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t1j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在黃泉有座房 ptt-第六百七十三章:結局(本章名字並非本書結局。)-t4dty

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
杀掉赵客,就凭她手上那把幽神弓,足以在这时把赵客当成活靶子来干掉。
但这样显然不足以来平息她内心的愤怒。
只见鬼公主缓缓摘下面具,一张清瘦的脸颊,一双摄人心神的大眼睛,不得不说绝对是标准的美人儿。
但前提是要忽略掉她额头上那些深红色的锤印。
鲜艳的印记,像是烙印在白纸上的涂鸦。
丁小乙看清楚了她额头这些伤痕后,心里不禁恍然大悟,暗道:“难怪这娘们每次都要隔着屏风,不愿意被人看到真面目。”
只见她恶狠狠的盯着已经变成怪物般的赵客,近乎竭嘶底里的尖大吼着:
“当初你放我的时候,我就说过一定要你后悔!你不是要开这扇门么?好啊,跪下来求我,我就告诉你怎么才能开门!”
这么多年过去了,但额头上带来的屈辱,令她羞愤难平。
这份屈辱一定要加倍的偿还给赵客。
杀了他只是太便宜了他,她要让赵客后悔,要让他痛苦,甚至是生不如死。
丁小乙和颂兴学两人看着这娘们疯狂的笑声,一时直觉浑身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
最毒妇人心,说的就是这种女人。
她早就在大帝那里得到了这里的信息,才会故意拖延到这一刻来施展她的报复。
但这件事上,两人也无可奈何,甚至没办法插嘴。
两人和赵客的关系不错,虽然相处的短暂,但赵客对他们俩算是仗义了。
但站在鬼公主的角度说,人家报仇雪恨,理所应当。
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跳出来说三道四。
未经他人苦莫劝人为善。
只是看着赵客口中发出嘶哑的叫声,非人非鬼的模样,丁小乙心一狠,拿出黄泉,就想要帮赵客解脱掉。
那知他刚要有所动作,鬼公主冷不丁的一个眸光扫来,身影一闪,下一刻出现在丁小乙身后。
纤细的手指掐在自己的后颈上,顿时令他浑身一冷,整个身子都僵硬了起来。
“别以为你和那些老东西关系不错,我就不敢动你,真宰了你,也没人敢拿我怎么样!”
丁小乙嘴角一抽,却是浑身发冷,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看到丁小乙受制,大头顿时就怒了,扑着就要冲上来。
鬼公主只是轻蔑一笑,正要随手把这只丑陋的大头蛮灭掉,以儆效尤时,一回头却是看到了那只三手松鼠正站在大头肥胖的鼻梁上。
叽叽喳喳的尖叫声,令她眉头一沉,马上轻轻一推,顺手就把丁小乙丢进了大头怀里去。
同时神色忌惮的看着这只松鼠。
她显然是认得这只异种,知晓鬼松老人爱它如子,真要是伤了这小家伙,自己回去,可是不好交代。
跟随在义父身边多年,她很清楚义父心里鬼松老人是怎样的地位,自己捉弄几下鬼松老人没关系,但若是真的惹怒了他,自己义父可不会帮自己。
“该死的小家伙,跑到这里和一只下贱的大头蛮鬼混什么”
就在她心中忍着怒气,无法发作时。
颂兴学赶忙上前打圆场了。
“公主息怒,息怒啊,他就是想帮公主报仇,才会如此迫切,那个……不看僧面看佛面嘛。”
话音刚落,鬼公主一脚就把他踹飞出去。
“砰!!”
倒飞出去的颂兴学狠狠撞在石壁上,喉咙里钻出一股腥甜,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这一脚显然踹断了他好几根肋骨。
“你算什么东西,要不是甶孑老贼收你做徒弟,你在我眼里蚂蚁都算不上,本想利用这小子好好运作一下,你居然还敢出卖我?想做墙头草也不掂量掂量自己什么份量!”
