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mqeg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夕影淚(修訂版) 泊天-第十九章 勇敗野心刃 囚愛滿淚痕(下)-hl29y

夕影淚(修訂版)
小說推薦夕影淚(修訂版)
第十九章 勇败野心刃 囚爱满泪痕(下)
再見鐘情,首席愛妻百分百 秦若虛
葬影没有回答葬泪的话,而是继续问道:“犁崎也是你杀的?”
一想起犁崎当日在冷殉城气三哥的时候,葬泪心头很是不舒服,虽然自己也不大喜欢夕云,虽然犁崎是用夕云气三哥的,但她还是杀了犁崎,因为,她不允许任何人使她三哥受到半分委屈。“是的,谁叫他要气我的三哥呢?”葬泪很是老实地道。
“清影也是你杀的?”
“是的。”
葬影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接着问:“阿爹的死和你有关系吗?”
葬泪在葬影的面前低下了头,惭愧伤心地道:“有。”
“夕云的死呢?”葬影依然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
看着葬影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葬泪心里开始显得很是不安了。“也和我有关系。”她说。
听见夕云的死和葬泪有关系,葬影本该很是愤怒的,但是他却显得很平静,很平静。他说:“那二哥和虚风他们呢?”
葬泪供认不讳:“都有。”
葬影勉强地支撑着站了起来,靠着城墙,问道:“那我们鱼族的灭亡呢?”
“还是有。”葬泪十分不安地望着葬影。
这次,葬影的脸色变得有些凝重起来:“为什么?”
看见葬影那凝重的脸色,葬泪缓缓地又一次低下了头:“因为,我想三哥永远地陪着我,可我也不想任何人伤害三哥。可是,三哥,既然这一切你都知道,你为什么不杀了我呢?”
葬影望着灿烂阳光下仍显得迷雾重重的远方,叹道:“因为爱,因为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现在,你该满意了吗?”
葬泪泪流满面地看着葬影,伤心地道:“不。我知道是我太自私了,三哥,你会原谅我吗?”
超級捉妖聯盟 紫金山2014
“不。”葬影轻轻地摇摇头。
葬泪跪步至葬影的脚前,失声地问:“为什么?”
笨羊降狼記
葬影的声音显得很是无力:“因为你杀了夕云。”
“难道在你心里,夕云永远都比我重要吗?”回想起曾经葬影每次都向着夕云,葬泪心中一阵酸楚。
葬影忍了忍似乎要涌出来的鲜血,吃力地道:“不,泪,你误会了,你们在我心中一样地重要,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葬泪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葬影,问道:“你还要走吗?”
“是的。因为我不能让夕云孤独。”葬影的声音有些冷,但仔细一听却又能让人感到无限的热忱。
葬泪怔怔地望着葬影,很是不服气地道:“难道你就忍心让我孤独吗?”
葬影没有回答葬泪的话,而是望着日正干立的太阳,神情忧伤。
见葬影不做声,葬泪走上前去,偎依在葬影的怀里,道:“三哥,你可以不走吗?”
“不可以。”葬影吃力地推开葬泪,然后吃力地向紫莲渚那个方向走去。
千金笑
大宋傭兵 殘杯濁酒
葬泪靠在城墙上,神色凄然,泪流满面。
当葬影的身影即将在葬泪那模糊的视线里消失的时候,葬泪猛地一晃身形,一下子窜到葬影的身前,扑进葬影的怀里,失声地叫着:“三哥,三哥……”
葬影用略略颤抖的手,抚摸着葬泪满是泪痕的脸,苦涩地微笑着道:“泪,我的好妹妹,从今以后,三哥再也不能照顾你了,你一定要好好地照顾你自己。还有,那些鱼族子民,就交给你了。”
“三哥,我知道,我不应该吸食湮月镜上的圣辉,让夕影城里的子民遭殃;不应该杀玄邪,让你蒙冤;不应该杀犁崎,让你心痛;不应该在蟹族人攻入夕影城的时候离开夕影城,让夕影城在蟹族幻术师无情的摧毁中毁灭;不应该离开阿爹,让阿爹被尘浪所杀;不应该在遇到危险时躲在你身后,让二哥、虚风、哑风、那浮、那沉和晴昕丧命;更不应该在屠月杀夕云的时候呆在那里不出手,让三哥你们生死两相别;更不应该装作不会丝毫幻术,处处让三哥你为我担惊牵挂。可是,三哥,你知道吗?这一切都是为了能让三哥你永远地陪着我,不让任何人欺负你,不让你受到半点委屈。三哥,难道你不明白我的心吗?”葬泪紧紧地抱着葬影说。
柯南身為琴酒我鴨梨很大
葬影淡淡地道:“明白。”
葬泪重重地跺脚,道:“你既然明白,那你为何还要那样做呢?”
葬影深深地望瞭望紫莲渚那个方向,缓慢地对葬泪道:“虽然你们同样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但是夕云她比你更应该得到我的关爱。”
“夕云,夕云,为什么总是夕云!”葬泪向后退了退,狠狠地瞪着葬影,撕声力竭地吼道。
葬影看着葬泪那愤恨的样子,心里忧伤阵阵,但是他还是冲着葬泪勉强地微笑了。
可就在葬影勉强地微笑的时候,葬泪突然一扬兰花指,只见一柄闪烁着诡异的蓝色的柳叶剑向葬影的胸膛贯穿而去。
葬影倒在地上,满脸微笑,虽然有些勉强,但那毕竟是笑容。
葬泪跪在葬影的面前,泪流满面,微微地叫着:“三哥……三哥……三哥……”
残阳若血的时候,葬泪抱着葬影到达了紫莲渚,到达了用紫色莲花花瓣和雪花掩埋的夕云的坟墓前。葬泪轻轻地将葬影放在夕云的坟墓旁,泪水悄然地滴落在残败的花瓣上,是那么地忧伤,那么地阴郁。
黄昏十分,葬泪拭去眼角的泪水,双手兰花指疯狂地挥动着,顿时,远方的那些紫色莲花疯狂地脱离花柄,在葬泪的兰花指的挥动下纷纷撕裂,纷纷地飘落下来,飘落在葬影那张苍白的脸上,飘落在葬影的身上。
莲花花瓣还没有落尽的时候,葬泪又挥动着兰花指,无数的雪花从兰花指间飘落下来,直到飘落在葬影身上的莲花花瓣和雪花的堆砌,和夕云的一样高,葬泪才悲伤地停了下来。
当最后一片紫色莲花花瓣和最后一片雪花飘落下来的时候,葬泪重重地跪在葬影的坟墓前,泪流满面地道:“三哥,对不起……”
第二个残阳若血的时候,葬泪回到了夕影城。
她一个人站在高高的城墙上,忧伤地望着在薄薄的迷雾中隐现的幻泪湖。衣衫猎猎,泪流满面。
身后,若血的残阳开始下沈,下沉。