即点头应允,便随那道人一起离了家,从此再无踪影。
小清虽不懂人情世故,却对那道家法术颇有兴趣,再加上她天赋异禀,所以没过多久,便练出一身通天晓地捉妖降魔的本事来。
那黑袍道人赐小清道号无尾,在道人与他那随从相继过世之后,这无尾道姑便将师傅生前所用法器一并收好,自此便开始潜心修道研法,到最后竟灵力飞升羽化成仙。
升仙路上,无尾正悠悠的飘云而行,忽听前方传来一阵“呵呵”笑声,无尾循声望去,只见乃是一名白袍道人正在冲她挥手。
无尾来到那道人近处,还未开口时,却听那白袍道人笑道:“贫道穿阳子,不知仙姑意欲何往?”
无尾随即答道:“是要往那灵霄殿上去走上一遭,以挂上仙家名号。”
穿阳子抬眼打量无尾一番之后,便说道:“仙姑虽然通法懂道修为深厚,却不懂世间悲欢离合,也未尝人间爱别离苦,那是非对错本难分,若是不将其弄个通透,就此冒然上了灵霄殿,只怕太过莽撞,未必就能位列仙班挂上名号。”
无尾听了穿阳子这番话之后便连忙问道:“那依仙师之见该当如何?”
穿阳子随即笑道:“说来也简单,只需再入凡间,去那世俗中红尘内经上一番历练即可。”
无尾被穿阳子点醒,便回身要往人间返去,穿阳子见了便又将她叫住,笑道:“我看你手中所持这杆毛笔不错,不知可否赠与贫道?”
无尾听了当即便将手中那杆白毛鬼头笔递给穿阳子,并笑道:“既是有缘人,仙师只拿去便是。”
重生之帶著空間的爸爸
穿阳子将那鬼笔端在手中把玩一阵,随即说道:“果然是好东西,只是我也不能白拿了你这宝物,你若要再入凡尘,我这儿到是有件东西你定然能用的上。”
穿阳子说完便从怀中取出数十枚旧品铜钱交到无尾手中,并说道:“世人只懂利害,不分对错,有这些钱财傍身,自能替你省去不少麻烦。”
无尾将那数十枚铜板尽数收好揣入怀中,随即便躬身拜别穿阳子再往尘世间返去。
无尾穿云过月再入人间,待从一处小城上方飘过时,只见此地野沃牧肥绿茵风暖,确是个富饶之乡,只是无尾一双灵眼看的通透,已觉出此地百年之后将有灾祸降临。
既知此地将有大祸,便不能坐视不理,只是轮回有定数,也不能逆天而行。于是无尾便在离此地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盖起一座庙宇,并给此庙提名缘机庙,以求这小小的庙宇能为有缘人遮风挡雨,也是尽了她的本分。
豪門重生:總裁的復仇千金 花伊子
庙既建成,无尾便将她那一干随身法器尽数放置其中,希望将来无论僧道,只要是通法者能将其善加利用,保得四方百姓平安,那便也是她大功一件。
诸事妥当,无尾便飞身飘起离开缘机庙直往西北方向飞去。山河壮丽,白云碧空,也不知过了多久后,无尾只觉飘的有些累了,正巧在其下方有一繁华城镇,于是无尾便随遇而安化为一道白光投胎到城内一户寻常百姓家中去了。
網遊之召喚道士 弘郁
无尾再入轮回,前尘尽消,悲欢离合由天定,酸甜苦辣路茫茫,究竟是何种造化在等着她任谁也不可知晓,两隔阴阳再无染,只是机缘巧合之下,却有前世姓名仍常伴其左右,女婴呱呱坠地,因赶上清明节气,于是其母便借此给这女婴取了个名字,叫做小清。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