对于丁小乙,她或许还能网开一面,毕竟这小子不仅仅是背后一群老家伙,和自己义父有点特殊的关系在。
但对于颂兴学她可就一点都不客气了。
甶孑大帝虽然强,可也不敢拿她怎么样,真得罪了就得罪了自己才不在乎这一个。
故而她心里的气自然而然的全都撒在了颂兴学的身上。
“咳咳……”颂兴学捂着腹部,疼的说不出来,眼底流过一抹阴霾,却是马上藏在眸光深处。
“哼!”
鬼公主冷哼一声,也不再理会两人,打算等处理完赵客,再好好和两人算账。
大头急忙往后退去,把丁小乙抱在怀里,确定他没事后,才放心下来,只是目光看向鬼公主时,眼神顿时不善起来。
“别!咱们不是她的对手!”
丁小乙生怕大头做傻事,赶忙低声说道。
大头闻言迟疑了下,还是不在做声的往后又退开几步到颂兴学身边。
只是谁也没注意到,大头退后的同时,一只触手上的手机也默默放了下来。
丁小乙深吸口气,回头看了一眼颂兴学,问道:“还能站起来么?”
颂兴学摇摇头:“断了几根骨头,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咱们情况不妙啊……”
这娘们完全是个疯子,两人现在若是还留在这里谁知道他杀了赵客之后,会做出什么来。
但动手的赢面不大,毕竟这个老娘们实力太强了,手上还有幽神弓这样大帝的神器在手。
打起来赢面太渺茫了,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跑,等离开这里再说。
两人眼神交汇间,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可就在这时候,丁小乙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一瞧,居然是一条陌生短信。
“神经病啊,这时候发短信?”
这个时候,发来的消息,自己实在没有兴趣观看。
然而短信的提示声却不断传来。
丁小乙见状只能皱着眉头把消息点开。
随着信息被点开后,他先是眉头一紧,紧随着神色古怪起来。
他诡异的看了一眼正在疯狂嘲弄赵客的鬼公主,眼神变得诡异起来。
“怎么了??”
见到丁小乙满脸诡异的神色,颂兴学不禁一脸懵圈,不知道这家伙看到了什么,神色这么奇怪。
丁小乙没说话,也不提什么逃离的计划了。
只是缓缓从大头怀里站起来,双眼逐渐热切起来,像是默默的等待着什么。
“啊!”
赵客的惨叫声依旧凄厉哀鸣,像是在挣扎着,却又无可奈何。
而随着他每一个动作下,肉身也在飞快的衰老,皮肉都像是融化掉了一样,脸庞已经彻底被两根尖锐的獠牙撕裂开。
人不人鬼不鬼,光是看着都让人心底生寒。
“你是不是想要钥匙啊?”
鬼公主蹲下身子,瞪大眼睛看着他:“很简单,你求我,求求我,我就把钥匙给你呀。”
赵客拼命晃动着脑袋,口中发出愤怒的咆哮声,只可惜他的声带已经毁了,发出的声音,低沉嘶哑,根本不似是人的声音。
“不信啊?”
鬼公主眼睛溜溜打转,神情故作夸张道:“不信啊?那好吧,我告诉你好了,其实你只要拿出你身上最有价值的宝物,给这条畜生做祭品,它就会帮你把门打开。”
她口中的畜生,正是眼前青铜门上的石龙,这条盘绕在青铜门前的巨龙,正是开启大门的关键。
如果不是自己是大帝的义女,从大帝的手记中得知了当中的机密,怕是这个秘密除了大帝本人之外再无第二人能知道了。
似乎为了验证一下自己的话,她还特地拿起手上的幽神弓,朝着龙嘴丢过去。
幽神弓上独特的气息,骤然令这条石龙的眸子里发出灼热的光芒。
可还没等这条石龙有所动作的时候,她一把就要把神弓给夺了回来,冷笑道:“这可是我义父的神弓,你个畜生也配享用!”
她说着就要将神弓收起,哪想就在她的手掌即将触碰到神弓的时候。
阴影中却见一道身影比她速度更快,一步之间,身影已经来到她面前。
“谁!”
鬼公主心头一惊,骤然回头刹那,一双冷酷眸子里闪烁着寒光,直袭她灵魂深处。
短短刹那,鬼公主脑海中突然闪烁过一个念头:“上当了!”
没等她来及多想,抬手一巴掌朝着前方黑影扫去,可手还没来及触碰到黑影时,却见那把艳红色的血锤,已经从黑影的手上,笔直的砸向她的脑袋。
“砰!!”的一声巨响,那种熟悉的痛苦感袭来,令她忍不住捂着自己的头颅尖叫起来。
心底里立刻涌出无数令她恐惧的画面,尖叫道:“你又算计我!!”
黑影没有说话,而是将那根白玉骨杖握在手上,骨杖非常的古旧,流动有淡金色的光华,这根萨满教历代相传的神器出场,整个虚空都在颤动。
无数时空中的萨满族人,似乎受到了感应,在此刻发出最真挚的呼唤和祭祀。
这股力量穿过时间和空间的束缚,从无数个时空中涌来,被赵客攥在手上,抬手一棍朝着鬼公主砸过去。
鬼公主察觉到情况不妙,双手撑开,用尽所有力量想要去阻扰。
可她并不知道,赵客为了这一击,不知道准备了多久,就算是面对曦王这样的大敌,也不曾使用。
承载了萨满教这个古老宗教,数千年的信仰之力,何等磅礴伟大,一记落下。
整个浮道都在颤动。
“啊!”顿时鬼公主身体横飞出去,沿途不知道撞碎了多少时间水晶。
半边身体都在强光中被撕裂开。
强光之中,只见赵客赤果着身体,大步走来,看着地上的鬼公主冷笑道:“一直等着你呢,你不死,我怎么心安!”
原来,早在三人上岛的时候,赵客就趁着自己脱下衣服修复身体时,临时控制了一副躯体。
以那些古神血肉创造出来的肉身,虽然并不算很牢固,但基本上足以让人看不出什么破绽。
而他自己的本体和血锤,一同交给了大头。
目的就是在等她出现,她不出现,赵客简直如锋芒再背,怎么敢冒险去送死。
赵客举起自己的大棍,就要朝着鬼公主脑袋砸下去。
“等等!!棍下留人!!”
这时赵客急匆匆的追过来,拦住即将出手的赵客,开口道:“赵哥,别杀她,这是大帝给你的短信,你看了就知道了。”
他说着把自己的手机递给赵客。
其实他本来是想拉着颂兴学逃来着,但正是看到这条短信,才意识到事情没有他们看到的那么简单。
只是没想到赵客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如此狂暴。
赵客闻言,随手就将骨杖顶在鬼公主的额头上,另一只手接过短信一瞧。
短信的内容很简单。
意思是只要不杀白棠,幽神弓可作为祭品,为他开启大门。
“哼!”
赵客冷哼一声,随手将手机丢给丁小乙,斜眼看向地上近乎半残的鬼公主:“不杀你可以,但也不能这么便宜你!”
说罢,赵客抡起手上的骨杖,狠狠敲在鬼公主的额头,本来就已经被重创的鬼公主,瞬间被打的口吐白沫,彻底晕死过去。
“行了,人你带走,弓我留下,你们带回去后,也算是有个交代了。”
赵客说着,伸手一抓,就见虚空一道幽光飞落在他的手上,正是那把幽神弓。
“好嘞,谢谢赵哥。”
丁小乙知道赵客肯让步,只怕也是给自己一个面子。
毕竟以赵客的手段,真杀了这娘们,大帝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至于幽神弓,即便那是大帝的神器,但也一样逃不出赵客的手掌心。
他把已经昏迷过去的鬼公主收入自己的灵能空间,为了放心,还用锁魂金绳束缚住她,确保这娘们不会再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赵客也没把衣服再穿上的打算了,走到石阶前,将手上这张长弓丢向石龙。
随着石龙双瞳再次亮起,张口一吸,顿时就见神弓发出阵阵悲鸣,在众人面前,化作粉碎的沙粒,洒落在地上。
“可惜,可惜啊!!”
颂兴学见状心疼的要命,毕竟那可是大帝的神器,整个幽冥排名前三的神器,就这么给毁了。
对于家境贫寒的他来说怎么能不眼馋。
随着石龙吸走了幽神弓内的精华后,只见石龙颤动,尾巴缓缓扭动起来,一张口,吐出一道强光打在青铜大门上。
顿时大门缓缓裂开,一道微弱的光从门后闪烁出来。
看着眼前开启的大门,赵客瞳孔收紧,迈步朝着大门方向走去。
如同方才一般无二的画面,他的每一步都在衰老。
只是和之前那个冒牌货截然不同的是,赵客的身上生出莹莹光芒,虽然在衰老,但过程却是非常缓慢。
每一道遗留下的身影,逐渐在他身后散开,化作无数片记忆碎片,映照在周围的时间水晶上。
这些记忆的画面,就像是投影一样播放在众人面前。
一口鲜艳的大红棺材,出现在丁小乙和颂兴续的视线中,艳红的棺材显然就是赵客所追求的一切。
画面不断闪烁,两人看到一个女人从棺材里走出来,也看到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女人纤细的手掌,是如何把赵客的脊骨给抽出来的。
随后画面流转,看到两人缠绵的过程,自然也看到那个叫做无岁的女人,是怎样一次次把赵客从死路里拉出来的。
看着这些封存在时间水晶中的记忆,丁小乙心里不由一动:“原来……他真的是在找老婆啊。”
“呜呜呜……”
颂兴学举着扇子捂着脸,躺在地上骂道:“妈的,我还以为他追求什么真理来着,没想到……是把狗骗进来再杀。”
扇面上则大大方方的写着五个大字:“我饱了,你呢?”
丁小乙白他一眼:“滚蛋,老子不是单身狗!”
说完他更多的目光是聚焦在赵客的身上,心底里生出丝丝担忧。
虽然衰老的很慢,但那是相对来说。
这才几步路,赵客人已经苍老的不像话,他甚至在心中怀疑,赵客是否真的能走进去。
大门的光照射在赵客的脸颊上,如丁小乙所想的一样,他的每一步都走的格外艰难。
身上的光芒逐渐也彻底散去,仿佛一刹那回到了平凡人的时代。
一步!两步……
直至身影缓缓走到大门前时,赵客眼前的画面骤然见开始模糊起来。
他的肉身正在快速衰败,整个人也随之摇摆不定。
“就差不一步了!!”
见状丁小乙心头一紧,急忙在身后大声喊道。
可他的呼喊声在赵客的耳朵里,根本听不见,岁月之下,他的肉身已然开始腐朽。
满头白发,随着一缕清风飘散在空气中。
“这就是终点了么??”
赵客恍惚着,想要瞪大眼睛看的更清楚一点,只是瞳孔逐渐发白,眼前的光也逐渐陷入一片黑暗中。
“完了!”
察觉到赵客身上的生气正在快速寂灭,颂兴学也一下站了起来,心里不禁一片哀凉。
以一个普通人一步步走到这样的巅峰,可能就已经是赵客的极限了。
只是就差那么临门一脚,难道就要在这里停下么?
“艹!”
丁小乙暗骂一声,忽然他不经意间注意到地上那些散落的红色粉末,居然发出莹莹的光芒。
“等等,你看那是什么??”
他拉着颂兴学指着地面上闪烁着荧光的粉末喊道。
颂兴学仔细一瞧,惊讶的发现,地上的粉尘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重新粘连在一起。
“这些粉末……似乎……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影响!”
颂兴学蹲在地上仔细观察后,不大敢确定的说道。
他的话说完,却没听到丁小乙的回应,不由歪着脖子抬头朝着丁小乙看去。
然而这一看,却见丁小乙正目瞪口呆的看着前方。
“你看什么呢??”
颂兴学说着循着他的目光望去,只是一眼,就如丁小乙一样楞然在哪里。
只见门后的微光中,一身红霞,漫天红绸。
一道倩影赤足而行,难以形容的美艳,令人为之窒息。
“是她!”
当两人看到女子那双凤眸时,不由一个激灵,脑海中闪烁过方才时间水晶中封存的画面。
只见女子红绸的滚出几个穿着红布兜兜的娃娃,一脸嬉皮笑脸的从门中跑了出来。
这些娃娃看上去很诡异,皮肤宛若白纸,脸上涂抹着厚厚的腮红,根本不似是活人。
一边跑口中一边唱着一首轻快的童谣。
“她的眼光、她的眼光,
好似好似星星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